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黎两岁零九个月的时候,有个强烈的想法,他日思夜想,他是不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他家宋老板不疼他,不爱他。

    让他产生这种想法的案例大把大把,宋老板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说三天三夜都是说不完的。

    比如,某天,阮宝从幼儿园放学回来。

    这里插播一句,他两岁就开始上幼儿园了,宋老板的解释是:教育从娃娃抓起。这种理由也就骗骗善良听话的妈妈,宋老板分明是把他发配边疆!

    好了,不说这么悲愤的事情了,接着说阮宝宋黎放学回家,妈妈在厨房给宋老板炖汤,他走过去,很忧伤地问:“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阮宝的性子,在外,像宋辞,一副小霸王小暴君的样子,在家,他就是妈妈的小棉袄。

    妈妈不爱他了,他好伤心难过的,眨巴眨巴眼,一副要哭的样子。

    阮江西立刻放下手里的盘子,蹲在阮宝面前,揉揉他粉嫩的小脸:“怎么了,宝宝?”

    宋黎瘪瘪嘴,不开心:“小美说,她妈妈每天都会给她洗澡。”

    小美是阮宝幼儿园小班的同桌,比阮宝大一岁,是个鬼机灵,平日里,阮宝在学校都不理人,也就偶尔睬睬小美。

    阮江西就问了:“然后呢?”

    宋黎控诉:“妈妈,你都不给你洗澡。”

    从阮宝两岁半之后,宋辞便要求他自己动手,要是一遍洗不干净,就两遍,三遍,四遍……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阮江西思忖过后,回答:“因为你是男孩子啊。”宋辞是这么解释的,男孩子,独立些好。

    阮江西虽疼宝宝,不过在教育方面,完全是个abc,宋辞给她灌输了许许多多‘男孩子要独立,不能惯’的思想。

    宋黎就有意见了:“可是,上次你还给宋老板洗澡了,我听到了,你们在打水仗。”

    “……”阮江西无言以对了。

    宋黎会说话之后,喊了半年爸爸,就改口喊宋老板了,可见,宋黎对宋辞怨念颇深。

    宋黎嘴一瘪:“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

    阮江西立马摇头。

    “那你今天给我洗澡。”宋黎很兴奋,“我要和小辞一起洗。”他很喜欢小辞,小辞是宋老板的敌人,是阮宝的朋友!

    还不等阮江西答应,一只手,提溜起了宋黎的衣领。

    是宋老板!宋暴君!

    宋辞直接把奶娃娃扔进了浴室:“自己洗。”不到片刻,又把宋胖扔进去了,“你可以和它一起。”

    宋黎叫唤,宋胖也叫唤。

    看吧,宋老板不是亲生的!

    又说,某一天,宋黎在顾家吃完生日宴回来,爬进妈妈的怀里。

    “妈妈,今天我生日。”

    宋黎看着阮江西,像极了宋辞的眸子,小鹿般的眼神,简直暖化了阮江西的心,她一口亲在宋黎脸上:“宝宝,生日快乐。”

    幸好宋辞去洗碗了,没看见,不然又要吃醋了。

    宋黎伸出白嫩的小手:“我要礼物。”

    “好。”只要宋辞不在场,阮江西就十分惯着他,几乎有求必应,“宝宝想要什么?”

    宋黎笑得眯起了眸子:“今天晚上妈妈陪我睡。”伸出一个手指头,他特别强调,“陪我一个人睡。”他才不要跟宋老板那个暴君同床共枕呢!

    “好。”

    宋黎赶紧伸出小手指:“拉钩。”

    他好兴奋啊,终于可以和妈妈同床共枕,平时除了生病了,宋老板都不准他和妈妈一起睡。

    拉完勾,宋黎兴奋地蹦蹦跳跳,正好宋老板从厨房出来,他一时压抑不住幸福感,过去耀武扬威:“宋老板,今天妈妈和我睡。”

    宋辞沉默了一下,面无表情:“去洗手,然后过来吃蛋糕。”

    这就没了?宋老板的战斗力绝对不是这水平啊,宋黎小朋友想不通,就兴高采烈洗手吃蛋糕去了。

    在顾家已经吃过生日蛋糕了,回来的路上宋老板又去买了一个,居然是芒果味的,宋黎表示:“我喜欢橘子口味的。”

    看在宋老板难得给他买蛋糕的份上,宋黎就不计较了,把碟子推过去。

    宋辞拿起阮江西的碟子,给她切了一小块,用勺子舀了一点点奶油递到阮江西嘴边。

    她舔了舔,笑着。

    “味道怎么样?”

