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的死活。

    至于替许钱多包扎手上的伤口,只能说当时许钱多的那种眼神让严哲翰想起路边的流浪猫。原先路上若是看见受伤的流浪猫,他也会这么做,替它包扎一下,仅此而已。

    但是,何曾想到,会惹上许钱多这么一个大麻烦。

    肖扬对严哲翰说,你惹上大麻烦了。

    不过所谓的麻烦仅仅是指不好解决的人或事。

    可现在严哲翰遇到的许钱多,严格意义上来说,就不能叫做麻烦。

    因为他是根本就是无法解决也甩不掉的存在。

    严哲翰有点后悔那晚的多此一举。

    ☆、第 5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翰翰”~~~~~好高能罪恶的昵称~~~~~~(*^__^*) ……

    许钱多就是皮厚的主儿,严哲翰的警告显然对他不管用。

    这不,第二天一大早严哲翰身后就屁颠屁颠地多了个红色小身板,跟插在后面的红色小国旗似的,别提有多耀眼,怎么甩也甩不掉。引得路人频频围观。

    但这红色小国旗却是乐得自在,一边逍遥走路,一边胡乱哼着小曲儿,唱的什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五音不全,张嘴就跟唐老鸭附身似的,嗓音别提有多难听。人家唱歌是要钱,他唱歌要命。

    反正上次都挑明了,明目张胆地跟随反而有了理由。只要不在上课时间,他都在严哲翰身后一米远的地方呆着。

    于是乎,无论是从教室到图书馆,还是从篮球场道食堂,包括去男厕所,严哲翰后面都多了面红色小国旗。

    说得好听点,像个保镖,如影随形,说得难听点,后面跟着个陪衬还自得其乐。

    要是碰到了肖扬他们,许钱多还会笑着主动向被吓得不轻的一行人打招呼,“嗨~”

    “你丫的又跟着干嘛?”肖扬怒道。

    “嘿嘿,走在一起增进感情嘛。”许钱多嬉皮笑脸道。

    “你脸是轮胎做的么?”肖扬道。

    “猜对了,皮肤紧致有弹力,要不你摸摸?”说着许钱多还特意把脸凑了上去。

    “你…你…你!”肖扬都要吐血三斗,吓得一边往后退。

    “别气别气,天热容易懂动肝火。”许钱多细声细气地好心劝解道。

    “怪胎!”肖扬说来说去也就这么几句可以说。

    奈何,他许钱多早就对这话不感冒了,依旧厚脸皮地笑,一身红在太阳下更加耀眼。

    算了算了,脚长在他许钱多身上,他肖扬怎么管得了。

    气得肖扬走路脚一跺一跺地离开,跟地面有深仇大恨似的。

    但奇怪的是,跟了整整一天,严哲翰都没有任何反应,本来许钱多都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可是严哲翰仿佛跟没看到他似的。想来严哲翰也只是吓唬吓唬他。于是许钱多就壮大了胆子,

    问道“我说严帅哥,你救了我,我都还没报答你呢。”

    严哲翰依旧视若无睹。

    许钱多一个人跟在后面也无聊,想来是严哲翰对自己有所误会不够了解所以懒得理他,于是为了增强了解,让严哲翰对自己有个全面认识,许钱多开始了自言自语。

    起初是对自己作了个详细的自我介绍了“那个严帅哥,我的名字是许钱多,你可要记着了。茫茫人海中我们相遇,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话说你有没有觉得我名字很好笑?你想知道它是怎么来的么?”

    抬头瞥一眼发现人家严大帅哥也就高冷地走在前面没有半点反应,压根就不想知道他这破名字的来历。

    那许钱多也不介怀,又自己说道“我家里很穷,都是乡下人,家里人都没什么文化,他们希望我以后可以赚大钱,所以就给我取了个这么俗的名儿。意思是这辈子,就只允许我钱多,多得花不完!哈哈,是不是很好笑……”

    说着说着许钱多把自己说笑了,而且一笑根本停不下来等。等他终于他笑够了,发现严大帅哥已经走远了,他又连忙追了上去“严帅哥,你怎么不大喜欢说话?是不是……”

