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起吃饭。”

    “他和别人吃饭,你有什么好兴奋的?”严哲翰莫名其妙道。

    “关键是他和一个男的一起吃饭。而且那个男的还是个娘炮。一看就不对劲。”

    “我不也和你一起吃过饭。”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他和对那个人可是体贴得很,又是帮他擦桌夹菜的,还帮他提东西,有说有笑的不知道有多甜蜜。哪像我们,每次吃饭你就只顾吃你自己的,什么时候管过我?”

    “我为什么要管你?”

    “对哦,我都有琳达了,为什么要你管?”徐天昊也觉得莫名其妙,怎么说着说着扯到这个问题了。

    “他们吃饭,和我的终身幸福有什么关系?”严哲翰听了一头雾水,不明白徐天昊说话的重点究竟在哪里,他到底要说什么。

    “当然有关系了!我不是跟你说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徐天昊喝了一大口水,继续道“好消息就是那个调酒师也是弯的,不过很不幸,他已经有对象了。所以你也没戏了。”

    “我本就对他不感兴趣。”严哲翰冷声道。

    “可你一直这么一个人过也不是办法,对吧。不过嘛……他的对象这么娘跟你又不是同一款,把他抢过来给他换换口味,也不是不可能的。”徐天昊突然灵光一现,打了一个响指“有了,就这么办,这事包在我身上。”

    严哲翰看向眼里突然迸射出亮光的徐天昊,一脸疑惑。

    “今晚酒吧见。”徐天昊神采飞扬道。

    “不去。”

    “九点!你一定要来!”

    “不去。”

    “你一定要来!否则我就告诉全公司的人,他们的老板是个gay!”撇下这句话后,徐天昊一蹦一跳地跑出去了。

    留下严哲翰一人在办公室,黑着个脸。

    ☆、第 19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可能会不会被锁了?毕竟有些……咳咳……那个啥……

    严哲翰进酒吧的时候,徐天昊正在和那个调酒师聊天。两人不知道聊到什么,徐天昊笑得一脸灿烂。

    待看到严哲翰时,徐天昊眼前一亮,对他招手道“怎么才来?!现在都十点了。”

    严哲翰摆白了他一眼,走到吧台,也不看那调酒师,直接道“一杯鸡尾酒。”

    “喂,你这态度也太差了吧。怎么也不看着人来说话。”徐天昊转身又对调酒师道“叶祺,你这就是我刚刚跟你提到的那个人,严哲翰。怎么样,还不错吧?”

    叶祺看了眼面前冷漠高傲的严哲翰,转身去拿酒了。

    “喂,你偏要和我对着干?”徐天昊小声对严哲翰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替你才搭上话的。”

    “不用你瞎操心。”严哲翰本来平常是不会这样的,这下徐天昊越是要这样,他就越是要对着干。

    “哎……我刚刚帮你打探了下,他刚满二十三,生肖是蛇,星座是白羊,生日是三月……”

    “你有完没完……”严哲翰打断道“别烦我!”

    “严先生,你的酒。”叶祺把调好的酒放到严哲翰面前。

    “谢了。”严哲翰接过酒杯,轻抿了一口。

    就在这时,酒吧里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原本骚动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随之几道强烈的灯光扫过全场,再度暗下。人群开始骚动,叫喊。

    “轻风……”

    “轻风……”

    “轻风……”

    “……”

    “……”

    严哲翰身体猛地一顿。

    “这是谁啊这儿受欢迎?”徐天昊看向热闹的人群,询问叶祺。

    “辣舞表演。”叶祺淡定回道,一边擦拭手里的玻璃杯。

    “是么!看来应该跳得不错……这么受欢迎……”徐天昊也转过身,顺着人群目光看向了舞台。

    结果这一看不得了,一红发红衣大红唇的男子穿着细跟儿的红色高跟鞋在舞台上跳钢管舞,劲爆性感得不得了,看向观众的那眼神,哇塞……

    徐天昊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怕受不了流鼻血,但是又觉得那身影很眼熟,那不是……那天和叶祺一起吃饭的那个人?

    “哎……喂……”徐天昊再转头看向愣在一旁的严哲翰,只见他双眼发直地盯着台上的身影,一动不动,眼睛都不眨的。

    “喂!严哲翰!”徐天昊凑到他耳边大喊了一句。

    严哲翰这才会过神。

    “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我跟你说的那天和叶祺一起吃饭的,就是他。”酒吧内人声嘈杂,所以徐天昊都要凑到严哲翰耳边说话才能听清。

    听了他的话,严哲翰先是一惊,随之便看向正在擦杯子的叶祺,那眼神……说不出是怎么个奇怪法,但是有点吓人。

    注意到严哲翰的目光,叶祺也抬头看了过来。

    徐天昊在一旁一脸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严哲翰两个人都看上了?不会吧,这也太贪心了吧。

    还不待徐天昊问个明白,人群中便有几个贪色的人叫道:

    “不够看!”

    “脱衣舞!”

    “要看脱衣舞!!!”

    “哦~~~~~~!!”

    “………………”

    很快台下其他人便跟着起哄,大有一种不跳不会罢休的趋势。

    台上的身影的手一抖,但很快用下一个动作掩盖了去,但是台下的严哲翰却是看得一清二楚,他起身离开。

    酒吧人群正high着,音乐突然没了,灯也不亮了,酒吧电闸被关,停电了。

    黑暗中,许钱多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带下了舞台。

    就在他挣扎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那冷漠而又熟悉的声音“别动,是我。”

    听了那声音,许钱多更是惊恐万分,拼命挣扎,嘴里咿咿呀呀地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直到被拖上了车,那修长的手才松开,许钱多连忙大口呼吸空气。他伸手去开车门,却不料车门已经被锁死了。

    他转头看向边上那冰冷的俊脸,车内光线太暗,许钱多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也无心去看,他清了清嗓子让自己镇定下来,正声道“请你开车门。”

    “让你回去继续跳舞?”

