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轻风?”冰冷的声音响起。

    严哲翰?!!!

    许钱多惊得手里的东西一个没拿稳,掉下来洒了一地。

    严哲翰慢慢走前,深邃的眼睛紧紧盯着许钱多,随之,优雅蹲下身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东西。

    那一瞬,许钱多的双腿已经先于他的大脑做出了反应,直接跑进了之前换衣服的那个小隔衣间。

    “砰”地一声,关上了门,从里面反锁了。

    “你刚刚的表演这么精彩,”隔着门,传来严哲翰讽刺的表扬声“躲什么?我有这么可怕么?”

    “……”

    许钱多倚在门背上,仰头闭眼,压住心底传来的阵阵痛感,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为什么会在这里碰见严哲翰,刚刚在台上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

    不想见到严哲翰。

    一点儿也不想。

    离远点儿好了。

    对,离远点儿,越远越好。

    门外寂静了片刻,随之,严哲翰冷声道“一分钟后还不出来,这门,就要遭殃了。”

    严哲翰拿出秒表计时。

    “五……”

    “四……”

    三……

    二……

    一……

    一分钟刚到,严哲翰便破门而入。进去之后,空空如也。

    里面的窗户开着,严哲翰从窗户往外看去,许钱多已经落地跑了。

    差点都忘了,爬楼这种事情,向来都是他的专长。

    以前,他不就是这么爬上了他家二楼窗户上,当了回蜘蛛侠么?

    呵~~~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可现在,除了这点,其他的都变得差不多了吧,打扮得这么招摇,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这副模样么?!!!

    “怎么?一副恨不得杀人的表情?”徐天昊刚进办公室,就看到严哲翰黑着脸坐在那里。

    “……”

    “不会是和那天巷子里的人有关吧?”

    “关你什么事?!”

    “他是你什么人?我可是头一回见冰山总裁居然亲自动手,英雄救美!”

    “……”

    “换做我来,见到这么有钱的大老板舍身救了我,我就立刻扑倒怀里,哭泣撒娇寻找安慰。这样悲惨的情景,最好挑动你的保护欲了,顺便还能趁机在你身上敲诈一笔,数额一定客观,才不会撒腿就跑。”

    “你给我闭嘴!!!”严哲翰看到徐天昊这副嘴脸,就觉得讨厌。

    “看来我猜得没错。他这么急着避开你,是为什么?”

    “……”

    “需不需要,我帮你一把?”

    “你再不出去,我会保证让你变成重度残疾下辈子都在医院病床上度过。”严哲翰起身,捏了捏手腕。

    “你这么对我,可是会后悔的!”徐天昊见识不妙,赶紧跑了出去。

    严哲翰走到落地玻璃窗前向下看去,街市上人来人往。

    为什么总是要跑?

    昨晚顾列的话还尚在耳边回响“很多人都喜欢他……”

    “男人嘛,都图个新鲜……”

    “毕竟他这身板……”

    “你看看他这腰扭得……啧啧啧……”

    ……

    严哲翰一把将手里的咖啡连着杯子丢进了垃圾桶。

    像凤凰国际酒店这样的五星级大酒店,竟然公开提供场所进行这种……!!!

    随即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秘书电话“你立刻去帮我查件事情……”

    ☆、第 18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叶祺,晚上的表演我不想来了……”许钱多看着舞池里自我沉迷的人群,无意识地晃动着手里的酒杯。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陪你去看看……”叶祺停下擦拭手里的酒杯,问道。

    “没有,就是不想来。”

    叶祺看了眼心不在焉的许钱多,回道“好,一会儿帮你跟老板请个假。”

    “好了,下班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我先走了。”许钱多整了下衣服起身,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道“你调的酒一点也不好喝,有点苦。”

    “呵呵~~~”叶祺望着许钱多那瘦弱的背影,不觉好笑。要知道自己调了这么多年的酒,也只有他每次都会说调得不好喝,碰到个不会品酒的人,真是让人头疼。

    许钱多一般都很忙很忙,很少闲下来过,现在晚上突然回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坐床上发了会儿呆,许钱多便打开电视来看,现在这个点儿,也没什么好看的台,调来调去就调到了金鹰卡通少儿频道,许钱多手一抖,遥控器掉了下来。

    往事瞬间涌过来,许钱多连忙跑去把电视关了,跑去把厕所用冷水冲脸。他冲得很用力,水滴四溅。沾了水的镜子里,倒映出的一张不知涂抹过多少浓妆的脸,清秀却是寂寥。

    晚上去睡之前,想起屋子里的垃圾还没倒,他便又去倒了垃圾。

    他以前从不注意这些的,但是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就养成了这种习惯,不管再晚回来,也要把屋子收拾干净,垃圾倒掉。

    回去刚打开门,感觉到些异常,一偏头,便看到阴影处,多了个修长的身影。

    严哲翰?!!!

    许钱多第一反应便是赶紧关门。

    奈何严哲翰比他反应快一步,门被拉住了“不请我进去坐坐?”

    许钱多一味去掰开门边上的手,也不回答他的问题。

    “轻风……”

    许钱多拼了劲儿地去掰开那双手。

    “或者,我该叫你“许钱多”?”

    当听到这个冷漠的声音叫出“许钱多”三个字的时候,许钱多彻底爆发了,大喊道“出去,请你给我出去!!!”

