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足有水缸粗细的神铁,漆黑如墨,冰冷刺骨;上面刻有各种兽图,古意盎然,从那口碧绿的深潭中升腾而起,光华点点,插入桃林中,张昭被绑在桩上。

    张昭体魄强横,努力挣扎神链被他铮的咔咔作响,神链之上有大道纹路闪烁,凭他如何用力都于事无补,反倒越勒越紧。

    身穿粉色长裙的秦瑶妩媚的瞟了他一眼,娇笑而来,拧了拧他的脸颊道:“小男孩,不要白费力气,虽然你体魄强大却不可能挣脱,还是老老实实接受,岂不是更好。”

    “秦瑶,你可是我未来的小老婆,你怎能如此对我?”张昭脸色极不自然的大吼,虽说叶凡仙鼎绿铜可以镇住帝心,可是自己这个神秘的铜片是否有同样功效就不得而知,面对将会出现的未知危险;是人都不可能平静对待,上古大贤不能,张昭自然也不能。

    秦瑶笑面如花,身形倒退,飘飘似蝴蝶在花丛中飘舞:“你个小滑头,喊这些也没有用,还有这里被刻下道纹,根本不可能传到外面,就是你喊破喉咙也没用。”而后转身对颜如玉一礼:“殿下可以开始了。”

    颜如玉,十八九岁的样子,风华绝代,精致的五官,绝色的容颜,曲线玲珑曼妙,让人感觉到无暇无垢,宛如上天最完美的艺术品,立身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张昭。

    “颜如玉,未来的大老婆,你能不能这样做,这是谋杀亲夫……”张昭刚说到这里,便不能言语了,口舌被颜如玉亲自封印。

    桃园中那口碧潭浪涛冲天,九条数米长的金色鲤鱼,拖着一口水晶棺浮出水面,顿时让人感觉到了无比旺盛的生机,像是有一片汪洋在波动。

    水晶棺长两米、宽一米,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流转出七彩神华,非常的不凡。在里面,有一颗拳头大的心脏,鲜红欲滴,璀璨夺日,像是赤玉神位,绚烂无比,强大的生机正是源于它。妖帝圣心!

    它被封印在此,赤霞缭绕,光雾氤氲,让人感觉阵阵心悸,将水晶棺映衬的一片鲜红,烁烁放光,极其烛日。

    泰瑶恭恭敬敬上前打开棺椁,旺盛的生机顿时如汪洋涌动而出,让所有人都感觉如沐春风,这样强大的生命气息,如果常伴在旁,无疑有助于修行。

    颜如玉对着水晶棺默默参拜,而后亲自上前,从一个妖族女子的手中接过一个碧玉盘,将那颗如红宝石舫灿灿促放神辉的心脏放在上面,走到神农桩前。

    “颜如玉……”张昭以神识传音,想要说什么,但是就在这时,十几个老妪上前,各施神术,向他的额头点来,封住他的神识,其中以上次见过一面的韩老太为最,她目光阴森似无数钢刀在张昭身上刮过,让他浑身冰凉,如坠冰窟。

    胆战心寒的张昭如菜板上的鱼肉无法挣脱,只能摇头晃脑以表示自己的不满。而得来的却是韩老太的嘶哑,阴鹜的神识传音:“你小子在要反抗,别怪我手下无情。”

    只能发出呜呜声响的张昭自是不服,狠狠瞪了韩老太一眼,对于这个敢如此威胁的人,自是不会给她好脸色。同是心里早已将韩老太祖上八辈狠狠的问候一遍。

    颜如玉素手中的玉盘赤霞绽放,带着点点金光,将她浑身都笼罩了,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站在那儿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她静静地看了张昭很长时间,而后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抚摸过他的脸颊,动作很轻柔,像是一绫春风拂面而过。绝世容颜上,神色有点复杂,说不出是何种心绪,但很快归于平静,她再次变得空灵明惠,如瑶池仙子,清净出尘。

    “殿下请退后,我等要出手了。”一个韩老太上前,接过碧玉盘。颜如玉点了点头,轻灵如风,飘然后退。

    张昭真的不想接受这样的安排,妖帝圣心这等东西温养在体内,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谁也说不准。突然间,他感觉一阵剧痛,十几名老妪在强行破他的苦海。“你不要紧张,我们不会摘下你的心脏,只是将大帝的圣心寄于你的命泉中……”

    “怎么会这样,我们居然无法破开,这是什么体质……”以韩老太为首的老妪,全部露出惊异之色,而后又大喜:“好,好,好,越是这样越好,越说明他很合适温养帝心。”

    “殿下,此人苦海难以开辟,望请动用帝兵一试。”

    颜如玉平静的点了点头,掌心中灿灿神霞四射,非常烛目,根本无法看清那是什么器物,圣洁博光芒极其绚烂,将其玉手都淹没在里面。

    一名老妪接过那团璀璨的光华后,在张昭的苦海轻轻一划,顿时让张昭险些昏死过去,他感觉苦海被人破开了,顿时间炽烈的赤霞冲出,海啸阵阵,浪涛冲天。“天,竟然是赤色的苦海,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完全没有预科到是这样的景象,赤海滔天,雷电交织,简直像是天地初始,正在孕育勃勃生机一般。

    “这是什么体质,难道是某种神体不成?简直无法相信,这种体质估计亦不再各种神体之下……”

    “怪不得他体魄强于他人,果然有不同于他人的独到之处。”吃惊的众人纷纷低语。

    不过十几名老妪却没有敢继续耽搁,怕张昭元气大伤,将妖帝圣心沉入汩汩涌动的命泉中,而后急忙退后,将妖帝的圣兵收起。

    在这一刻,越发显得赤色的苦海的与众不同,汪洋翻涌,雷电交加,孕育出无限生机,当场闭合,没有任何的异常,快速修复了己身。众人如释重负,全都长出了一口气。张昭经历过一阵剧痛后,终于平静下来,然而韩老太似无疑的透出一丝神力,猛地一击,张昭立刻再也无法保持清醒,昏厥过去。

    看着昏厥过去的张昭,韩老太嘴角露出一丝解气的微笑。

    颜如玉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她似有所觉察秀眉微皱,而后一声轻叹:“何必如此!”似在说韩老妪,又似在说昏厥的张昭,或谁也不是,让人难以琢磨。而后玉腿轻抬,踏波而行转眼消失在众人面前只留下一句:“剩下的事情你们先处理,我要清静一下。”

    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看似尘埃落地,但又有些波澜,在众人心中掀起层层涟漪。

章节目录

遮天之登仙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宁静职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静职员并收藏遮天之登仙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