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是来给你送请柬的。”

    严哲翰疑惑地抬头。

    “对,送请柬!我和琳达要订婚了。呵呵~~~~”徐天昊笑道“所以你一定要来!”

    “什么时候?”严哲翰也不请柬看,直接问道。

    “一个月后。”

    “这么快?!”

    “那当然,”徐天昊翘起儿郎腿道“不下手快点万一她跟别人了怎么办?是吧?”

    “知道了。”严哲翰低头继续手头的事情。

    “喂,你就没有别的话要说么?这么大的喜事你也不表示下庆贺?”徐天昊不满道。

    “恭喜你。”

    “没诚意?!!!”

    “如果你俩恩爱秀够了,可以出去了。我很忙。”严哲翰平静说道。

    琳达在一旁很无语地看着他们俩对话,每次一见面,都是要吵,她都已经习惯了。

    “你这是羡慕嫉妒恨!谁让你……”说到这里徐天昊也不好再说下去了,便换了个方式问道“昨天的情况怎么样?你后来把人带去哪里了?”

    “不关你的事。”

    “昨天那个人就是上次你在巷子里救的那个,对不对?”

    “不关你的事。”

    “话说你的口味还挺重的。”

    “不关你的事。”当严哲翰第三遍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拿起电话拨了外线。

    徐天昊也不管严哲翰打电话,继续道“看不出来,你口味还挺重的。呵呵~~~~~你可是隐藏的好深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是个伪君子,我就说嘛,世上怎么可能有你这么……”

    不待徐天昊说完,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四个保安就跑了进来。

    严哲翰朝他们四个使了使眼色,看向叽叽哇哇的徐天昊,四人会意,向徐天昊走去。

    “你要干嘛?”徐天昊莫名其妙,被这阵势吓了一跳“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

    “徐先生,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保安很客气但却很强硬地将徐天昊从座位上拉起,往外带去。

    “严哲翰,你竟敢这样对我,你会后悔的!你……”

    门被关上,屋内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总算是消停了会儿,真是聒噪。

    聒噪?

    以前,不有个人比这更聒噪,那时自己…………

    严哲翰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专心看文件。

    晚上表演完,叶祺来到后台找许钱多的时候,许钱多正对着镜子发呆,妆也不卸。

    “你没事吧?”叶祺在旁边的的凳子坐了下来。

    “没。”许钱多摇头道。

    “刚刚在台上也心不在焉的,是因为那个叫严哲翰的人么?昨天怎么回事,电话也打不通?”

    “啊?电话坏了。”许钱多怔住,叶祺怎么知道严哲翰的“不是,你怎么认识他?”

    “我给他调的酒。昨天是他把你带走的?”

    “额,不是……是……”许钱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不用瞒着我,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叶祺回道。

    “我……”

    “你们以前认识,现在又重新遇到是吧?”叶祺问道。

    “我……我和他以前是……同学……不,是……校友。”

    “你和他有故事,能说来听听么?”

    “我……”许钱多不愿意回想往事,那些,已经没有意义了,从始至终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我不想说。”

    “好吧。那你的真名是什么?”叶祺起身。

    “是……”

    “别告诉我是轻风。”

    “许……钱多。我的真名是许钱多。”这是许钱多在这样的场所,头一次告诉别人的真名,尽管那个人是叶祺。

    “许钱多?呵呵~~~~挺有意思的名字。好了,我先出去干活了。”叶祺笑道“对了,我是进来告诉你,他还在外面。”

    说着叶祺就出去了。

    许钱多却留在原地发楞。

    自己的生活似乎和严哲翰的生活,有着总是无法避免的交叉处。

    自己在他的工地做工,他来表演的酒吧喝酒。

    可这又能怎样……

    人和人,不是早都没有联系了么?

    谁也不关心谁,谁也不在意谁,谁也没有谁,不是挺好的么?

    不是一个世界的,终究是会越走越远,都习惯了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等卸妆收拾完毕后,许钱多便拎着东西往另一小门出去了,特地绕开大门,避免见面。

    其实也没什么好躲的,只是没有必要再见面罢了。

    没走几步,就听到一个声音“果真你往这里走。”

    许钱多停住脚步,不可思议地看向前方,严哲翰就站在前面不远处。

    “你不用跑,我是来还你鞋子的。”就在许钱多又准备撒丫子跑人的时候,严哲翰先开了口。

    说着他上前,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昨天严哲翰丢了他一双高跟鞋儿,还有一部手机。

    他丢了自己的东西本来就应该赔的,为什么不要。许钱多很干脆地伸手接过,要走。

    “我送你回去。”严哲翰又道。

    “不用,谢谢。这么名贵的车,我坐不起。”许钱多低头往前走。

    还没走远,便被严哲翰拉住。

    “严先生,难道你还想继续昨天没做完的事?”许钱多冷声道。

    “我……”严哲翰哑口无言。昨天他的确……做得有些过分了。

    “不是的话,就放开我,我自己有腿,能走回去。”

    严哲翰不知该如何辩驳,自己现在为什么要送他回去?昨天为什么又要做出那样的事情?许钱多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

    最后严哲翰松了手,许钱多便自己离开了。

    晚上本来就跑来跑去赶场子累得要死,白天还要在太阳底下干这么粗重的活儿,就算是个大力士也会吃不消。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许钱多便觉得有些头晕恶心想吐,工友一看不对劲,便劝许钱多先休息一会儿。谁知刚停下来休息,正好碰见包工头带着那个项目经理过来视察。那项目经理看大家都忙着干活,却有人躲在阴凉处休息,光明正大地偷懒,便走了过去。

    带走进一看,是上次那个不大服从命令有些执拗的那个工人,又不听指挥又偷懒,心里更是来气,便大声训斥道“你是来这里干活还是来这里养身?”

