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点的时候,门外终于有了动静。许钱多跑去打开门一看,不知哪家的狗跑了出来在翻门口的东西。他又失望地关上了门。

    怎么还不回来?拨了电话过去,却怎么也没人接。

    不过他也料到严哲翰不会接他电话,所以决定还是给他留张纸条。

    写好后压在严哲翰房间的书桌上,转身要走之际,目光不小心瞥见了摆在书架上的相框。

    相框的照片里,严哲翰身穿淡蓝色羽绒服,单手插进裤袋站在雪中,脸上带着少有的青涩和温和。

    他手中环着一名少年,少年半倚在严哲翰的左肩,黑色的头发下一双丹凤眼明亮含笑,露出的两颗可爱兔牙显得有些俏皮。

    那个少年许钱多见过,只不过现在他的头发是淡黄色。

    程泽?!!!

    严哲翰和程泽的笑融在满天的雪里是那么和谐,看得许钱多眼睛生痛。他连忙将那相框翻了个身转了过去面朝着墙,他关上门跑了出来。

    许钱多一路回家走得飞快,嘴里还哼哼唧唧地唱着不知名的小曲儿没个停,仿佛那样就可以把刚刚那副和谐画面驱逐出脑海似的。

    等许钱多再来的时候,严哲翰已经回来了。

    听到大清早他在外面的叫唤严哲翰照例给他开了门,照例刷牙,照例吃了他做的面,照例吃完就上楼。

    半个月下来,每天都是这样过。

    但总感觉有些地方怪怪的。具体哪里不一样,许钱多也说不上来。

    严哲翰虽然和往常一样不怎么理会许钱多的自言自语,但是多少还会说上几句,但是现在无论许钱多说什么,严哲翰是能一个字回答的绝不说两个字,能用点头摇头和高冷眼神解决的绝不开口,连嫌弃他的心情都没了。

    这样,就不正常了。

    不会是得了抑郁症吧,想到这里,许钱多也无心看电视,扔下遥控器噔噔噔地就跑上楼去。

    还没推门进去就见门从里面打了开来,严哲翰一边接着电话大步走了出来,也不看面前的许钱多,行色匆匆地下楼跑出去了。

    想也没想,许钱多两腿一撒也跟了过去。

    可是跟着跟着这路就越走越奇怪。

    最后七拐八拐,他看到严哲翰跑进了一条漆黑的巷子,从一个侧门进去了。

    门口招牌上写着“迷失酒吧”几个字,周围闪烁着霓虹灯。

    酒吧 ?!

    酒吧不是他们这个年纪应该去的地方,严哲翰这么一个优良的学生为什么会来这里。

    许钱多走到旁边不远的地方,找了能做的地儿坐下。

    他想等严哲翰出来后问问清楚。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还不算太晚,现在是晚上八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每隔10来分钟,许钱多就会掏出手机看看时间。

    可是现在都快晚上11点了,还不见严哲翰人出来。

    于是许钱多决定自己进去看看。

    对于许钱多这样穷人家的孩子来说,进酒吧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因为在他眼里,那是有钱人才能进的地儿。

    从没进过酒吧的许钱多不大习惯酒吧里闪烁的昏暗灯光以里面嘈杂的人群。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气氛太过闹,许钱多感觉自己是个突兀的存在,环顾了一圈没找到严哲翰,许钱多想着还是出去等好了。

    可刚转身就碰到个满脸络腮胡子身穿唐人大褂的大叔,看上去有几分威严,但是面向有些猥琐,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嘴角带着不善意的笑。

    就在许钱多想快步离开的时候,那个猥琐大叔往前一跨步,堵住了许钱多的去向。

    “你这是赶去哪儿?”那大叔将他堵在了角落问道,一手公然摸他屁股。

    要是许钱多这会儿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是猪头了。

    你个大叔,长得这么猥琐也就算了,还这么好色!

