完陆伽准备挂断电话,李清鸾出声阻止道:

    “像你这样无头苍蝇似得乱撞么~我这里有情报大概知道李晴玉在哪里,只是现在没人敢过去。呵呵~”

    “说。”

    “xx路~”

    陆伽心里咯噔一下。

    “李晴玉在这里还没走?”

    “找到你了~”

    陆伽转过头便看到那个变态的男人正露着诡异的笑容朝自己伸出手来,接着陆伽便失去了意识。

    陆伽醒过来的时候只觉浑身僵硬酸疼,待想调整姿势不得才发现双手被绑了个严严实实,他的眼睛也被蒙住了,嘴被胶布贴了一层又一层。

    李清鸾见他醒来笑嘻嘻的走过来,一把将他提起来扔到了车上,紧接着李清鸾也跳了上来,然后这辆经过改装的大卡车便疾驰而去。没过多久,车停了下来,陆伽不知被谁粗鲁的拉了出来扔到沙地上,由于一切太快没有防备,他狠狠的跌了一跤,脸上火辣辣的疼。然后身后响起了李玄沉稳的声音:

    “李晴玉你看看为父给你带什么礼物来了?”

    陆伽听后惊讶的抬头想确认李晴玉在不在,寂静无声的沉默半响,陆伽被人拉起来扯掉了眼罩,他眯眼适应了会儿,才看清对面万丈悬崖边上穿着新郎礼服浑身浴血,双眸如同红月,站在烈风下玄发肆意张扬的李晴玉。他大概已经迷失了心智,并不认得陆伽,他沐浴着头上的一轮圆月的清辉,浑身蒸腾着血气如同修罗踏着尸体一步步朝陆伽走来,李玄挥了挥手然后在机枪手围上来时退到外面。

    “陆伽!他已经疯了……快跑……”

    陆伽循着熟悉的声音望过去,见李元戎像何欢意那样嘴角不断往外涌着血,他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旁奄奄一息,而他旁边有张熟悉的脸正在沉睡着。

    “大哥!李伯伯!!!”

    陆伽刚撑起身就被李清鸾按住,踢脚用力一踩“咔擦”一声就把陆伽跪着的腿踩断了。

    “唔——”

    陆伽疼得满头大汗,他挣扎着朝李晴玉嘶吼:

    “李晴玉你这个魔鬼!你为什么不去死!最该死的就是你!”

    李晴玉面无表情丝毫不为所动向这边走来,这边的机枪手们同时提起枪调整到最佳位置,只等李晴玉进入射程。然而不过一瞬间,李晴玉突然发力留下一抹残影奔到了人群之中,众人来不及反应,混乱中扣动扳机打中了自己这边的人,李玄见状不妙大怒之下吼道:

    “都给我停手!”

    然而未知的恐惧吞噬了人心,在这场枪林弹雨中没人听到他的命令,直到死伤惨重,枪声渐小,众人才如梦初醒,可惜为时已晚,李晴玉早已不见人影。李清鸾环顾四周混乱中陆伽的影子也不见了,不过他并没有为此紧张,李晴玉他逃不掉了,他就算死也要李晴玉陪葬。

    李晴玉失了心智满目血红辨不清人的模样,一片烈火之中却唯独陆伽入了他的清明,他不知道那些人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更不知道身在何处,只是当他看到那人被欺负,就忍不住上前想将他带走。他听不明白这人为何对他吼叫,只是他心里喜欢就这么带着他。心里有个声音不断对他蛊惑着杀了那群人,他就可以和这人在一起了,这个人就不会被欺负了。他不顾这人的怒骂将他绑在树上,然后循着味道继续去完成猎杀。

    李玄一行人见事不对,急忙翻上车准备撤离,哪知刚上去还没来得及发动李晴玉就满带杀气出现在眼前,李玄情急之下扣动扳机却由于紧张没有击中李晴玉要害,反而被李晴玉不顾一切的气势吓到,一个不慎被近身抓住,李玄皱眉捂住手臂,握枪的右手无力的垂下,竟是被李晴玉生生捏碎了。李湛等人急忙赶到用枪掩护着李玄狼狈逃过李晴玉致命的一击,李晴玉幽灵般敏捷的躲掉了他们的反击,他浑身上下也受了不少的伤,然而他感不到疼痛,除了那个人他现在的目标只有面前的几人。一定要杀了他们,李晴玉瞳孔猛地收缩,如同红色的猫眼,顿时杀气更甚。一手将李晴玉培养出来的李玄对他的恐怖比谁都清楚,到了如今这地步他未曾后悔,成王败寇,他不过是赌输了。