    等从自己出生起的所有事都说完了,许钱多又开始继续找话题“其实我家里还有个奶奶,她年纪很大了,眼睛不大好使,不过脑子还是很好使的,她可疼我了,从小啊她就什么好的都给我……”

    这才一个星期,许钱多那大红嘴整天唧唧歪歪没个停,说的话都可以出好几本书了,可奈何他严哲翰依旧是可以做到视而不见,每天若有所思的样子。

    严哲翰唯有手机响了的时候,那张冰脸才会有其他的表情。虽然听不清他接电话时说的是什么,但是许钱多可以感觉到他打电话的口气跟平时的不大一样,会温柔很多,而且很耐心。

    等电话一挂上,严哲翰又恢复了那张面瘫脸。

    跟严哲翰打电话的是谁呢?

    一定是不同寻常的人,否则严哲翰不会这么温柔?

    难道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可是为什么都不见人呢?

    许钱多开始羡慕起电话那头的人来。要是自己也有一个手机就好了。

    可是拥有一个手机对许钱多来说简直是痴人说梦。

    而且这一星期来无论许钱多扯什么话题,都没用,严哲翰的嘴巴仿佛上了锁,撬都撬不开,那是只对他许钱多上的锁。

    这下许钱多犯愁了,严哲翰要是一直不说话,他许钱多怎么报恩答谢呢?

    眼看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许钱多也没心思复习。回到家趴在床上就想,怎么办呢?大半夜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他蹭地坐了起来。

    许钱多想到了。

    一定是他整天“严帅哥,严帅哥”地叫得太生疏了。或许应该给亲近点的严哲翰改个昵称,叫着叫着不久容易亲近么。

    于是许钱多便擅自给严哲翰取了小名儿。

    什么“阿翰”,“阿哲”,“哲翰”……能想到的他都叫了,这个没反应再换一个,最后豁了出去。

    篮球场上严哲翰又耍了一个漂亮球全场欢呼的时候,许钱多大声叫道“哇!小翰翰,好棒!”。

    他这一叫倒好,全场立马安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都看向了许钱多,然后又看看严哲翰。

    如此肉麻奇怪的昵称扣在严哲翰这么高大冰冷的大帅哥身上,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只见严哲翰满脸黑线,严厉斥责道,完全没了平常高冷的形象。

    换作谁,估计也会受不了,他严哲翰如今能忍这么久,真的已经是很有定力了。

    “可是我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哎!小翰翰,多亲切~”许钱多挠了挠头上的红毛,嬉笑道。

    “你特么欠揍。”说着严哲翰把球一砸,朝许钱走了过去,一张脸阴着很是可怕。

    “那个…别激动啊……小翰翰。”许钱多一看势头不对,撒丫子就跑。

    那天全校人民就一起见证了大帅哥严哲翰飞速追上娘炮许钱多并把他身上衣服扒了下来拧做绳子把他反绑在操场边的大树上这惊心动魄一幕。

    要知道,严哲翰向来高冷不食人间烟火,从没见他发过火,居然被娘炮激动了,可见,许钱多也不是一般人。

    被严哲翰这么一收拾,许钱多这下老实了,也没再跟着严哲翰。

    不过,不跟在他背后,不代表他就此收了手。

    只要不那么明目张胆就好。

    于是许钱多改上课时间溜出来,在窗户上头偷看严哲翰。

    他喜欢看严哲翰的侧脸。有时看他正在低头专心做笔记,或者单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听课。但大多时候,他都看到严哲翰趴在课桌上睡觉!

    原来平常成绩优越的他居然是个爱睡觉的懒虫!

    透过玻璃看到的严哲翰跟以前见到的有些不一样。逆着光看过去,严哲翰的俊脸的线条虽是冰冷,但却带着几分安静柔和。

    他觉得自己比较喜欢这样的严哲翰。

    不过因为趴人家班窗户上偷看严重影响到其他同学正常上课这事情,他也被严哲翰的班主任提去办公室挨过骂。那班上坐在靠窗儿的同学更是受到惊吓,打死都不愿坐靠窗那个位置。试想,谁受得了,上着上着课,窗户上突然贴着个人在玻璃上,张着一大红嘴痴痴地望着里面傻笑?

