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天昊就开口质问道。

    “忘了。”严哲翰对着一旁的琳达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哎,你还敢这么坦白的说你忘了!!!!”忘了还这么义正言辞的人,真是头一次见啊!

    “恭喜!!!”严哲翰面不改色,说完这几个字后,就拉着许钱多进去了。

    “你……!!!”徐天昊简直要气炸了,都说男人色迷心窍,果然是这么回事。不过嘛……他身边这个红发红衣红鞋子的许钱多,一段时间不见,现在看上去倒是有那么几分姿色,比当初在舞台上跳舞时好看多了。严哲翰的口味,果然很独特。

    来参加徐天昊婚礼的人,都是些上流社会的贵族人群,举手投足间都是珠光宝气。

    许钱多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图一时仗义,拉着严哲翰就跑来这里。

    刚刚恰巧遇见几个生意上的朋友,严哲翰一时走不开,许钱多此刻便成了自己一个人,感觉自己和这里似乎有点格格不入。

    反正也没人认识,索性许钱多就跑到了一个角落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吃着水果拼盘,一边远远地看着他家小翰翰。

    吃着吃着,面前就多了一个影子。

    一抬头,是那个心肠歹毒的女人,韩菲菲。

    她搂着另外一名男子,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到了面前,一身高贵之气差点闪瞎了许钱多的眼睛。

    “你居然能够来这里?”韩菲菲笑得一脸灿烂,口气却是讽刺至极。

    “……”许钱多自顾啃西瓜,装作没听见。

    “他是谁?”和韩菲菲一同来的男人问道,他头发梳得油亮油亮,都能反光了。

    “谁知道,以前不过是个酒吧里,不男不女的跳舞伪娘!”

    “原来是个娘炮!呵呵~~~”那个男人用充满鄙夷的眼神将许钱多浑身上下都瞟了一眼,冷嘲热讽道“我说这红头发红衣服的,哪里像个男人。”

    “呵呵~~~~”韩菲菲嘲笑道。

    许钱多放下了手里的西瓜。

    就算是个聋子,看到他们那副嘴脸,也明吧是怎么回事了。

    更何况他许钱多的耳朵还没聋!

    不要欺人太甚!

    韩菲菲只看到一个盘子从眼前飞过。

    溅了两人一身水果沙拉,果汁果肉弄得浑身脏兮兮的还往下掉水!

    随后便是盘子落地声,尖叫声,一片叫骂声。

    许钱多坐在那里,冷笑地看着这两个上跳下窜的。

    这叫咎由自取。

    听到这么大的动静,在场的人都望了过来。

    人群纷纷围了过来,大家自然是向着有名有望的韩菲菲这一边,对着打扮怪异的许钱多议论纷纷。

    严哲翰也被惊动了。

    透过人群,他看到了许钱多,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眼神里是愤怒的火花,双拳紧握,在竭力忍耐着。

    站在他面前的是……韩菲菲和一个男人!!!她一边咒骂,一边擦拭身上的污渍。

    不用才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严哲翰以最快的速度跑去许钱多那里。

    许钱多告诉自己,不可以冲动,对,不要冲动,自己答应了严哲翰的,不动手打架。

    可是……

    可是现在……

    终于,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出现了。

    那一刻,许钱多紧握的双拳松开了,咧嘴一笑“小翰翰~~~~”

    该死的!

    这一声叫得严哲翰的心都跟着紧缩了。

    没等婚礼结束,严哲翰带着许钱多先回了家。

    一路上,许钱多都不怎么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回到家后,许钱多问严哲翰饿不饿,他去做午饭。

    因为在婚礼现场,他们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看到严哲翰盯着自己不说话,看样子是还不饿。

    许钱多便去打开了客厅电视,调到金鹰卡通频道,双手环膝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电视。

    蓦地,背后传来一阵温暖,整个人就被圈进了怀里。

    “小翰翰?”许钱多侧耳叫了句。

    不见回应。

    “你挡着我看电视了。”许钱多笑道。

    还是没有回应。

    许钱多动了下,想换个姿势方便看电视屏幕。

    却见严哲翰拿起遥控器就把电视关了。

    许钱多莫名“小翰翰?”

