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不已。一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十点半了。

    糟糕!

    严哲翰把东西一丢,连忙下楼。

    该死的!

    他这些天好不容易想出了一个让自己和许钱多可以有联系的理由,虽然有点卑鄙,但是昨晚还是发了短信过去,一直没等到他的回音,还真以为他置之不理了,没想到居然回了短信。

    此刻就算是国家主席给他发条短信,也不会让他这般激动。

    该死的,偏偏今晚召开股东大会还拖延了这么久!

    若是平时此刻,自己早就在酒吧里了。

    想到这里,严哲翰不由又猛踩了脚油门。

    等他停车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一点了。

    下了车,严哲翰急忙往巷子跑去。等到了巷子口一看,巷子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该死的!

    严哲翰奋力踢了叫墙壁。

    都迟到了半小时了!

    正当他转身欲离去的时候,听到身后一句微弱的声音“救……我……!”

    起初他以为是幻听。

    不料刚走两步,那声音又大了些“救……我……”

    严哲翰的心里蓦地咯噔,回身往巷子里顺着声音跑去。

    终于在墙壁下面,看到躺着个人影,喘息粗重似是很痛苦,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许钱多!!!”

    一秒的静谧后,回荡在巷子里的,是严哲翰疯狂的喊叫声!

    ☆、第 23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叶祺打来电话没多久后,就出现了。

    “怎么样了?”叶祺跑上前问道。

    “不知道,流了很多血,在里面。”严哲翰望了眼急救室。

    叶祺看到严哲翰白色的衬衫上全是血迹,气得冲上去一把揪起严哲翰,瞪着眼睛吼道“姓严的,看看你干的好事!!!”

    严哲翰内心也是焦急万分,被叶祺这么莫名其妙一弄,脾气也上来了,凶道“放尊重点,不要血口喷人!”这才注意到叶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还流了血,不由问道“你这……?”

    “呵~~~我这也是拜你所赐!”叶祺冷笑着把手里血迹斑斑的包裹和手机往严哲翰身上一扔“你自己看看!若不是你,许钱多怎么会出事!”

    颤着手,严哲翰打开这两样东西。手机上面显示,最后一条短信是发给自己的,让自己十点半到巷子口等。而那个带血的包裹,是用旧报纸包的一万块钱,钞票陈旧,也沾了血迹。

    这是……?

    他竟然真的是来还自己钱?!!!

    当初只借了五千元……

    为什么里面却是一万块……!!!

    严哲翰的心脏像是被猛地一击,快要窒息般。

    “这些东西是刚刚在巷子里找到的。”叶祺道“他本是打算把这东西给了你就去吃夜宵。可是……”叶祺深呼吸了口气,继续道“可是……你特么都来,为什么今天偏偏不来?!!!”

    “我……我在开会。到的时候已经……”

    “既然你已经有了未婚妻,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许钱多?!!!”叶祺凶道“我早就说过,若是对他没那意思,就离他远点儿!你特么怎么可以这么贪心?!!!”

    “未婚妻?”严哲翰茫然“我……没有未婚妻。”

    “还说没有?!!!”叶祺看到严哲翰装算,更是气,揪紧了他的衣领“那个女人都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口说了,你还想抵赖!!!”

    “哪个女人?”

    “哪个女热?!!!呵~~~连未婚妻是哪个女人都不知道!!!你还真是可以!”叶祺往地上啐了一口,嘲讽道“你到底是有多风流?!!!”

    “你说的人是不是染着黄色卷发?”严哲翰想了下,只可能是韩菲菲。

    “你倒还知道人家是黄色卷发!你的女人真是恶毒。许钱多前脚刚走,后脚她进来场子里当众诽谤许钱多,还动手打人砸场子。另一边还派人去找许钱多麻烦!!!当时要不是我在场子里被拦着,怎么可能把许钱多一个人丢在那里?这种女人你也敢要,我可真是佩服。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切肝切肺,也得给我治好!!!”叶祺恶狠狠道。他一向没发过脾气,算是比较心平气和的人。

    可这次实在欺人太甚。有钱了不起?有钱就可以随便玩弄人家感情?有钱就可以不拿人命当回事了?!!!当初自己就不应该退步成全他俩,还以为他可以让许钱多幸福。早知道会变成今天这样,当初就应该不顾一切阻断他们的所有来往!

    等叶祺说完,半天也不见严哲翰答话,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你倒是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样子不会不知道吧……真是可悲!”叶祺不屑地推开严哲翰,走到急救室门前蹲下等候。

    怎么会……

    那女人平时看上去还算通情达理,不想,却如此心狠手辣!

    做出这样的事情,不可饶恕!

    严哲翰的拳头捏地咯咯作响!

    从没觉得夜晚会是这么漫长。

    从送许钱多进医院到他完全脱险被推出急救室,整整过了三个多小时。

    他们俩的血型都不配,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一旁看着大夫进进出出,急找匹配的血液输血……

    万一没脱险,失血过多怎么办?

    在门外的两个人都不敢去想。

    好在最后在血库里找到了。可是虽然脱险了,许钱多此刻却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不吵也不闹。

    这般安静……看着他这样,只感到煎熬。

    叶祺后来被医生拉过去处理伤口了。

    严哲翰便留在一旁照看。

    黑夜中,严哲翰就这么静静守着。虽然煎熬,但却很安心,人总归是没事了。

    他伸手握住许钱多瘦骨嶙峋的手,骨头很咯人,很不舒服。

    这个家伙,好像以前,就一直这么瘦弱。

    皮肤黝黑,跑得很快,脸皮很厚,这是严哲翰对许钱多唯一的印象。其他细节的东西,他也说不上来。因为从未去关注过,每次看到躲都来不及,更别说去了解……

    刚刚候在急救室外面时,千百种念头闪过,但想到这个世界若是从此没有了许钱多这个人,内心竟是那么惶恐害怕。

    许钱多……

    许钱多……

    许钱多……

    严哲翰握紧了许钱多的手,一遍遍地低声呼唤。

    找到韩菲菲的时候,她正在严家的院子里和严哲翰的爷爷下棋,有说有笑春风满面。

    “严爷爷,你的棋艺真是厉害!”韩菲菲夸道“每次没下几分钟我就输得一塌糊涂。”

    “呵呵~~~”严老爷子笑道“菲菲下次莫要再让着我。我虽然老,但是眼睛却好得很!”

