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

    二人安宁度日,于是连时光都不自觉过得飞快,方下了场秋雨,转眼已是大雪纷飞。

    雪还是当日京中所见的雪,晶莹剔透,洁白无暇,一早醒来推开门,堆了一夜的积雪齐齐冲进房来埋了脚面。小侯爷学着旁人的样跑去河边破冰捉鱼,鱼没捉着,自己险些栽进河里;徐客秋好心要给宁怀璟熬一盅补汤,汤烧gān了,瓷锅破了个大dòng;一起玩过了堆雪人,屋子旁到如今还站着那个面目扭曲的「崔铭旭」;又一起玩过了打雪仗,湿了一身棉衣,晾在火炉旁烤着烤着,两个几乎赤条条的人红着脸四目相对,燃了场「gān柴烈火」……

    玩过了所有能想起来的玩意,终于累了乏了,裹着一g厚被子坐在火炉边闲聊天。徐客秋学堂里的孩子可爱得很,天采把花,夏天塞条鱼,秋日里偷偷摸摸在门外留下袋梨,前两天又冒着雪送来一个小小的手炉,捂在手里大小正合适。宁怀璟油然感叹:「真是乖巧懂事。」

    徐客秋骄傲地横他一眼:「那是当然。」

    于是小侯爷又忍不住异想天开:「要不,我们也生一个吧。」

    徐客秋眼皮子不抬一下:「生出来以后跟你一样气死爹娘?」

    宁怀璟低头摸鼻子:「其实……还好吧……」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赶紧转了话题,伸手搂过徐客秋的肩膀:「我跟你说个故事吧。」

    说是很久很久以前,某地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某天来个书生要借宿……

    「其实老和尚是妖怪,半夜把书生吃了。」徐客秋撇撇嘴。

    「那这样吧,我再给你讲个故事……」

    说是很久很久以前,书生搭救了一个想要轻生的女子,女子要以身相许……

    「其实女子是个女鬼,披着人皮来祸害书生的。」徐客秋又说。

    宁怀璟叹口气,皱皱眉再开口:「那……我还有个故事……」

    是个关于牡丹灯笼的传说,有人半夜归家的时候,在路边看见一盏漂亮的灯笼晃悠悠地在半空飘dàng,第二天他就死了……

    这一次徐客秋没有说话,宁怀璟瞧着他一脸闲适的牧羊,不由颓唐地认输:「好歹让我吓到一次吧……」

    他笑着装傻:「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小侯爷垮着耳朵对手指,「都说……说……说……」

    被吓到了就会忍不住靠向身边的人,所谓的「靠」便是……嗯……嗯……嗯……投……那个……怀……送……那个……抱……可以顺势搂住腰、拍拍背、摸摸脸、亲亲额头……屋外簌簌落雪,屋内炉火正旺,一室暖意里,柴火在烧,yùhuo也在烧,烧到一块儿刚刚好。

    宁怀璟扁着嘴期期艾艾,徐客秋斜睨他一张充满幻想的脸,啐都懒得啐他。他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得像寒风里的小狗:「客秋啊……」

    爪子还没搭上就被闪开,毫不气馁地搭上、搭上、再搭上,终于成功把徐客秋拥进怀里,笑容甜得能齁死人:「客秋啊……客秋……」

    一声拖过一声,声声不绝。

    徐客秋终于肯回头,脸庞被炉火映得通红,两手用力扯开宁怀璟的脸:「宁、怀、璟!」

    「嗯?」宁怀璟口齿不清地回应,眼中满满都是宠溺。

    他却忽然松了手,趁宁怀璟没有回过神,迅速地用唇堵住他的嘴:「我喜欢你。」

    还记不记得当初你所画的那幅涂鸦:要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你不是忠靖侯府的宁怀璟,我不是忠烈伯府的徐客秋。盖一间糙屋,屋子外面有篱笆墙,如同晚樵他家花园里从前弄的那个叫杏花村的小院一般,院子里可以养花,寻常的月季与凤仙。

    屋外的小院里要放两把小竹椅,天气好的时候,我在院子里看书,你陪着我。院外有小河,夏天的时候,我们在河边看星星。冬天的时候,你说会砸开冰块给我捉鱼吃。河对岸是糙原,一望无垠,我们可以在上头骑马。屋后青山起伏,层峦迭嶂,我们去山里打猎,兔子、狸猫、梅花鹿……晚上一边喝酒一边烤着吃……

    回头看看这两年,我们牵着手认真而快乐地过着每一天,一天又一天,曾经以为如此无法实现的图景正在慢慢地变为现实。真不知该说些什么,看着男人俊朗英挺的面容,满心只有一句话在不断回dàng----

    我真是喜欢你呀,宁怀璟。

章节目录

贺新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公子欢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欢喜并收藏贺新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