    不过骂归骂,许钱多压根就不听,班上人对许钱多也没辙,脚长在他身上,能有什么办法。所以也就只有忍受。

    但是忍受久了就会有怨言。要知道怨言是把人的内心想法转化为行动的直接动力。

    所以这天……

    许钱多刚进自己教室,只听“噗通”一声,一桶水从头上倒了下来,从头至尾被浇得那叫一个透彻,跟浇花似的。许钱多仰头一看,教室门上挂着一大水桶,里面的水都倒在了自己身上,还没等他张口大骂,倾斜的桶又碰着了摆在一旁装满了各色粉笔灰的盒子。“砰”,盒子砸了下来,许钱多整个成了一粉面人,花花绿绿,什么颜色都有。

    哈哈~

    全班哄堂大笑,还有人一边笑一边捶桌子。

    “彩色小面人”的许钱多这下生气了,太过分了!

    “丫的!哪个龟孙子做的,有种站出来。”许钱多咬牙吼道。

    虽说使用嗓子吼的,但是那细声细气地嗓子吼出来一点其实都没有,反倒是衬得那花了的脸

    和那大红唇,更像个滑稽的小丑。

    “要是让我知道了打断你狗腿!”许钱多放话道。全班有意包庇,他现在也没辙,现下更重要的是先去洗干净,眼睛进了粉笔灰迷糊得都看不大清了。

    他跌跌撞撞地跑出教室,刚到走廊,砰的又撞到了恰巧路过的人身上。

    “小红毛,你这身打扮可真特别的呀。”被撞的人一把抓住他手臂低头看去,笑道“怎么,变身小花猫了。”

    “关你肖扬屁事!”许钱多一手揉着眼睛回道。

    肖扬这次也懒得计较,他心情好得很,尤其是看到许钱多这副摸样,更是要拉他不放好好嘲弄一番“别告诉我这是你给自己设计的最新款式,严,你快来看看……”

    听到严哲翰的名字,许钱多一下紧张了起来。现在他眼里进了灰,看不清严哲翰现在什么表情,但他不想让严哲翰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急忙道“小翰翰,别看我。都是那帮兔崽子干的好事。”随即又用力甩被开肖扬“快放手!”

    “哼,有意思。”严哲翰冷哼道。

    许钱多听到严哲翰的声音,更是急于要甩开肖扬。奈何肖扬就是拉着他不放,要知道现在他这副样子会严重影响他在严哲翰眼里的形象的。这下急了不顾三七二十一他抬脚就狠狠跺在了肖扬脚趾上“老子现在没心情和你玩儿!”

    趁着肖扬吃痛那会儿,许钱多跑开了。

    “啊……你个死红毛!”肖扬疼得嗷嗷叫。

    谁知许钱多没跑出几米又摔了个狗爬地,终归眼睛进了灰,看不清。

    “哈哈哈……”肖扬在那头捂着脚又痛又笑。

    “笑什么笑,等会儿再来收拾你!”许钱多骂骂咧咧地立马爬起,摇摇晃晃地跑去厕所冲洗。

    “哈哈…其实,这红毛也挺可爱的嘛。”肖扬对严哲翰笑道。

    “那让他跟着你。”严哲翰无语道。

    “别别别…我可吃不消。再说了,他看上的可是你,又怎么会跟我呢?”

    “看上我?”

    “对啊,现在全校人民都知道了。”肖扬笑着拍肩道“你可真是好福气!”

    ☆、第 6 章

    作者有话要说:

    那天回家进门的时候,许钱多都是小心开门溜进去的,回房拿了衣服就冲去洗澡,不过即便这样,还是没逃过他奶奶的眼睛,问道,怎么浑身湿乎乎的回来?

    许钱多咧着大红唇笑道,今天泼水节嘿嘿,全校一起玩泼水能不湿么,好了不跟您说了,我要去洗澡了,说完立马关上了门。却不知他奶奶在门外已是红了眼眶,大夏天的哪来什么泼水节,那明明是四月份才有的节啊。

    虽然那次许钱多放了狠话,说要打断在教室里泼他水人的狗腿,不过终究也只是说说。他也没时间去查到底是谁在背后使得坏。有那时间去干这个,还不如让他去收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