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之前看病欠下的,许钱多借了酒吧老板的高利贷,不过后来还是没治好,死了,所以就剩许钱多一个人了。”

    严哲翰猛然怔住……

    许钱多当年的话尤在耳边“我啊,是和我奶奶一起住,她非常疼我,不过她的身体不大好,眼睛也不好使……”

    许钱多奶奶看病欠下的……后来死了?

    难怪,那个时候,他跟自己说以后不过来了……

    那个时候……

    许钱多来自己家里做了一大桌的菜,叫自己下去吃饭,而自己却只顾着看和程泽一起拍的录像……

    那个时候许钱多把所有做好的菜都推到了自己面前,然后从书包里拿出自带的碗筷,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一起吃饭?

    那顿晚饭,许钱多一直不停地说话,叽叽歪歪个没停,一副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后来许钱多非常难为情地说出要借一点钱急用。等自己把钱给他得时候,许钱多激动地一把扑了上来,一直说谢谢,谢谢,谢谢……

    他说,明天开始,我就不过来了……今晚,就让我抱一会儿,就一小会儿,好不好……

    他说,这钱,我以后还你。

    他说,我一定会还的。

    他哭着说,我叫许钱多,小翰翰,你别忘了!然后跑进了夜色不见了。

    之后许钱多就再也没出现过。但他常常会发来短信,总会在后面加上“我是许钱多”外加三个笑脸:

    “小翰翰~~你吃饭了没?……”

    “小翰翰~~黑夜为什么这么长?……”

    “小翰翰~~你怕不怕打针,我看着都觉得好疼。……”

    “小翰翰~~不要抽烟哦!……”

    “小翰翰~~不要难过了,我会陪着你的。……”

    “小翰翰~~这么晚了你应该睡了吧。我这里好吵,周围一片混乱大家跑来跑去的,我睡不着。……”

    “小翰翰~~世界真的会有末日么?你相信么?……”

    世界末日……

    那个时候……许钱多的奶奶应该就已经不行了吧……

    高考那天,他照旧发来短信“小翰翰~~晚上我想给你打电话,你能不能接一次?就这一次?!我是许钱多,笑脸/笑脸/笑脸”

    在手机响了三遍之后,接起电话,许钱多在那头开心道“小翰翰,我给你唱支歌吧。”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

    “……”

    …………

    后来肖扬说,许钱多在自己没过多久之后,也没去学校,也没参加高考。他消失不见了。你真是冷血,不闻不问,连他凭空消失了都不知道?!

    是啊,自己怎么会这么冷血。

    那么明显不对劲,居然没注意到那个时候,他的奶奶应该就已经死了。

    就只剩许钱多独自一个人了……

    但他还是笑着打电话给自己……说生日快乐

    而自己……

    “喂,你发什么楞?”叶祺的话打断了严哲翰的回忆。

    “没什么。”那些回忆让严哲翰想着都觉得心疼“我……”

    不待严哲翰说完,病房里面突然传来玻璃杯落地的声音,尖锐刺耳!

    ☆、第 24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更到大结局~~~~~~~所以,别睡太早哦!好歹完结要完结了,看了的记得吱个声~~~~~~~

    听到玻璃杯尖锐刺耳的落地声,严哲翰推门冲了进去,便见许钱多趴在床头,无力地伸着手。

    “怎么了?”严哲翰上前一把拿过许钱多的手查看。

    其实许钱多只是醒来后想喝水。但浑身无力拿不稳杯子,便摔了一地的玻璃碎渣。

    许钱多没回答严哲翰的话,而是对后面严哲翰身后的叶祺说道“叶祺,我想喝水。”

    “我去给你倒。”叶祺连忙跑了出去拿过杯子倒水。

    严哲翰僵在了原地,许钱多不想理自己。

    在叶祺出去的这会儿,许钱多始终闭着眼睛。等叶祺把水端了回来,微扶起许钱多,他就着叶祺的手喝了一小口。

    “小心点儿。”喝完后,叶祺小心翼翼地扶他躺下。

    “总算醒了。”叶祺道“都要被你吓死了。”

    “我……”

    “不过倒是替我省了顿宵夜,不然就要被你吃穷了。”

    “呵呵~~~是么?”

