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青小将神识退出了试炼空间,开始视察自己的身体。

    这一次试炼中,与巨蛛作战时身上挂了些彩,但稍严重些的内伤却是在破开禁制时被母体所伤,及打开空间壁时,被卷入风暴中遭大自然的力量挤压造成。

    看起来虽说严重,却筋脉并没有严重受损,只要稍加调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

    她运起灭神术,四周灵力受到吸引,接连进入她身体中,顺着筋脉小心翼翼的游走,安抚她受创后的五脏,带来一阵舒适的凉意。

    灵力蕴养她的伤处,进化之后的强大血脉修复着她受伤的身体。

    宋青小沉浸在修行之中,一连五日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

    这五日之中,得益于她被蓝血改造之后强大的体质,配合着灭神术修炼,效果惊人,伤势已经好了五六分。

    宋青小在练功房内睁开眼睛时,筋脉之中灵力充沛,一扫才从试炼场景中回来时的狼狈。

    她将神识一放,神魂之中‘前’字令一闪之下,灵力注入其中,令她身体当下原地消失,在空间之中跳跃,出现在外间,速度比起前几日才得到‘前’字令时还要快上几分。

    屋子之中,趴在地上的银狼在她出来的那一刻便已经苏醒,目光随着她如鬼魅般闪现的身形,不时转动头颅去看。

    但宋青小却发现,哪怕它嗅觉灵敏,感应力也强,但它眼珠转动的速度却要比自己晚了那么一瞬。

    这足以证明‘前’字令施展开来后,哪怕就是银狼也未必能准确捕捉到自己的位置。

    她心中喜滋滋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那里被玄晶砸破的伤已经痊愈,肿起的大包也平复了下去,但按压之下仍隐隐作疼。

    从试炼空间出来之后,宋青小当时急于疗伤,并没有来得及打理自己,这会儿头上、身上的血痂已经干硬并结冰。

    宋青小钻进洗手间中,先将自己打理了一番之后重新换了衣服出来,又割开掌心放了些血喂给银狼,趁着银狼舔食之际,她将掌心一握,心中一动之下,识海之内与她面目一致的元神结出印,面无表情道:

    “坚如磐石,固!”

    她甚至还未来得及将手指结印,刹时之间手臂之上便浮现出片片鳞甲,包裹住她身体。

    这些鳞甲泛着淡淡的光泽,与以往不同,看上去更为真切,并不像以前施展‘者’字令一般,仅只是虚影而已。

    宋青小伸出另一只手去抚摸手臂上的鳞甲,冰凉的指腹能摸到片片鳞甲的痕迹,宛如实物,与以前相较,应该能抵挡住更大力量的打击!

    看来‘前’字令被她得到之后,其他两个字令威力也相应跟着提升。

    甚至在施展其他字令时,不再需要她结印,元神一动,灵力便已经将字令催动。

    这样一来,在她与人作战时,节约了不少时间不说,且威力倍增。

    她将‘者’字令灵力一撤,那皮肤上爬起的鳞甲又缓缓平整继而消失,宋青小目光落到正舔食着鲜血的银狼身上,目光一闪,银狼似是感到不妙,进食的动作刚一顿,还来不及躲闪,宋青小嘴中轻声道:

    “……困!”

    ‘临’字术下,银狼抬头的动作定格,那滴沾在它嘴角边的血珠也挂在上面。

    灵力压制之下,时间仿佛一下被定格,它艰难的动了一下眼珠子,好像这样动作也耗费了它不少力气。

    宋青小清晰的感觉得到银狼的力量在冲击着领域,但随着她灵力源源不绝被‘临’字术吸入,神魂之内‘临’字术光芒大盛,牢牢将银狼困在其中,无法挣脱。

    她抿了抿嘴角,将‘临’字术撤回。

    它身上静止的狼毫摆动,嘴角的血珠‘嘀’的一声落回盘中。

    银狼一获得自由,喉中发出一声不满的低吼,低着叼着盘离她远些。

    宋青小此时小试牛刀,心情极好,也不在意银狼躲避的举动,随即又摸了摸自己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失落之城中,她从四号手中抢来的烟杆。

