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钱多双手攥紧了衣服走到了严哲翰面前,说话犹豫“你……能不能……”

    过了好一会儿,许钱多才有勇气说完整句话,声音颤得厉害“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我有急用。”

    严哲翰抬头看向了他,眼里闪烁着不知名的情绪。

    空气里只剩下沉默,随后严哲翰便上楼了。

    呵呵~~~真是个过分的要求,自己也这么觉得。许钱多的望向那冷漠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他僵硬地转过身,一步一步走了出去,心里阵阵绞痛。

    许钱多~~你有点出息!人家不借你钱有什么错?

    谁让你自己没用!

    可是没钱的话……奶奶她就会……

    许钱多从未这般绝望,脚跟灌了铅似的沉。

    走到路口刚拐弯,许钱多被一高大身影拦了下来。

    “小…翰…翰……”许钱多不敢相信道。

    “你跑什么?”严哲翰把钱塞到了许钱多的手里。

    “我…我……我……”许钱多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严哲翰的腰身,激动道“谢谢,谢谢你……”

    严哲翰有些抗拒,伸手想拉开之间的距离。

    “小翰翰,明天开始,我就不过来了。”许钱多的脸颊紧贴着他的胸膛,鼻息间能闻到淡淡的烟草味。

    严哲翰的手顿了下,放了下来没再抗拒。

    许钱多轻声道“所以,今晚,让我抱你一会儿,就一小会儿,好不好?”

    严哲翰沉默。

    “小翰翰,听我这么说,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许钱多笑着问道。

    黑暗中,严哲翰看不到,许钱多的眼泪在疯狂溢出。

    “所以呢……以后你自己要按时吃饭,不要老吃泡面,还有不要总是抽烟,对身体一点儿也不好……”内心十秒倒数完,钱多便松了手“这钱,我以后还你。”

    “不必了。”严哲翰转身往回走。

    “我一定会还的。”许钱多冲着严哲翰背影喊道“我叫许钱多,小翰翰,你别忘了!”

    风中传来的声音略带哭腔,严哲翰诧异回头,却见许钱多早已跑进了夜色里。

    ☆、第 15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许钱多说,小翰翰,明天开始,我就不过来了。

    严哲翰之前曾经三方五次的警告过他,让他离远点儿,结果许钱多就像一个甩不掉的小尾巴,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所以他的话,严哲翰原本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不料从那之后,许钱多果然没再过来了,只是每晚照例会发来问候的短信,每次短信最后依旧会加上“我是许钱多”外加三个笑脸:

    “小翰翰~~你吃饭了没?……”

    “小翰翰~~外面下雨了。……”

    “小翰翰~~黑夜为什么这么长?……”

    “小翰翰~~你怕不怕打针,我看着都觉得好疼。……”

    “小翰翰~~不要抽烟哦!……”

    “小翰翰~~不要难过了,我会陪着你的。……”

    “小翰翰~~这么晚了你应该睡了吧。我这里好吵,周围一片混乱大家跑来跑去的,我睡不着。……”

    “小翰翰~~世界真的会有末日么?你相信么?……”

    “小翰翰~~明天就要考试了,加油哦!……”

    “……”

    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的晚上。

    严哲翰从考场出来后有些疲惫的回到了家,还没坐下,手机响了。

    “小翰翰~~晚上我想给你打电话,你能不能接一次?就这一次?!我是许钱多,笑脸/笑脸/笑脸”

    严哲翰合上手机后,便去冲了个澡。

    晚上十点的时候,手机铃响了,是许钱多打来的。

    严哲翰看着手机的灯光不停闪烁,闪烁,然后灭了。

    随后点燃了根烟,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随后,手机再次亮起,许钱多打了第二遍。

    手里的烟在不断燃烧,烟雾腾起。

    当手机第三遍固执地再亮起的时候,严哲翰按下了接听键。

    “小翰翰~~~~”那头传来许钱多的开心声音,带着一丝诧异惊喜。

    “恩。”严哲翰应了声。

    “我……”

    “……”

    电话里一阵沉默。

    良久,那边传来许钱多的声音“小翰翰,我给你唱支歌吧。”

    “好。”严哲翰的声音有些疲惫。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

    手里烟抽完没等许钱多唱完,严哲翰便关机睡了,明天还有一天的考试,他不想出任何岔子。

    坐在医院天台上的许钱多愣愣地盯着被挂断的手机。

    仰头看天,一颗流星滑落。以前奶奶告诉过他,每当一个生命消失就会有一颗流星滑落。

    今天也是严哲翰的生日,所以他打了电话过去。

    奶奶说过,好事要先说,不好的事要后说,可是他的好事还没说完,那头电话就挂了。

    许钱多世界里原有的三角形,崩塌了。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不,现在连他自己,都不剩了。

    小翰翰,你知道么?

    夜空下,许钱多望着永远是他单向发出信息的手机,眼泪唰唰直下。

    直到肖扬来找严哲翰的时候,严哲翰才知道,许钱多在他没过之后,也没去学校了,甚至没有参加高考。

    之后的许钱多便消失不见了。

    对,是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严,你真是冷血,居然可以做到对这么一个人不闻不问,连凭空消失了都不知道?!”肖扬和严哲翰的关系一向很好,这是他头一次这样说严哲翰“许钱多他是比较娘炮,可他对你是认真的,你知不知道?!我不管程泽对你有多重要,可他毕竟抛弃你自己走了,你为什么就不能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呢?你就算每天都活在过去里,他还是不会回来!可是许钱多他也为你做了很多!你就算再怎么讨厌他但是也要尊重下他对你的这份感情!你真是让我很失望!”

