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郑鹏不知解释了多少次,不过问的人是张九龄,还得耐心解释。

    张九龄跟郑鹏交情很深,当日郑鹏还在贵乡流浪时在诗会上相识,就是张九龄的不吝赞许,郑鹏才声名雀起,两人之间交往不多,但有事都会为对方发声,逢年过节也会相互赠礼,有一件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以张九龄的聪慧,郑鹏不信他看不出,现在当众提起,算是给郑鹏一个解释和宣传长洛铁路的机会。

    类似的问题回答过很多次,郑鹏回答起来自然轻车熟路:“好处有很多,最重要有三个,首先是省时,长洛铁路是曲中取直,少走了很多弯路,大大缩短了路途,而火车的速度并不比普通马车差,可以节约很多时间."

    “第二是省力,长安到洛阳,路途遥遥远,无论是骑马还是坐车,都不是一件乐事,要知路途颠波,一连跑几天,到目的地的时候,全身像散了架一样,对老幼和妇孺更是一种负担,坐上固定铁轨的火车就不同了,有如平地般平稳,别说能安安稳稳休息,就是吃个饭、喝个茶、下个棋也能随心所欲,出门也不用特地带上车夫。”

    “最后是省钱,举个例,一个人要到洛阳办事,不带仆人不用车夫,一人一马上路,路上不担搁,也要三天才能抵达,人要吃,马要嚼,晚上要住店要给马喂精料,再省一天怎么也得二百文钱,三天就要六百文,这还是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而坐上长洛专列,只需要二百文,足不下车、衣不替换就可以顺利到达,省时省力省钱,非常划算。”

    张九龄闻言连连点头,高兴地说:“好,非常好,没想到火车有这么大的便利,郑将军,你取名为长洛铁路是不是意味着以后还会修其它的铁路?”

    亲眼看到火车的英姿,又听到郑鹏的介绍,张九龄心情太好,很快又提出新的问题。

    运载量大、速度快,无视天气全天候出行,简直就像神话中的仙器,普通人觉得新鲜,张九龄却看到火车背后蕴藏的巨大潜能,有了火车,可以更好地互通有无,加速商货流通,也可以快速调配人员、物资,前景一片光明。

    想法再大胆一些,要是全国都通上这种便捷的铁路,那大唐的将会更加强盛、富强,国力蹭蹭上涨几个台阶。

    郑鹏一脸坚定地说:“回张相的话,一定会。”

    亚马逊流域一个蝴蝶展一下翅膀,有可能在美洲引起一场飓风,这就是有趣的蝴蝶效应,俗话说得好,水过留痕人过留名,郑鹏也想享受生活之余让这个世界因自己的存在有一点点不同。

    到目前为止,还算有点成绩。

    吐蕃灭了,困扰大唐二百余年的心腹大患消除,边境更加安全,商路更加繁荣,武惠妃没有病逝,杨玉环没有进宫,李林甫没有得势,李隆基没有沉缅温柔乡中,大唐国力也没有盛极转衰,反而还透出蒸蒸日上的迹象,依然是郑鹏心中的那个盛世大唐。

    不对,应说是盛世大唐的豪华版。

    李隆基拍拍郑鹏的肩膀,有些触动地说:“爱卿之才华,世人皆知;爱卿之功绩,朝野皆见;爱卿之忠心,可昭日月,像这种利国利民之好事,朕定会支持。”

    “皇恩浩荡,臣感恩涕零,谢主隆恩。”郑鹏连忙谢礼。

    有了这句话,相当于多了一道护身符,郑鹏连忙表示感谢。

    “郑将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发车?”李亨忍不住问道。

    郑鹏抬头看看旁边日冕刻度的位置,马上应道:“回殿下的话,估摸还有二刻钟就到吉时。”

    为了不耽搁吉时,崔源还让人搬来一来日冕,方便郑鹏对照时辰,眼看离吉时越来越近,管家崔二已经协助那些得道高僧在举行祈福仪式,第一批尝鲜的乘客也向指定地点集合,等着上车。

    吉日还没到,蒸汔锅炉已经开始加热蓄力,可以说万事俱备,只待吉时。

    “有意思”李隆基突然心血来潮地说:“郑爱卿安排一下,朕也试一下这个火车,就当是去东都巡视一下。”

    不会吧,李隆基要坐火车?

