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刀贯穿天地,将锦衣华服少主,带了回来。

    此时的他,浑身沾满了鲜血,脸色苍白,被战刀贯穿胸膛,内脏破碎,生机在消失,他的眼眸中,充斥着无尽恐惧。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战刀刺入他体内的恐惧。

    “那是什么?”

    他百思不得其解,战刀刺入体内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变得行动缓慢了起来,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一股邪恶的气息,侵入脑海中,摧毁他的元神。

    咔嚓!

    方辰拔出战刀,锦衣华服男子瞬间毙命。

    不过,在他临死之前,恶狠狠的盯着方辰,放下了一句狠话,“我背后的势力,不会放过你的。”

    原本还想求饶,但方辰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机会,直接了断了他的性命。

    这一幕,让的凰公主也是咋舌,没想到冥界的战刀,如此强大。

    “他们是什么人?”凰公主问道,她对这些人的身份,也极度好奇,他们背后的势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

    末法时代,天地大变,各种沉睡了亿万年的古老强者,纷纷苏醒,哪怕是伽罗族这样的顶尖族群,都在担心劫难。

    更何况是其他族群呢?

    她准备这次回去,见到师尊之后,好好的询问一下,看看师尊是否知晓。

    凰公主的目光,落在了方辰的身上,她们两个曾经来过这里,而且还进入了魂河底部,而且还因祸得福,得到了母亲的传承。

    想到母亲的雕像碎裂,凰公主内心就生出了一丝涟漪。

    母亲为她择婿,然而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看着方辰那挺拔的背影,凰公主甚至觉得,这样一直看着他,也挺好的。

    “不知道。”

    方辰收起冥界的战刀,神色略显凝重,“先不管他们了,看看能否救出冷仙前辈来。”

    冷仙前辈对方辰有很大的恩情,若非前者的话,方辰也许早就死在了死之涯中,而且当初方辰无意中乱入伽罗族的禁忌之路,回到了混沌界的轮回路尽头,大尊曾告诉他,冷仙与伏剑至尊,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货真价实的混沌界之人。

    嗡!

    方辰来到魂河边,伸出手掌,轻轻的按在魂河之上。

    下一瞬,整个魂河,瞬间动荡了起来,可怕的侵蚀力量,瞬间钻入他的身体中,不过他已经今非昔比了,踏入圣境第十阶的他,战斗力暴涨,体内的终极之力,轻松的抵挡住了侵蚀力量。

    咚咚咚!

    看了一眼体内九十多道终极之力,方辰深吸

    一口气,而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纵身一跃,跳入了魂河中。

    “你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方辰的声音,传入了凰公主耳中。

    紧接着,凰公主就看到了魂河表面,激起了一朵朵的浪花。

    噗通!

    方辰进入魂河,九十多道终极之力完全催动,环绕在周身,庇护着他前进,任凭魂河之水拥有着强大的腐蚀能力,但对终极之力,却束手无策。

    正因为如此,方辰轻松的下潜到了魂河地步,来到了光团之前。

    在那灰蒙蒙的光团中,有着一道靓丽身影,盘膝坐着,雪白肌肤裸露在外,身上没有一丝衣服,不过灰蒙蒙的光团,将所有视线阻隔。

    方辰也是隐约能够看到一丝轮廓。

    他急忙转过身去,十分歉意的说道:“冷仙前辈,晚辈来救你了。”

    冷仙依旧如同行尸走肉般,一动不动,仿佛早已失去了元神般。

    “冷仙前辈。”

    方辰大声叫道,同时屈指一弹,一道浩瀚的终极之力,爆射而出,透过灰蒙蒙的光团,钻入了冷仙的体内。

    也就是这时,冷仙的身体中,传出了一道忧伤的声音。

    “你……救不了我……”

    这是冷仙的声音,她的身体禁锢于此,元神经历洗礼之后,被方辰的终极之力刺激,有了一丝知觉,发现方辰冒死进来救自己,她颇为感动。

    当初第一次见到方辰的时候,就对他有好感,从他的身上,感应到了一丝伏剑至尊的气息,爱屋及乌,冷仙选择帮助方辰。

    如今,那个受她庇护的小家伙,成长起来了,她很欣慰。

    “冷仙前辈,我要怎么做?”方辰忍不住问道。

    若有可能,他必定倾尽全力,救出冷仙前辈,哪怕为此付出惨重代价,也在所不辞。

    唉!

    忧伤的声音,从冷仙的身体中传出。

    她叹息道:“他曾经来过魂河,我只是想要追寻他的足迹而已。”

    方辰一怔,瞬间明白,冷仙前辈所指的他,就是伏剑至尊。

    “魂河比世人想象中的要复杂很多,而且这里边牵扯到了很多秘密,还有关于他的消息,我是自愿来到这里,以肉身为代价,与魂河做交易的,你不用管我。”

    听到这些话,方辰内心大震。

    与魂河做交易?

    难道,魂河还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吗?

    还是说,魂河有主人。

    方辰想到了魂河下方,漩涡中的那座府邸,以及府邸内的一切。

    凰

    公主的母亲,也就是原始族群的强者,曾在魂河底部,建造了一座府邸,这等大手笔的建造,意义必然非凡。

    难道,魂河背后的主人,就是原始族群吗?

    联想起曾经白猿一族的老白猿,跟他说过的话,原始族群曾命令其附属族群白猿一族,跟随混沌界强者,大迁移到混沌界。

    只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失败了。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

    方辰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

    灰蒙蒙的光团中,冷仙的声音再度传出,“你的身上,肩负着重任,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要意气用事。”

    “我在魂河中很好,虽然会沉睡,但终究会醒来。”冷仙说道。

    似乎涉及到了伏剑至尊的秘密,她不愿意说出,哪怕身为伏剑至尊的传人的方辰,她也不想告知。

    “冷仙前辈。”

    方辰叫道,看到冷仙为了心爱之人,情愿永坠魂河,也要去探索未知,他感到动容。

    “走吧。”

    冷仙声音柔和的说道,仿佛老人对待自己的后辈子弟一样。

    (本章完)

章节目录

太古剑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青石细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石细语并收藏太古剑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