    “很好。”

    阮宝同志看着自己的空碟子,想起来了,妈妈喜欢吃这家的芒果蛋糕。

    居然不是买给他这个小寿星的!宋黎敲敲小碟子,表示抗议!

    宋辞瞥了他一眼:“要吃自己切,不吃去洗澡睡觉。”

    洗澡睡觉?

    宋黎一扫阴郁,爬下桌子,对阮江西说:“妈妈,我先去洗干净,等你哦。”

    晚上,宋黎终于如愿和妈妈同床共同了,兴奋地在床上打个五个滚,然后,打滚太累了,他一会儿就梦周公去了,都没有好好和妈妈说说体己话。

    夜半,阮宝房间的门被推开。

    一双手,把宋黎从阮江西怀里抱出来了。

    阮江西揉揉眼睛:“宋辞。”

    宋辞亲亲她的唇:“乖,睡吧。”哄了她,把宋黎的被子给他盖好,起身要抱她起来。

    阮江西睡眼朦胧,在宋辞怀里动了动:“今天要陪宝宝。”

    宋辞直接把阮江西打横抱起,不由分说:“我已经让你陪了他,”他算了算,“四个小时十四分钟。”宋辞很坚决,“剩下的时间是我的。”

    阮江西摇摇头:“宝宝今天生日。”

    宋辞提醒她:“江西,现在已经过零点了。”亲了亲她的脸,“乖,我们回去睡,不抱着你睡,我失眠。”

    宋辞眼睑下有微微青黛,阮江西心疼他,便依着他,搂住他的脖子。

    第二天,天蒙蒙亮。

    宋黎半睡半醒,软绵绵唤了一声:“妈妈。”

    没人应他,宋黎大喊:“妈妈。”伸手,摸了摸枕边,是空的!

    “妈妈!”

    大早上的,就听见奶声奶气喊声。

    宋黎爬起来,衣服都不穿,跑去了厨房:“妈妈,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回去陪宋老板了?”

    阮江西低头不说话,她不擅长撒谎,更不想对宝宝撒谎。

    宋黎咬牙切齿:“是不是宋老板强迫你的?”

    她妈妈摇头了,摇头了!

    居然是自愿的!

    宋黎突然觉得好悲伤啊:“妈妈,你不爱我。”他好悲伤好悲伤,“秦大宝说得对,我果然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秦大宝是白清浅家的小女霸王,见阮宝生得漂亮,时常粘着他,跟他讲各种小道消息,其中一个小道消息就是:阮宝是从垃圾堆里里捡来的!

    阮江西澄清:“不是的。”

    他不信,他好悲伤!

    宋辞走过来,穿着柔软的家居服,神色却十分冷硬:“去刷牙。”

    宋黎还是很怕宋老板发,瘪瘪嘴,不敢抗旨不尊,乖乖去刷牙了。

    宋辞也去了浴室,把宋黎放在小凳子上,让他自己挤牙膏接水,在他家里,只有宋老板会伺候妈妈,其他都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宋老板敲敲镜子。

    宋黎抬起水汪汪的眼睛。

    宋老板指着里面:“还觉得你是捡来的吗?”

    镜子里,一大一小,两张脸,除了表情,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宋黎摇头,他好忧伤,为什么他不像妈妈。

    “今天我和你妈妈有事不能去接你,自己去打电话给秦江。”说完,宋辞就出了浴室。

    宋黎用力咬了咬牙刷,刷完牙就去打电话了,说完正事,他就开始控诉:“秦江叔叔,宋老板又把妈妈拐走了。”

    阮宝vs宋老板,ko!

    又是某个悲伤的一天,阮宝宋黎放学回家,先找妈妈。

    “妈妈,今天小美问了我一个问题。”小美好啰嗦,总是缠着他。觊觎他的美色!

    阮江西放下手里的剧本:“什么问题?”

    “她问我如果她和小辞一起掉进水里我会先救谁。”宋黎搞不懂女人,不知道小美为什么要和小辞比。

    阮江西问了:“那你怎么回答的?”

    宋黎理所当然:“我为什么要救?我才三岁,还不会游泳。”

    阮江西想了想,把宋黎抱起来,放在腿上,说:“这样是不对的。”

    宋黎懵懂:“那我该怎么做?”

