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说得果真没错,从不发火的人,一旦发起火来是很可怕的。

    许钱多捂着被弄疼的肩膀从桌上起来,看看周遭看热闹的人群,他便凶道“看看看什么看!还不好好看书,再看就挖掉你们的眼睛!”

    不就是交换手机号码么?

    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怎么被自己弄得这么糟糕?

    想到自己接下来的两个月要这么悲惨的独自捱过,许钱多内心就一片凄凉。

    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了。

    他也没心思捡瓶子收破烂了。

    暑假的第一天他就对着新买的手机发了一整天的呆不吃不喝的。

    原先在书上看到古人说相思病会让人“茶不思饭不想”日渐消瘦,大概说的就是许钱多现在这副样子吧。

    虽然每次,自己都被无视,但是这一切许钱多乐在其中。

    在他眼里,严哲翰就是和别人不同。他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无形之中吸引着他,所以他渴望靠近。

    虽然以往的每年暑假自己都是这样过来的。但是今年就觉得一个人过着特别煎熬无聊。

    以前只要哪天不上课,许钱多就像乐得跟过大年似的,因为那样就不用再去对付学校里那些七嘴八舌乱嚼舌根的人。

    现在他反倒希望起学校一直上课不要停,估计是自己脑子出毛病了吧。

    但转念一想,又开始念叨起学校来,校长脑子才是有毛病,不抓紧点学生的学习,居然还好意思放这么长的暑假,这样大家怎么考得上好大学呢。看看人家其他学校的,哪个不是趁着假期拼命补课的。就你城府中学牛逼,学校成绩比别人好就自以为很了不起。结果还不是照样出了我这样的学生,考个英语试卷题目都看不懂。学校真是太没责任心了,难道它以为人人都像严哲翰这么聪明上课老是睡觉但是一到考试随随便便就能考个全校第一?

    想到严哲翰,他又开始牙痒痒了,我都给你号码了你怎么就不要呢?

    你又不把自己号码给我?

    这下好了,号码也没了,人家住哪里又不知道,没过几天,肯定就忘了许钱多这几个怎么写了。

    许钱多一个人越想越烦躁最后在床上翻来覆去开始打滚抓狂。

    许钱多的奶奶在屋外听见自己孙子一个人在屋里叨叨念个不停,不知怎么回事,打开门一看他孙子自己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滚自言自语说个没停,感觉怪吓人的,连忙问他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医生那里看看。

    其实许钱多也想和他奶奶说说自己的烦闷,可是又无从说起,就是感觉很烦很闷很焦躁,一股气郁结在心中无法表达无法排解,但是这些烦闷的源头是来自严哲翰,他又不能把严哲翰说给他奶奶听,最后他只有气呼呼地拎着几个平时捡瓶子的黑色大塑料袋跑出去了。

    望着那离去的红色瘦小背影,他奶奶感到很是无奈,要是他爸爸妈妈在的话,许钱多或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就在许钱多半死不活地捡了几个瓶子,提着一黑塑料袋浑浑噩噩地在大马路上游荡时,天上突然下起了雨,他刚出来得急,也没带伞,就只好到人家屋檐下躲雨。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他许钱多处心积虑地跟踪了严哲翰大半个月都没结果,却不想在这里碰见了严哲翰。

    远远地就瞅见严哲翰撑着伞从正对面走过来。不过严哲翰没看见他就是,因为他正和伞下的人说着话。

    严哲翰和一个身着淡黄色衬衫的男生共乘一伞,两人走得很近,严哲翰一手打伞另一手还紧紧搂着那男生的肩。

    待走近了些,许钱多看清了那男生的长相,白净的脸上长着一双丹凤眼,目光明亮,英挺的鼻梁下一张小嘴小巧诱人,他现在笑起来看上起比女人还要漂亮三分。

    再配上他那束长长的淡黄色的头发,甚是引人注目,看上去倒有那么几分成熟。

    狐狸精,哼!