    “你无权干涉。”

    “我当然无权干涉,不过,我也不会给开车门。”严哲翰冷声回道。

    “你究竟要怎样?严先生。”

    “严先生?呵呵~~~我倒想问你,你到底要让多少男人看到你这副样子才知足,轻风?”

    顿时,许钱多内心一阵绞痛,让他快要喘不过气。

    让多少男人看到才满足?

    这又哪是自己能决定的?

    呵呵……

    是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满足呢?

    “当然是越多越好!我胃口大得很。”许钱多忽然笑道,那大红唇在外面灯光的映射下,显得尤为诡异。

    “你……真是无可救药。”严哲翰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让自己看起来平静。

    “我本就无可救药。要不然,以前也不会被你们另眼相看。”许钱多无所谓道“我觉得现在这样没什么不好,很适合……”

    许钱多的话还没说话,猛地被一把推倒在座位上,严泽翰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那眼里迸射出来得除了鄙夷还有……不知名的东西。

    “所以你觉得穿上高跟鞋感觉很好,是么?”

    “难道你觉得不好么?”许钱多笑得跟以前一样,没脸没皮。

    “我觉得很不好。”严哲翰一把将许钱多的鞋子脱下丢出了窗外。

    许钱多倒也没喊叫没阻止,看着严哲翰把鞋丢了出去,惋惜道“那是我的新鞋。”

    “……”

    见严哲翰盯着自己不说话,许钱多便伸手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一号码,那边传来的男声刚叫了句“轻风……”“啪”的一声,手机也被严哲翰拍落了下来。

    电话那头听到这边传来的声响,便焦急问道“轻风……你怎么了?发声什么事了……要不要我帮你……”

    话还没说完,严哲翰觉得那声音太过聒噪,一把又将手机捡了起来丢出窗外。

    “那是我的新手机。”许钱多再次惋惜道。

    “他是谁?”

    “你丢了我的鞋,我总得叫个人把我送回去吧?”许钱多嘲笑道。

    “送回去?听他的口气这么关心在意你,你们关系真不一般。”严哲翰冷笑道。

    许钱多手握成拳,但是脸上依然笑得放纵,挑眉道“我和他的事,你也无权过问。若是严先生,严总裁东西也丢得差不多了,可以放我走了么?”

    许钱多挑眉的时候,媚眼如丝,带着几分诱惑。他刚刚在台上,不就是这样看向台下的那些男人的么?还有之前,他也是这样。在重新遇到以前,他到底对多少个男人这般……!!!!

    想到这里,严哲翰竟感觉到烦躁愤怒,猛地按住许钱多,吻了起来。

    许钱多始料未及,惊得瞪大了眼睛。待反应过来后,摇着脑袋剧烈挣扎,推搡压在身上的躯体“你……唔……放开……唔……啊……”

    许钱多越是挣扎严哲翰越是烦乱,他一只手抓住了许钱多的双手举过头顶压住,另外一只手抓住许钱多的下巴,加深这个吻,把舌头也探了进去。

    许钱多抬脚要踢他,谁知严哲翰竟然先他一步用腿压住了许钱多。

    许钱多根本就不是已经是黑带的严哲翰对手,这样一来被固定住了无法动弹。

    “严……唔……”

    严哲翰根本不给许钱多任何说话的机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到愤怒,那种愤怒已经燃烧着他的理智,让他根本无法思考,就剩下愤怒在叫嚣。

    许钱多感觉到了不对头,可是他却无法逃脱,连说话都不能。蓦地,腹部一凉,严哲翰的一只手探了进去。

    许钱多惊恐万分,拼命扭动身体,可他不知越是扭动,越是起反作用。

    严哲翰的手越探越上……

    突然,舌尖一阵疼痛传来,严哲翰停止了动作,许钱多咬了他!

    “咬得可真够用力。”严哲翰冷哼道。

    “…………”

    车子里一片寂静。

    良久,黑暗中传来了颤抖微弱的哭声“小…翰……翰………”

    严哲翰猛地怔住,身体也剧烈颤抖了下。

    这是……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身下的许钱多,把头撇向一边,哭得像个委屈的孩子,那般无助。

    ☆、第 20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严哲翰也不知道自己昨天是怎么把许钱多送回家的,直到现在他还觉得有些恍惚。

    “严总?”秘书敲门进来。

    “什么事?”

    “明天有个车展,韩总邀您一起去。您看安排什么时间合适?”

    明天?和韩菲菲他们?去看车展?

    这是一件听了就让人不想理会的事情。

    “让总经理陪同便可。”

    “可是……韩总指明要您一起,而且这次会上会展出法拉利的最新款跑车,您之前不是打算入手一辆么?”秘书有些为难,因为那边再三强调一定要严哲翰一起来“而且我们公司和韩总公司有很多业务合作,如果就这么拒绝了,会不会不大好?”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严哲翰有些烦躁地合上电脑,示意她出去。

    在严哲翰心情烦躁还敢出现的也只有徐天昊了,而且现在还带着他的琳达一起出现。

    “看你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徐天昊给琳达倒了杯咖啡,在严哲翰对面坐了下来。

    严哲翰也懒得抬头看徐天昊。

    “琳达,你看他又忽视我。”徐天昊转而向琳达诉苦“每次都这样。”

    “好了,你别总是说话挑刺。”琳达安慰道,说着琳达从包里掏出一份请柬放到了桌上“我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