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青小一想到此处,当即手掌一摊,从下往上拍了出去!

    灵力推出之后迅速将掉落下来的人拍中,两股力量相冲,那下坠的人冲力一缓,最后重重摔落到地,发出重响回音。

    其他几个先掉下来的试炼者反应过来之后也学着宋青小一般,将几个上面掉下来的人依次接住。

    上面最后一道黑影往下掉落,三号中年男人正欲拍掌出去时,那黑影手臂一挥,一股灵力反拍回来,将三号震飞!

    七号轻飘飘的落地,黑暗的空间内传来摔落下来的普通人痛苦的呻-吟,宋青小仰头往头顶望去,头顶之上漆黑一片,像是根本望不到出口的样子,粗略估计至少这里离顶端至少有三、四十米的高度。

    这里空气份外浑浊,带着一种空间常年密封之后空气并不流通的潮湿、压抑。

    四周有一种诡异的安静,静得让人仿佛能听到自己脉博跳动时发出的‘突突’的细微响声。

    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之下,那些摔落下来的人下意识痛呼声便越来越小,直至这些人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强忍痛楚,不再出声。

    只是这样一来,便越发显得四周份外诡异。

    “我的任务已经开启,你呢?”姚六的声音传进宋青小识海,她应了一声:“一样。”

    这一次的任务要求‘不虚此行’,恐怕是指在这一次任务中不能白跑一趟,需要有所收获才行。

    如果有好的东西,这样的要求都不需要任务特殊提示,众人自然会想方设法的抢夺。

    但试炼将这当成任务的要求,便说明此次任务难度不低。

    在黑暗的环境中,眼睛根本难以看清周围的环境,她放开神识,这里是个约摸十来平方米大小,四周全是土壁,连通上方。

    整体看来,宛如一个挖到地底深处的井,众人从上面掉落下来,被困在内,进退无门。

    她想了想,往其中一人走了过去,伸手一揪,便将人提起。

    这人摔落下来之后蜷缩成团,冷不妨被人揪起,顿时发出一声惨嚎之声:

    “啊——放开我——”

    他的声音颤抖个不停,一传扬开来,周围都是土壁,闷不通风,声音便被放大无数倍,在这原本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极为凄厉。

    “啊……放开……我……”

    “啊……放开……”

    “啊……”

    那惨叫声声迭起,仿佛无数人同时在惨嚎一般,震耳欲聋,就连几个试炼者都听得有些发毛,更别提那惨叫之人,声音一喊出口的刹那,自己都被吓住,连忙闭了嘴。

    “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宋青小问了一句,将那人乱拍的手抓住,用力往后一折,那人冷汗当即‘刷’的透体而出,迭声的喊:

    “痛痛痛……”

    有了人说话之后,先前突然掉下来后被这环境震住的其他人也逐渐回神,胆子变大了些许,都各自摸索着爬起了身。

    宋青小将手一松,那人脚尖踩地,脱困之后一面揉着自己胳膊,一面道:

    “我们不是约好了,一起来这里探险吗?”他嘀咕了一声,“哪知这下面会有一个陷阱,直接掉落下来啊,幸亏没有摔死,真是倒霉!”

    任务的关键提示就在这些人身上,姚六当即追问:

    “什么探险?”

    那才被宋青小放开的人便‘咦’了一声,“你怎么回事?我们不是一早已经说好了吗,装什么?这里啊,顾宅啊!”

    “顾宅?”宋青小问了一句,那人揉了揉胳膊,没有回答宋青小的话,确认自己没事之后,开始‘悉索’的翻找东西。

    他身上背了个背包,半晌他兴奋的喊了一句:

    “找到了。”

    说话的时候,众人只听一声细响,接着他手中突然亮起强光,那光线所到之处,射得几个普通人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这说话的人是个约摸二十来岁的年轻少年,他手上拿了一个这手电筒,可能是这会儿众人都没事儿,有了光源驱散黑暗之后,他很快又恢复了调皮的本性。

    见众人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受不了光线的照射,故意拿着手电筒乱晃,那电筒光将众人身影拉长乱晃,那些影子在逼仄的环境下仿佛活过来的妖魔鬼怪般,张牙舞爪,吓得一群普通人直尖叫。

