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差点被挨打的那个人?

    他的篮球居然这么棒。一定要用词来形容,只能说:

    两个字,好看。

    三个字,很好看。

    四个字,非常好看。

    五个字,真的很好看。

    六个字,我也想打蓝球。

    一直他都无法理解那篮球到底好在哪里,看人家打来打去都嫌累。没想到那小小的球,竟有这样的魔力。

    等终于感觉到累了,肖扬他们才停下。

    此时学校里的路灯早已亮了。天色也不早了,该回去了。

    他们不打算继续打了,开始收东西,众人也开始散去,但还是有几个球迷跑上前送东西,当然还是严哲翰,待一接过,严哲翰照例看也不看,把东西丢给了邱圣。

    “你还真是受欢迎啊!”肖扬调笑道。

    “麻烦。”严哲翰擦了擦汗。

    “切~身在福中不知福气。”邱圣也跟着道,“要我说,如果换作漂亮女生送东西给我的话……”

    还没说完,邱圣突然顿住,眼睛瞟向了篮球场的另一头,肖扬他们也顺着他目光看了过去。

    他们看到那正弯着腰,围着篮球场打圈捡瓶子的身影。

    似乎感觉到了他们的注视,那身影也抬头看了过来。

    许钱多?!!!

    他怎么又来这里?!!!

    他还笑着朝他们招手?!!!

    好怪异。

    肖扬一干人等不由地同时抖了下身体,惊落一身鸡皮疙瘩。

    “走吧走吧,出了汗该回去洗洗。”肖扬率先说道,收了东西急着要走。

    “对对对!”邱圣也跟道。

    于是他们把能塞不能塞的东西一股脑儿塞进去赶紧装包。

    倒是严哲翰不紧不慢,拧开手里的矿泉水瓶盖,继续喝水。

    还没等他们迈开步子,那许钱多竟然跑了过来。吓得邱圣他们后退三尺,只有严哲翰原地未动。

    路灯从篮球场上的树缝里透过来,照在许钱多的脸上和身上一块明一块暗。加上他那一身乱糟糟的的着装和红发,还有那诡异的大红色嘴唇,的确……额……是不能更诡异。

    “矿泉水瓶能给我么?”许钱多指了指严哲翰手中的矿泉水,道。

    哈?!!!

    听到这话,邱圣他们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真心无语了。

    严哲翰倒是没说什么,看了看手中只喝了一点的矿泉水瓶,又看了看笑得一脸无害的许钱多那大红唇,最终还是就把瓶子放在了地上,转身离开。

    “谢谢!”许钱多开心地捡起。

    见严哲翰离开,肖扬他们也赶紧跟上,谁知那许钱多也跟在他们身后。

    “你干嘛?!”肖扬嫌弃道。

    “你们几个的瓶子呢?还没给我。”

    “没有!”

    “一定有!快给我,不然我就一直跟着你!”许钱多道。

    果真,没有什么比这话更威胁人,肖扬索性将背包里将还未开封的几瓶水都倒在了地上“行行行,都给你!真是!”

    “谢谢!”许钱多道了声谢,连忙弯腰将那些瓶子一一捡起,丝毫不介意别人到底是递给他的还是不屑地丢给他的。

    反正终归都给了自己,介意那么多干什么。

    许钱多一边捡,一边忍不住又抬头看了看那最先离去的冷漠背影,笑了。

    他感觉,严哲翰那人,和其他人不同。

    待都捡好了,还不忘冲着走远了的肖扬他们几个人喊了声“真的谢谢你们,大帅哥!”

    一听那话,他们更是加快了步伐。看他终于没跟来,肖扬才舒了口气“谁要你谢!”

    “哎,好好的一男生,怎么成了这样?”

    “就是!”

    走在最前头的严哲翰一言不发。

    没有人知道,那天许钱多并没有将严哲翰的水瓶一并装进黑塑料袋里处理。

    而是在没有人的地方,偷偷拧开了那瓶水,就着严哲翰喝过的瓶口,将里面的水都喝了去。

    要问为什么这么做?