    严哲翰紧紧搂住了许钱多,在他耳边轻轻厮磨“你是笨蛋么?!!!”

    明明是责怪的语气,却又那般宠溺。

    许钱多僵直了身体。

    严哲翰后悔了。

    后悔自己让许钱多不要动手打架,他不喜欢许钱多总是打来打去的,那样他会担心。

    许钱多说好,答应了他。

    但是……

    他没想到,许钱多竟然宁愿自己默默承受委屈也不动手,为了他而竭力忍耐,

    那一刻,许钱多看向他的眼神,满是脆弱。

    现在,在他面前却还要逞强,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以后,你要是想打架就打好了,不需要为了我忍耐。”这样的许钱多更让严哲翰心疼。

    “其实……也没什么。”许钱多会道。

    “瞎说!”严哲翰双臂一收,许钱多皱紧了眉。许钱多太过单纯,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严哲翰的眼睛。

    “……”许钱多闭上眼睛,放松了自己,靠向身后宽大的怀抱。

    严哲翰环紧了许钱多的双臂,让他感觉温暖。

    他不知道刚刚韩菲菲许钱多说了什么,但是那个女人一定不会说什么好话,否则许钱多的反应也不会那么大。

    许钱多不说,他便不问。若是问了,只怕会更伤人。

    而后,不经意看到了许钱多手上的那条伤疤。

    疤痕很深,有些狰狞。

    如果没记错的话,之前许钱多跟踪他进男厕所的那次,被他用烟头烫过,那个伤疤应该也在这附近才对……

    然而没有……

    严哲翰心中一顿。

    难道……?

    ……!!!

    侧身,他低头吻上了那道疤痕。

    sh润柔软的触感,让许钱多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下。

    “小翰翰~~~~”许钱多不安地叫了声。

    “为什么要这么做?”严哲翰抬头。

    “什么?”许钱多奇怪道。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严哲翰双眼紧盯着他。

    他知道,许钱多在装蒜。

    之前烟头烫下的伤疤,被许钱多后来用刀,生生除了去。

    所以,才会留下这么深的刀痕。

    许钱多宁愿忍受剧痛,用更深的疤痕来取代严哲翰留在他身上的印记。

    过去的四年里,许钱多究竟是怎样的绝望,才会用这么痛苦的方法让自己忘记严哲翰。

    难道他就打算这样,不抱任何希望仿若行尸走肉地一个人活下去?

    “不是都过去了么?”许钱多微笑道。看来严哲翰都已经猜到了。

    但却见严哲翰一直盯着自己,目带凶光,他又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

    屋子里一片静默。

    过去的回忆,伤了许钱多,也同时伤了严哲翰。

    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良久,许钱多轻轻问道“那个~~~~小翰翰~~~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要点头,或者是摇头回答我就行。”

    “恩。”

    “在你眼中,我是不是……不男…不女的?”尽管许钱多努力让自己平静地说话,

    但是声音还是有丝颤抖。

    一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许钱多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而后,他感觉到了严哲翰有些动静了。

    是……

    点头……!!!

    瞬间,许钱多的心沉到了谷底。

    果然……

    在他眼里,自己是个娘炮……

    怎么都忘了,当初他就说过自己,不男不女,让人恶心……

    呵呵……

    时间久了,果真又忘了……

    所以,是要离得远点儿,对么?

    不然……

    许钱多埋头,抱紧了颤抖的双肩,死死咬住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蓦地,下巴被严哲翰修长的手指抬起,对上那深邃的眼眸。

    “笨蛋,我的话还没说完!那是以前!”严哲翰皱眉道“现在倒觉得你这副模样万分诱人,如今把我诱上歧途,你就要对我负责到底!”

    说完,也不管许钱多震惊不已嘴巴张得比鸡蛋还大的模样,就伸舌进了许钱多的嘴里,肆虐扫荡。

    “唔……那个……小翰……翰……恩……”一切太突然,许钱多脑子已经完全短路,胡乱地挥手作无用地反抗。

    看到他居然还有闲情说话,严哲翰便把手也探了进去,在他身上游走,四处煽风点火。

    许钱多顿觉全身无力,整个人都变得软绵绵了,那里还有力气反抗,只能默默承受。

    这下,总归变乖安静了下来。

    严哲翰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