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多这么多年了才喜欢上一个人容易么,还要说服自己接受喜欢上同性这一事实就更不容易了!

    可谁叫那人是严哲翰呢?

    那么强大,那么完美。他什么都好,同学喜欢他,老师喜欢他,学校里的人喜欢他,学校外面的人也喜欢他……反正就是所有人都喜欢他。

    而自己呢,同学讨厌我,老师讨厌我,学校里的人讨厌我,学校外的人也讨厌我……反正就是除了他奶奶,所有人都讨厌他。

    要让这样一个口碑好的严哲翰一下子喜欢这样一个口碑这么差的自己,也是天方夜谭。

    凡事都得有个过程不是,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许钱多的古文很烂,按他的理解就是,严哲翰之前威胁说要打断他的腿就是所谓的“劳其筋骨”。

    反正就这么着了,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那天晚上,严哲翰对着手机发了很久的呆,翻到熟悉的号码本想拨出去最终却没有按下键,又重新合上,正打算关机睡觉时,手机提示有短信。

    打开一看,是陌生号码“小翰翰,晚上好啊,我是许钱多/笑脸/笑脸/笑脸。”

    刚刚这家伙抢走自己的手机拔腿就跑,大概是……

    严哲翰打开已拨电话列表查询,他的手机下午拨打了一个未知号码,这个号码正是现在给他发短信的许钱多的号码。

    “呵~~~~”严哲翰关机,睡觉。

    谁料第二天一大早,严哲翰去丢垃圾刚开门,门前就冒出了个不速之客。

    “早啊,小翰翰~”许钱多正歪着脑袋坐在台阶上东张西望吹口哨,听见开门声立马蹦得站了起来,大红嘴一弯,笑得跟朵向日葵似的,头上鸟窝似的红发似乎特意梳理了一下,抹得亮亮的。

    要不是现在白天,严哲翰会以为自己看到了鬼。

    “砰”,他立马门一关,反锁上。

    垃圾是丢不成了,严哲翰进去刷牙,谁知刚刷完牙出来,就看到许钱多站在自己身后,他险些没站稳。

    “你楼上的窗户没关,(嘻嘻…………”许钱多指了指二楼,笑道。

    于是,“噔噔噔”……

    严哲翰踩着重步立马奔去二楼把窗户全关了。等关好窗户回头一看,许钱多还在自己身后。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先把人丢出去再关窗户才对。但现在他又不能直接把人从二楼扔了出去,万一被人看见说他谋杀呢?

    于是,又是“噔噔噔”……

    严哲翰拎着许钱多又奔下了楼,打开门要将他扔出去,谁知那许钱多两手扒在门上,一脚抵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肯出去。

    “一大早不要阴着一张脸嘛……”许钱多一边死命挤进来,一边道。

    不管三七二十一,严哲翰唯一的目标就是关上门。

    奈何他许钱多就像八脚章鱼一样扒在他家门上,揪都揪不下来。

    “妈,你回来了。”严哲翰冲着身后叫道。

    一听严哲翰的家长回来了,这下许钱多慌了,第一次来就让人家家长看见自己这副样子多不好,而且还是他家小翰翰的家长,万一以后成了他许钱多的妈呢?想到这儿他连忙松手,回头礼貌叫道“阿姨早上好。”

    咦?连个鬼影都没!!!

    再回头,“砰!”门已关上。

    总算是关上了,严哲翰在里面舒了口气。

    “小翰翰你骗人!”许钱多在外面敲门喊道。

    严哲翰进去继续洗脸,洗完拉开冰箱,拿出泡面。

    门外许钱多还在继续喊“小翰翰,你就忍心欺骗我幼小的心灵么?我可是一大早就特地跑来看你了,连早饭都没吃,你这样把我扔在外面怎么说的过去?你……”

    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像只麻雀。

    明明是许钱多自己走出去的,他倒要污蔑人家严哲翰。

    要是扔人不犯法的话早就严哲翰早就把他甩出地球去了,亏他还好意思在外面大吼大叫,自己闯入别人家还有理了。

    对牛弹琴,不可理喻。

    严哲翰把耳朵一堵,该干嘛干嘛。

    约莫过了有一会儿了,门外的喊叫声也渐渐小了下来。最后没了。

    走了?

