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唉,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一醒来,便什么都不记得了,智力也只有五六岁,连基本的生活技能都忘记了,稍微不注意,就能够摔一身的伤回来。”    楼衣绫特意注意了他的眼睛。

    比起曾经见过的那几次,此刻的青年的确拥有一双如稚子般清澈无垢的眼睛。

    只是,他看向自己这个方向的眼神,似乎透着本能的,恐惧?

    楼衣绫侧过头,就看见了阿刻罗斯微微眯起眼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是在,害怕自己还是阿刻罗斯?

    “陛下,虽然不该,但老朽还是舔着老脸想在这里为塔尔斯迦求个情,请陛下看在他现在已经受到了惩罚的份上,饶恕他一命吧。”对于一个现在什么都不懂连幼童都不如的人,老人惭愧之余,也格外容易心软。

    “爷爷!爷爷!”行为违和,与他年龄明显不符幼稚化的青年从外面跑进来,拉住老人的衣袖,躲在他的身后,神情颇为不安。

    “陛下!”拍了拍青年的手,大祭司祈求的望着少年。

    看少年面无表情,神情没有一丝动摇,他不仅失落起来。

    塔尔斯迦虽说的确做错了,做了傻事,但总归是他曾经收养养育了那么多年的孩子,感情还是有的。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他丢了命。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对塔尔斯迦失望之极,看到他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今后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的时候,他还会拼着耗尽功力想尽办法救他的原因。

    “这事跟我说没有意义,我又不是苦主,无法代替别人做什么决定。”

    尽管少年语气冷淡,大祭司却忍不住心里一喜。

    伊西丝谟神这是表明他不会插手做什么。只要苦主不介意,塔尔斯迦从此便能够得过且过的活着。

    在神殿,有他在,总归有塔尔斯迦一口饭吃。他现在这样懵懵懂懂,反而能够活得更加无忧自在。没有争斗,没有算计,没有野心,也就没有,疯狂和绝望!

    他看向旁边的俊美男子。

    “阿刻罗斯……”

    “大祭司,塔尔斯迦的情况是脑子里有血块堵住了所以暂时痴傻,还是……”

    大祭司摇了摇头。

    “他的脑部神经……”

    “这么严重?”男人沉思。

    “那股在他体内流窜的力量非常霸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大祭司在观察阿刻罗斯的表情。

    以他的推断,再加上当时留在冰室里另外两个守卫的说法,塔尔斯迦应该是突然被阿刻罗斯爆发的力道给震飞的。那么,那股霸道的力量也应该就是当时冲进塔尔斯迦体内的。

    只是,以他平时对阿刻罗斯的了解,这股力量根本就不似阿刻罗斯的力量体系啊。

    什么时候,阿刻罗斯的力量开始转变了?

    这么一想,大祭司就注意到,阿刻罗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他的气息,似乎也跟以往有很大的不同。

    更加的,充满了压迫感!哪怕他很注意的收敛了,身上稍微流露出的那么一丝气息,也让他悚然。

    “大祭司,我也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你知道的,不然,就以塔尔斯迦曾经数次对我出手,我早就不会容他了。现在,既然你求情,他自己也变成了这样,我可以既往不咎。”当然,前提是他一直这样。

    男人出其不意,突然一把抓住躲在大祭司身后的青年的手,手指动了动。

    “啊啊啊啊,爷爷,救命,救命啊,我害怕,啊——”塔尔斯迦就好像突然被毒蛇缠住了一样,猛烈的挣扎起来,使劲儿的想甩开男人的手,身体不住后退,哭得一脸稀里哗啦,眼泪横飞。

    “闭嘴!”

