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钱多就奔进厨房开火做饭了。

    真是……令人头疼……被晾在一旁的严哲翰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令人头疼。

    许钱多和严哲翰的这种现状一直持续到开学,这种现状不知不觉都持续了两个多月。

    尽管一直是许钱多的一厢情愿,但他乐在其中。

    并不期待回报,只是一味付出。严哲翰对他付出的接受,从某种程度上对许钱多来说,就已经是一种回报,所以他知足。

    那晚在酒吧,严哲翰虽然让许钱多别再跟着他,但是对于许钱多依旧我行我素的跟屁虫行为,他似乎也没再多说什么。或许是被许钱多那晚被打得人模狗样的惨状所打动有所动摇也说不定。

    有时候,沉默是另一种许可。

    虽说之前肖扬他们对许钱多一直是冷嘲热讽的,但是现在多半只是拿他开开玩笑,倒没有那么多恶意了。相反,自从上学期许钱多被班上人整得满脸彩色粉笔灰变脸大花猫起,肖扬就觉得他还是有那么几分可爱的。

    不和谐的存在,总是会很引人注目。比如一个严哲翰,加上一个许钱多。

    太和谐的存在,也是会很引人注目。比如一个严哲翰,加上刚刚一直静站在城府学校门口等候的一身着淡黄色西装的淡黄色长发男生。

    不和谐的存在和太和谐的存在一对比,八卦也就来了。

    一男厕所内:

    “哎,你说,那严哲翰人长得好看,怎么就偏偏就喜欢同性?”一人道。

    “那还不好?这样你不也有机会了!”另一人回道。

    “去你的,我才不好这口。不过嘛……要是是刚刚那个淡黄色长发的男生…我倒是愿意考虑考虑……嘿嘿~~”这人一边解大手一边贼笑“不过你说这严哲翰眼光还真独特啊,有了那么好看的对象,又怎么会看上了那许钱多呢?”

    听到这话,门外洗手的人手一僵。

    “谁知道呢?反正爬上床,灯一关,谁还管他是许钱多许财多的,不都是那么回事么,你说呢~~~”另一人在最后几个字上还特意拐了几个弯。

    “没错,有道理。哈哈~~~~”

    意思一明了,两人就是一阵阴阳怪气的笑。

    之后两人又在厕所里面交流了一段关于男男xxoo的一些十八禁内容。

    等两人都彻底通完气了,才慢腾腾地推开厕所门走出来。

    刚一出来,两人就傻眼了。

    许钱多正拿着他那万年“打狼”扫帚在厕所门口静候。

    尴尬了好一会儿。

    最后还是许钱多率先笑着向他们招手问候“hi~~~~请问你们两位,说完了没有?”

    “额,这……”最先挑起话题之人不知如何应对。

    “那就是说完了?”许钱多又问了遍,见他们二人面面相觑不回答,许钱多又道“那该我说了。”

    二人看向咧着大红唇笑得一脸灿烂的许钱多。

    “我草你大爷!!!”只见许钱多脸一沉,举起扫帚就朝他们用力挥去,一边打一边骂道“你妈没告诉过你不要随便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要是被听到了后果很严重么!”

    两人被打得抱头鼠窜,本想跑出去,可谁知早在刚刚许钱多就把厕所门反锁了,跑也跑不出去。

    最先开口之人正在想办法拉开厕所门,谁知这当会儿被许钱多一扫帚扣在后脑门上,顿时火了“你特么的别太过分!”,便回身和许钱多厮打了起来

    那人一看哥们儿开始反击了,便也加入队伍,两人一起按住许钱多的扫帚开始还手。

    于是打着打着三个人扭成一团,直到被经过的同学发现报到学校年级主任来到了现场,三人还是无法拉开,许钱多一手揪着其中一人头发,一手拽着另一人的衣服还在骂骂咧咧,那两人手里按着许钱多手里也不甘示弱。本来好好的扫帚现在只剩下了中间的那根棍子了,孤零零地躺在一旁,厕所的场面那叫一个混乱。