    严哲翰不知道最后肖扬是怎么离开的。

    但是肖扬的话就如当头一棒,给了他狠狠一击。

    活在过去里?

    是么?

    他已经走了,他抛弃了我?

    程泽,他不会回来了?

    许钱多对我好?……

    许钱多,对我是认真的?

    许钱多帮自己做饭……

    许钱多跟踪自己回家……

    许钱多爬房间的窗户……

    许钱多为自己打架……

    许钱多……

    许钱多……

    许钱多那个聒噪的人,消失了?……

    小翰翰,明天开始,我就不过来了……

    这么一说,你是不是特别开心……

    ……

    ……

    ……

    &lt四年后&gt

    建筑工地上。一群建筑工人在高温下作业。

    “一会儿去吃什么菜好?”一壮汉问道。

    “当然是吃肉好,这天气真是要热死了。干这么累的活还个劲儿地出汗,不多吃点补充体力,一会儿就会挂掉。”另一人一般用湿毛巾擦汗一边埋怨道,看到边上还在埋头铲泥土的瘦削身影,便问道“你感觉不到热么?”

    “还好。是有点。”被说之人也听了下,拿毛巾擦了擦脸。

    这时,从远处走来了两人。

    “严总,往这边走……都是按照您的设计图纸是做的,这边的工程施工进度还是有保障的……您看看……”工地上,一项目经理在前面带路,跟面跟着西装笔挺的青年男人,冷漠中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傲。

    “恩……可以。”那青年男人环视了下工地状况,点头道。

    听到熟悉的冷漠声音,之前瘦削的工人握铲的手一抖,一铲子下去落了个空。

    “呵呵……您满意就好。”那项目经理看到老总这么肯定,心里乐开了话,连忙转身对身后埋头干活的工人道“严总过来看望大家了,你们先过来下。”

    一旁忙着砌砖混土,全身脏乱的工人听了,连忙在工作外套上顺手擦了擦,围了过来。

    却只有一人还杂埋头苦干,仿佛没听见似的。

    “喂,还有个人在那里干嘛?先停下手中的活。过来这里。”项目经理看到在角落里还有个埋头干活的人,便叫道。

    谁料那人仿佛没听见般,拉着铁锹还在铲沙混泥土。

    “在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那经理见那人不听自己的话,有些气愤地走上前。

    “我在跟你说话,你到底听到没有?”待项目经理走上前,凶道。

    那工人这才放下手中的铁锹,低着头,走了过去,他走路得姿势有些别扭。

    严哲翰和大家一一握了下手表示问候,等轮到他和那个工人握手的时候,被避开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项目经理再次不满,这不是存心让老总难堪,让自己难堪么?

    “我,我不喜欢和人握手。”那工人支支吾吾道,说话的声音也很别扭,听起来怪怪的。

    “许钱多,你嗓子突然怎么了?”之前擦汗喊热的一壮汉问了句。刚刚说话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现在说话突然阴阳怪气的。

    许钱多心里咯噔一下。

    许钱多?!!!

    “许钱多?”听到严哲翰叫出自己的名字,许钱多有些惊恐地压低了安全帽。

    “严……总……好……”许钱多应道。

    等和所有人都问候完,项目经理便带着严哲翰去参观其他地方。

    瞥了眼那高大冷漠的背影,许钱多抓紧了铁锹埋头干活。

    世界有时很大,有时也很小。

    一天下来,累的都要死人了,许钱多在工地洗完手后,拖着疲惫的身体收拾好东西回家。

    出了工地大门,许钱多便往右拐,经过了一黑色凯迪拉克。

    “许钱多。”

    听到声音的许钱多转身回头,满脸惊恐。

    黑色的车子里,是那张熟悉的面孔。

    想也没想,许钱多撒腿就往工地一旁的小路拼命跑了去。

    ☆、第 16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许钱多很庆幸自己虽然别的什么本事没有,但跑得倒是很快。

    回到租来的屋子后,许钱多用最快的速度洗完了澡,待洗完澡后照了照镜子,所幸自己白天一直都是穿着长衣长袖,皮肤没有被晒伤,然后便开始了化妆,一看时间快到八点,来不及再多想,拎着一双高跟鞋就夺门而出。

    晚上的时候,严家特地为严哲翰在家里举办了个大型聚会。

    上个星期,他们刚刚对外承认了私生子严哲翰作为严氏集团的继承人,所以今晚便请来各界好友共同庆贺此事。

    “严哲翰,我不得不恭喜你啊!今天的聚会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一带着黑色墨镜,头发过耳的男子端着酒杯过来庆贺。

    “严家正统孙子坠崖身亡,才找上我,有什么可恭喜的?”严哲翰冷笑。

    “可我觉得很不错,而且,这个位置,你是再合适不过的了。”那男子仰头,喝了口手中的葡萄酒。

    “徐天昊,我不介意一会儿让人把你丢进后面的鱼池喂鱼。”

    “果然很暴力。我还是去和我的琳达说话好了。先不奉陪了。”徐天昊将手中的酒喝完,倒扣在一旁的桌子上,朝着人群走去。

    严氏集团继承人,真是个漂亮的头衔,可又有谁稀罕。

    严哲翰走到后花园透气。

    “少爷。”一黑衣男子上前道。

    “什么事?”

    “老爷让你过去一趟。”

    “我没空。”严哲翰走到一镂空椅前坐了下来。

    “可是,他让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