    “哈哈哈……”那少年见恶作剧将人吓到,发出一声大笑后,引来其他几人不满的打闹。

    末了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抓了抓头,看了宋青小一眼:

    “哦,顾宅。”

    宋青小看着这几个嘻嘻哈哈的年轻人,这几人岁数都不大,年龄大约在18~22岁之间,每人身上都背了一个背包。

    经过一番打闹之后,这群人胆子变大,分别将背包里的照明用的手电筒都取了出来。

    这些人学着最初拿手电筒的少年一般,拿着电筒一一扫过试炼者的脸上,在照到那秀丽的道姑时,一个少女嘻嘻的笑:

    “哈哈,谁竟然真的请了一个尼姑啊?”

    她这笑声一落,二号道姑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她在试炼空间中遭到七号驱赶羞辱,正憋了一肚子火。

    只是她技不如人,面对七号这样明显不好惹的强者只能不服憋着,这会儿试炼场景中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也敢出言嘲笑她。

    二号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正欲出手给她一个教训,一旁的中年男人见势不妙,忙不迭将她拦下:

    “算了算了。”

    地穴之中当下气氛一冷,那少女虽说预感不妙,但却也仗着自己这一方人数不少,底气十足,回了一声:

    “你不过是我们花钱请回来的,说你两句怎么了,拽什么!”

    双方气氛一下有些紧绷,说话的同时,那少女还故意拿了手电筒又往道姑脸上扫去,不止是照着了那道姑,那光线还落到一旁的七号脸上了,那少女还恶劣的特意晃了两下。

    七号的脸在强光照映之下被众人看得一清二楚,面对少女冒犯的举动,他双目一眯,手掌一动,那离他约七八步远的少女却似是被一股诡异非凡的力量拽中,身影‘嗖’的一晃,当即被他拽到面前,掌心将她脖子捉住。

    他如捏鸡般,指尖一握,只听‘咔嚓’声响,少女还未反应过来,颈骨便被捏碎,皮肉被非凡的力量握成细细一束,那少女连哼也未来得及哼上一声,头便软趴趴的往一侧垂落。

    她手中握着的手电筒‘哐铛’落地,先前还嘻嘻笑着的人群顿时呆住。

    少女脸色煞白,一双圆目微睁,瞳孔涣散,嘴角缓缓有血迹逸出。

    黑袍男人神色自如,将手一松,少女尸身‘砰’的一声落地,砸到摔在地面的手电筒,将那电筒挤出半米远,发出‘咯咯’的声响。

    “啊——”其他人没料到这黑衣男人出手便杀人,当即都发出惊天动地的凌厉尖叫,声音如魔音贯耳,吵得人脑海‘嗡嗡’,宋青小双眉一皱,喝了一声:

    “闭嘴!”

    七号一遭冒犯便杀人,不止是将这些普通人震住,就连试炼者也被他杀人举动所慑。

    大家虽说都非良善之辈,参与试炼以来手上都沾了不少血,但像他这样视人命如草芥一般,轻描淡写间便杀死了人的态度还是令几人都愣了片刻。

    几个少年男女被宋青小一喝之后顿时便安静了下去,有人死了之后,大家都不敢再像之前一样随意乱开玩笑了。

    宋青小从七号出手杀人事情中镇定下来,又想起之前那少年所说的话,问道:

    “顾宅是什么地方?”

    唯今之计,需要先将任务场景的一些情况弄清楚了再说。

    她这话一问出口,先前还嘻嘻哈哈的少年不敢再拖延,强忍内心的惊惧,带着颤音回道:

    “顾宅是我们这里一座传说中的房子。”

    他说话的同时吞了口唾沫,眼角余光还往那少女落在地上本能抽搐的尸体上看了一眼,身体抖得更凶。

    “我们这里有个传说,据说两百年前,我们这里曾是隐山道的起源地,当时家家户户都通道术,神仙高人很多。”可能是七号杀鸡儆猴起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少年强忍恐惧,含泪开口:

    “听我妈说,那个时期,最有名望的,便属顾、楚两家,是当时隐山道的代表人物。”

    他吸了吸鼻子,如讲故事一般,将事情说得跌宕起伏,唯恐七号听得不满意:

    “顾宅当时人才倍出,修练道术后的顾家人就像是神仙人才,能呼风唤雨,驱邪捉鬼无所不能。吸引了不少信徒乡镇,前来上香拜师的人很多,渐渐发展成一方门派了。”