    里面的融浆已经被四号倒空,在失去了主人之后,这烟杆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

    她稍犹豫了片刻,随即指尖一弹,一缕灵力被她弹入烟杆之中。

    烟杆被灵力击中的刹那,并没有出现损伤,反倒那烟杆头部红光闪了闪,随即冒起热浪,像是一下便被灵力唤醒。

    那凹槽之中,流动着少余残余的融液,散发着可怕的高温。

    宋青小看到这融化之时,不由自主的便想到了那玄晶。

    苏五说要炼化玄晶需要以特殊的方法才行,她试过以自己的灵力打入到玄晶之上,玄晶却并没有半丝反应。

    可想而知,要不是自己的修为不足以炼化玄晶之外,便有可能是自己的方法没对。

    这烟杆是火系法器,且威力惊人,不知这烟杆中的融浆滴落到玄晶之上,不知有没有作用。

    她一生出这个念头,便急忙回到练功房内找到玄晶,将烟杆内为数不多的那融浆滴了上去。

    ‘嗤、嗤’的两声灼响中,那火红的两滴融浆滴了上去,她打入灵力,那融浆便化为火焰,‘腾’的一下燃起。

    但兴许是因为她灵力属性与火焰本身相克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这法器并非她本命,那火焰虽燃了起来,但并不像在四号手中时那般威力惊人。

    她接连打入数记灵力,那玄晶被火焰包裹燃了半天,直到灵力耗尽之后,最终火势弱了下去。

    宋青小以灵力覆盖其上,一层冰霜将残余的火焰包围,很快令烧得通红的玄晶冷却。

    她将表面的冰晶拍碎,令她感到有些失望的是,玄晶在高温之下似是并没有丝毫变化,四号留下的法器中残余的融浆也并不足以将这东西融化。

    毕竟试炼空间中,四号肯定是已经知道自己无法打破禁制,无奈之下才选择被母体寄生。

    好在宋青小早就已经料到这样的结果,倒是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将那灵力散去之后光芒又重新暗淡下去的烟杆放进怀中。

    她将手往地面一放,灵力迅速将地面一大块砖石冻结,紧接着她将手一抓,冻成冰块的石砖被她整块抓了起来,地面出现一个深约半米,约摸一平方左右的坑。

    宋青小将两块玄晶踹了进去,随即放下这一块石砖,用力往下一压,土壤被强大的力量压紧收缩,将两块玄晶埋在了里面。

    她以脚踩了踩地,表面铺平之后看不出来异样的痕迹。

    这两块玄晶没有找到炼化的方法之前,唯有先将它藏在此地。

    做完这一切,宋青小拉开了房门,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预备队中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此时正值午时,后备队显得有些冷清,大部份的人都应该聚集在食堂内。

    宋青小领着银狼往食堂的方向走去,在进入食堂大门之前,她却犹豫了片刻,转而往另一侧走去!

    她转到当日进出试炼的地方,那里在食堂背后的角落,平时去那里的人并不多,角落里十分干净,没留下半点儿痕迹。

    宋青小眼睛一眯,五天前,她完成任务从失落之城出来时,身上带了伤,摔落下来时应该留了一些血迹在这里,但此时却丝毫看不出来有血液的残留。

    那一天她从试炼空间出来,虽说浑身湿透,但只要身上有伤,水迹里难免有血,哪怕干透之后,也会留下一些东西。

    可此时地上干干净净,像是被人特意处理过似的。

    这个地方颇为偏僻,后备队中的人大多都将心思放在练习身手提升实力之上,一心想进预备队,没有谁会闲得躲到这角落,并洗刷此地她留下的痕迹。

    当日她与银狼都受了伤,又抱着两块玄晶,担忧被人发现之后无法解释自己当时的情景才急速离开。

    后面因为得到了‘前’字令及疗伤,便耽搁了几日,没来得及早做处理,没想到这会儿却有人抢先一步,将此地洗了个干净。

    她心里猜测干这事儿的不知是不是后备队的工作人员,思索了一阵之后,才带着银狼往餐厅大门的方向走去。

    还没进餐厅,便听到有一道男声响起:

    “……已经发几天没见到她的人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原定的考核时间已经过了两天,但因为她没出现,硬生生让任队长将时间推迟!”说话的人语气有些不满,宋青小脚步一顿,接着便听到檀文似是有些担忧的道:

    “五天前的晚上,我敲过青小的门,当时得到了她的回应。”但从那以后,队里的人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宋青小的出现。

    “会不会在那以后,她就离开了后备队?”有人问了一声。

    “队内本来规矩也不严,平时有事外出,只需要请个假就行。”这人话音刚落,另一道女声接着便道:

    “可是我问了队长,并没有得到她请假的消息。”

    这人话音一落之后,便有人奇声道:

    “没有请假,难道是私自外出不成?”

    众人议论纷纷之间,有人埋怨道:

    “照理来说,她不参加这一次考核,大不了评记不合格就行。可偏偏因为曹队长指名要她,所以导致这一个月的考核因她不出现而推移。”

    宋青小听到这里,倒是确实想起了考核这一回事。

章节目录

前方高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莞尔w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莞尔wr并收藏前方高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