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哲别有深意地看她一眼,薄唇抿得更紧。-<  >-

    “哲,每个家庭都会遭遇困难,你爸爸定会平安健康的。”

    是,平安健康。可是,你呢?如果我没有比韩陌言优越的家世,你还会选择我?如果我没有一双与韩陌言相似的眼睛,你还会选择我?桑柔啊桑柔,你还要在我面前满口谎话么?

    原哲转开脸,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小柔,听说你想嫁入豪门?”

    桑柔微微愣了下,想起曾经在宿舍跟姐妹们嘻闹时说的“嫁入豪门,哪个女人不想啊!”当时,李安雅等人立刻说“等你将来嫁给了原大帅哥,也算是嫁入豪门了。”……

    “怎么不说话?”他假装问得轻松,不以为意,实则庄浩然不知从哪听来的消息,正凌迟着他的心。

    “呵,谁不想啊?一辈子吃好的,穿好的,如果可以实现,哪个女人都会去想的吧。”桑柔见气氛有些奇怪,故意笑着说。想想而已,其实,富足的条件靠自己去争取才心安理得,妈妈说得对,豪门媳妇哪那么容易?说不定表面风光,其实打落血齿往肚里吞。她这辈子可是愿平平淡淡守着一份幸福就好。

    她没注意到,原哲闻言脸色阴沉不少,他突然转身握住她的肩头|无|错|小说 m.[qul][edu].,低低问:“你爱我吗?”

    “我……”即使刹住脱口而出的话语,桑柔抿起了唇,刹那间犹豫了。她要用自己的爱去束缚他吗?这个曾经沐浴着阳光,开朗大方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忧郁深沉,她还要用爱去增添他的压力吗?

    “你爱我吗?”

    “呵呵,那你呢?你爱我吗?”她的心扑通狂跳,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又无法找到化解的方法。

    “你不说,我也不说。”他的眼眸更加深沉,如十月的黑夜天,暗不可测。

    桑柔突然踮起脚尖,吻上他冰凉的双唇,低低道:“好!一周后,我们互相交换答案,好吗?”她需要好好地想想,思考一个能顺利解决两人目前的处境,又不至于太痛苦的方法。qgxo。

    原哲手一紧,用力地将她深吻起来。

    他们约定的时间是七天后。

    如果说世界上的事总有凑巧,那么很多次凑巧之后,可能就是宿命。

    如果桑柔知道这一天是韩陌言出国的日子,那么她定然会选择跟原哲相约六天后,或八天后。一大早便被可言拖起来,非让她一起陪着去给韩陌言送行,桑柔极度无奈,对于可言的软硬兼施,她无法拒绝,再想想好歹韩陌言曾是自己喜欢的人,如今人家要远离故乡,就算只是邻居也该去送送的。

    于是,与可言一道出了门,等她想起要给原哲先打个电话时,才发现手机根本忘了带,而可言的电话说是跟李青扬聊了一个晚上,没电池了……

    原哲默默地吃完早餐,边思索着昨夜与母亲的谈话,边朝与桑柔约定的地点走去。

    仍是宁静的小公园,周末大多数同学都出去玩了,校园里面反而显得冷清。他一个人坐在草地旁的石椅上,目光不时飘向通向小公园的石子路。

    张雅琴说,父亲的案子终于有了眉目。那些贪官刻意伪造的证据虽然很高明,但假的就是假的,纪检部门终于找到一些破绽,要拨开云雾见月明应该很快了。而父亲原柏林,经受这次重大冤案之后,突然看开了许多。二老再次语重心长地劝说他去美国留学,且正在计划全家一起移民美国算了……

    阳光暖暖地,洒在他浓密的黑发上,他靠坐在椅背上,神色抑郁。

    桑柔,这个名字灼痛了他的心。她爱他吗?当他是富家公子,还是替身?欣仪说他不在北京的几个月里,桑柔和韩陌言好象又在一起了,她听说原爸爸出了事,所以……

    原哲蓦然心脏抽畜起来,桑柔啊桑柔,你若是爱我,几个月来怎会没有温柔的问候?你若是爱我,一句爱语又怎会等到七天之后?

    看看手表,时针指向十点,太阳照得身上有些发热,他将围巾取下,重重吐了口气。

    她还没来,他已经坐了两个小时了。

    四周很安静,只听到风吹着树枝的声音。

    他微微眯起眼睛,再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她的身影还没出现,小柔,难道你忘记了吗?心里如何想,给个痛快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身影孤独而笔直,独坐在草地上,接受阳光的恩洒。

    下午,他终于觉得饿了,抬起微微僵硬的手腕,时针已经跑到四点了……桑柔,你在做什么?电话也关机,难道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答案吗?

    庄浩然拔通了原哲的电话。

    “喂,我记得你说今天和小柔约会?”

    原哲苦笑了一笑,没有出声。庄浩然猛然提高了怒火,“真他妈的没见过你这么傻的男人!忘记我跟你说的话了么?日久见人心,桑柔这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对她那样好。”

    原哲还是没出声,旁观者清,浩然应该是比他看得清楚多了吧。

    “我敢打赌你现在没跟她在一起!”