    姚六听到这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了,他本能的看了宋青小一眼,只见宋青小冲着这抽泣的少年点头:

    “接着往下说。”

    “据说,楚家当年的家主成婚多年膝下无子,于是开坛作法,请出送子观音,又施布乡里,积德积福,他的夫人年过四十之后,终于怀孕,生下了一个独生女儿。”

    他说的故事极有可能与此次任务相关,试炼者们都不出声,唯恐听漏了半丝线索。

    而几个冒险的少年男女则被七号先前的手段镇住,也没人敢再做多余的动作说话打断了少年的讲古,深恐引来杀身之祸。

    “据说楚女美貌非凡,楚家的家主将她当成掌上明珠,曾放话将来谁娶了他的独生爱女,便将整个楚家的宝物及楚家的修练功法全部传给对方。”

    宋青小听到‘宝物’二字,便心中一动。

    “这楚家以炼丹之术擅长,懂天象、布阵,通阴阳,晓堪舆之术,能保亡魂不散,令死人复活。不止是受达官贵人追捧,就连当时皇帝都对其十分信奉,曾派人前往隐山楚氏求取过仙丹,想学长生之术。”

    兴许是说故事的时候没人打断,少年的情绪逐渐镇定了许多:

    “正因为如此,楚家积攒了无数的财富与秘宝,楚氏的家主在说出只要谁娶他的女儿,便将这些双手奉上之后,引起了无数人的垂涎。”

    而与楚家人丁稀薄相反,顾氏家主的夫人则是从嫁入顾家的第二年,儿子便一个接一个的出生,共生了七个。

    在楚夫人怀孕的前一年,顾氏的家主夫人再次身怀有孕。

    可说来也奇怪,顾夫人这一胎怀了十月,却迟迟不肯瓜熟蒂落,直到怀了十四个月后,才在五月初五的端午生下第八子。

    孩子出生之后,顾家便请族中修为高深的长辈为其占卜,说是此子命运奇特,与顾家兴衰相连。

    他生在毒月,出生之时阴邪之气正浓,恐怕不是长寿之相,难活过十八之数。

    楚氏夫妇心疼儿子,再加上这孩子又与家族命数相关,自然千方百计寻了灵丹妙药将这孩子养大。

    说来也奇怪,那孩子出生之后,原本便声名鼎盛的楚家更是一帆风顺,有老祖宗白日飞升为仙,在当时引起极大轰动,连皇帝都惊动了,召见楚家家主,并封当时的隐山道楚家为国教之主。

    “顾、楚两家孩子成年之后,年纪相仿、家世相当,青梅竹马,竟然看对了眼,定了亲。”

    原本这对两家来说,也算是强强联手,好事一件,能结双方之力,将隐山道发扬光大才对。

    “却不知为了什么,定婚之后没过多久,楚女突然死亡,双方喜事变丧事,翻脸成仇,自相残杀。”

    那时的楚家以丹道、风水见长,通的是阴阳,与死人打交道的多,而顾家则人丁兴旺,擅斩妖除魔,若论鬼神之术,楚家自然是略胜一筹,但如果论厮杀武斗,顾家则又胜楚家许多。

    两家相斗,楚家最终失败退走。

    宋青小听到此处,不由问了一句:

    “那顾家的儿子呢?”

    顾家的小儿子曾被人预言活不过十八,楚氏的女儿未成婚便香消玉殒,“他活过了十八吗?”

    那貌美道姑听她问到这话,不由发出一声冷笑。

    此次任务要求‘不虚此行’,此地既然是顾氏旧宅,恐怕就是要进顾氏老宅探宝,众人进去之后寻得宝贝拿走就成了。

    少年口中说了这么多,重点就在顾家发家史以及积攒多年的财富,之所以他口中沫横,扯到这些儿女之间的恩怨情仇,道姑猜测他是见到七号杀人,心中犯怵之下故意说来一则拖延时间,二则想哄住几人罢了。

    可笑的是宋青小既不问打听顾家重点宝藏,也不问修行秘法藏宝之处,却反倒开口问起这故事中的小儿子最终活没活。

章节目录

前方高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莞尔w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莞尔wr并收藏前方高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