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蓦然一滞,连呼吸都缓了一刻。他坦dàng直率的赤诚目光下,温雅臣呐呐失了言语。半生放làng,山盟海誓不知许过多少,海枯石烂说得连自己都觉可笑。天下人都道他是天生qíng种,蜜语甜言信手拈来。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被旁人的qíng话惊得哑口无言,更料想不到,这般qíng深意重的话语竟出自叶青羽之口。

    墙角花架上,硕大的白瓷净瓶犹在,满满一捧枯枝,枝头桃花凋尽。温雅臣起身走到架前,探头往瓶里看,明净清澈的水面影影绰绰倒映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瓶身gān净光洁,显然有人jīng心擦拭,更有人时常更换清水奉养着这一堆无用的桃枝。

    叶青羽,送他花的时候不见他笑得多欢愉,却总在花落之后让他发现他的留恋与不舍。唐无惑和二姐都说对了,枯枝要单单一枝cha在瓶里才好看。太多了便太触目惊心,触目惊心得叫人真的……落下泪来。

    温雅臣怔怔摸着泪水四溢的脸,耳畔仿佛又能听得临江王沙哑暗沉的哭声。至今未娶的临江王,府内连侧妃都未曾有过。曾是京中多少豪阀世家眼中第一等的乘龙快婿?大殿之上,素来以温文可亲闻名的王爷连连叩首,哭得连当今圣上都搀扶不起,直将额头磕得一片红肿亦止不住悲声。众臣面前,他直呈叶青羽身世,婢女之子,醉酒失态后的意乱qíng迷。

    文武百官竞相出列好言相劝,温雅臣发现只有自己和唐无惑站在原地面无表qíng旁观。戏文里说,公子痛失所爱后,将所有面容肖似的女子集于后院。醉酒失态,是否也有三分是因为那同样柔婉细致的眉目?面对与心中所爱如出一辙的眼瞳,斯文风雅的王爷又何其冷qíng,淡淡以一句“婢女难产而死,臣乍闻此讯惊慌失措,惶恐之际一时糊涂,错将此等大事隐瞒”将所有过往简述。

    临江王说,私自生子是他的错,他愧对先祖愧对陛下愧对百姓,那般连篇累牍那般悔不当初那般痛心疾首,说了那么多,只轻轻一句“私生之子”提及了叶青羽。

    “贱婢大胆无知,暗自隐瞒孕qíng,待臣觉察却为时已晚,乃至铸成大错。臣轻忽疏漏管教不严,以至惊动天下,为万民所指,更令吾宗室蒙羞,臣……臣无颜再见世人!”说得那般恳切诚挚,独独不提这二十余载的不闻不问。口口声声说着枉为人臣枉为人子,却绝口不提“枉为人父”四字。温雅臣木着脸看周遭那一张张或心酸落泪或掩面而涕的脸,嘴角一勾,险险笑出声。

    怪道叶青羽总说温将军好,提着马鞭追着儿子满街跑总好过把儿子丢进照镜坊。怪道叶青羽看他的眼神里总夹杂着那么一丝羡慕。

    手指抚过gān枯的桃枝与冰冷的瓶身,温雅臣坐回书桌前,放眼四顾,物是人非,曾经蹭在脚边打滚撒娇的猫儿也不见了踪影。自雪白的纸张至翻开的书册,自架上林林总总的笔管至悠悠泛着微光的老砚,一一将所有看过,一笔一划慢慢刻进心底。窗外浓荫滴翠,幽静依旧,清凉依旧,赏心悦目依旧,只是少了叶青羽。

    往昔为了这难得清幽的院子才会来看叶青羽,现在叶青羽不在了,所谓世外桃源一般的院子原来亦不过如此。

    天和元年末,临江王上书,请封独子为世子。三日后,临江王世子随同月琉王子同返北疆,名为出使实则为质。恰是下诏的同一日,温家大少长跪宫门外,愿投军入伍,甘为小小一名马前卒,为吾皇长守北疆边关。朝野震动,满城风雨。

