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

    话未说完便被喻州打断,阙主抬眼望去,太上长老眼中哪儿还是雪?分明是雪峰上积年的寒冰!

    阙主被那眼神一惊,当即不敢再说什么,改口道:“想必此子能入得师叔的眼,必是有其过人之处,甚好,甚好!”

    底下弟子不明所以,但也不敢违背大乘期长老的威严,只好将嫉恨的目光she向席安,暗骂其狡猾,竟然趁着其他人刻苦修炼时讨好太上长老,胜之不武!

    既然太上长老无意,阙主和几位长老便将自己看中的好苗子纳入麾下,收徒大会就此结束,席安却成了凌尘阙上下嫉妒的对象。

    --

    回到萧然峰,席安便从后边搂了喻州的腰,踮着脚费劲巴拉的把脑袋搁在他颈间,闷声道:“媳妇儿……小州州……你就把我的身高调高点儿吧……”

    喻州现在是这些世界的主宰,只要随便调一调数据就能让他变高,然而不论席安怎么求他,他都不肯给席安调数据,美其名曰:顺其自然。

    这一次也是一样,喻州充耳不闻,用肩膀顶了顶他的下巴,转移话题道:“今天看热闹看够了么?”

    要不是席安说没见过修真世界的热闹,他才不会去参加什么收徒大会,直接告诉阙主自己有徒弟就可以了。

    席安回忆了一会儿,咂摸一下嘴巴说道:“跟菜市场挑母jī没什么区别。”

    喻州被他的形容逗得咧了咧嘴巴,“看过了热闹,那你可以去思过崖面壁了。”

    席安一愣,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被罚面壁三年的事情,顿时苦了一张脸,问道:“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媳妇儿你也得给个提示啊!”

    喻州一脸的高深莫测,并不告诉他自己是吃醋了,只是丢过去一本修仙秘籍,说道:“顺便筑个基,别让阙主觉得你真是个草包。”

    “不行!”席安立即把秘籍当烫手山芋似的丢了出去,“我现在不能筑基!我现在筑基一辈子都要比你矮了,老攻尊严何在?”

    原来他一直不肯筑基是在纠结这个?!

    喻州暗道一声智障,只好将他的身体数据调整到成年,不过只比他高了一指宽而已,“这样就肯筑基了?”

    席安一脸得逞的坏笑,弯腰揽过喻州的腿想把他抱回屋妖jīng打架,却发现自己根本抱不动小州州。

    喻州呵呵一笑,显然早就看透了席安的打算,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对未成年不感兴趣,滚去面壁。”

    席安:……

    --

    喻州说要席安面壁三年,那就是面壁三年,一个时辰都不能少,席安只好专心修炼,偶尔查看一下备用系统的情况。

    k一直也没能回来,不过席安的备用系统能够搜索到的位面却越来越少,说明主神的实力正在削弱。

    三年后,席安出关时,备用系统终于无法再搜索到任何一个位面,主神对他们的威胁终于消散,他们恢复了自由身。

    席安最后给克拉克发送了个“自由万岁”,就听见“咔”的一声脆响,备用系统消失在脑海之中,他短暂的穿越生涯就此结束。

    他只觉得胸口堵着的一团浊气被吐了出来,畅快地大笑三声,顺着山路飞奔回了萧然峰。

    “小州州!主神死啦!”

    席安的速度飞快,不等那些个嫉妒他的弟子们围上来便已经跑远,半刻钟后就到了萧然峰的宫殿外,人还没进去就开始大喊。

    然而等他进了门,却瞧见喻州腿上趴着一个圆滚滚的小娃娃,看起来估计才七八个月大。

    小娃娃听见他的声音扭头望过来,流着口水口齿不清的喊道:“爸爸!”

    喻州正坐在宝座上看书,听见是席安回来,头也不抬的说道:“房间里有热水,先去洗个澡,完事儿我们出去一趟,历练历练。”

    席安一路上兴奋的心情像是被浇了一盆冰水,顿时瘪了嘴巴,委屈道:“我面壁三年,你居然连孩子都有了,而且连解释都懒得解释……说,孩子他妈是谁?我去找她决一死战!”

    喻州拧眉瞧了他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刚刚小娃娃叫了什么,抬腿踢了踢小娃娃的屁股,说道:“叫错了,重叫。”

    小娃娃捂着屁股自己揉了揉,奶声奶气的对着席安喊道:“妈妈!”

    喻州满意了,视线回到手中的书本上,说道:“这是k,我把他的源代码转成人形了,你既然比较喜欢当妈妈,那你以后就给他喂奶换尿片吧。”

    席安:……

    他怎么就成奶爸了?

    席安想象了一下喻州给这小屁孩儿喂奶换尿片的景象,醋坛子顿时翻了个底朝天,“你之前给这小子换过尿片?!”

    “233换的……诶你gān嘛?我书没看完呢!”喻州话没说完就被抱了起来,手里的书也被席安抽走,登时怒瞪着席安。

    席安咧嘴一笑,“gān什么?当然是你!”

    “……妈.的智障!”

    “诶!”

章节目录

我好像被攻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匪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梦并收藏我好像被攻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