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惊叫,没有恐慌,也没有陌生。屋子里静极了,静的地上那人每走过一步,心头便如踩一分,声声在耳。

    床上的人望着那个渐渐明亮起来的身影,默默地擦拭着脸上无故掉落的泪,一时无言。

    “会怕吗?”那边的人问。

    床上之人轻摇着头。

    “我来了。”

    “我知道。”

    “祁渊。”

    “嗯。”

    “我还是找到你了。”

    这边的人沉默,手撑在床沿上。

    “对不起,让你等了太久。”

    “是我选择忘记的。”

    “但你还是选择了等我,”那边的人走近几步,捧起了床上那人的脸,“在前往来生的路上。”

    摸着抚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某人含痛哽咽:“卓岩……”

    了然俯下身,轻轻地搂住了他,“对不起,祁渊。”

    “…卓岩…”

    与那人额尖相抵,了然紧握着怀中人的手,轻笑道:“我来了。”

    ……

    步离炎脑袋一点,睁开眼。

    “……”自己居然就这样撑着脑袋在桌边睡着了!

    “离炎,你还在吗?”里间的人朝外喊了声。

    “额,在。”步离炎拍了拍额头,抖擞起精神站起来。

    迟子天换了一身新做的衣服走出来,穿戴得极是齐整。

    “离炎!”o(∩_∩)o~

    步离炎抛了抛袖袍,俊雅一笑,算作满意。

    “走吧。”

    迟子天摸了摸耳朵,羞赧地点了点头。

    今日,步离炎说要带他单独出去,游山玩水一日。

    街上。

    “步公子,你们两个这是……”

    路过的人见他俩全都换了身新服,荣光满面,忍不住上前搭讪。步离炎便不用说了,神采奕奕,风流轩昂。只是迟子天一路被步离炎牵着手走,脸红不止,总是低着头,大家就是禁不住想逗逗他。

    “子天,路虽然在脚下,可你总看着那脚下,岂不容易错过这头顶的美好啊。哈哈哈……”

    众人哈哈直笑。

    迟子天脸刷刷地飚红,不自在地摆了摆被牵的手,步离炎抓的更紧了。

    见自己身后的人被打趣,步离炎坦然笑道:“阿叔阿婶,我家娘子已经羞成这般,你们快莫要笑了。万一日后子天不愿再和我出门,你们叫离炎如何是好啊。”

    众人又是哈哈哈一阵笑。

    一位满口的牙已尽数脱落的老婆婆蹒跚着走过来,拍着迟子天的胳膊,迟子天忙扶着她。

    老婆婆张大嘴巴说着,就怕吐不清字,“百年好合,相守白头,不容易啊,子天。休要在乎太多束缚,失了福。”

    其他人还在一边笑着。迟子天脸虽然依旧红着,眼神中却饱含着一份矢志不渝的认真,对着老婆婆点了点头,“阿婆,子天明白。”

    他说完别扭的看了看步离炎。某人一本满足地笑着,牵过他的手,继续穿过纷杂的人群。

    众人在其后直笑,笑声中,唯有祝福。

    木叶共散,唱笑风兮袅袅。骛鸟齐飞,歌弹云兮高高。

    淙淙的流水拍打着小块山石,沿岸溯游而上,亭皋尽处,有几只胆子大的野兔子正在那里欢快蹦跶。近处的林子里时不时飞出一双双白鸟,相伴着向南边飞去。

    “离炎,秋深了。鸟儿都南飞了。”

    迟子天一边低着头鼓弄手中的黄草,一边自顾自地说着话。步离炎在旁边就只看他在那里编着什么东西,编了拆,拆了编,来回好多遍了。

    两人相挨着往前走,竟也一点不看路。

    “子天,你在编什么东西啊?”

    “我昨夜问娘学的,待会儿若是编好了就告诉你。”

    “那若是编不好呢?”

    迟子天抬起头,脸颊鼓嘟嘟的,“一定会编好的!”

    步离炎忙嗯了几声,冲他肯定地点着头。迟子天见他眼中没诚意,二话不说,低头继续大业。一定要编好给他看!

    步离炎在一边忍着笑,转了个头,恰巧看见溪流岸边的几只兔子,惊喜道:“子天,兔子!”

    迟子天还是边走边编,不看路,认真道:“离炎,我马上就要编好这个了。哈哈,好了!离炎,你快看哪!快——啊——!”

    “子天!”

    步离炎一回头就看见走在前面那人被脚下的树桩子给绊倒了,忙跑了过去。

    “叫你不看路!”

    迟子天摸着被磕到的鼻子,不服道:“那你又看什么了!”

    “兔子啊,我不是告诉你那边有兔子了。”

    “那你不也没看路吗!”

    “……”迟子天会还嘴了!

    被摔的少年显然白了还扶着自己的那人一眼,但当他一看见手中那样东西时,又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离炎看!我编好了!”

    步离炎见他一脸得意,好奇地正要拿过来瞧,某人一把藏在了一边。

    “不是要给我看吗?”

    迟子天笑得憨傻,拉过他的左手,在那人的无名指上戴了一个草环上去。

    “娘说了,这个东西,爹在娶她的时候,给她编了一个。代表着承诺。”

    步离炎举着左手瞧了瞧,尺寸刚好。

    “承诺?”

    迟子天耳朵又红了,“就是我对你的承诺。”

    步离炎偷笑了一下,须臾也在自己怀中取出了个样子差不多的草环,给他戴了上去。

    “你怎么也有?!”

    步离炎捏了捏他的耳朵,笑道:“这是奚城的风俗,傻瓜。所有人都知道的。”

    “……”

    “刚才摔疼了没?”

    “有点儿……”

    “磕到哪儿了没?”

    “膝盖……”

    不去笑那人,步离炎转了个身,迟子天很自然的攀到了他背上。

    流水依旧,归鸟依旧。黄草木叶,絮语啁啾。

    “啊!离炎快看!”

    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地方,漫天的蒲公英正随风飞来,飘在了山间各个角落。迟子天随手捞过一颗,柔柔的,软软的。

    步离炎背着他一路回家,迎着那些纷飞轻舞的蒲公英,穿过田间小径,穿过小河弯弯,听着背上那人给他滔滔不绝地讲着,那个修罗寺里的传说。

    ……

    《城影野史》载云:

    后人有一喜撰集轶闻趣话者,常于坊间贱卖字画,与民谈笑风生,人唤七翁。市中行者念其年高,惯投钱买几字,助那人营生。

    一日,七翁与客笑曰:“今早故友来访,赠我丹青几幅。中有一画,深牵我心。”

    客问:“是何尤物,与吾人瞧个。”

    七翁摸胡,老神在在。

    客心奇,复催之。

    某翁曰:“非是缘者,焉得一见。”

    客恼,曰七翁吝气。

    七翁呵笑,摆手无话。客走,七翁取画。袖中画轴,乃质沉香。经手舒开,但见:

    闲野阡陌,窈窕素秋。涓流款款,蒲草漾风。一俊雅少年背负一物,载笑哉归。近了细瞧,那少年背上所负之物不为别,正是一株菩提也。

    看官,目及至此,试笑七翁之言:

    缘者,汝也。

章节目录

城影追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七弦少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弦少月并收藏城影追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