    “嘿嘿~~”许钱多冲着大叔咧嘴一笑,朝着他裤裆处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那人来不及提放,立马一声惨叫。

    “你特么敢踹我?!”那大叔怒道。

    “谁叫你猪手乱摸!”许钱多尖着嗓子骂道“你丫有病吧!”

    “摸你是看得起你,瞧瞧你这副不男不女的鬼样子!”大叔吼道。

    “我踹死你,你才不男不女,爷爷我是男的铁汉子!”说着许钱多又上去补了一脚。

    这下那大叔差不多要被许钱多废了,捂住被踢的部位怒道“你特么进来gay吧不玩还敢对我动手!!!看我今天不收拾你!”

    gay吧?

    怎么会?

    怪不得他刚刚在这里面只看到了男人。

    严哲翰进来的是gay吧?

    “你们几个给我过来!”就在许钱多困惑之际,那猥琐大叔对着身后就是一招手。

    几个身穿黑色背心的打手便应声围了过来,齐声道“九爷。”

    “这小子居然敢踢我,给我狠狠地揍!”

    “是!”那些人齐声应道,围了上来。

    许钱多这才知道自己面前这个猥琐大叔原来有那么几把刷子,不是那么好惹的,看样子是打不过了,撒腿就想跑,谁知没跑几步就被后面的人追了上来,揪住了衣服,许钱多抬脚要踢人待他脚一伸,后面那人早已料到抓着他脚往后一拖,许钱多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那些人围过来对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这些人打架可跟平时学校里的不一样,下起手来重多了,疼得许钱多嗷嗷直叫却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一个不公平!”许钱多大喊道。

    “去你特么的公平,老子差点被你害得断子绝孙!你们给我狠狠地打!”那九爷坐在手下端来的凳子上,气愤道。

    许钱多被踢得全身蜷曲,双手护着还嘴骂道“你个死胖子一身肥肉,又矮又难看长得那么丑,看了你就想吐……”

    他们打得有多凶,许钱多就骂得有多狠,原本酒吧里嘈杂的人群都围了过来,只能看到一群身黑背心的打手正围着一个红衣服的人殴打。

    那尖着嗓子不知死活的叫骂声立刻成了整个酒吧的焦点,大家都在看着,不叫人注意都难。

    “这谁啊,居然敢得罪九爷。”人群不知谁说了句。

    “就是,胆儿也太大了吧。”另一人附和道。

    “这样子,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说不定是变了性的也不一定……”

    “……”

    “九爷怎么这是在气什么?”人群中,一冰冷嗓音恭敬道。

    那熟悉的冰冷声音让严哲翰浑身一震。

    “就是躺在地上的臭小子。”人群中一人指了指地上被打惨了在不断叫骂的红小身板儿。

    “原来是这个小杂种啊。”只听那冰冷嗓音笑道。

    “怎么,小严你认识?”闻言九爷问道。

    严哲翰上前,打手们停止了殴打,让开路站到了一边。

    他蹲下,一脸冷漠地看着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许钱多。

    小杂种?

    被揍得趴在地上动惮不得的许钱多抬头望去,见严哲翰嘴角带笑一脸嘲讽地看着自己,下意识地用手挡住自己的脸。

    一向冰冷高傲的严哲翰为什么对那个猥琐大叔这么恭敬,还九爷九爷地叫着?!

    “你们认识?”九爷道。

    “怎么会不认识,上次他偷了我东西本来是要教训他的,谁知道他有艾滋病,我怕传染也就只好放了他,没想到今天九爷倒是替我出了这口恶气,多谢了。”只见那身着蓝色衬衫之人优雅起身,向九爷鞠了个躬。

    一听到严哲翰说许钱多染有艾滋病,那些打手们都吓得后退了两步。

    难怪这家伙一身打扮得这般奇怪,红头发红衣服嘴巴还涂得跟个红香肠似的,原来是个艾滋病。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更要给我狠狠打,连着小严这一份一起加上!”九爷道。

    可等他发话完,那些打手们一个也不敢上前。要知道把那许钱多打吐血了的话,更不得了。艾滋病是会通过血液传播的。

    他们谁也不愿意打他,都怕靠近。

    看着他们一个个唯唯诺诺的样子,九爷骂道“都是群没用的东西,那把他给我扔出去!”

