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从出兵那天起,他和燕啸就栓在一块儿,撕扯不开了。真若败了,他和燕啸都没好下场。

    他说完话就低头端起碗来喝汤,手背忽地一烫,端碗的手就被紧紧覆上。洛云放顺势转头,燕啸那张大脸便在眼前越显越大,直至嘴唇上也被盖上一片温软……

    倏忽而至,只刹那,又轻掠而去,蜻蜓点水一吻,飘忽得还没叫人回过神,他已抽身退回原地,脸还是那张厚比城墙贱不要脸的脸,眉宇间忧愁一扫而空,一双眼亮得灼人,连带握着洛云放的手掌心也是一片滚烫,他勾起的嘴角再咧就要歪到耳朵边了,语气倒是不轻浮,还带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却遮不住话语间那份满溢而出的得意:“你是在跟我生死相许?”

    许什么许?许你娘的白日做梦说瞎话!一场仗死百把人都算少,死在一块就算生死相许,那他还许得过来吗?洛云放恨不得掰开他的头颅看看这货成天都在想什么:“你吃多了……”

    这回连话都没让他说完,燕啸那张大脸又凑了过来。不同于上一次的点到即止,双唇相贴,辗转吮吸间他伸出舌在他嘴边轻轻舔舐,舌尖温软,一面柔情蜜意地诱哄,一面灵巧游弋,伺机便要往他口中蹿。洛云放咬紧牙关不愿如他的意,燕啸吻得更细致,一下下轻如细雨连唇角都扫了又扫细细品过……他不愿他亦不bī迫,细碎的亲吻延伸开去,下巴、面颊、眉梢、额头,最终落至他的鬓角,火热的气息一阵阵chuī在耳边,脸贴着脸,耳鬓厮磨,轻语低喃:“战就战,谁怕谁!都到了这份上了,不是生就是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拼命的gān不过不要命的。去他娘的,咱就同姓戚的好好斗一斗,三年不行五年,五年不行十年,爷连二十年都忍得,还在乎这个!”

    他家老国公爷生前是怎么说的来着?燕家守武王关,守的不是谁家江山,燕家守的是天下黎民。男儿从军,为的便是保国护土,于国于家容不得半分退让,哪怕丢了,也要拼死争回来。山川锦绣,寸土不让。

    洛云放死死抓着他手腕的手不自禁松了,唇畔蓦地一痛,燕啸得逞后的笑声伴着觑准时机的舌头一并长驱直入……

    好容易退离少许,彼此气喘吁吁,都红了一双眼,燕啸抬起手,拇指压上他气得发颤的唇:“啧,都在肿了……”

    叮当哐啷乒乓嘭嚓——

    始终守在门外的小厮回头望了望持刀而立的侍卫,相互jiāo换一个眼神,犹豫着是否要进去看看。以小厮对督军大人多年服侍的经验看,方才那阵响声八成是自家公子把燕当家踹地上了。

    响动过后里头倏然寂静,于是燕大当家低低的说话声分外让人听得分明。他说:“洛云放啊,你不怕同我一起死,可我想要和你一起生。”

    生死相许,死同xué固然完满收场,生同衾方为人生极乐。

    侍卫无限鄙夷的目光里,小厮悄悄后退半步,贴着墙根,竖起耳朵想多听两句。洛督军的回话却丝毫没有刻意压低:“滚!”

    “别呀,云妹妹,你害羞了?哎哟,别踹别踹……云妹妹……我刚爬起来……”

    多此一举的小厮挠挠下巴,又在侍卫更鄙夷的眼神里,乖乖站回原地。

    路漫漫其修远兮,燕大当家仍需努力-

    完-

    嗯,匪患至今就全部完结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

    结尾停在这个地方是开篇就想好的,不过整篇文章里有很多是我很不满意的,感觉在节奏上也有失控,一些早就想好的内容也没加进去,比如武王关的故事、小团子云澜、二当家燕斐、钟越、贺鸣、田师爷等等,期间始终一边写一边就有想改的冲动,不过如果要改文章的架构要动很多,所以索性一路写到结尾,然后再去想怎么改。言而总之,文章完结了,我要开始大修了=v=修完后的内容我会再整本贴出来的~

    鞠躬~退场~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匪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公子欢喜/冥顽不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欢喜/冥顽不灵并收藏匪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