    原哲骤然屏住了呼吸:“她在哪?”

    “该死的她在哪?我他妈的正好看到她和韩家兄妹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还在一起吃午餐……”

    原哲身躯变得僵硬,仿佛一座不能融化的冰雕,连同他的心。

    天桥上,人来人往。

    他望着桥下往来的车辆,夹着烟的手指微微颤抖。冰凉的风吹乱了他的黑发,他一手撑在护栏上,面上布满阴霾。这座天桥,是e大学生出去购物最有可能经过的地方,他在等,等那个一而再再而三欺骗自己的女人。他要看看,当他站立在那她和韩陌言面前的时候,她还有什么谎话可以说。光大定手。

    桑柔送走了韩陌言,浑身说不出的疲惫。可言重色轻友,竟然抛下她去与正在街头做义工的李青扬会合,只剩下一个人心焦火燎又渴又累地赶回学校。

    原哲一定急坏了,他一定会胡乱猜测了……

    哲……

    哲?她突然停住脚步,看到天桥上撑着一手在护栏旁抽烟的男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

    四目对视,犹如掀起了惊天骇浪。原哲熄灭了烟蒂,顺手弹进了一旁的垃圾箱,大步朝她走去。

    他注视着她,眸光很冷,她想他是可以理解的。

    “哲……”她想解释,喉头发干。

    “我在这,只为一句答案而已!”他说得近乎冷酷,一丝表情都没有。

    “我……哲……”

    “够了!让我先说!”他突然扬起嘴角,笑得有些森寒,一把握住她冰冷的小手,“让我先来告诉你我的答案吧。桑柔,你是个怎样的女孩,我很清楚,我想你自己更清楚!所以,今天起,若要问我还爱你么?答案是还爱,但是我会努力忘记你。”

    曾经,她说过,她要努力去爱他,而今,他却要努力去忘记她……是她的爱让他背负得太多了么?

    桑柔吸吸鼻子,强忍住泪水。

    “好了,我说完了,或许有些残酷,但很实际。”他的声音如梦似幻,目光定定锁住她,“那你呢?你还爱我吗?”

    “我……”说了这么多之后,他还问她爱他吗?有意义吗?他都已经决定要走了,要忘记她了……桑柔咬着牙根,身子硬得无法动弹。爱他,就给他自由,尊重他的梦想吧!良久,她轻轻抽出手指,微笑道:“对不起……我想,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努力试着爱上你……”

    这一切都像是梦,一个荒唐而迷茫的梦。这个春天,阳光绚丽耀眼,在这人来人往的天桥之上,她看过他最后一眼,甩开了他的手,毅然转身步下阶梯,孤独的消失在如潮人流中。她不敢多停留一步,不敢回头多看一眼,在转身的时候对着天桥微笑,闪着泪光的眼角被阳光刺痛。

    如果青涩岁月,第一次爱人的时候,我们能够不那么冲动,能够冷静地辨别爱情的滋味,或许,幸福之路不会那么遥远而漫长。

    可是,如果没有青春的伤痛作为代价,我们又怎知道成长的感觉是如此让人难以忘怀?

    这时候的桑柔,如果可以忍住一时的冲动不那么倔强隐藏爱意的话……这时候的桑柔,如果可以理性而坦城面对爱意的话……这时候的桑柔,脑海里如果不是有那么多顾虑和矛盾的话……

    或许之后的七年,他们的爱情将谱写不一样的音符。

    然而,这一年,她十八岁。

    他,是初恋。

    以致于他在这样情况下失去后,只留满心的痛恨!之后失去她的每一个日子里,他越来越痛……恨……

    而她……在失去他之后的每一个日子里,独自品尝寂寞,思索爱情,才发现有的人一旦错过,就不可能再被替代……

    别了……少女时代的爱……(全文完)

    ````````````````````````````````````````````````````

    (感谢各位追文到最后,后记,照例,作者鞠躬致谢。

    戏已落幕,百般感触,各人不同。这个故事分婚姻篇与校园篇,或许倒过来看,又是不同的感觉。原取名〈那年,我们相爱过〉,结果上传没几个人看,大约红袖大部分读者对这类的名字不感冒。后换名为〈爱上首席ceo〉终于有了读者,我那个汗啊,大大滴!

    这个故事被编辑催稿催了n次,我都不好意思拖了。剩下的是修稿,投稿,可能会删改很多,但愿出版顺利。

    真心喜欢本故事的亲们,或有心的亲们,欢迎帮我想个更合适的书名,提供参考方向,呵呵,某菲期待着。

    最后,免不了俗打句老广告,如果大家还信任菲,欢迎去看我精心编写的剧情文总裁爹地酷妈咪,专走剧情路线的,保证故事精彩哦!

    群亲,群抱,群啃,咱们下个故事见!)</pre>

章节目录

七年之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江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菲并收藏七年之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