    素日上朝总睡眼惺忪满脸不qíng愿的纨绔子,端端正正挺直了背脊跪得一丝不苟,圣驾前从容不迫整衣敛衽,行三跪九叩大礼。礼罢抬头,gāngān净净一张白玉面孔,清清朗朗一双如墨星眸:“臣胆小又没担当,世人教子总以臣为反例,斥臣畏怯,枉为将门儿郎,更不堪为丈夫。此乃实qíng,臣不敢反驳。北疆遥远,苦寒之地,常人皆不愿往,臣亦然。只是,当日有一人,无父无母,无兄弟姊妹无叔伯婶娘,孑然一人独居小院。他说他生来寂寞,恐怕至死也不过独自一人。臣答应他,会陪他。陛下,臣才疏学浅武艺粗鄙,学不会古今圣贤的清高风骨,做不成鞠躬尽瘁的报国良臣,于国不过是承蒙祖荫的酒囊饭袋,于家更是荒唐胡闹的不肖儿孙,碌碌在世二十载,挥霍无数终一事无成,可谓一无是处。到如今,才气胆气尽失,万不能将信诺二字再丢开。我既然应了他要陪他,那么无论天涯海角刀山火海,凡有他之处,臣必定相伴。”

    说罢俯身,额头触地,深深拜服。

    那头温将军呆呆立在百官队列里,把眼睛一揉再揉,不肯相信这是自家那个昨晚见了他还唯唯诺诺噤若寒蝉的不孝子。一众目瞪口呆的朝臣里,唐无惑遥遥看着他深俯于地的平直背影,不苟言笑的脸上淡淡透出一分惊讶,随即释然而笑,难怪叶青羽喜欢他。

    天和三年,北疆láng烟再起,月琉骑兵蠢蠢yù动,扰我边城安宁。时年早,冰消雪融,京中下诏,令大军北征平复边关。乱军丛中,临江王世子不知所踪。

    后来,又一年开科取士,又一桃花灼灼,又一季细雨霏霏,京中从来不缺热闹亦从来不缺风流倜傥的俊俏少年,那谁家公子那谁家三少那谁家雅致温润的探花郎,一代新人替旧人,旧人堙灭在匆匆光yīn里。只是,偶尔茶余饭后,偶尔酒酣耳热,偶尔推杯换盏,论及那些喧嚣繁盛风华无双的岁月,总有人念念不忘:“现在这些人物虽好,可是,终是温少更胜一筹。温少还没从北疆回来吗?”

    临江王世子出使的那年,世子离京的同一天,温家不成器的独苗孤身入了军营,执意北上进了冀北军营,奉命驻守冀北关。天高路远,一别经年,传来的音讯不过只字片语。温少在冀北守城门呢,温少得了个陪戎校尉的官儿,天和三年温少也上了战场杀敌,听说受了伤,万幸xing命无忧……零零总总,京城里的人们说着念着,感慨万千地叹息着:“温少还回来吗?”

    少了他,着实冷清许多。

    与此同时,冀北城里也下着雨。漫天尘土的边塞小城被一场大雨洗得格外明净透亮,素日飞沙走石的青石板路面被雨水浸透,稍稍漫出些许积水,厚实的高靴踩上去,一路踏出“哒哒”的声响。温雅臣打着伞,不疾不徐靠着路边走。老旧的油纸伞打偏三分,一边的肩头被淋得湿透。

    街旁躲在檐下躲雨的异族少女好奇地睁大眼冲他看个不停。察觉她的目光,温雅臣微微扭过脸回她一个笑。少女顿时红了脸,温雅臣却早已回了头。

    风啸雨斜,伞面再倚一分,连绵不绝的雨水被风chuī着,眼看快要溅上他jīng致如玉的脸。

    “哎……”少女忍不住出声提醒。

    温雅臣充耳不闻,压低雨伞,偏过头一心一意照看着手里的桃花。北疆难得一见的娇美嫣粉,始终被细心地牢牢护在伞下,一路而来,连一片花瓣都不曾被风chuī落。

    少女的目光起起落落,不住在桃花和青年秀美的脸庞间徘徊,觉得眼睛都快不够用了。不一会儿,长街另一边缓缓又走来一道身影。穿着青衫的斯文书生,脸庞不及前面那位漂亮,眉宇之间自有一分柔和气韵,叫人见之便心生亲近之意。

    她看着两人在街上相遇,后来的书生皱着眉打量着半身湿透的漂亮公子。漂亮公子一见了他就眉开眼笑的,亲昵地叫他“青羽”,讨好一般把一直小心翼翼护在怀里的桃花递到他身前:“看,我种的桃树开花了。送你。”

    淅淅沥沥的雨,粉嫩半放的花,书生脸上的羞涩喜悦如烟霞一般晕染开来。公子发丝间还挂着雨滴,打着把破了dòng的旧纸伞,弯下眼咧开嘴,笑得满面风。

    -完-

章节目录

新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公子欢喜/冥顽不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欢喜/冥顽不灵并收藏新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