    郑鹏一下子楞住了,按理说火车营运是一个买卖,谁乘都可以,问题是李隆基不是普通人,一国之君,大唐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影响着大唐的国运和走向,安全方面更是不容出一丁点的差错。

    没做过这方面的预案啊,位置不够怎么办?有危险怎么办?路上出了差池怎么办?

    正当郑鹏想着怎么拒绝李隆基的时候,多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皇上不可”

    “皇上不可”

    “父皇三思”

    张九龄、李亨、李林甫等人纷纷出言劝阻。

    “皇上是一国之君,自应坐镇京城,朝中不可一日无君,请皇上三思。”张九龄一边行礼,一边劝谏道。

    “皇上是九五之尊,不能轻易离开京都啊”

    “三思啊,皇上。”

    “请皇上三思,火车虽说新奇,但安全方面尚无验证,皇上切勿以身试险。”

    “请皇上看在大唐江山和黎民百姓的份上,切勿以身试险。”

    太子和朝中一众重臣纷纷劝谏,郑鹏也出言劝道:“皇上,火车初次运行,难免有不足之处,而接待和安保方面也没有准备,怕是接待不周,请皇上给微臣一个改良的期限,到时以全新之姿迎接圣驾。”

    身边人都劝谏,就是郑鹏也婉谏,有心试乘的李隆基有些兴趣盎然地说:“朕本想亲自试乘以示对爱卿的信任和支持,如此说来,只好择日了。”

    郑鹏闻言心中一动,有些感激地说:“皇上亲临,已是对微臣最大的支持,皇恩浩荡。”

    这话不是拍马屁,而是有感而发,长洛铁路从策划到实施,没有李隆基的支持肯定没有这样顺利,实在不能再挑剔了。

    “父皇”李亨向李隆基行了一个礼,恭恭敬敬地说:“父皇国事繁忙分身不瑕,儿臣愿代父皇试乘火车,看看郑将军的新式火车有何鲜奇之处,回宫再细禀父皇,请父皇恩准。”

    火车是一个新鲜的事物,李亨虽说是太子,可也是一个好奇的年轻人,心中早就跃跃欲试,听到李隆基有些不甘,马上站了出来。

    主动站出来,为父皇解困之余又显示自己的勇气,满足自己的好奇又能获取郑鹏的好感,简直就是一箭四雕,何乐而不为?

    至于安全?李亨并不担心,要知火车在一年多前已经开始测试,一个多月前更是全面测试,郑鹏也说了做了多种预案,出不了大事,再说届时郑鹏也会随车出发,郑鹏都不怕,自己怕什么?

    “准!”李隆基一脸欣慰地看了李亨一眼,开口表示同意。

    看到儿子有担当,李隆基龙颜大悦,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李亨心中一喜,连忙行礼谢恩,然后扭头开玩笑地对郑鹏说:“郑将军,听说火车要购票,孤可是没有买票,到车上补票,可否?”

    “殿下亲临,那是微臣的荣幸,哪能让太子购票呢,就怕条件简陋委屈了殿下。”

    “好说,好说,郑将军把孤当成一名普通客人即可。”李亨大度地说。

    说话间,列车长走过来请示:“总指挥,一切就绪,吉时快到,可以让客人们上车了吗?”

    郑鹏扭头看了一下李隆基,看到李隆基没有反对的意思,点点头说:“让他们先排队检票,等甲号车厢上完客,他们就可以上了。”

    这不是一个讲求人人平等的社会,普通百姓哪能跟当今太子同时上车呢,得让达官达人的甲号车厢的客人先上车,对他们来说,能跟太子同乘一列火车已是恩泽。

    列车长应了一声,马上前去准备。

    郑鹏不敢怠慢,先是跟李隆基和前来送行的达官贵人辞别,又亲自把李亨和几位身份显赫的达官贵人迎上车,完了还要请崔源、绿姝和儿子上车。

    新事物,让他们尝个鲜,成为大唐交通变革的第一批见证者,以身作则让那些对火车安全有异议的人闭嘴。

    请太子上车,又跟列车长确认了各种准备工作,?还得跟李隆基和参加发车仪式的人告别,忙得差不多准备上车的时候,人群中有人突然问道:“郑将军,某也想尝个鲜,见识一下新式火车的新奇之处,还有空位吗?”

    郑鹏扭头一看,说话的新任壮武将军王超,出身名门,在左飞骑任过营长一职,算是自己的旧识。

    “还有空位吗,某也想尝个鲜。”

    “刚刚回京,不知长洛铁路正式运行,没来得及买票,郑将军能方便一下么?”