    “下次再这么害我担惊受怕,小心揍你!”叶祺说着还伸手点了下许钱多的额头。

    “那我不是又要住院了?”许钱多弯起嘴角,虚弱地笑道。

    “对哦。”叶祺觉得许钱多说得好像有些道理“哎呀……先别说那么多话,好好休息。”叶祺帮他掐了掐被子。

    许钱多点头。

    不一会儿,由于输液里药物起了作用,许钱多又睡了过去。

    叶祺这才关了灯,将全程站得像个兵马俑的严哲翰拉出了病房。

    除了刚刚看到许钱多醒来那一刻冒出的惊喜,严哲翰此刻心里剩下的只有烦闷。

    于是他便独自出去走了走。走着走着,不知怎的,就跑去买了包烟,拿出一支抽了起来。烟头的星火在黑夜中明明灭灭,一闪一闪的。

    似乎自己,很久没有抽烟了。为什么没再抽了呢?不知道,反正后来就不抽了。

    许钱多醒了。

    许钱多总算醒了。

    许钱多不愿理自己了。

    连抽了三根,心里的烦闷却还是没有散去,因为很久没抽的缘故,严哲翰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以前他总会对自己说过,抽烟对身体不好。

    抽烟是对身体不好,可是现在,却找不到其他的事可以做。

    第二天下午,叶祺回酒吧去了,病房里就只剩下许钱多和严哲翰。

    严哲翰坐在门边的位置,许钱多就把脸朝向窗口的方向。

    等严哲翰做到窗口的方向,许钱多就把脸朝向门边的位置。

    许钱多身上有伤口,手上也有伤口,所以只能动脑袋,一会儿往左转,一会儿往右撇,看着都觉得累。

    “想吃水果么?”最终严哲翰还是开口打破了这个尴尬地局面。

    “……”

    见他不应,严哲翰便起身从果盘里拿了个雪梨来削。

    严哲翰削得很仔细,削好后清洗了下,切成小块,端到许钱多面前。

    许钱多眼瞥其他地方,装作看不到。

    严哲翰的耐心也很好,端了很久,又道“这水果很新鲜。”

    “……”

    见许钱多真心不想吃,严哲翰便把它放在了一边。

    两个人就这么静坐着,等他手里的液快输完的时候,严哲翰便按响了床头的铃,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换药瓶。一阵动静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平静。

    严哲翰就在一旁坐着陪许钱多,许钱多一会儿睡一会儿醒。

    医生说过,病人的伤口比较深,要小心伤口感染,不然发烧了就会很麻烦。

    所以等他睡着了,严哲翰就会伸手探下他的额头,看有没有发热。好在一下午看来,还算是正常。

    晚上的时候叶祺过来了,陪着许钱多聊了起来。许钱多的脸色比之昨天好了些。

    也不知道他们聊到什么话题,就乐得笑个不停。

    “你……别说了……一笑,肚子就疼。”许钱多一边笑,一边道。

    “哪里疼?”叶祺连忙问道“要再笑出个伤口来,你主治医生肯定唯我是问。”

    “呵呵~~~他哪有你说的这么凶?”许钱多就知道叶祺说话没个正经样。

    “怎么没有?每次他给你作检查的时候都是目带凶光进病房的,还一直念叨着”叶祺模仿那个医生说话的口气,伸出食指指责道“小小年纪不要整天打打杀杀的,这种江湖生活有什么好的,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