    严哲翰上楼前特地从猫眼里往外瞟了一圈儿,没人。

    让他喊,喊干嗓子了自然会走。

    这就叫作按兵不动。

    ☆、第 9 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天早上开门出来扔垃圾以前,还特地看了眼门外的状况,没人。

    于是严哲翰迅速丢了垃圾上了锁,吹着口哨回了房间。

    一曲义勇军进行曲还没吹完,就看到一“蜘蛛侠”扒在自己卧室的窗户上。

    特么还是一只“大红蜘蛛”,正对着自己微笑挥手!!!

    “小翰翰,开窗让我进去!”那“红蜘蛛”一边敲窗一边嬉笑道。

    开窗开窗开窗!一会儿让你脑袋开花还差不多!

    严哲翰气愤走到窗口,一双眼睛死瞪着窗户上的“蜘蛛侠”许钱多。

    “小翰翰,快开窗,我快扒不住了。”许钱多在窗外装可怜道“万一掉下去骨折了怎么办?”

    骨折了缺胳膊少腿更好。

    严哲翰把窗帘用力一拉,眼不见为净。

    反正屋子里能关的都关了,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他见不信许钱多能够有上天遁地的本事。

    让他许钱多就在外面折腾去吧。

    可事实证明,严哲翰想得太天真了。

    要知道,许钱多是个死脑筋,一旦认准了的事情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不管错还是对,只要他认准了的,没撞个头破血流四肢残废他就不会停下来,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的话。

    就如他自从迷恋上了那大红色的艳口红以后,就每天都涂,不把那太阳的绚丽比下去他就不罢休。

    就如他自从喜欢上蝴蝶结后就他的背包上、衣服上、鞋子上……就连他盖得被子也让他缝了了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大蝴蝶结。

    所以这次他认准了严哲翰也是一样。

    又过了一天早上,严哲翰睡得正香,就被家里外面一阵哭喊吵闹声吵醒了,那声音让人听了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还有好多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吵死人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他只好睡眼朦胧地起来下楼刷牙,没想到刷牙刚刷到一半,就有人过来敲门了。

    “哲翰,在家么?”是隔壁邻居王阿姨。

    她敲门干嘛?

    严哲翰应了声,走去开门。

    一拉开门,就见那王阿姨一脸严肃地瞅着自己,手里还牵着个娃儿,红发红衣红鞋红大嘴,还哭得一抽一抽跟要岔过气儿似的。

    他们身后还跟着一批周围的邻居,他们也不和善地盯着自己,那样子像是看偷了他家的东西小偷,眼里还有愤怒。

    什么情况?

    “我说哲翰啊……这孩子哭得这么可怜你也不管管?”王阿姨端出一副长者的架子,开了个头。

    哈?

    严哲翰看了看王阿姨,又看了看他手里牵着哭得成了个大花脸的许钱多,感觉莫名其妙。

    许钱多哭得可怜关他什么事?!!

    严哲翰淡漠道“我不认识他。”

    “你看他这一身脏兮兮的好几天都没吃上饭,瘦得跟人干似的。一大早就见他在你门口哭得那么伤心我都不忍心了,难道你就不管管?”王阿姨说着还特意回过头去看了身后围过来的邻居几眼。

    许钱多抬起脏兮兮的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原本已经就够脏的脸更花了,看得那些老邻居心里那叫一个不忍心。

    一个年级稍微大点的老奶奶,她是住在严哲翰家后面的邻居,她看不下去了,上前道“就是啊,这多好的一个孩子,你怎么就把他扔在外面呢,多可怜。”

    哈???!!!!

