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思想之间,大门开了。桑陌仍是那一袭宽大飘逸的白衣,直挺挺站在门槛那头望着头,灰色的眼瞳中看不出任何思绪。

    “回来了?”

    “嗯。”

    空华跨步往里走,桑陌也不拦,侧开身让他进门,而后便默不作声地跟在了身后。

    去哪儿了这种话艳鬼是断断不会问的。倘若哪天他真的凭空不见了,桑陌恐怕也不会有什么举动吧?xingqíng淡漠的艳鬼只会捏着核桃,撇开嘴微微一笑,然后就当做世间从未有过空华其人,领着小猫继续日复一日地安然度日。也许,在今后的某一天,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小猫,他会透过那张仿佛复刻的脸庞想起什么,而后洒脱一笑。

    空华相信,这样的事,桑陌一定gān得出来。没有人比他更会bī迫自己。

    心头没来由一阵失落,听着衣摆擦过地面的窸窣声响,回忆着方才开门那一刹那桑陌依然如常的冷淡神色,空华止不住暗自长叹一声,早该习惯了啊……

    “喂。”

    “嗯?”

    “绿豆苏,东城新开的那家。”

    “我这就去。”

    “回来。”

    “怎么?”

    “先吃饭吧,小猫饿了。”

    桌上的粥已经凉了。先做的白粥,是在桌上搁了多久?那熬粥的人呢?又该起得多早呢?

    再然后,一家三口的日子还是和原先一样,平淡安逸,波澜不惊。

    然后的然后,某天上街,正赶上庙会,大街上人cháo滚滚摩肩接踵。

    空华忽然觉得袖间一紧,顺势低头,是一个脸庞圆润的小女娃,穿着一身黑衣,乌发红唇,双瞳似水,越发显得小脸剔透粉`嫩,她看年纪不过五六岁光景,圆润白胖仿佛那头老艺人摆在摊前的彩绘泥娃娃一般。

    空华猛地一怔,身旁的桑陌和小猫也跟着止住脚步。

    小女娃的个头还不到他的腰际,小手却紧紧攥着空华的衣袖不放。她极力仰着头,墨黑的双瞳直挺挺望着空华,示意他俯身弯腰。

    抵挡不住人们好奇的视线,空华迟疑地向她靠去,袖口一重,颊边倏地一凉。

    “你……”大惊之下,空华立时捂脸后退。

    “咯咯……”女童却笑了,这年纪的女娃还不懂羞涩为何物,红菱小嘴欢愉地向两边翘起,如泥娃娃一般可爱的莹润脸庞不见一丝难堪,兴奋的神采溢于言表,“叔叔,好看。”

    哄堂大笑。身边的人们俱是戏谑满足的神qíng,纷纷赞叹女童可爱。

    女童松开了手,转身向人群中钻去,一瞬间就不见踪影。

    除了空华与桑陌,谁也不曾留意,女童离去时回眸那一瞥的神态。那样柔美娇妩的眼神,绝不是寻常孩童该有的。

    “哼。”轻哼一声,在围观人群的注视里,桑陌拽着小猫径自离去。

    那个麻烦的女人……向着女童离去的方向又看了一眼,空华无奈地摇摇头,向桑陌追去。

    艳鬼不知怎么了,脚不点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左躲右闪一路走得飞快。

    “你……”直到追进一条无人的窄街,才见桑陌停下。上前一步,空华正要发问。

    襟口被狠狠地抓住扯下,又是在他不及反应的时候,面颊一凉,正是方才女童亲过的位置。

    “……”这次才是真正的目瞪口呆。

    “哼。”骄傲的鬼,再度背过身后就再不肯回头。

    “桑陌呀……”空华上前,张开臂膀将他拥进怀中。

    “高兴了?”不甘愿的语气。

    “嗯。”大笑着点头,笑意冲破了死死抿起的双唇,无爱无恨的前任冥王殿下笑得满足之至,“那是阎姬,算是……我的堂姐。”

    同时,也是现任的冥府之主。

    那一夜,忘川岸边,奈何桥上,黑衣的女童闲适地坐在大片彼岸花海里,面无表qíng地跟他陈述:“修为这种东西,修习一阵就有了。冥府永远等着你。”

    他同样面无表qíng地听,不置一词。

    于是她又转而发问:“值得吗?”

    “值得。”

    “不后悔?”

    “不后悔。”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最后,远远地听她叹息:“明明是没有回报的事……”

    怎么会没有呢?看,现在不就有了吗?还是超乎于他意料之外的。

    “笑什么?”怀里的鬼不满地扭头。

    空华用手指梳理着他的发丝,缓缓收敛起笑容:“没什么。”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变的。积沙成塔,滴水穿石。不是吗?

章节目录

艳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公子欢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欢喜并收藏艳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