    “没位置,站得也行。”

    “某是武将,身手还行,郑将军把某充当护卫也行。”

    王超一开口,不少人纷纷跟开口,都想搭乘这第一趟火车,有的甚至肯屈尊充当护卫。

    郑鹏苦笑一下,连忙对众人拱拱手说:“盛蒙诸位错爱,实在抱歉,火车座位有限,人数也有限制,为了安全起见,实在腾不出位置了,见谅,见谅。”

    火车开始卖票时,应者廖廖,很多人对这种新式交通工具的安全性表示怀疑,都是亲朋戚友光顾多一些,后来郑鹏放风出去,说自己全家都会乘坐这一趟,票才好卖起来,像王超这些人临时想上车,并不是真对火车有兴趣,十有八九是看到太子李亨在车上,想找机会讨好罢了。

    郑鹏对这些人有些不屑,不过也不好当面说出来,虽说车上还有空位,还是算了,免得有人说自己第一趟车临出发还没卖完票。

    怕有人临时上车措手不及,郑鹏预留了小半的位置,幸好有这个安排,不然太子李亨临时决定上车都没法安排,要知李亨贵为太子,身边随从众多,就算一再缩减,也有三十多人。

    当然,太子出行,作为大唐帝国储君,不会仅仅只有区区三十余跟在身边,到时还有大批太子府的亲军沿途护送。

    王超等人也没抱多大希望,闻言客气一下,也没有再次纠缠。

    正当郑鹏转身上车,一只脚刚踩到的踏板的时候,背后突然一个娇柔的声音:“郑将军,我们也想坐第一趟火车,还有位置吗?”

    刚刚说了没位置,皇亲国戚都挤不上,怎么还有人不识趣?在场不少人皱起眉头,一些直性子的人都想开口讽刺哪个不识趣的人时,可他们看清说话的人,脸上的不悦和嘲讽全然不见,转而换成淡淡的笑意,就是高高在上的李隆基,脸色先是惊愕了一下,很快又露出像长者般和熙的笑容。

    “嘻嘻,总算来了一个大团圆。”一旁的高力士忍不住说了一句。

    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而此时的郑鹏,一只脚还举在半空,忽然间,郑鹏的脸上出现了欣喜的神色。

    是林薰儿的声音。

    说是找亲人,本以为十天半个月就能回来,没想到一走就一年多,身边少了一位善解人意又知情识趣的红颜知己时,还真是让郑鹏牵挂。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终于舍得回来了。

    郑鹏放下脚,转过身,正准备迎接林薰儿时,突然瞳孔一缩:一年多没见,林薰儿还是那么美,虽说身上有些风尘仆仆的味道,但是容颜和身材还是那样完美,许久不见的红雀,也是满满的女人味,让郑鹏吃惊的林薰儿和红雀的中间还站着一位身高腿长、带着异域风情的美女,不对,是二位才对,一个面带稚气、唇红皓白的小美女被抱在怀里,正在怯生生的看着自己。

    此刻郑鹏惊讶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站在中间那位异域美女,正是自己梦牵魂绕的兰朵。

    那兰朵怀中那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不就是自己的女儿吗?

    天啊,林薰儿所谓的找亲戚,就是跑到西域帮自己劝回兰朵么?是了,难怪一去那么久,难怪绿姝说起林薰儿就吱吱唔唔的,敢情是二女合起来瞒自己,准备给自己一个惊喜啊。

    一种“有妻如此,夫复何求”的情感一刹那充斥着郑鹏的心口......

    郑鹏还没有回过神,已经上了车的绿姝却飞快从火车上跳下,小跑着跑向二人,边跑边说:“二位妹妹,可把你们盼来了,急坏奴家了,还以为你们赶不上呢。”

    “绿姝姐好...”林薰儿展颜一笑,有些庆幸地说:“路上有些事耽搁了一下,这二天加快了脚程,总算赶上了。”

    一旁的兰朵有些羞涩,有些不太自然地说:“夫人好,兰朵...”