    蓦地一推,门关上了。

    严哲翰进来了。

    许钱多被自己刚刚力的反作用,跌坐在了地上。

    屋里一片死寂。

    此刻的许钱多,面容不若那天在舞台上,浓妆艳抹男女莫辩,看上去竟有几分清俊。身形瘦削,皮肤倒是白皙。红衣红发大红唇,倒是一点也没变,那红色在屋里很是醒目。只是完全没了从前那股傻头傻脑的天真,带着浓重的世俗。

    对,没错,是世俗,从事这种工作,怎么不世俗?

    时隔这么久,这是严哲翰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许钱多,想到那日所看到的,他的眼神不由带着轻蔑。

    许钱多哆着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按下了“1”,“1”,“0”三个数字,拨了出去。

    电话拨通后,许钱多对着电话急声道“喂,您好,我这里是xxx路xxx街xx号xxx室,我看到这里有人入室抢劫,请立刻过来救援。”

    “入室抢劫?呵呵~~~”严哲翰走到他面前,蹲下“你这里有什么可以抢的?”严哲翰环看了眼东西少得可怜的屋子。

    许钱多握紧了手里的手机,也不看严哲翰,只是努力平定自己的呼吸。

    “不过,抢人的话……或者你应该直接跟他说是入室劫色。”严哲翰冷声道“轻风不是很受男人欢迎么?”

    许钱多的身体猛地一僵。

    “放心,我没那兴趣。”说着严哲翰将手里的一袋子放到了许钱多跟前后,起身离开了“这是你之前落下的东西。”

    许钱多在原地坐了很久,等终于确定屋内只有自己,严哲翰已经离开了,他才颤手打开放在地上的袋子。

    里面是一双红色高跟鞋,和那天自己逃跑时丢在换衣间的衣服。

    那衣服已经清洗干净,还带着阳光特有的清香。

    仿佛手里的是快烫手山芋似的的,许钱多把衣服又丢了回去。

    在黑暗里呆久的人,会害怕阳光的味道。

    韩菲菲过来找严哲翰的时候,严哲翰正在埋头看文件,她便走到沙发上坐下等候。

    到了下午两点,那严哲翰依旧坐着手头上的事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也不理会办公室里多出的人,韩菲菲终于开口说话了“严,你该歇会儿了,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先去吃个午饭吧?”

    “你自己去吧。”严哲翰头也不抬地回道。

    “你这样不按时吃饭,对胃不好。”韩菲菲上前道。

    “做完了再去。”

    “不行,”韩菲菲将严哲翰桌上的文件拿了去“你这样,要是严爷爷知道了可要怪我没有好好督促你。”

    “还给我。”

    “我……你先吃饭。”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严哲翰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这个时候地严哲翰看上去,表情有些可怕,韩菲菲看了他一眼,把文件又放回了原处。

    严哲翰一向对她不冷不热,不亲不近,要不是因为严氏和她们公司有合作,严哲翰可能根本就不会理她。他总是那么冷漠,所以韩菲菲也不敢随便任性。

    酒吧内。

    叶祺一边调酒,一边观看台上的热舞表演。

    只见身穿低胸敞口紧身衣的许钱多,跟随着音乐绕着舞台中央的钢管尽情舞动。一头红发在灯光的闪耀下,很是惹眼。扭腰摆臀,身子妖娆。台下掌声不断响起,更甚者还不断吹口哨起哄,一个劲地在下面叫喊。

    等舞曲快结束的时候,只见那许钱多攀升钢管最顶端,随之旋转下落,最后两手撑地,一个翻身,劈叉落地。

    顿时台下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许钱多起身,甩了甩头上的汗水,向观众抛了一个媚眼,谢幕走下台。

    他一下台,下面的人群便开始嚷嚷“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

    “不够看,还要看表演!!!”

    “…………”

    “……”

    叶祺来到后台的时候,许钱多正在擦汗。他上前道“这么受欢迎,真不打算再来一个?”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许钱多摆了他一眼。

    “呵呵……我又不会跳舞,我去了也没人看。”叶祺玩笑道。

    “别把我累死了,晚点还要去赶其他场子。”

    “白天工地干活,晚上还要敢那么多场,这样下去,你能吃得消么?”

    “我现在不好好的么?”许钱多开始卸妆“多赚点钱总是好的。”

    “钱,我可以帮你。”

    “不用了,我可还不起。再说了,你自己还不有个妹妹在上学么?”

    “我……”

    “对了,你知不知道哪家店的夜宵好吃,我饿了。”许钱多打断道。

    “你还没吃饭?!!!!”叶祺吃惊道。

    “吃了,但是又饿了。”许钱多道。

    “好吧,赶紧换衣服,我带你去。”

    这样的许钱多,让叶祺觉得心疼。许钱多身上承载了太多不该承受的东西,他却帮却帮不上。

    严哲翰正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看统计上来的最新数据时,就见徐天昊兴致勃勃地冲到面前“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严哲翰抬头,睥睨了徐天昊一眼,又继续低头看电脑。

    “哎,我在跟你说话!!!”徐天昊嚷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到底先听哪个,快点选!”

    “一个都不想听。”严哲翰冷声回道。

    “这可是关于你的终身幸福的大事,你不听会后悔的!!!”徐天昊看到自己这么被无视感到很生气“你要是单身一辈子倒时别对我哭!!!!”

    “绝对不会。”

    “我在很认真的告诉你!”

    “我也在认真的回答你。”严哲翰一脸淡定。

    “你……简直不可理喻。”徐天昊气呼呼地坐到了沙发山,给自己倒了杯水“算了,好人做到底,既然来了就告诉你吧。昨天晚上我陪琳达出去逛街的时候碰见了那个调酒师,就是上次在酒吧给我们调酒长得还不错的那个,我当时不是还问你觉得怎么样么?!昨天看见他正和别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