    思考了一下,阮江西说:“喊别人去救。”阮宝还小,不能灌输他舍己救人的思想。

    “我记住了。”宋黎又问。“妈妈,要是我和宋老板同时掉水里,你会先救谁?”这个问题虽然很白痴,但是他很好奇。

    “你。”阮江西解释,“你爸爸会游泳。”

    这时候,宋辞刚好回来,脸色不太好看。

    第二天,宋辞就给阮宝报了游泳班,整个儿童游泳班里,阮宝是最小的小朋友。不满三岁,居然被亲生的爸爸扔来学游泳。

    宋黎喝了好几口水,在游泳圈上胡乱扑通,闹着喊着:“妈妈,我不想学游泳。”

    见阮宝呛了几口水,阮江西心疼得不得了,立马就妥协了:“好,那不学。”

    宋辞驳回:“不行。”

    为什么啊?

    一大一小母子俩都看着宋辞。

    宋辞义正言辞:“他要是不学会游泳,我和他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他。”

    阮江西:“……”

    宋黎:“……”

    儿童游泳班的伙伴们:“……”

    最后,宋老板的醋坛子还是没扭过阮江西心疼孩子。阮宝可算逃出了火坑。

    所以说,秦大宝说阮宝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再比如某天,阮宝刚从顾家小住(小住?分明是宋老板把他扔去的!)回来,一进家门就跑去了阳台。然后不一会儿,一脸焦急地跑出来。

    “妈妈,妈妈,有没有看到我的水果奶糖?”

    阮江西不明所以。

    “就是糖纸上印了你头像的奶糖,橘子味的。”

    那是阮江西最近代言的一款奶糖,上面印了十二种她的卡通头像,广告方好像搞了什么集齐活动,阮江西只道阮宝最近一直在集糖纸,就差限量生产的那种口味。

    阮江西摇头,并没有看到阮宝平日藏藏掖掖的奶糖。

    宋黎又跑去阳台找,然后他在宋胖平时吃培根的碟子里找到了他的橘子味的奶糖,被舔了几下,可是,糖纸找不见了!

    宋黎突然好悲伤:“妈妈,我的糖纸不见了。”一定是宋胖弄掉了,宋黎很不开心,“我就差那一个,集齐十二个头像就可以换一张印了妈妈头像的、超大超大的海报,一面墙那么大。”

    为此,宋黎两天没有理宋胖。

    第三天,宋黎居然在妈妈的卧室里看到了那张一面墙那么大的海报,他跑到书房,一脸愤怒:“宋老板,是不是你拿了我的限量版的糖纸?”

    宋辞在看文件,头都没抬:“我捡的。”

    捡的?那个橘子味的,是限量发售的!哪里捡得到!

    三岁的宋黎同志老气横秋地质问:“我明明藏在了阳台的花盆里,你在哪捡的?”

    宋辞无关痛痒:“阳台的花盆里。”

    宋黎都快哭了:“妈妈,你快管管这个暴君!”

    阮江西从外面进来,看了一眼很委屈很委屈的阮宝,沉着脸看宋辞:“宋辞。你要让着宝宝。”

    宋辞的解释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他道行不够高,将来会吃亏。”

    阮江西不太懂宋辞的教育方针,不过,终归是心疼宝宝年纪小:“宋辞。”意思很明确,把海报还给阮宝。

    “江西,你偏心他。”宋辞从书桌下面,掏出来一张纸,说,“抄写五十遍。”

    宋家家规,阮江西若偏心,抄五十遍‘宋辞比宋黎重要’。

    然后,阮江西拉着宋辞去了卧室。宋黎知道,只要妈妈和宋老板私了,宋老板就会什么都依着妈妈。

    果然,晚上的时候,宋老板把宋黎的海报还给了他。

    宋黎还是很生气,打电话去告状:“顾白舅舅,宋暴君又欺负我。”他和顾白舅舅凑到一起去,就偷偷喊宋暴君。

    顾白素来疼爱阮宝,可是这次却没有安慰他,而是意味深长地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还要锻炼锻炼。”

    怎么和宋老板说的一样?阮宝还小,不懂大人的心思,他只是很惆怅:“舅舅,我是不是不是宋暴君亲生的?”

    “自己去照镜子。”

    宋黎很挫败。

    宋暴君很过分是不是?宋黎觉得自己命很苦。

    有一天,幼儿园小班的老师。让他起来即兴创作小作文,贵族幼儿园的小朋友,好聪明的,都会即兴创作了。

    题目是我的xx。

    宋黎几乎都不用想,脱口成章:

    我的爸爸是宋暴君,

    他不让我抱我妈妈,

    他不让我亲我妈妈,

    他不让我跟妈妈睡觉,

    他还不让我妈妈给我洗澡!

    他是暴君!