    大概是捡了一下午都绕着校园捡瓶子也够辛苦,所以口渴了。渴了当然要喝水,这有什么不对。

    那为什么单单要喝严哲翰喝过的那瓶呢?

    那是因为…因为……我想喝就喝,问那么多干嘛!

    喝完后,他便把这水瓶装进了自己红色的包里,回家了。

    ☆、第 3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一到十二点放学,整个学校就跟炸开锅一样,不管饿了还是没饿都朝着食堂冲。

    学校的食堂本是分了三层楼。

    一楼就是大众食堂,人多菜也多,但是价格也很便宜,一楼的厨师是本着做大锅饭的心理每天也就瞎搞几个菜糊弄过去,反正也是吃不死人。二楼的则是贵族食堂。私人厨师,菜式私人订制,保证每道菜色香味俱全,让你中午吃饭有个好心情。能在这里吃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三楼是教师食堂,分了隔间雅间还有包厢。

    在一楼吃的羡慕二楼的,想上楼又上不了,也只能这么看着瞅着,心里一边恨着。

    而在二楼吃的每天都特别幸福,每天不仅口上享福,心里充满一种优越感。

    然而,就在一个月前,有人打破了这种平衡。

    确切说起这件事,就是一个月前,不知哪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趁着省里的领导和教育厅长来学校视察时,将学校食堂这种分等级吃饭的模式一事捅了上去,说这是对穷人孩子赤裸裸的歧视,伤害了许多幼小的心灵。

    领导们知道后,觉得学校这样的行为做得过分了。本来念在你城府中学是教育界的模范标兵各方面都表现优异,对学校的管理比较纵容。但不代表身为模范标兵就可以这样伤害孩子的成长。若是这样的行径被其他学校也模仿了去,那么a市乃至整个省的风气都会被带坏,这样也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所以就责令学校严肃整改。于是,学校将二楼的所有特权都取消,大锅饭从此进驻二楼。不管贫富,全校都一起吃大锅饭。

    此事一出,学校里一楼的尽情欢呼,二楼的愤恨叫骂,恨得不撕了将此事打报告给领导那人的嘴。

    但,事情已定,重要的是结果,那就是所有人,都要面对一楼的大锅饭。

    于是现在到了吃饭的点儿,学校食堂那叫一个拥堵,人山人海,看到的都是后脑勺,一楼若是满了,就挤上二楼。

    这样一来,二楼往日的清净优雅的环境再也难寻,走到哪里都是聒噪的吵杂声,大家都端着饭盘走来走去找位置。

    好在王枫他们是篮球队的,一下课跑得快比一般人快,每次到了食堂,几个书包往那里一摆,一排位置就这么定下了。

    等他们一行人等刚坐下来,吃饭的人群便像那出海的鱼群般,汹涌而来。

    吃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严哲翰走了过来。

    每次吃饭都是这样慢半拍,肖扬赶紧招呼他过来吃饭,聊天时间到了,虽然每天聊得都无外乎是那么几件事情。

    他们谈论的津津有味,将他们所在的桌围成内圈的女生们就也谈论的有声有色,什么八卦都说,还时不时往他们桌看去,哪有心思吃饭。

    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摔碗声划过。

    声音这么大,本来刚刚还吵吵闹闹的人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你特么没长眼睛啊!”紧接而来的咒骂声显得异常突兀。

    听到声音,大家都望了过去。

    人群中央,一皮肤黝黑的高个子男生一脸愤怒,指着被弄脏的衣服裤子,对着对面的人就是一阵大吼“倒了老子一身汤,怎么走路的你!”

    刚刚他的碗被碰到地上摔了,汤撒得一身都是。

    对面所站之人足足矮了他一个头,一身红头发加上穿戴一身的红很是显眼。只见他手里端着餐盘碗里的汤只剩下一小半,洒了大半在地上,手上还溅到了些,手腕处已被烫红。对方说话这么不友善,他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尖着嗓子毫不客气地回道“高驰,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没长眼睛。”

    “许钱多!你特么吃了豹子胆是吧?!”