    话还没说完,绿姝一下抱住她,高兴地说:“?叫什么夫人,都是一家人,外人面前叫声姐,没有外人我们就是不分大小的姐妹。”

    没待兰朵回应,绿姝指着兰朵怀中的小女孩地说:“这是阿依慕吧,真是漂亮,跟妹妹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嗯,鼻子像夫君,真是可爱,忍不住,来,姨娘抱抱。”

    “阿依慕,这是姨娘,乖,快叫姨娘。”林薰儿在一旁笑道。

    小女孩的听了林薰儿的话,又看看母亲兰朵,看到母亲笑着点点头,有些怯生生的说:“姨娘好。”

    “好,好,好,真乖”绿姝一边说,一边把一条镶着红宝石的手镯帮阿依慕戴上:“第一次见面,这是姨娘的一点点小心意。”

    “谢谢姨娘。”小女孩很机灵,不用母亲吩咐,很乖巧的谢了绿姝。

    这时激动得不知道的郑鹏也走到跟前,还没说话,绿姝把阿依慕递了过去:“阿依慕乖,让你阿耶抱抱。”

    郑鹏有些措手不及抱过自己的女儿,看着怀中那个怯生生的女儿,有种做梦的感觉,眼眶都有些湿润了,知道自己有个女儿,心里梦里想过很多个父女重逢的版本,可就是做梦也没想到在这种场合、这种方式重逢。

    “叔叔,你是阿依慕的阿耶么?”阿依慕的胆子大了不少,有些好奇地问道。

    话音一落,站在一旁的兰朵紧张得不自觉捏紧了自己的衣角,眼也不眨地看着郑鹏,耳朵竖得高高的,生怕自己听漏一个字。

    林薰儿突然出现,苦劝自己带女儿回长安,刚开始兰朵是拒绝的,不仅兰朵拒绝,就是兰朵的亲人也不同意,骂郑鹏没有男人的担当,这种事怎么自己不来,而是让一个小妾来,而林薰儿被骂被嫌弃也不生气,就是不速之客的身份住在突骑施,天天找兰朵聊天,还一步步得到阿依慕的信任和喜爱,其间绿姝一个月也寄几封信过来苦劝,经过近一年的努力,终于感兰朵,同意前往长安。

    没有亲口听到郑鹏说接受自己时,就是绿姝表示出足够善,兰朵还是有些担心。

    “是,乖女儿,我就是你.....阿耶。”郑鹏说到后面,语气都有些哽咽。

    听到“乖女儿”的时候,兰朵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轻轻咬了一下唇边,看得出她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旁的林薰儿感受到她的异亲,轻轻握住她的手表示鼓励,兰朵扭头对绿姝微微一笑以示回应。

    此时父女间的对话还在继续:

    “阿耶,为什么那么久也没来看阿依慕?”

    “这个...阿耶要做事,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给阿依慕买好吃的、好玩的、好穿的。”

    阿依慕咬着手指说:“阿依慕能吃饴糖么,好大块的那种,还要一面好大的镜子,娘给的那块不小心打破了,让娘骂了。”

    “想吃多少都有,除了饴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要多大的镜子都行,打破一块算什么,心情好我们天天都打破几块玩。”

    “林姨娘说阿耶是好大的官,阿耶,有多大?”

    “这个...当然大,保证没人敢欺负我们家阿依慕。”

    “嘻嘻,真好。”

    阿依慕看到郑鹏,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抱着郑鹏的脖子像个好奇宝宝,不停地问着各种问题,郑鹏也化身宠女狂魔,眉开眼笑的应着。

    看二人聊了一会,林薰儿走过来,轻轻捏了一下阿依慕红嘟嘟的小脸蛋,微笑地说:“阿依慕,来,跟你阿耶说说的全名。”

    全名?什么意思?

    阿依慕很听林薰儿的话,闻言一本正经地说郑鹏说:“阿耶,阿依慕的全名是阿依慕.不悔。”

    阿依慕...不悔...郑鹏听到这个名字,内心一震,顾不得跟女儿再亲热,把目光落在一旁有些羞涩的兰朵,张张嘴,一时什么都说不出来,半响一脸坚定地说:“阿依慕,我的好女儿,现在你有二个名字,在西域,你是美如月亮的阿依慕.不悔,在这里,你的名字是郑不悔。”

    郑不悔?

