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想要同他说话,想要问问他怎么一个人跑了过来,有没有人照顾,又是怎么潜到的宿舍里。话到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只有笑意止都止不住地从胸口泛上,跳跃在唇畔眉梢,混着温存柔光倾落而下,将怀中的人稳稳裹住。

    没办法不觉得高兴。

    两人都整整三天没见面了,明明好不容易通过了百炼空间的考核,却偏偏分隔在两地不能见面,夜里谁都睡不踏实。

    哪怕明知道舅舅的军规严厉从不徇私,能在高qiáng度的训练之余见到爱人,也依然实在是件值得人情难自禁的事。

    陆灯扑在宽阔结实的怀抱里,被熟悉的温暖气息满满裹着,心口都漾开无边甜意,说什么都不舍得放开。用力收紧手臂,在爱人颊侧轻轻蹭着,唇角已轻快地翘起来。

    出来锻造身体时特意领了素质出众的一款,加上这几天的训练,顾渊的体力已经远比在系统世界里qiáng出不少,这时候竟然也一点儿不觉得疲倦。轻松打横了将人抄起来,含笑在额间亲了亲,大步走到行军g边,将人轻轻放了下去。

    陆灯乖乖被他放下来,躺在g上仰头望他,目光晶晶亮亮地盛满了碎光,眉眼都弯得细细软软。

    顾渊一手拢住他的身体,顺势侧身在g沿坐下,含笑低头望着他,俯身在淡色的唇上轻轻碰了碰:“怎么自己就跑过来了?”

    陆灯脸上发烫,微微抿起唇角,摸索着牵了他的手,挪开目光声音细微:“我----我忽然听说可以请假……”

    所以就迫不及待地请了假,收拾了行李悄悄离家出走,潜入军营来找人了。

    爱人向来恪尽职守,拿了几年的系统优秀员工,这一次大概已经算是做出最大胆的事了。

    顾渊轻笑出声,也不再多问,只是把人抱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声音柔和轻缓:“我在这里没什么事,舅舅训练的很认真,也没有额外欺负我……”

    低沉柔和的嗓音在耳畔柔和落下,陆灯眯了眯眼睛,倦意居然平白涌上来,却还记着自己的来意,轻轻打着哈欠听他说的话,一边摸索着去掀他衣服。

    “等一下,执光----”

    顾渊身上毕竟有磕碰伤痕,又担心他一路赶过来太累,将人揽住正要开口,陆执光却已认认真真撩了他的衣摆,按着他趴在g上:“我带了跌打损伤的药膏,外面不如系统世界用药方便,以后我每天都给你抹……”

    那就是每天都能待在一块儿了。

    顾渊心头蓦地腾起欣喜,为了不惊动外面巡逻的士兵,依然尽力敛着心神,却还是忍不住悄悄扬起了唇角。

    沁凉的药膏被细致地抹在背上腰间,又被搓热的手掌平平碾开,温热透过凉润落在肌肤上,一种奇异的感受已通过经脉肤骨,横冲直撞地扑进胸口。

    顾渊轻吸口气,声音不由微哑:“执光……”

    难以自制的情绪混着三日不见的思念,在胸口骤然升腾起来,难以言说的隐秘刺激像是一**巨làng,随着背后的温存按揉,轰然冲击着摇摇欲坠的胸口。

    顾渊闭起眼睛,身体却已突破意志藩篱,生出难耐的分明燥热。

    “等一下,就快好了。”

    陆灯认认真真应声,依然一丝不苟地替他涂抹着千金难求的药膏,等到所有伤处都泛起清新凉意,才终于满意舒了口气,直起身弯了眉眼:“好了,先不要躺下睡觉,晾一下,等药gān一gān……”

    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已经不自觉地换了个位置,躺在了qiáng健有力的手臂间。

    千里投军总算圆满了替爱人上个伤药的念头,心愿满足了的陆灯眨眨眼睛,抬头望他,眼里透出疑惑的柔和茫然。

    一点儿都没有在系统世界里心心念念惦记着要买隔音好的楼房的架势。

    爱人回到现实世界就容易乖的过头,顾渊轻吸口气,抱着他放在枕头上,轻轻拨开额畔的碎发:“放心,我不躺下。”

    机器蝈蝈蹦跶几下,帮忙到门口落了锁。

    顾渊朝他礼貌性地稍一颔首,征询目光落进柔润眸底,正迎上温柔làng涌里灿亮的一点星光。

    ……

    深夜来查房的戴纳将军在门外站了良久,第一次没有破门而入,只是放轻脚步,沉默着转身离开。

    第二天,商城的快递机器人敲开严密的军营,给戴纳将军送了一瓶最高等级的伤药。

    作者有话要说:  戴·正襟危坐·纳·沉思·将军:('-i_-`)

    #然后#

    #怎么#

    #脱单呢#

章节目录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