    许钱多一抬头,见是项目经理也知道他是争对自己,也懒得回他,毕竟自己没再干活,便拿起一旁的铁锹起身,有气无力地又去干活。

    那项目经理也见许钱多老实干活去了,也没再多说什么。

    等环视一圈完要走的时候,那项目经理却回头对那包工头吩咐道“今天给他单独加班两小时,没有工资。”

    “砰”一声,铁锹丢到了地上。

    那项目经理被吓了一跳。

    “你别欺人太甚!”许钱多冷声道,嘴唇苍白。

    大家见许钱多抡袖往前走,一副要打架的趋势,连忙过去拉住他“别冲动,少说两句。”

    “怎么?难道你还要反了不成?”那项目经理见许钱多瘦胳膊瘦腿的也不怕,加上其他人都拉着许钱多,所以大声呵道。

    “你们别拉着我。”许钱多愤怒吼道“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也不看看你这副样子,衣冠禽兽的,自以为当个经历了不起,也不看看人家都怎么看你,就知道欺软怕硬,唯利是图,今天我特么就是要打你这副狗脸!”

    “你……你……”那项目经理重来没听过这么难听的话,气得用手指着许钱多说不出话来。

    平常这项目经理为了讨好上级,便老是催他们赶工,每天的工作强度还很大,工资又老是克扣厉害,别人起码还包个午饭还有补贴,可他这里什么都不包还老是莫名其妙扣钱,拖发工资,大家也一直都忍着。

    现在许钱多这么出头,他们也没有再去拦许钱多。于是许钱多就冲了过去和那项目经理厮打成一片。

    那项目经理不曾料到许钱多人看起来瘦弱,但是力气却不小,打起人来特别狠,跟不要命似的。许钱多本就身体不舒服浑身难受,被这项目经理一激发,原本无处可发的气现在都爆发了出来,打得很用力,手脚并用。

    就像以前在学校打架那般,谁让他不爽谁欺负他,就上前和他打一架。反正这个世界都这么冷漠,奶奶走了,再也没有人心疼自己了。所有人就只知道鄙视自己,只知道嘲笑自己,只知道欺负自己,真是够了!为什么不像以前什么也不用去想怎么喜欢怎样过,为什么要像现在总是背负畏畏缩缩忍气吞声?受够了,这一切……这种日子特么真是受够了,再也不要……

    “许钱多?!!!”

    “许钱多?!!!”

    “…………”

    “……”

    迷迷糊糊间,许钱多听到有人叫他。

    谁?

    是谁在叫我?

    好遥远的声音,听不清……

    不要叫我,让我睡一会儿……

    我真的好累……好累……

    ☆、第 2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就多放些,孤鬼今天不更,晚上要去吃大餐,没时间~~~~端午安康~~~~

    “怎么样?”许钱多刚动了动,还没完全睁开眼,便听到有人问话。

    “还好……”许钱多应了句,待彻底看清眼前之人是严哲翰时,惊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在公司工地打架斗殴,我作为负责人怎么不可以在这儿?”严哲翰反问道“为什么要闹事?”

    “……”许钱多噤了声,不说话。

    严哲翰不由皱眉。若是换做以前,许钱多一定会大声回类似“是那个人不对在先,打他怎么了!”的话,可现在,他却选择了沉默。

    其实许钱多不说,严哲翰也已经知道了,因为他刚刚从工友那里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了,大家反映的情况是那个项目经理先挑起有意刁难许钱多的。

    严哲翰的手机此时响了起来,他对许钱多说道“你先睡会儿,有事的话打我电话。按手机快捷键“1”。”说完便接起了电话往外走去。

    屋内又恢复了平静,困意袭来,许钱多再度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天渐渐暗了下来,许钱多起身下床,鞋还没穿上,就见严哲翰进来了。

    “怎么下来了?”严哲翰快步走前,将许钱多扶了回去。

    许钱多抬头看了下挂在墙上的钟,时针指向八点,道“已经八点了,我得回去准备下,九点要开场。”

    “开场?”严哲翰将手里提来的东西往旁边柜子上重重一放,道“都这副样子你还有心思去管那开场?!”

    “那是我的工作。”许钱多看严哲翰堵在床的这一头,便往床的另一边挪去。

    “工作?你那叫什么工作?!!!”

    “严总未免管得太多了,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你赶着去让那些男人看你跳舞?!!”严哲翰冷哼道“还是赶着让他们看你身体?!!!”

    许钱多身体猛地一顿,平静道“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呵~~~~我公司的工人夜间去从事这种工作直接损害公司的形象,怎么会与我无关?”严哲翰厉声道。

    许钱多也不答话,只是加快了步伐,赤着双脚往门口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砰”用力一声,门被上而且反锁了。

    “严总,你这是什么意思?”许钱多依旧平静问道。

    他越是这般平静,严哲翰内心就越是愤怒,为许钱多现在这副样子愤怒。这副平静的样子好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与他自己无关似的。明明知道中了暑,明明知道是重度贫血,明明知道根本吃不消,现在不好好休息,还要跑回去跳那该死的艳舞?!!!

    严哲翰眯起了狭长的双眼,一把将许钱多拎了起来“哪儿也别想去,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养病!”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