    “呜呜,爷爷……”被一凶,青年跟兔子似的一跳,身体就紧贴着前面护着他的大祭司,委委屈屈如同受了欺凌的小媳妇儿一样,眼泪汪汪,看得旁边的楼衣绫都有一种欺负小孩的感觉。

    阿刻罗斯无动于衷。

    他微微皱眉。塔尔斯迦体内的确有一股力量。这股力量一碰到他探测进塔尔斯迦体内的力量,立马如同碰到了亲人一样,很欢快的奔了过来。

    大祭司拍了拍小声抽泣的塔尔斯迦,看向阿刻罗斯。

    “我想尽了办法,也没有办法把它给引出来,更是无法清除它。因为它的霸道性,塔尔斯迦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忍受经脉被摧毁之痛。我即使用神殿的圣杯每次为他治疗,也不是长久之法。阿刻罗斯,你看看,是否可以把它引出来?”

    男人在沉思。

    楼衣绫换了一个脚支撑身体的重量。

    他看向阿刻罗斯,目光在眼露畏惧的青年身上扫过。

    他开始好奇起来,是什么样的力量,有这样的威力?

    男人抬起头,放开抓着塔尔斯迦的手。

    一得到自由,青年立马跟只兔子似的,畏畏缩缩躲在大祭司身上,连头都不敢冒了。

    他在颤抖。

    大祭司叹了一口气。

    “阿刻罗斯,怎么样?”

    “放心吧,大祭司,我已经看过了,他体内的那股乱窜的力量我也消除了。只是,可能会留下一些,这个我也没有办法,它在塔尔斯迦的体内太久,他的五脏六腑早已经被侵入。”

    “这个,消除了就好,消除了就好。”大祭司松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看塔尔斯迦每次痛得满地打滚,痛不欲生,他也不忍。其他的,他并无其他的要求。

    阿刻罗斯能够如此宽容,已经让他很欣慰和高兴了。

    “爷爷,塔尔斯迦想尿尿。”

    “咳咳……”大祭司老脸一红,继而尴尬的咳嗽起来。

    “塔尔斯迦,陛下面前,不可失礼!”

    “爷爷,塔尔斯迦想尿尿,想尿尿。”说完,他往地下一蹲,就想就地解决。

    大祭司的脸五颜六色,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好在,他理智还在,连忙拉住了塔尔斯迦。

    “乖,爷爷马上带你去!”

    说完,他很是尴尬的向少年告罪。

    “咳咳,陛下,这个……”

    “去吧。”

    “谢陛下。塔尔斯迦,过来,我们走了。”

    看着大祭司很有耐心的带着一直扭动着身子扯衣服的青年离开的背影,楼衣绫收回视线。

    “你刚才做了什么?”

    男人很无辜的看着他。

    “我什么也没有做啊。”

    “是吗?”

    “衣绫,你不信?”

    楼衣绫不理他,当先走在前面。

    “走吧,我们先到处走走,去看看。”

    第二十四章 不同寻常

    楼衣绫眉宇紧锁。

    额头冒出丝丝的细汗,他被男人搀扶着到旁边一块大石上坐下,抬头远目。

    神殿的面积实在太大,他仅仅只是在后山位置转悠,就累得够呛。

    从这里眺望,入目的满是一片白茫茫的银素,没有其他颜色。看不见葱郁的草木,褐色的大地,蔚蓝的海洋,就连天空,看起来都是无云的白。

    他不由想到了当初。

    当初跟两个室友准备充足的去爬雪山,护目镜都多准备了好几副,就是想着万一丢了眼睛不会因为雪山的反光而得雪盲症。现在,他几乎忘记这个问题了,也从来没有觉得看多了雪景眼睛刺痛。

    就是不知道,阿刻罗斯他们是什么感觉?一直生活在北域,眼睛肯定早就适应了这种生活。

    就好比,雪山的野人也从来没有见他们戴过眼镜啊,他们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动作敏捷,人在雪山跟他们比拍马都不及。

    阿刻罗斯半是心疼半是无奈的看着倔强的少年。

    “现在好点了吗?让你不要逞强吧,这边有神殿这么多人找,我们只要好好在寝宫等消息就好。看你,额头上都是汗,宝宝都抗议了!”他拿过帕子,动作轻柔的为少年擦了擦额头,一边大手为少年力量恰好的揉腰。

    “找不到!”楼衣绫很沮丧,同时也很享受男人的服务。

    挺着肚子,就如同在腰上坠了一块重量不轻的包袱,他现在是无法做到身轻如燕的那种轻盈姿态了。

    “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不急。”

    “没有多少时间了。”比起阿刻罗斯的淡然,楼衣绫心底的焦虑随着一天天过去而日益的严重。

    “衣绫,你在担心什么?”