    看到严哲翰脸上那如水的温柔,许钱多立马撅起了大红嘴,眼睛死死瞪着那个淡黄色束发男生。

    一路看着他俩有说有笑地从前面分岔的路口左拐了进去。

    许钱多就愤愤地一路跟在了屁股后头,也不管天上下不下雨的,他只知道自己更加烦躁了。

    最后严哲翰他们进了一家餐厅,进去之前严哲翰还特别贴心地替那个男生理了理不小心被雨水打湿的长发。

    剃个光头就不会被雨淋了,拿来这么多麻烦?!!!

    许钱多一个人在站在玻璃窗外唠叨着,一边看着他们进去挑了个僻静地位置开始“约会”。

    对,他们就是在约会。

    不是约会两个大男生为什么要挑这么个高雅清净的地方说话?

    不是约会为什么那个男生笑的时候手掩嘴巴故作腼腆干嘛?

    不是约会严哲翰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温柔体贴还要给那男生擦嘴?

    看到店面的豪华精致装修,许钱多就更来气了。没事装修的那么好干嘛,害的自己没钱都不好意思进去偷听他们到底在讲什么

    许钱多也不管自己正淋着雨,眼巴巴地一直盯着里面。不知说了什么,严哲翰突然情绪激动地紧紧握住那个男生的手许久不肯放,而那个人也回握住他家小翰翰的手,似乎在安慰他什么。

    明明是两个男人,这画面看上去竟是那么唯美和谐,看得许钱多恨不得要跳脚。

    看得又怨又气,消耗能量过大,许钱多肚子开始饿得咕咕叫了,于是他便跑去马路对面地摊儿上买了几个大馒头,蹲在店面橱窗外边儿,一边观察着里面的一举一动,一边大口大口地愤怒啃馒头。

    却不知店里的那些工作人员一直戒备地看着那贴在他家店面玻璃窗上淋得像个落汤鸡的小红毛,心里慎得慌。

    许钱多明白了那天严哲翰为什么直接把那女孩送他的东西扔在了草坪上。他也似乎明白了肖扬那句让他死了这条心的含义,因为那个淡黄色的男生的气质,的确太耀眼出众,几乎要把严哲翰都比了下去。

    许钱多再外面等了很久,先是站着等,站累了又蹲着等,蹲累了又站着继续等,站累了又……可这都多久了,居然还不出来,许钱多感觉到身上的衣服吸水太多太重,便把衣服拧干衣服了几下。

    ☆、第 8 章

    作者有话要说:  用八脚章鱼形容小多多总感觉自己很机智~~~~~~

    等雨终于停了,里面的两个人才不舍得起身出来。

    许钱多长长舒了口气,以前在草堆里捉蚂蚱也没这么费劲儿。

    在店门口严哲翰本打算送那个男生的,那是那男生坚持要自己回去,最终严哲翰也只好依了他,把伞给了那人特意叮嘱了几句,最后还上前拥抱了很久。

    “好了,快回去。”那男生轻拍了几下严哲翰的背,说话的嗓音很好听,像轻柔的鹅毛。

    严哲翰这才放了手。

    那男生拿着伞要离去,严哲翰突然颤声问道“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那男生顿住了脚步,而后回头笑道“我想,刚刚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快回去吧。”说着朝他挥了挥手,走远了。

    一直看到那淡黄色的身影在街角的那头消失不见,严哲翰转身往回走。

    他没走几步就看见站在一旁死死盯着他的许钱多,吓了一跳。

    只见那许钱多一身红头发红衣服被雨淋得湿嗒嗒的还在不断往下滴水。头发乱得像个鸡窝揉成一团,手里还提着那具有象征意义的黑色塑料袋,一双打了补丁的红色运动鞋不断往外冒着水,再配上那一张高高撅起的大红嘴,活脱脱像是丐帮里跑出来要饭的。

    许钱多正一脸不满地看着自己,那样子像是在看出轨的情人。

    严哲翰明白他刚刚应该也看了个七八,但是向来淡定的性格让他依旧可以镇定,可以做到形容陌路直接从许钱多身边走了过去。

    看他不理自己,许钱多也没说什么,脚着踩进了水的鞋深一脚浅一脚,“噗嗤”“噗嗤”地跟了上去。

    等走到人少些的地方时,许钱多忍不住开口了“小翰翰,我都看见了。从你们一开始进去的时候我就看尽了,我一直在外面看。他是谁,你对他这么好”