    看看,三岁孩子的即兴小作文,有排比,有对仗,切合主题,有理有据,不愧是宋少家的宝宝,这作文,幼儿园的小云老师给满分。

    不过,这分,小云老师不敢打啊。猜想宋少家是不是有什么家庭矛盾了,小孩子敏感,和父亲的感情要从小培养的。

    秉持着这套教学方阵,开家长会的时候,小云老师第一次打电话给了阮宝爸爸,诚挚地邀请他来参加阮宝的家长会。

    宋辞倒是抽空来了。

    宋黎和宋辞坐一起,两张脸一大一下一模一样,惹得教室里其他小朋友和家长们感叹:基因好强大啊!

    某位小朋友的爸爸就过来了:“宋黎小朋友,我是你妈妈的粉丝,可不可以让你妈妈送我一张签名照?”

    宋黎:“不可以!”公的不行!

    宋辞:“绝对不可以!”任何雄性都不行!

    只有这个时候,父子两才会十分默契,矛头一致对外,

    大会开完,小云老实又单独留下阮宝爸爸开小会,同他说了那篇即兴的小作文。

    “宋黎爸爸,宋黎的作文您怎么看?”小云老师希望家长反省一下。

    宋辞说了三个字:“皮痒了。”

    “……”小云老师惊呆了,张着嘴巴愣了好久,“宋黎爸爸,我觉得小孩子还是需要关爱的。”每次看到阮宝爸爸妈妈一起来接孩子,阮宝爸爸就会霸占着阮宝妈妈,完全不理会孩子的心情。

    宋辞表情很冷:“云老师,这是我的家庭问题。”

    她管不了了是吧?

    小云老师可是阮粉,自然知道谁制得住阮宝爸爸,一个电话打给了阮宝妈妈,然后进行了一番深度访谈,尤其重点说了那篇即兴小作文。

    然后,宋辞睡了三天书房,阮宝破天荒地和妈妈同床共枕了三天。

    第四天,夜半,宋辞去了阮宝宋黎的房间,钻进了阮江西的被子里,把睡得正香的阮宝挤到一边。

    “江西,你是不是开始厌倦我了?”声音很闷,宋辞很不安心。

    “没有。”阮江西一下子就醒了瞌睡。偎进宋辞怀里,“一点都不。”

    宋辞亲了亲她的脸:“江西,我不是不疼爱宋黎,我是太喜欢你了。”他轻声温柔,“唐易说,女人通常会一辈子疼爱她的孩子,而爱情却有保质期,我承认,宋黎让我有了危机感。”

    阮江西笑:“我要告诉千羊,唐易这么胡扯,非要罚他跪键盘。”勾住宋辞的脖子,然后深深地吻下去。

    第二天一早,宋黎又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冰冰冷冷地醒过来。

    第三天到第七天,宋老板和妈妈一起去出差了。

    第八天,宋黎离家出走了,留了一封书信:妈妈,不要来找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因为宋黎才三岁,只会拼音,所以写封信里全是拼音。

    当然,宋黎离家出走会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顾家,阮江西还是不放心,冒着雨赶去了顾家,当时宋黎正在吃外公给他买的橘子味蛋糕。

    当天晚上阮江西发烧了,宋辞照顾了她整整一夜,守着她一眼都没合,心疼地一直亲她。

    宋黎突然好像有点明白外公的话了:“你爸爸不是不喜欢你,是太喜欢你妈妈了。”

    后半夜,宋老板不让他守着妈妈,抱他放到床上,问:“你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爸爸。”

    只有犯错和有求的时候,宋黎会乖乖喊爸爸。

    “错哪了?”

    宋黎乖乖认错:“我不该离家出走。”

    “还有。”宋老板坐在床边,给他盖好被子。

    “我不该让妈妈担心。”

    “还有。”

    “我不该让妈妈生病。”

    宋老板面无表情:“还有。”

    还有?

    宋黎又想了想:“还有什么?”

    宋老板严肃地说:“你不该跟我争我老婆。”

    宋黎:“……”这才是小云老师教过的中心思想!

    宋老板是暴君!

    哦,他知道了,宋老板不是不喜欢他,就是想吃独食!怎么可能,宋黎下定决心了,以后一定要分一杯羹!

    诶,这父子问题,家庭矛盾,已经调解不了了。

    ------题外话------

    有人问我,定北侯是什么?是江西的一个剧本,因为大家很喜欢,所以写成短故事,不喜欢的妞可以看标题绕道。

    另外,定北侯和阮宝顾白等番外会交替更新!再一次说明,看标题订阅!

章节目录

病爱成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病爱成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