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吐够了没有?”

    沈队长问了一声,可能因为衣服蒙着脸的缘故,声音显得有些瓮声瓮气的,“吐够了就过来回答问题。”

    那几个女人靠着窗吐,地上一大堆呕吐物,沈队长说话之前,她们还干呕不止,仿佛精气神都被先前这一吐掏空了大半似的。

    这会儿沈队长一开口,几个女人根本无暇回话,年轻的警卫看沈队长表情难看,掏了一张纸巾捂嘴,上前将其中一人拉扯过来了。

    “问你话呢?”

    那女人知道出了事,站都站不稳,因为剧烈的呕吐,胸脯还在急促的起伏,嘴角边沾了一些吐出的秽物,直到宋青小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包面纸,抽了一张递过去,她才虚弱的接了过去,擦了擦嘴之后将口鼻死死捂住。

    宋青小递来的纸巾冰凉,使她原本被臭气熏得晕头转向的大脑都瞬间清醒了许多,她看了宋青小一眼:

    “谢谢了。”

    她目光里流露着异色,显然难以将眼前这个清冷秀美的女孩儿与之前那暴力开锁的形象联系上。

    “我问你,这里面住的人到底什么情况?”

    事到如今,物业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也慌了,小区内有人死了,在此之前明明应该早就发现的,可因为保洁人员的疏忽,拖了许多天,尸体已经腐烂发臭才报案,对小区来说也是麻烦一件。

    沈队长目光如矩,其中一个女人拿纸巾死死压住口鼻,咽了口酸水,答道:

    “这里面住的,是一对夫妻。”可能在保洁人员上报之后,物业管理处已经隐隐觉得不对头,对这17-4的住户的情况也提前做了一番了解,此时面对沈队长问话,倒是对答如流:

    “是三年前购买的二手房,由女方父母陪同,看过房后定下的。”说话的女人对这一点记得十分清楚,这栋小区设施老旧,管理松散,居住的人大多年迈,收入微薄,除此之外便是散租房,人员复杂。

    当时这对夫妻来看房时,得知是要买婚房,在办理一些手续时,还引起了物业管理处的人瞩目,因此格外印象深刻。

    “登记业主的名字上,女方姓楚。”

    说话的女人语速极慢,说话的中间还夹杂着吞口水的‘咕咚’声,还有强压下的干呕。

    宋青小在听到‘女方姓秦’时,心里便微微一动。

    此次任务的目标是‘亡秦非楚’,进入任务场景之后,她出现在此处,再加上屋主姓楚,不管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但总归也是一条线索。

    “……买房时,两人刚新婚,先生工作挺忙,平时看到的不多,小区里有时只看到楚小姐进出。”

    小区出了命案,那女人也不敢隐瞒,将自己所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了:

    “……前几个月,楚小姐似是怀孕了,倒是看到过几次的。”

    她又吞了口唾沫,“不过最近倒是确实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但小区出入人员复杂,负责管理的门卫又松散惯了,谁都不会特地去注意其中一户业主有没有进出。

    女人脸上露出郁闷之色,“小区住户又多,谁能每家每户都注意到?”若不是这门渐渐关不住味道,恐怕也没有人会想到屋里的住户出事了。

    沈队长那紧拧的眉头便没松开过,他问道:

    “闻到味道之后,你们有没有打电话联络过他们?”

    “打了。”另一个女人虚弱的喘了口气,答道:“呼,呼,但一个电话打不通,一个没接。”

    沈队长示意她再打一次,那女人摇摇晃晃的,由年轻的警卫上前将她扶住,她才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出去。

    电话沉寂了许久,上面显示一直在拨出中,约十来秒的功夫,传来提示说无法接通。

    她又拨出另一个号码,“这是楚小姐的……”

    话音刚落,电话一下便拨通了,敞开的门缝里,传来一道悠扬的女声,咦咦呀呀的不知道在唱着什么。

    那女声哀怨婉转,听着像是有些年头的戏腔清唱了。

    屋里原本静悄悄的,在此之前全无响动,冷不妨这女声一响起的刹那,在空旷的屋子传出回音,透过门缝传出来时,让人无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声音听起来不像音乐,倒像是有人随意哼了两句而已,一时间屋外的人竟听不出这是手机铃声在响,还是有人在屋里兴起唱了两句。

    拨打电话的女人手一抖,手机都险些掉到了地上,她忙不迭的将手机按断,屋里那原本正唱着:“……生生死死为情……”下一刻手机被挂断,那哀怨的女声便戛然而止。

    几人先前说话时,只觉得屋内安静,臭气难闻。

    此时这唱声一停之后,众人本能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声,才越发衬得屋内静谧得有些吓人。

    “你再打一次。”

    缓了一会儿,沈队长为了确认,又吩咐了一句。

    那女人定了定神,照着他的话,再将先前那号码拨了出去,这一次那‘咿咿呀呀’的女人声又响了起来,这下确定是手机铃声无疑。

    有了先前那一惊吓,屋外的人胆子大了不少,那拨电话的女人甚至喘了口气,吐糟了一句:

    “怎么会有人用这样的声音当铃声?”

    沈队长的神情难看,这样的年代,很少有人离得了手机这样的必须品,手机在屋里,楚小姐有孕在身,几天没出现,屋里臭气难忍,从这些情况,几乎可以确定这位楚小姐是出了事。

    至于她的丈夫,则不确定,但不论如何,她身怀有孕,一旦出事,就是一尸两命。

    打电话的女人确定了手机之后,那声音在这样的情况下实在有些瘆人,她挂断了电话,众人正沉默时,‘叮’的一声提示音突然响起,吓得在场的几个女人打了个激灵。

    走道的一侧,老旧的电梯门‘哐铛’一声打开,一股新鲜的空气冲淡了一些走道里的气味,警卫厅里沈队长召来的人都到了,闻到味道的刹那,接连有好几人发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章节目录

前方高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莞尔w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莞尔wr并收藏前方高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