    走在前面的严哲翰停了脚步。

    “你很喜欢他是么?”许钱多问道。

    严哲翰转身回头。

    “难怪那天你会不看那女孩子送的东西。你喜欢男的……”许钱多继续道。

    “我记得我说过,别再跟踪我。”严哲翰冷言道。

    “我没有跟踪你,这次是碰巧。”许钱多回道。

    “那前阵子每天跟踪我回家的是谁?”严哲翰眯起了狭长的双眼,目光深沉。

    “我…我……”许钱多答不上来,原来自己早就被发现了。

    “我警告过你”严哲翰一步一步走上前“当我说话放屁是吧?!”一把揪住了许钱多的头发,许钱多被迫仰面看向严哲翰。

    他看到严哲翰眼底的怒火,他还看到严哲翰的眼角红红的。

    他们不是在约会么怎么会……?

    许钱多吃惊得张大了嘴,盯着严哲翰的眼睛看。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严哲翰伸手遮住许钱多的眼睛,一字一字说道“不男不女,,让人恶心!”

    不男不女?

    让人恶心?

    严哲翰感到许钱多的身体猛地颤了下,紧接着修长手指下那被蒙着的眼睛传来湿润的触感,那是……?

    待严哲翰慌忙松开手,那许钱多的脸上已是一片水渍。

    “小翰翰…你也和他们一样……这么看我……是么?”许钱多吸了口鼻子,问道。

    严哲翰把头瞥向一边,一手插进裤袋,没有说话。

    “我觉得我这副样子挺好的,为什么你们都……?”说到这儿,许钱多又吸了口鼻子,随手揪起他那带有大蝴蝶结图案的红衣服下摆,往脸上一擦,结果衣服里本身就是水,这儿一抹,这下好了,脸上全是水,均匀分布了。

    “算了,不说了。小翰翰,你说话这么伤人,作为交换,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吧。”许钱多道“你要是不肯给我,我就一直跟着你,像个八脚章鱼一样缠着你,到最后你还是要给我的。”

    严哲翰转头看向满脸是水的许钱多,看上去那么可怜却又横得跟个癞皮狗似的。

    “我记得你警告过我,要是我再跟着你就打断我的腿。你那么厉害肯定可以做到,但你要是真打断了我的腿,我就去安个假肢继续跟着你。下次或许你还可以说打断我的手,打断我的……反正你越是打我,就说明你越喜欢我,打是情骂是爱。嘿嘿~~~”

    严哲翰看向马路对面的灯,良久叹了口气,冷声道“离我远点儿,你玩不起。”

    “你要喜欢那个男的就喜欢好了,我就当做自己眼瞎没看见,我不会打扰你们的,可以了吧。”许钱多一脸赖皮道。

    “你……”严哲翰语塞。

    他觉得跟许钱多讲话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趁着这会儿,许钱多从严哲翰那里一把抢过手机撒丫子就跑。

    跑了半天回头,见严哲翰站在原地,静静看着他,许钱多觉得很没意思,又自觉地跑了回去,低着头,老老实实地将那手机双手奉还了回去,态度诚恳“喏~~还给你。”

    严哲翰伸手接过手机,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许钱多,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许钱多愣愣地看着那优雅离开的背影,又打开手机看了看手机里的陌生的未接来电,笑了。

    等确定严哲翰走远,他又屁颠屁颠的地跟上去。

    不知是严哲翰故意没有甩掉许钱多还是许钱多脑子被雨淋了变灵光了,这次,他最终跟到了严哲翰住的地儿。

    回去的时候,许钱多一路又开始用那唐老鸭的嗓门哼小曲儿了,整个人飘飘然跟丢了魂儿似的,路上碰见以前认识的人叫他娘炮,他也不生气回骂当做没听见。

    今晚,收获颇丰啊!

    可刚刚严哲翰“不男不女”那几个字在许钱多划过后,留下的疤痕并没有就这么散去。许钱多把它藏进心里最底处,自己来疗伤愈合。

    他许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