    第二天一大早,学校就召开了重点批评大会,名为《论学生素质与作为无可救药之心理引导》。

    这个大会名字很怪,主题也很怪,时间也很长,从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

    校长在台上念了三小时,全校人民顶着炎炎烈日站在台下听了三小时。当然,有一人是例外的。

    那就是许钱多。

    许钱多虽然也听了三小时,但他是站在台上的,鼻青脸肿地站在台上供全校人民参观了三小时。

    那也不难猜出,大会这三个小时的主要内容基本上是在讲述许钱多的高中人生辉煌的战斗史。

    从市东打到市西,从校内打到校外,从操场打到厕所……总而言之,许钱多过的就是打打杀杀的江湖生活。

    用校长大人的话来说就是没把城府中学搅个天翻地覆就不会罢手,简直比那梁山好汉还要牛逼。

    说到最后,竟然开始点评许钱多的衣着打扮,进行人身攻击了。

    许钱多昨天打架伤了不少元气 ,他也懒得去和校长辩解,现下他就当校长放屁来听着,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台下的人倒是窃窃私语偷着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看过许钱多打架的经历,开始互相交流自己的见闻。

    看着那站在国旗台上的醒目红色小身板儿,肖扬邱圣倒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昨天打架的始末传来传去多多少少还是知道是怎么回事,再怎么说昨天也是那两人的不对,怎么今天上台的反成了许钱多一人,这大会显然是有些过分了。

    虽然现在到了高三,学校借此整顿校风杀鸡骇猴便拿了一直饱受争论的许钱多开刀,但是咋么做实在是……

    站在一旁的严哲翰,始终沉默不言。

    回家的时候,许钱多照例跟在严哲翰身后送他回去。

    他已经习惯了先把严哲翰送回家,然后自己再回去。虽然严哲翰这样的黑带高手根本不存在人身安全问题。

    但是许钱多还是会这么做。

    一路上,严哲翰还是和原先一样,自顾走在前面。许钱多小跑着才能跟上。

    等到了家门口,严哲翰拿出钥匙开门。

    “小翰翰~”许钱多突然开口叫了句。

    严哲翰门锁开到一半停了下来。可过了半晌,也不见许钱多说下文,他便继续开锁。

    还没等门打开,背后许钱多突然道“那个……那个……”他摸了摸脑袋,笑道“晚安~~”刚一说完,撒腿就往回家的方向奋力跑了起来,就跟后面有狼追他似的。

    这次许钱多没像往常一样直到守着严哲翰楼上房间的灯亮起才离开。

    他觉得此刻自己的心有些凉,有些冷,跑步或许可以快点温暖它。

    他跑得很快很快,听说跑快摩擦生热,体温会升得比较快,这样心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凉了?

    他没有立刻回家,而是跑去了学校他常呆的一僻静林子里。

    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他的喉咙里,闷得他很难受,使他感觉眼睛有点酸酸的。

    严哲翰不是一直对自己都不闻不问的么,为什么今天自己还会这么不好受呢?一分钟也受不了。

    回家的路上只要他回头看自己一眼,那也是好的。

    呵呵~~~可是哪怕一眼,都没有。

    还是自己鼻青脸肿的样子太过难看了?

    可能是吧。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的样子不好看呢?

    连校长也要这样说,还要说我坏,爱打架。

    黑暗中,依靠着树干的许钱多看上去脆弱又落寞。

    “小翰翰~~~”他微仰着头,手背遮住了双眼,喃喃道“其实…我一点都不坏…真的……谁让他们总是欺负我……昨天明明…是他们…先在背后说你坏话的…可是…可……是………”

    月光下,两道晶莹的的泪从他眼角缓缓滑落,伴着那压抑的呜咽声,寥落又无助。

    ☆、第 13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中午吃饭的时候,肖扬在食堂晃荡了一圈也没看到许钱多,便跑去楼顶天台上了。

    果然,刚一上来,就看到坐在角落里埋头大口吃饭的许钱多。

    “我说小红毛,你脸肿成这样怎么还吃得这么香?”

