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叛逆地“切”了一声,不再回应任何。

    林妙妙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前排的女人出现开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并不是因为她有多美,而是她身上散发着一种气质,与世无争,却又非常独特,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手上拿着今天发布会的宣传折页,里面介绍着今天到场的各位大佬。她低着头很认真地看着,表情专注,仿佛真的对那些官方而枯燥的内容很有兴趣。一绺碎发掉下来,挡住了她的侧颜,只有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

    林妙妙正看得出神,发布会开始了,穿着西服有些油腻的主持人公式化地开场,紧接着是领导发言。林妙妙的录音笔开着,键盘敲得飞快。那是她的职业本能,几乎不过脑子也能记录下别人的发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如雷的掌声之后,发布会的现场突然进入一片沉寂。

    这种持续的安静终于让林妙妙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她本能地抬起头,随着一声一声沉稳的脚步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走到了话筒前,他比主持人高了近半头,上台后,先调整了话筒的高度,才站定抬头。

    林妙妙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个男人便是今天的主角----季时禹。

    森城的初已经回温,他仅着一件白衬衫,搭配黑色西裤和皮鞋。衬衫的款式简洁,袖口也不过是那种很普通的贝母袖扣,要不是那大约被主办方抓去,刻意打理了一下的发型,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今天的主角。

    林妙妙低头看了一眼方才记录的内容。

    季时禹,槐荫集团创始人,2009年曾以370亿净资产,在富豪榜上从前一年的104位飙升至第一位。槐荫集团,一家香港上市的大陆高新技术民营企业,横跨it和汽车制造业两大产业。槐荫新能源汽车,现在中国市场占有量最大的新能源汽车。这次百万校友资智回森,季时禹捐赠了十个亿给母校的工学院,鼓励科研创新。

    比照这样的背景,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未免太年轻了些。

    站在台上,没有怯场,也没有过度的飞扬,他一开口,便是一种让人浸润其中的娓娓道来,搭配他的低音频率,竟然让林妙妙都跟着有些失神了。

    “大家好,我是季时禹。”介绍简短,没什么废话:“很抱歉,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个成功的人,所以我没有经验,只有故事。”

    他这句话话音刚落,现场就爆发起了雷动的掌声。

    现场的群情激奋,他却显得十分淡然。比起一个企业家,他的气质更接近一个科研工作者。

    他以jīng炼的语言讲述着他创业历程,“科技”“环保”“创新”“新能源”,成就了槐荫集团。他轻描淡写的句子,背后是怎样的艰难,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大家也不过是跟着感到震撼罢了。

    当他把现场的人都讲得抓紧双手的时候,他却突然换了个轻松的表情。

    “公司写的发言稿终于讲完了,早知道不创业了,还得把自己的经历背下来。说实话,要不是发言稿提醒,我都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厉害。”

    台下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听说现在已经是00后的天下,希望大家放松点,像00后一样有活力。”他笑着说:“其实我也是00后……”

    不等大家“切”他,他紧跟着说:“00后的爸爸。”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

    “今天我能站在这里,要感谢我的母校,森城大学。1992年,我从森城大学毕业,感谢森大的培养,没有森大的学术jīng神,不会有那么多学子成就梦想,所以今天,我捐出十亿给森大,希望森大将我们的校训继续发扬光大----爱国爱民,民主科学。”

    “……”

    没有稿子,他讲得反而更为自然流露,铿锵道来的模样那般飞扬,足轻戎马,搴旗斩将。

    大家都跟着热血沸腾了起来……

    发布会结束,礼堂外聚集的记者都在等待,据说季时禹之后要和领导们会面,还要许久。

    和记者们一起等在门口的,还有刚才坐在林妙妙斜前方的母子。那么不起眼地站在人群中,衣着用度都很普通,要不是林妙妙坐在他们身后,她都不敢相信,这个叛逆的孩子,是季时禹的儿子,而那个清丽温柔的女人,竟然是季时禹的妻子。

    那个初中生依旧叛逆不耐烦:“慢死了。”

    那个女人手上握着宣传折页,她打开的,正是贴着季时禹介绍的那一页。

    初中生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突然低声问道:“你当初到底看上他什么了?连个表白都没有像样的。”

    女人内敛一笑,眸中尽是缱绻。

    “你出生的时候,他送了我一本相册。第一页写了三行字。”

    “嗯?”

    女人的眼光落向远处,仿佛回味着着最最珍贵的记忆:

    “岁月不老,光yīn无恙。

    我青的模样,是爱你的样子。

    谢谢你的出现,这就是最美的童话。”

    ……

    没多久,那对母子被人接走,留下林妙妙独自怔楞。

    身边的女记者都在议论着季时禹最后那段深情的告白。这经济版的故事简直要跨越到娱乐版,哦不,是情感版。

    回想起方才在礼堂里,季时禹感谢完母校,在喝彩和掌声中,他抿着唇,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视线慢慢转到林妙妙的方向。

    林妙妙怔楞两秒,才发现他看得是林妙妙的方向没错,却是林妙妙斜前方的那个女人。

    那个一直看着台上,眼神专注的女人。

    他的声音低沉而撼动,一声一声,仿佛耳边的乐章。

    “……最后,我想要感谢----我的妻子。”

    他的语速不快,似乎每一个字都在细细咀嚼:“她嫁给我时候,没有婚礼,没有婚纱照,她就这样跟了我;她生孩子的时候,槐荫汽车生产线出了问题,我要去坐阵处理,也不在她身边……自从认识了我,她一直在付出。记不清她一个人受了多少委屈,那么多她需要我的时候,我都缺席了。”

    “我的朋友总是说,季时禹啊,你何德何能找到这样的老婆啊。”说着,他自嘲一笑:“而她的朋友总是劝她,不要在垃圾堆里找老公。”

    台下原本感动的气氛又被他的话逗乐了,林妙妙刚刚有些湿润的眼眶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2001年,我将公司的名字从长河正式改为槐荫,那一年她嫁给我。我没有什么可以给她的,就用她名字的谐音创办了槐荫集团。”

    他顿了顿声,每一个都笃定有力:“今天,我正式将这份礼物送给她。”

    他笑了笑,看向台下。眼神的光芒那样闪耀,好像时光回溯,那样灿烂,那样多情,那样……年轻。

    他拔高了嗓音,对着话筒,那样坚定地说着:

    “池怀音,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可别想甩掉我。”

章节目录

光阴童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艾小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小图并收藏光阴童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