    “呵呵~~~你别说了。”许钱多快受不了叶祺了,又不能放声笑,憋着肚子真难受。

    门外的严哲翰听到里面的声音,原本要推门的手又放了下来。

    这些天,叶祺也看出来了许钱多对严哲翰的排斥。所以便干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过来照顾许钱多。若是留着严哲翰在这里照顾,许钱多又不接受,这样只会让许钱多的病情更加恶化。

    多半的时候是叶祺在里面陪着许钱多,等许钱多睡了,叶祺出来再告诉严哲翰情况。

    “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叶祺道。

    “我知道,”严哲翰点燃了支烟“他只是暂时接受不了罢了。”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清楚也不明白。但我希望他不再受到任何伤害。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叶祺说完便下了楼。

    严哲翰站在原地抽完了烟,之后不放心地又打开房门往里望了一眼,确定许钱多安然无恙地躺在病床上,才合上门离开。

    没过多久,严家那边来了电话。

    上次严老爷子被气得老毛病又犯了,休养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才恢复了过来。谁料又不小心看到了关于严家和韩家的新闻报道,韩菲菲居然指使人行凶,两家又断了合作,这一下气又上来回了医院。这下事情严重了,严老爷子的正牌儿媳妇因为这事惊动回了国。

    所谓严老爷子的正牌儿媳妇高黎也就是严哲翰他爸爸明媒正娶的女人,不像严哲翰的母亲,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小三或是情妇。

    “虽说你现在是严氏的继承人,但是你别忘了,真正掌权的人还不是你。”严哲翰一进门

    ,叉手坐在客厅的高黎就放话“你怎么对韩家的千金我不管,但是你不能赔上严家的声誉去为酒吧里一个不正经的男人买单。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笑话死?!!!”

    严哲翰停下了脚步。

    “而且当初接你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你的婚姻严家说了算。若是严凡任(高黎的儿子)在的话,又哪轮得上你坐上这个位置?你可别忘了,这一切是谁给你的。你这么对严老爷子,是不是过分了点儿?”高黎继续道。

    “对,你说得没错。”严哲翰沉声道。

    “算你还很有自知之明。”听了严哲翰的回答,高黎更是挺直了腰板,傲然道“人嘛,难免都会走歪路,就像你的母亲。不过,现在看来,你比她聪明多了。”

    “呵~~~是么,多谢夸奖。”严哲翰走上前,道“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走到高黎面前,他俯身对视道“你也知道那些话都是当初说的,既然是当初,那就是过去的东西,又怎么适合现在呢?既然我进了严家,现在又岂会由着你们摆布?!还有,他不是酒吧里不正经的男人。我不许你随便污蔑他!”

    “你……”高黎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你别忘了,严家一半以上的股权都在我们手里!”

    “那又怎样?”严哲翰冷笑道,漫不经心上楼“我们,走着瞧。”

    严家这种非人的日子,也该有个了结了。

    从小自己和跟母亲生活在一起,从不知道父亲是谁。然而在自己十岁的时候,母亲却还突然消失不见了。只是每月会收到一笔生活费,从此便是一个人生活。那个时候的彷徨无助,从没有人可以诉说,生活学习一塌糊涂,后来便跟着学会了喝酒逛吧。直到在酒吧遇到了程泽,那个给自己关爱和温暖的人,自己才慢慢回归正轨。可是没多久,程泽为了自己的前途也选择了离开。之后便是迷茫的日子。

    直到高考前,严家的人突然找上自己,说若是高考能考到全市第一的话,就接他回严家,并且告诉他自己的身世。所以高考那两天,不敢让自己有丝毫松懈。最后成绩如愿,自己便被接回了严家。

    可刚一进严家的门,高黎和严老爷子毫不顾忌自己的心里所想,把一切摊开说明:你不过是严家的一个私生子,严家的正统孙子突然没了没有选择才接你回来做继承人,所以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作为严家培养你作为严家继承人的代价就是,你的婚姻和你的一切,都必须从严家的利益出发,由严家说了算。所以,从今以后,你…………

    所以从今以后便一定要当听话的小狗?<b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