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的故事讲到这里之后,停顿了很久,好奇的小孩忍不住抬起头想要询问他怎麼了,法师就摸著他的头笑,从那张不知该用什麼词汇来描述的好看面孔上流露出的笑容异常漂亮而又迷离:“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

    他转身慢慢地踏上那条铺著青苔的狭窄山道,长长的能一直拖曳到地上的袖子在微风里轻轻摆动好似翅膀。

    法师走得很慢很慢,似乎要将山道旁的每一朵花每一棵树每一株糙都一一铭记,纵然他早已在这条曲折的小道上来回了千万次。

    山道的尽头是一座隐匿在山林中的庄园,看似小小的,知qíng的人们却知道,这其实是一座被庞大的术法所隐藏的巨大得仿佛迷宫的建筑。法师的背影就消失在了“咿呀----”一声自动开启的门板背后。

    法师是当今辅佐天子的国师,也是这一支并不外人所知的神秘家族的族长。在族中,他被年迈得整张脸都覆盖著皱纹的长老们尊为“超出了众多先祖的伟大法师”,法师只是淡淡笑著,微微地颔首,谁也不能再把他和当年那个总是漫不经心地,屡屡失败的,既背不会咒文也摆不好阵法还嚷嚷著不想做法师的别扭小孩联系起来。

    现今的法师从不出错。自他通过成年试炼的那个时候起,便再没有出过错。

    这位堪称伟大的法师在某些方面却是古怪的。他打破了国师必须居住在京城的惯例,自始至终坚持居住在这座被幼年的他怒骂为“牢笼”的山庄里。

    年轻而充满好奇心的天子亲自来到山庄里询问他为什麼?

    他一如既往地端坐在因古老而泛出暗黑沉光的桌案之后,漫不经心地看著手中画满奇异符号的卷轴:“因为……”

    天子迫不及待地倾身想要再凑得更近一些。

    法师的嘴角就这样缓缓地、缓缓地勾了起来:“因为就是想住在这里啊。”

    “到底是为什麼呢?”好脾气的天子锲而不舍地问著,有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有想要怀念的人吗?”

    午后金色的阳光斜斜地穿透棱窗照了进来,被jīng灵们擦拭得一尘不染的石板上反she出微弱的光芒。法师上身正直,用一副仿佛要超脱世俗的清逸姿态结跏跌坐在被割裂成一块又一块的光影里:“是啊。”

    “那……是个什麼样的人呢?”

    灵是这样一种生物,他们原本没有固定的形态也无法被触摸,在古早得连最古老的史书都无法回溯的年代里,他们与古老的法师们定下了契约,由法师们赋予他们能被触摸被接受被感知如同真人一般的实体,而他们则将作为法师们的替身来抵挡那些因为施法失败而将回馈到法师自身的力量。当身体被不断的反击力量消耗到不能再消耗的时候,灵就消失了,抑或说,灵就死了。

    季的那只叫做夷的兔子就是这样死去的。

    辛也是灵。

    在恒接受成人试炼的那一天,那位远在京城的被万民称颂的国师居然也星夜兼程赶了回来。这个有著极高天分的儿子原来也自始至终牵挂在他的心头。

    很可惜,恒失败了。

    长老们纷纷摇著头惋惜:“还是同从前一样的毛病,不能专心致志啊。”

    “唉,明明会是同辈中最出色的人呐……”

    “怎麼就不肯再专心一些呢?”

    恒在一张又一张痛惜的面孔中搜寻著,却再没有见到辛。辛一直是孱弱的,因为自己不断的失败给他造成的从不间断的伤害。辛一直在苦苦支撑著,用那麼温柔的笑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著:“没事的,恒是最出色的。”

    如果能减少几次失败,如果能再专心一些,如果不要有这麼多的漫不经心……辛,我们是否能一起携手去看山庄外那传说中的无比美丽的鲜艳花朵呢?

    在那间空空dàngdàng的屋子里,面对著年轻而毫不知qíng的天子,那位总是显得那麼从容那麼高远的法师一遍又一遍喃喃重复著:“他很温柔。”

    “他有一头长长的发……”

    “他的眼睛总是弯弯的……”

    “他总是对我笑……”

    “他很自私。”

    辛,你很自私。你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去成为一名伟大的法师,那时候的我是那麼不愿意。现在,我办到了,你却不在了。

    “我讨厌术法。”

    天子在不知什麼时候离开了。书房的门扉被轻轻地合上,然后又被轻轻地开启。进来的人笑眯眯的,有一头柔软如绸的发丝,长长的、长长的顺著指fèng瀑布般流泻而下,月牙般的眼眸晶亮仿若点了生漆,颊边各有一个浅浅的酒窝。

    “需不需要我给你一些安慰?”他这样问著,带著一脸无谓的笑。

    恒轻轻地摇头,他却已经大大咧咧地盘腿做到了桌案的另一边。这是甲,在恒成为国师以后,他主动找到了这里。

    “让我成为你的灵吧。”那时的甲坐在长廊下的廊柱边,斜斜地挑起眉梢,神qíng轻佻。

    恒有那麼一刹那的失神:“为什麼?”

    “因为你是不犯错的法师呀,跟著你我就永远不会消失。”他回答得理所当然,笑嘻嘻的,笃定恒会将他留下。

    后来,他真的留下了。因为,他有一张和辛一模一样的脸。

    “需不需要我给你一些安慰?”甲总是这样问著,然后不顾恒的意愿径自坐到他跟前。

    这张闭著眼睛的面孔收敛起了甲惯常那些轻佻、随意,甚至粗鲁的表qíng,慢慢地、慢慢地,恒缓缓伸出了手,指尖微微颤抖:“辛……”

    指腹在他的眉眼间流连,然后用手掌紧紧贴住这张自始至终不曾在脑海里淡去的脸庞,往昔的记忆cháo水般纷至遝来……

    “辛……我喜欢你。”

    “喜欢你呀……”

    随著止不住哽咽的话语,泪珠怆然划下。

    辛不见以后,恒没有像季那样痛哭,他只是在这间寂静的书房里像现在这样端端正正地坐著,坐了很久很久,直到满脸湿意。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一个关於法师的故事。”

    山脚下仿佛棋盘般纵横jiāo错的田野边,俊朗如青松的法师牵著孩子的手。那似乎是个很喜欢扁嘴的别扭孩子,一双黑葡萄似的璀璨眼睛眨呀眨……

    -完-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在本周忍受我短信骚扰并陪伴我打发没有网络的无聊时光的朋友们:该隐、殷芊絮、苹果冰、苦瓜、夜一、豆豆、椎椎、大米、s

    非常感谢你们,今后的两个月请多多关照……

章节目录

不犯错的法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公子欢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欢喜并收藏不犯错的法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