    “你才是小红毛!什么鬼名字!跟你说了多少次,我叫许钱多!!!”许钱多细嗓子大声回道“谁说脸肿了就不能吃饭了?!”说着还特意扒了一大口饭。

    肖扬看他生龙活虎的样子,就放心了,把一袋子东西放到许钱多面前“呵呵~~~那你就多吃点儿。这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

    “你家小翰翰买给你治脸肿的药。”肖扬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许钱多原本还扒着饭的手停了下来,望了袋子十秒钟,又埋头吃饭了“骗人。”

    他知道,严哲翰是不会这么做的。

    看着碗扣着脸吃饭的许钱多,肖扬忽然觉得有些不忍心了。

    “没错,药是我买的。”肖扬回道,目光看向了远方“你还是死心吧。你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许钱多更用力地扒饭,装作没听见。

    “我是好心提醒你。反正你好自为之,回去记得涂药。”说着肖扬拍了拍许钱多的头,下去了。

    肖扬的话,说完了也就随风散了。

    许钱多还是和原先一样,该这么做还是怎么做。

    严哲翰是太阳,他就是地球,太阳会发光,所以为了光明,地球会不停绕着太阳转啊转,不停歇。

    肖扬看得很不是滋味,一方面为许钱多把自己的话当屁放而生气,另一方面又为许钱多那股牛劲而佩服同情。

    肖扬觉得打不死的小强比起许钱多简直是弱爆了,许钱多简直就跟追日的夸父差不多,不把那太阳严哲翰追到手,他就根本停不下来。

    这天许钱多上着上着课,肖扬就急匆匆地跑进了他教室,许钱多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肖扬

    就当着所有的面,公然把他拉了出来开始狂奔,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事啊?”许钱多一脸莫名其妙地问道。

    “别问那么多,快跑。”肖扬指了指前方。

    许钱多看向前方,车水马龙,不知道肖扬让他看什么,眼睛转了一圈,又看回肖扬。

    肖扬简直要吐血了,喊了句“看出租车!”

    许钱多这才明白过来肖扬是要打车。

    路上他们一边跑,一边拦出租车。也不知道他们今天运气怎么就这么好,跑了半小时,也不见拦到一辆车而且路上车辆堵死了。

    于是他们只好放弃靠自己的两条腿。肖扬虽说是篮球队的,短跑还不错,但是说到长跑那就肯定不行了。但是许钱多可不一样,他耐力好。上次看他和大块头在操场周旋的时候,就展现了惊人的长跑天赋。于是肖扬一边喘着大一边许钱多喊道“火车站,严哲翰,快跑!”

    没明白过什么情况的许钱多听到严哲翰,两腿一蹬,就朝火车站飞速跑了过去。

    严哲翰去火车站?!!!

    一路上,许钱多恨不得踩着风火轮腾空。

    肖扬吃力地跟在后面。

    待到了火车站,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人多也就算了,还每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把整个通道都堵了。

    许钱多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缓慢向站台移去,找要开动的火车。

    看肖扬那十万火急的样子,怕是严哲翰的火车不会开走了吧。许钱多越想越急,拼命往前挤。

    好不容易挤上站台,就传来一声火车的鸣笛声,车轮开始缓缓转动,越转越快。

    许钱多也跟着站台跑了起来。

    然后他看到在他的前方,严哲翰也跟着火车跑了起来。

    严哲翰???!!!

    火车越开越快,严哲翰也越跑越快,然后疯狂地奔跑起来。火车开远了,最后严哲翰不得不停了下来。

    风中传来他那声长长地呐喊“程~~~~~泽~~~~~~~”

    许钱多的心随着那声呐喊,剧烈颤抖了一下。他睁大了双眼看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