    “我怎么敢欺负您啊……”

    “呵呵~~~~你这嘴啊,越来越会说话了~~~”严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

    没笑几声,就见严哲翰阴着个脸进门,气势汹汹的样子。

    “严,你回来了?正好过来陪严爷爷下盘棋。”看到来人,韩菲菲笑着迎了上去。

    “我可不像你,这么好雅兴!!!”严哲翰一把推开韩菲菲。

    “啊……”韩菲菲顺势摔在了地毯上。

    一旁的严老爷子看到不高兴了,拐杖往地上一蹬,大声呵斥道“你这是作什么!!!”

    “作什么?!”严哲翰冷哼道“我倒想问问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严爷爷,不怪他,是我自己没站稳摔倒的。”韩菲菲求情道。

    “还不把她扶起来?!!!”严老爷子喝道“你这样对她像什么话,她可是你未婚妻!”

    “哼~~~这么恶毒的女人,我可不敢娶?!再说……”严哲翰抬眼道“我喜欢的是男的,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女人结婚!!!”

    “你……你……!!!”严老爷子气得直哆嗦,一股气上来,不住咳嗽。下人连忙上来扶住他,给他倒药。

    “至于你……”严哲翰低头看了眼地上那个装模作样的女人,对一旁站着的两个黑衣人道“你们把她给我带过来。”

    “你……”头一次见到严哲翰如此吓人的表情,韩菲菲也没有演戏的心情了,害怕道“干什么……严哲翰,你别乱来……严爷爷……严爷爷!”

    “叫破天也没用!!!”

    已经是第五天了。

    床上的许钱多脸色依旧苍白,闭着眼不肯醒来。

    叶祺虽然说是让严哲翰别再来找许钱多,但是天一亮,他又得回去工作,所以也只能先让严哲翰先呆在这里。

    “他为什么还没醒来?”医生进来检查完后,严哲翰起身问道。

    “病人之前就严重贫血,营养不良。一下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医生没好气地看向严哲翰,道“我真搞不明白你们这些年轻人,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每天打打杀杀的有意思么?!一点也不懂得爱惜身体,真是的!等他醒来,你好好劝劝他。”说完摇着头走出去了。

    是啊,他还这么年轻,为什么要遭遇这些?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过上正常点的生活。

    病床上那头红发依旧十分醒目,但却不再耀眼。那一直涂得夸张的大红唇,此刻也没了半点血丝,苍白得了无生气。

    这副样子,怎么可能会是许钱多?

    所以……

    许钱多,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以前动不动就爱撒丫子逃跑,如今躺了这么久,你也应该有点动静了吧。严哲翰俯身摸了摸那头红发,内心祈祷道。

    晚上严哲翰出去了趟,再回来的时候,叶祺已经过来了,正站在外面的走廊上。

    “对女人,你还真是不留情面。”叶祺道。

    那女的来了酒吧公众道歉赔偿。这几天一打开电视,到处都是关于韩氏千金亲口承认自己指使罪犯行凶的报道,警方已经介入调差此事,韩式千金将面临牢狱之灾。严氏已经公开宣布终止和韩氏的所有合作并申明两家公司以后也再无合作可能,除此之外,严氏和韩氏两家公司的政治联姻也宣布解除。韩氏的股票已经连续跌停板,公司被迫紧急召开股东大会,应对公关危机。

    “但即使这样,也还是便宜了她。”严哲翰沉声道。

    “是便宜了她。”叶祺的说话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若换做我是你,我就会毁了她那张臭脸,让她这辈子都别再想见人!”

    “我不打女人。”严哲翰回道。

    “我也不打女人。”叶祺道“但她这种人,根本就算不上女人,心如蛇蝎!!!”

    “……”

    “这种人在身边你竟然才知道,真是佩服!”叶祺嘲讽道

    “那时政治联姻,我没和她说过几句话,也不知道。若是早些知道,也就不会这样了。”严哲翰怪自己太过粗心大意,转而又问道“这两年,他都是这么过的么?”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现在这副样子。”叶祺靠在窗户旁,看向远处的灯火“那时我刚来酒吧没两天,他正在台上表演,台下一客人就爬上了台,对他动手动脚的。然后两人就打了起来。你别看他瘦弱,打起人来却特别狠,不过对方又高又壮,看他打不过,他便上去帮忙了。之后就这么熟了起来。”

    “他……经常遇到这种事?”严哲翰可以想象出许钱多打人的样子。

    “偶尔,一般我都在旁边看着。”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还要做这一行?你没劝过?”

    “呵~~~~你以为他愿意?!!!”叶祺侧过脸看着严哲翰,道“没有还清老板的钱,他是走不了的。”

    “钱?”严哲翰疑惑。

    “他背了一身债,欠老板一百多万,没有还清之前,他走不了。要是走了,被抓住了会被打死。”

    “他……怎么会欠……那么多?”

    “你之前不是认识许钱多么,以前的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怎么什么也不知道?!!!”叶祺觉得很奇怪,严哲翰怎么又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他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