    小女孩有些迷茫,不知为什么自己突然有二个名字,下意识看看自己最亲的母亲,兰朵全身好像触电般一震,紧咬着嘴唇,向女儿重重点了点头:“小悔,他是你阿耶,阿耶...说了算。”

    说了后面,兰朵双手捂着脸,低下头,一滴晶莹的泪珠从指间滴落。

    几年的等待,此刻,值了。

    郑鹏抱着女儿,走到兰朵面前,犹豫了一下,很快伸出手把兰朵揽在怀中,柔声地说:“终于等到你,回家就好,回家就好。”

    在突骑施,阿依慕的意思是月亮似的女儿,这是突骑施贵族专用的、一个高贵的女孩子名字,没想到兰朵还有名字后面加了“不悔”,有点像后世一本畅销里人物。

    “不悔”两个字看似平凡,却把兰朵的心意和态度表露无遗,郑鹏的内心再次被感激、幸福、懊悔、自责等情感充斥着。

    “嗯”兰朵抬起头,目光跟郑鹏对视,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微笑,笑中带着泪花。

    幸福的泪花。

    兰朵听得很清楚,郑鹏是说“回家”,不是回来,一个家字,足矣。

    没见到郑鹏前,兰朵有一腔的委屈,满腹的话想跟郑鹏控诉,脑里不知想过多少交见面时说些什么,心里准备了很多话,不知为什么,满腹的话语到了见面,只化作一个“嗯”字。

    一个眼神足抵千言和万语。

    正当一家你情我侬的时候,一个不适当的声音响起:“你们一家人,有话不能在火车上说吗,吉时快到了,所有人都在等着呢。”

    郑鹏扭头一看,只见崔源抱着玄外孙探出车窗外,面带微笑地笑骂道。

    一句“你们一家人”表明了他的态度,说明崔源并不反对兰朵的加入,现在的崔源是有孙万事足。

    当然,就是反对也没用,郑鹏可以听他建议,不一定按他的话来做。

    李隆基走来,笑呵呵地说:“铁路通车兼一家团结,真是好事成双,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

    “拜见皇上。”郑鹏、绿姝、林薰儿、兰朵等人不敢怠慢,连忙给李隆基行礼,就是郑不悔,也脆生生地行礼。

    “免了,免了”李隆基摆摆手说:“吉时快到了,不要误了时辰,朕在宫中设宴等着你们一家子,嗯,这女娃子长得真是好看,郑爱卿,说不定我们可以结为亲家,哈哈.....”

    要是普通人,听到皇帝说联亲,肯定感激涕零,觉得自家祖坟冒了青烟,可郑鹏闻言心里一震,然后装着没听见一样,抱着女儿急急往火车跑:“吉时快到了,夫人们跟上,千万不要误了时辰,红雀也跟上,跑啊....”

    说罢,一溜烟跑了,绿姝、林薰儿、兰朵三人相付一笑,很有默契的手挽着手小跑着跟在后面,留下有些好像唱独角戏、略有尴尬的李隆基在风中凌乱......

    一入候门深似海,更别说进“朱门”了,哪个皇子不是妃妾成群的,再说皇家斗争激烈,有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郑鹏现在就一个宝贝女儿,可舍不得送到宫中受委屈,这种事避之则吉。

    就算不进皇宫,不嫁豪门,郑鹏也能保证自家女儿锦衣玉食、享尽人生富贵,因为自己就是豪门。

    作为父亲,郑鹏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不是嫁给生活、嫁给现实,而是嫁给爱情。

    等到郑鹏上了火车,李隆基的老脸抽了抽,忍不住说道:“力士,郑鹏那小子,是不是没听到朕的提议?”

    高力士犹豫一下,最后小心翼翼斟酌地说:“陛下,郑将军是非常之人,所想也是非常人所想,老奴愚钝,不敢妄想狂测。”

    “哼哼...”李隆基哼哼地二声,也不再说什么。

    高力士用眼角把李隆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主仆相伴几十年,一眼就看得出李隆基心里有些不忿,不过并没有怒意,隐隐有些不甘,那骨碌的眼珠子,明显像是在盘着着什么。

    龙颜不怒就好。

    “呜呜呜....”

    ?此时火车上特制的气笛连响三声,蒸汔机转动的声音更大,就在气笛响起的同时,火车前面的两名马夫同时扬鞭,十二匹健马齐齐嘶叫一声,奋力拉着已缓缓起动的火车向前奔去,只见火车就像一条钢铁巨龙,在轰鸣声和马匹的嘶叫声中迎着朝阳下越跑越快,越跑越远,慢慢消失在天际边........

章节目录

盛唐高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炮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炮兵并收藏盛唐高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