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问你,潘越的绝技是什么?”

    “绝技!!!我他妈哪知道!”

    “看来你就是骗钱的。”

    “卧ca!我说!跳拉丁!”

    “哦,原来潘越还有个跳拉丁的绝技。”

    “……”

    扯蛋完了之后,潘越威胁单秋泽回来一趟,不然以后“干爹”的称呼就没有了,单秋泽表示他会看情况,不过如果不让潘林喊他“干爹”,他会把潘越按在地上,打到潘越喊自己“干爹”为止。

    挂了电话,宁林对潘越说,“单秋泽……和楚文乐在一个城市。”

    潘越和宁林陷入了沉思中,有些事情,或许不用他们来ca心,因为相爱的人,总会相遇。

    这天,因为临时通知单秋泽要辅导学生的晚自习,单秋泽回家晚了些。

    黑暗的楼道,和往常一样。

    可是走到转角时,单秋泽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单秋泽,你到底住不住在这里!”带有抱怨的声音,单秋泽站在原地,没有动。“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你去哪里了?”空荡荡的楼道里,楚文乐的声音被无限放大,窜入了单秋泽的耳膜,也进入了他的心底。

    “去找别人?是啊,我都能遇到一个祁东,谁知道你是不是遇到一个楚文哀,楚武乐的…你真是…”

    祁东?祁东又是谁?单秋泽此刻心中有很多的情绪,单秋泽迈上了一个阶梯,“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单秋泽…”单秋泽看见了他起身,揉了揉腿。

    慢慢地下楼,单秋泽看见楚文乐揉了揉眼睛,在看见自己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楚文乐偏过头,太久太久没有见,楚文乐——

    “我…我…正好在这层租了房子。”

    单秋泽静静地看着楚文乐,他觉得很好笑,“那我要问问我的房东,怎么把我的房子租给别人了。”真是蹩脚的谎话,楼道里的灯突然亮了,照的单秋泽自己的眼睛都有些酸涩,又何况是面前的楚文乐呢。

    他来找自己,他竟然主动地来找自己了。

    楚文乐,你大概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喜悦泛滥,想念交缠,现在你就在我面前,没有什么比这更棒的了。

    “不是…我住楼上。”楚文乐说话的时候吞吞吐吐的。

    “难道我楼上那个天天跳绳减肥的女人是你?”

    “不是我…”楚文乐的眼神不知道看向哪,单秋泽一步一步地靠近他。楚文乐,不用解释,我都懂,你的一切,我都懂。

    单秋泽把楚文乐拥入了怀中,“楚文乐,不用再想什么借口了。我都知道。”贴到他的耳畔,似乎能感受到楚文乐开始紊乱的呼吸,楚文乐下意识地回抱住了自己,紧紧地。

    “就看向我就可以了。没关系。”你想见来见我,和我又何尝不是,我又遇到你了。我怎么可以忍受那些年没有你的,我怎么过来的,那些都不重要了。

    “不过,你先告诉我,那个叫祁东还是祁西的是谁?”单秋泽非常在意。

    楚文乐小心地把头埋在了自己的脖颈,沉默,再沉默。

    楚文乐开口:“那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遇到那些人?”

    “哪些人?”

    “楚文哀,楚武乐之类的。”

    单秋泽哭笑不得,这个时候,楚文乐看向了自己,“你遇到了?说,你不是跟人家擦枪走火了?”

    单秋泽觉得这几年楚文乐一定是受了怎么刺激,不然怎么越来越像怨妇了。“你这几年教语文了吗?还有,哪有人叫那么奇怪的名字,什么楚文哀啊…”

    楚文乐憋屈,撇了撇嘴。单秋泽转念又想,“不对…什么擦枪走火…”

    “楚文乐…看来我们今晚是不是需要好好交流一下?”单秋泽眯起眼睛,表示他非常不满。

    楚文乐继续笑着,非常牵强,“谁要跟你交流,我还要回家。”

    “行啊,顺便把衣服收拾好,把自己顺便打包过来。”紧紧地搂住楚文乐,单秋泽很害怕这会是一场梦。

    “你这离我学校太远了,我不方便上班。”

    “你以为我让你去那个祁东还是祁西的人待的地方上班?”

    “……”

    楚文乐,不论以后会是怎么样,我都不会放手了。

    我们错过的这几年,用一辈子来偿还,就够了。

    【单秋泽x楚文乐 end】

    作者有话要说:

    ☆、【后续】

    “董小芮,你总算有点良心了。”明亮的客厅里,董小芮一副二大爷的样子坐在沙发上,面前的几个男人手中拿着书,目光全部聚集在她的身上。

    “结局写的还算凑合,不过你结局还特地做了一个小册子,真会坑人。”

    董小芮用着一副台湾腔说道:“你们也造啊,现在的钱不太好赚耶,总是要想办法的啦。”

    “大作家,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老板是我?”孙宇凡非常嫌弃地看着董小芮,他推了推那副金边眼镜,“真是,说不定帮你出版,我的公司都会亏钱。”

    “孙宇凡,我能吐槽你戴眼镜真的很丑吗?”董小芮一脸嫌弃。

    “同意。”一旁两个并肩坐着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异口同声,“对吧!我们不愧是好朋友!”

    孙宇凡表示非常不屑,“没关系,只要我的苏哲觉得好看就行了,是吧,老婆?”苏哲坐在董小芮旁边看着书,说了多少遍,不要在别人面前喊的这么亲密……这个人真是……

    “唉!不要害羞,哎哟——”孙宇凡一下一下地踢着苏哲的脚,苏哲表示自己非常不想理这个人。当了总裁之后就越发没大没小了,苏哲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他约法三章。

    单秋泽合上书,“董小芮,我真的很想去告你侵权,把我们的隐私全部都写来了。”

    潘越推了推眼镜,“还真别说,这书我们班那些腐女都看了,她们还总是问我认不认识作者,问我要签名。”

    “真的吗!我签啊!”

    “你少来吧,我还没找你算帐,为什么把我写的那么渣把阿耽写的这么好男人!”潘越嘟囔着,“而且肉那么少……”

    宁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走了过来,拧着潘越的耳朵,“儿子还在这儿,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

    果然,潘林走了过来拽拽潘越的衣服,“粑粑,什么是肉?可以吃吗?”

    董小芮这个时候眼睛就放光了,“来来,干妈告诉你什么是肉——”

    “董小芮!”大家都在用眼神警告她不要教坏孩子。

    厨房里,楚文乐正在忙碌着,单秋泽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真香。”楚文乐抱怨,“单秋泽,你快出去,这里油烟太大了,等会儿就可以吃了。”

    “你喊我什么?”单秋泽在楚文乐耳边吹了吹,楚文乐不住地颤栗了一阵,他叹了一口气,“蛋老师。”

    “嗯,乖。”单秋泽吻了吻楚文乐的侧脸,“还有,其实我刚刚说的香,”单秋泽的手不安分地向下,“指的是你。”

    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故事仍在继续。

    谁让我不小心成为你生命中美好又重要的一部分呢。

    全书完

章节目录

师情有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类非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类非卿并收藏师情有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