    这样一来就更没人愿意动手了,大家都怕碰许钱多那家伙,生怕自己碰了就短命。

    周围的人群也都后退了几大步,以许钱多为中心,三米为半径,圈内没有一个人。

    “没用的东西!”九爷看着这帮窝囊废就来火。

    “我说九爷,人也教训了,你先去歇会,我来帮你处理吧。”严哲翰道。

    正处于尴尬境地,好不容易有个台阶下九爷自然是不会放过,“那你帮我好好教训他!哼!看看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临走前还不忘给那些打手每人一记爆栗子。

    待九爷一走,一身着淡黄色西装的男生走了上前“这是金创药。”说着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严哲翰。

    那人说话的嗓音很温和,就像飘然的鹅毛。说话之人正是那天和严哲翰“约会”的人,程泽。

    “进去等我。”严哲翰说话异常温柔。

    “好。”只见程泽踮起脚尖轻捧这严哲翰的脸,温柔亲了口才离开了。

    这一幕叫许钱多看得心里像打碎了五味瓶,苦的多,酸的更多。

    直到看到程泽进了包厢,严哲翰这才将趴在地上动不了的许钱多半托半就拉了出去。

    谁知刚出侧门一到巷子,许钱多便用力推开严哲翰。

    严哲翰猝不及防,往后退了两步。许钱多没了支撑自己也摔在了地上。

    “不用你假惺惺!”许钱多趴在地上道。

    “说过别再跟着我!”严哲翰冷言道。

    “不关你的事!”

    严哲翰倚在一旁的墙上,点燃了跟烟,吸了一口缓缓吐气“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许钱多揪起衣角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揪起衣角的时候看到严哲翰能看到许钱多露出来的腹部皮肤,暗黄没有光泽,有些粗糙。

    “那个九爷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为什么和他走那么近?还骂我是小杂种。”擦完脸许钱多愤愤道“他才是个杂种!一脸猥琐样,还这么变态……”

    严哲翰看着满身是伤趴在地上一直碎碎念的许钱多,忽然觉得他很可怜。他沉默地听着许钱多的满嘴脏话骂个不停。

    待抽完手上的烟,严哲翰走到许钱多面前蹲下,把药递到他手上,道“以后别再来找我。”说着起身往酒吧里面走去。

    “严哲翰!”许钱多冲着那背影叫道。

    这是许钱多头一次当面叫严哲翰的名字。

    严哲翰顿住脚步,回头看向许钱多。

    “我不是小杂种,我也没艾滋病,我特么是喜欢你会一直缠着你的许钱多,你记住了!!!”许钱多用尽全身力气喊道,声音尽管尖细但是语气坚定。

    严哲翰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愕,最终,他什么也没说,进去了。

    ☆、第12章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咳, 昨晚赏星星的时候在想,还是更一章吧,于是借来客栈老板的电脑码字~~~还在外面流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那晚之后,连续三天,严哲翰都没再见到许钱多。

    可也仅仅只是三天,等许钱多身上伤好了能走动了,第四天一大早,他又跟打鸣的公鸡似的准点来到敲严哲翰家的门了。敲了半小时无人理会,许钱多就自顾自地从口袋里掏出之前擅自配好的钥匙,开门,大方走进去了。

    等严哲翰听到开门声走下楼时,对上的就是许钱多那张咧着鲜艳红唇的大笑脸。

    “早上好!”许钱多举起手里的土鸡蛋晃了晃。

    看着严哲翰一直盯着他另一只手里的开门钥匙,许钱多又道“那个……为了进出方便,嘿嘿……我…绝不拿你家任何东西的,你放心!!!……你别老这么看着我,快去刷牙吧,一会儿饭好了就可以直接吃了!”

    说着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