    “我现在差不多近四五个月了,等肚子越大,我越力不从心。那个时候,即使找到了这个功能未知的残阵,恐怕也要近半年后才能够开始。那个时候,你的身体……”还撑得住吗?

    别看男人现在状况前所未有的好,那是没有超过那道要命的线。一旦爆发,又如何能够控制得住?

    阿刻罗斯笑了起来。

    他深情的握着少年的手,看着他的眼睛。

    “我会好好的活着,我还要看着我们的孩子慢慢长大,将来结婚生子呢,怎么可能现在就放弃。”

    “可是……”

    “衣绫,你忘记了吗,还有黑帝斯他们呢。即使真的找到了,我也是不敢让你去以身试险的。你还怀着我们的孩子!”

    “可是,黑帝斯他们远在千里之外,远水救不了近火。”

    “可以联系他们啊。现在交通这么方便,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到了。”

    “好吧,你说服我了。”

    男人低笑,弯下腰抱起少年略显沉重的身体:“我抱你回去休息吧。”

    “我自己走!”楼衣绫很坚持。

    现在神殿到处都是人,连个旮旯都看得见穿着铠甲的骑士在翻箱倒柜一般做地毯式搜查,他可不想就这样丢脸丢到所有人面前,看那些大个子以及白衣祭祀们张大嘴目瞪口呆的傻样。

    光看大祭司之前的反应,就知道有多么不妥。

    男人抬头看了看周围,明白少年的想法,无奈的妥协。

    “好吧。小心点!”

    他弯腰,把少年放下。

    大祭司安抚好一直拉着他打滚不让走的塔尔斯迦后,匆匆赶来。途中问了好几个人,终于找到了两人的具体位置。

    “陛下,陛下,抱歉,来晚了,让您久等了。”

    两人回过头,就看见拄着拐杖哆哆嗦嗦慢跑过来的老人。楼衣绫还特意看了一眼大祭司的身后。

    没人!

    “大祭司,你来了,刚才那个人呢?”

    “塔尔斯迦我交给奥西里斯了。陛下,您看过周围了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看过了。”

    楼衣绫对着老人摇了摇头。

    大祭司眼神闪过一瞬间的失望。不过马上,他又眼睛明亮起来。

    “陛下,您对神殿的环境不怎么熟悉,我带您四下走走吧。神殿有很多地方景致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从观天阁看下去,上可以远眺卡玛洛纳斯雪山,下可以俯瞰帝都的风景,是一个极为开阔的地方。”

    阿刻罗斯打断大祭司极力的推荐。

    “改天吧,大祭司,今天散步的时间已经过了,衣绫该回去休息了。”

    大祭司有一瞬间不高兴。不过,当他的目光触及到面前神祗的腹部时,他的振奋瞬间瘪了下去。

    太刺眼了,好想自插双目。

    阿刻罗斯无视大祭司眼睛直抽cu的郁闷,小心的扶着少年走在光滑冰冷的冰层上。

    后山的雪结了冰,比前殿的积雪更危险。人一不小心,极容易摔倒。

    “小心路滑!”

    不想,他才刚提醒了一句,身边的少年立马身子一歪,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往冰层上摔下去。

    “啊——”

    “衣绫!”

    楼衣绫反应也快,摔倒的瞬间手下意识的抓住了身边男人的衣服。在阿刻罗斯眼明手快的搂住他的腰后,勉强稳住了身形。

    “呼~呼~~~~~”心似乎快跳出来了,楼衣绫的呼吸很急促。

    刚才真是吓到他了。

    肚子开始不舒服起来,别不是动了胎气,惊吓到了宝宝?

    比少

章节目录

冰雪王座耽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悠梦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梦依然并收藏冰雪王座耽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