    听到这名字,严哲翰顿了顿,继续低头吃饭。

    “对啊,昨晚吃了一箩筐,你要不要也来点尝尝?!”许钱多道。

    “操你丫的!”高驰上前就是一推,力气之大,一下就把许钱多推得摔倒在地上。餐盘里盛的东西全洒了,地上的碎片还扎到了手上,立马见了血,疼得他嘶嘶叫。

    周围看热闹的没一个出声,只是默默看着。

    “知道人多还不看着点?!弄脏了我衣服赔得起么你?”高驰却是不依不饶,冷笑道“呵~也对,我都忘了,你个穷光蛋怎么赔得起?”

    “我穷光蛋怎么了,关你什么事?!”许钱多用另一手捂住流血的伤口。

    “本来我还大人有大量不打算和你计较的。不过,我就是看你这副女人样不爽,明明是一男人嘴巴涂得跟喝了人血似的,还特么像女人一样爱管闲事。上个月要不是你把食堂这事情捅到上面去弄得所有人都上这儿吃饭,我们现在哪至于遭这种罪?!你们说对不对?!”

    围观的人里面,不少本就是在二楼吃饭的有钱人家,他们对现在吃饭的处境相当不满,听高驰这么一吆喝,顿时就产生了共鸣,连忙点头回应“就是!就是!”

    “都怪你这娘炮!”

    “……”

    “呵~我就爱多管闲事怎么了?!你们花的还不是自己老子的钱?!”许钱多抿了抿大红嘴,毫不惧怕地回道。

    “我们老子就是有钱,特么你老子有钱么?”刚说完,高驰又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不好意思,你看我都忘了,你是连老子都没有的没人要的穷光蛋,哈哈~~~”

    他话一落全场就是一阵恶笑。

    “操!你!祖!宗!”原本还有心思跟他斗嘴皮子的许钱多这下被激怒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呦呵!娘炮还会生气!你们看看,哈哈~”

    人群里有些爱看热闹的人,和高驰同行的两个也跟着笑。

    只见那许钱多此时完全像只战斗力十足的公鸡,眼睛都气圆了。一手夺过就近同学手里的盘子,对着笑得正欢的高驰脑袋就扣了过去。

    “咚”,餐盘撞脸,“砰”,餐盘落地。

    不等高驰反应,许钱多又立刻扑了上去,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还一边道“你娘没告诉过你骂人不准骂人爹妈么?没素质!没教养!我让你他奶奶奶的没教养!”

    “你丫的看你爷爷我今天不揍死你!”反应过来的高驰立马还手,一把将身上的许钱多扯了下来,按在地上打。

    “那边打得好凶,怎么也没人管管?”旁边的一女生道。

    “没人愿意管闲事,更没人愿意管他许钱多的闲事。”另一女生回道。

    “可是我看到他都流血了。”

    “省省吧,快吃饭。谁管谁倒霉!”

    “可……”那女生欲言又止。

    要知道高驰打架在校外都是出了名的,还时常和社会上的小青年混在一起,加上家里有钱,拽得也不得了,走路从来都是仰头不看路的。

    而那许钱多看起来就无比瘦弱,那小身板加上那娘娘腔,怎么可能是高驰的对手。

    两人打得很凶,这是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原本打算不理会的肖扬听到越来越激烈的大骂声,也觉得事情可能不妙。

    “这样打下去,会不会出什么事?”肖扬道。虽然他也十分讨厌许钱多,但他本就不是什么心硬之人,平常嘴上说说讨厌那人,最多也只是说说。现下这个情况,有点打过火了,再说,那张弛一向是蛮横不讲理,之前还曾经不服严哲翰找单挑篮球,那时还耍阴招,不过结果还是输,输得一塌糊涂。

    现下他和那许钱多较真,多半是许钱多倒霉。

    “好像是有点过火了。”邱圣望了望人群,也道。

    严哲翰则始终低头吃饭,置若罔闻,没有任何反应。

    那头不断传

章节目录

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狐不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不休并收藏离我远点儿,死娘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