    “砰——”的一声枪响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李湛和李清鸾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李玄措手不及。鲜血自李玄太阳穴缓缓流出,他叹了口气,原来死亡竟是如此安逸,这个喧嚣的世界终于安静了,师弟,你也感受到了吧。李玄转过头看向李元戎,借着月光,他看到那人安详的脸,他缓缓的闭上了眼。

    不知何时李晴玉来到李湛和李清鸾面前,他抬头不解的看向他俩,两人握紧了手中的枪吐咽着口水,周围人大气不敢出,颤巍巍的拿着武器有些犹豫。

    李湛想到自己的家庭,本还想说点什么希望唤起李晴玉一丁点良知,看到李晴玉陌生至极的模样终是放弃了。但无论如何他也要做垂死挣扎,因为他的老婆还在家里等他,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说好这次之后就和李玄说退出的事。现在李玄已经死了,他也许可以带他的妻子孩子做点小生意过上正常的生活。

    李清鸾冷笑着看他大哥像猎物一样在这冰冷的月夜下拼命逃跑,在李清鸾的提醒下这些残兵散将才想起去护主。

    李清鸾趁机找到声音已经吼得嘶哑的陆伽,抬手割断绳子,将他带到刚才的空地上,没等多久李晴玉就从暗处走了出来,他的双手已经被鲜血染满,一步一个血印。在看到地上匍匐着的陆伽时脸上才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李清鸾见陆伽趴在地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恨恨地盯着李晴玉,仿佛要撕碎他。他俯下身在陆伽耳边蛊惑的说着什么,陆伽撑起手摇着脑袋想把这些不断在脑中盘旋的声音赶出去,他捂住耳朵不想再听。

    “李清鸾就算你不催眠我也会杀了他!”

    声音已经嘶哑得像生锈的机器,辨不出原来的样子。

    李清鸾耸耸肩,他想到上次在李家庄,李晴玉定是因为他让陆伽恢复记忆又蛊惑他杀了守卫逃走才心怀怨恨决心杀了他,要不是温轻行这个书呆子为他挡了那一下……李清鸾想到已经不在人世的那人,眼神暗下来。他看到李晴玉径直向陆伽走去,他把手枪抛给陆伽,那人却不为所动从兜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匕首紧紧握着颤抖不止,李清鸾看到那把映着月光的匕首了然一笑,李晴玉这次是死定了呢,可惜现在无法用陆伽威胁失去心智的李晴玉,不然他绝不会让李晴玉死得这么痛快。

    李晴玉走近陆伽那一刻,陆伽看到李晴玉血色的眸子有一点笑的模样,陆伽也跟着笑了,然后他看到李晴玉微微皱眉,眼中红色渐渐退去露出原来的秋水剪瞳。陆伽放开已没入李晴玉胸口的匕首,李晴玉对他露出个温柔的笑容,头放在他肩上轻声问陆伽记不记得尘海的妹妹,陆伽点点头,那个被侮辱后自杀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

    李晴玉又说那人也是何幽素的妹妹,何幽素母亲和别人的私生子。何幽素的母亲为了保全自己不惜找人去杀自己的女儿,那几人见她长得漂亮临时起了侮辱的念头。

    “所以尘海要报仇?那么你杀了这么多人的理由又是什么?”

    “我说是尘海引出我疯狂的血液你信不信?”

    “我信。”可惜已经不重要了。

    “你总是信我的,虽然杀了他们这也是我想要的结局。只是算错了尘海这一步,他想要的不仅是报仇,更是对所有杀人之人的报复。他想借我之手杀了所有人。”

    “到最后他和他所憎恶的人有什么分别?”

    “他在杀了何幽素的时候就自杀了。”

    李晴玉抽出那把匕首胸口的血顿时喷溅出来,染sh了陆伽一身。李晴玉看了看那把匕首,笑道:

    “当年我用它杀了你爸爸,如今你还给我也算物归原主了。”

    李晴玉慢慢合上双眼,陆伽只觉肩上一沉,李晴玉手里的匕首随之无声的滑落在沙土里。

    作者有话要说:

    2015.06.18

    to:剑三莫雨和穆玄英

章节目录

辛苦了我的老婆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阿年019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年019并收藏辛苦了我的老婆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