    严哲翰听了更是一头雾水,眼里满是愤怒,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我说哲翰啊,你一直以来都是个好孩子,怎么现在你变得这样不负责任了?”王阿姨把牵着的许钱多拉到严哲翰跟前“你表弟大老远地跑来找你人生地不熟的,就算你们吵架了不想理他你也不能就这么把他丢在外面不管不顾啊,毕竟你当哥哥的总得让着点。都是自家人,犯了错好好教育一番不就是了。放在外面万一要是……”

    只听那王阿姨又开始了她的滔滔不绝长篇大论。要知道那王阿姨爱管闲事是出了名的,可每次她都管在了点子上,所以大家向来都赞成她所说,周围的邻居也跟着连连点头。

    偏偏就在这时,一直哭的许钱多又好死不死地委屈道“哥……我错了,你别把我扔在外面……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乱动你东西了……”说着还伸出那脏兮兮的小手去拉严哲翰的衣角。

    看得周围的人那叫一个不忍心。

    王阿姨的母性更是被彻底激发出来了,见那严哲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地瞪着张脸看“他弟弟”,半点没有要把他领进去的意思,便又道“你看这孩子多诚恳都认了错。你啊就别计较那么多了,以后应该多管管他,你看他这头发染得……还有这个,这嘴巴涂得……我看就是因为你们平常不关心他,动不动就把他赶出来才让他叛逆成这样的。以后啊,要多关心他才是,凡事都应该好好劝告,知道么?”

    而那哭着的人此时冲他居然调皮地比了个“耶!”的口型。因为背对着大家,所以只有严哲翰看得到。

    气得严哲翰脖子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

    这熊孩子什么时候染的红毛大嘴巴涂成这样他怎么知道?

    他压根就不认识这怪胎!

    还有他什么时候有了个长得这么丑这么奇葩的远房表弟了?

    他俩到底哪里看起来像亲戚了?

    可是这么一行人全看着他,众口难辨,所以最后,严哲翰很不情愿地一字一字答道,“我知道了。”

    然后一把将那熊孩子拎了进来。

    门一关,刚刚还哭得像死了爹娘的许钱多立马换了一张大笑脸“小翰翰~”

    “你给我闭嘴!”严哲翰阴着一张比张飞还要黑的冰脸走去卫生间,拿起刚刚未刷完的牙刷,对着镜子用力地刷刷刷。

    “嘻嘻……”许钱多乐得直拍掌,不说话就不说话。反正进了他家门就知足了。

    等严哲翰洗漱完出来,就见那人在低头收拾屋子里的东西,之前堆满泡面盒的桌子被抹的干干净净,那些泡面盒都被丢在了垃圾桶。

    “许钱多!”严哲翰冷冷喊道。

    “干嘛?”许钱多一边低头收拾沙发上的衣服一边道“你在家怎么就吃泡面?对身体多不好。”说着把那些衣服也收进盆里放到阳台拿水泡。

    回头见那严哲翰正盯着自己,又道“哦~~你还没吃早饭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严哲翰杵在那里也不吭声。

    见他不回答,许钱多就自己奔厨房去了,还一边问“小翰翰,给你弄个鸡蛋汤面怎么样?你家里有简单没?”

    于是自来熟的许钱多就开始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折腾早餐,完全忽视了严哲翰的存在。

    不一会儿,一碗香喷喷的鸡蛋汤面就盛了上来,撒了一层葱花,飘着一股淡香。

    许钱多招呼他坐下吃。

    见那严哲翰站着不动,便走过去拉他,被那严哲翰避开。许钱多手落了个空,便拿起桌上的筷子递了过去“你总不至于跟早饭过不去吧。不吃就凉了。”

    看了眼碗里得葱花,严哲翰一本正经冷言道“我讨厌葱花。”

    “原来是这样啊”许钱多挠了挠头发“我还以为这样会更好吃。”说着又立马钻进厨房重新做了份。

    严哲翰看着那在厨房里走来走去的脏兮兮的身影,跟自己家的干净厨房很不和谐。

    等再次端上来的那碗就没再放葱了。严哲翰进厨房重新拿了筷子坐下来,虽说一脸不大情愿但还是低头吃了起来。

    说实话,他是有点饿了,也好久没吃上这样的早饭了。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