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容的声音不疾不徐,说话时上半身微微前倾,他嘴中吹拂出的热气被清晨的寒意冻结,化为凉风吹在品罗脸上,令他感觉脸皮上汗毛急速立起,牵扯着面部皮肤,隐隐刺痛。

    年轻人本能的抹了把脸,像是想要将立起的绒毛抚平似的,再一细品初容的话,及联想到他诡异的态度,不由更感心中发怵,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拉远了与他的距离。

    “有人死了?”

    宋青小明知而故问,其他人双眼通红,面带悲愤之色,冷冷盯着她看。

    初容却神色如常,点了点头:

    “是啊。”

    他将巨大的悲伤隐藏在平静的面容之下,那双眼之后,隐藏着翻涌的仇恨与怨毒。

    生老病死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再正常无比的轮回,但对于玉仑虚境中,这些已经跳脱了三界束缚及轮回管束的人来说,却如逆鳞被触。

    正如初容所说,他们千百年来,人数不多,却十分稳固。

    经历过数次轮回的人,相伴的时间极长,彼此之间的情感比一般的普通人更深得多,所以死了一个人,对于他们来说,便是一种巨大的痛苦与折磨。

    更何况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玉仑虚境中每一个被包裹在黑茧之内的‘人蛹’,都是他们生命延续的历程。

    便如唇亡齿寒,一人的死去,很有可能引起其他人的恐慌,担忧自己将来也许会在化茧之时,毫无防备的死去。

    这也是他们对于同伙死亡之后,除了悲伤,还有极为愤怒的原因。

    宋青小闯入圣庙,对于这些人来说不止是死了同伴而已,还有触动了他们内心的恐惧。

    “我们这里地小人少,位置又十分偏僻,没什么大事。”初容平静的说完这话,甚至面带笑意:

    “所以有族人死亡,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大事。”

    他的表现越反常,便证明他内心深处压抑得越狠。

    宋青小听他这样一说,不由便笑了笑:

    “我还以为,对于你们来说,龙王祭才是最重要的大事。”

    初容脸颊肌肉抖了抖,最终才扯了扯嘴角,也跟着应和一般的笑:

    “都很重要,龙王祭当然也是很重要的……”

    他话音未落,宋青小就嫣然一笑:

    “那你们重要的事情还是挺多的。”

    “你……”

    几个强忍怒火的玉仑虚境的族人这会儿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听到此处,终于有人忍耐不住,伸手向宋青小的方向一指,正要出声——

    初容眼角余光看到宋青小目光一寒,当即率先出手,一把将那伸到宋青小面前的手捉住,用力向前一推,便将那欲说话的人推得往后一个趔趄,远离了宋青小一些。

    “三哥!”

    那个被初容抓住的,是个年约三旬的男人,此时一张脸涨得通红,被初容以肩抵住身体,此时二人以身体相互力量抗击:

    “你放开我。”

    “宋姑娘是意昌大人亲口所说的贵客!”

    初容大声提醒,意有所指:“你实在太过失礼!”

    “什么贵客!十三死了,三哥!”他怒火攻心,被宋青小一番话刺激得失去了理智,当下口不择言:

    “那可是你的亲弟……”

    他话音未落,接着回应他的是‘啪’的一声清脆至极的耳光声。

    男人被打得脑袋一偏,头上戴的帽子都被打得歪了一侧,挡住了他的面容,他的话音顿时戛然而止。

    初容用的力道很大,打完手还在颤抖个不停。

    他面无表情,但嘴角两侧肌肉直抖,显然内心并不如他脸上显示的那般平静:

    “我看你是失心疯了。”他深呼了一口气,目光之中寒芒闪烁,看往每一个愤愤不平的玉仑虚境的族人:

    “如今龙王祭在即,又将有客人不日会光临,正值多事之秋,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大家还出什么事。”

    他的话像是一种警告,不止是说给被他打的男人听,还说给每个玉仑虚境的人听。

    “宋姑娘是意昌大人亲口所说的贵客,不允许有人对她不敬!”

    初容的目光从众人脸上缓缓扫过,被他盯住的人虽说心中不服,但却在他威压之下不敢出声,缓缓将头低了下去。

    “听到了吗?”初容将目光最后落到被他打过的男人身上,顿了片刻。

    “听到了。”

    被帽子盖住的面容底下,传来男人不甘心却又只能强忍委屈的声音。

    初容眼中闪过一丝内疚之色,但转身过来看着宋青小时,又化为了一脸笑意,仿佛之前一切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宋青小的心中暗叹可惜。

    此人若是胆敢冒犯她,在他那只手伸过来的刹那,她必定要将其手指折断,看看他体内的血液是不是与黑茧中的‘人蛹’如出一辙。

    可惜初容此人极有眼色,阻止了她借机闹事,验证猜测的打算。

    “宋姑娘,不好意思,他们都是没什么见识的乡民,险些冒犯了您。”

    初容虽说忍得一时之气,但也不是全无脾气。

    事实上他虽说得了意昌叮嘱,能忍得一时怒气,却也即将忍到极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当下也想速速离去。

    “我是为您送早饭过来的,昨晚打扰了您的清静,实在很不好意思。”

    他说话之间,几个玉仑虚境的人将带来的早餐一一摆在餐桌之上。

    兴许是看到昨晚送来的饭菜没人动过,猜出这些东西是不大合胃口的原因,这会儿他们送来的是熬好的米粥,虽说没配什么菜式,但与昨夜冰冷的肉食相比,冒着热气且熬得浓稠的米粥,无疑要比昨日的肉要诱人了许多的样子。

    “对了,您昨日换下的衣物,清洗之后会再送来的。”

    他交待了一番事项,又提及宋青小白天若是闲得无事,可以四处逛逛,也可以去其他族人家中作客。

    可能是心中笃定昨晚夜探圣庙的人就是宋青小,他并没有再额外交待,让二人不能往圣庙的方向去。

    反正圣庙之中的情况,她能探的已经探清楚了。

    暂时还没探清的,也不急于这一时。

    宋青小点了点头,初容交待完后,便放了东西,又与众人一一离去。

    鉴于昨晚湘四、宋青小都来去自如,守在楼下的老头儿也没发现端倪,这门锁与不锁意义不大,所以几人临走之时,便再也没像昨日一样上锁,但仍留了些人手守在四周。

    宋青小看着初容等人离开的背影,沉吟了片刻。

    这一番刺探,也不算全无收获,她以语言刺激,这些人却仍能强忍,可见自己身上必有他们图谋的重要东西,只是时候未至,还不能强取。

    品罗望着桌上冒着热气的小粥咽口水,这东西在外面的世界看来,并不算什么稀罕的食物。

    可在九龙窟中漂移了一天,进了玉仑虚境后,昨晚又没吃什么东西的情况下,他腹中早就饥肠辘辘,饿得前胸贴后背,这简单的小米粥对他来说诱惑简直加倍。

    不过因为对于此地人的恐惧,及见识过这里的水的古怪,品罗饿得就算是心中发慌,也没敢下手,而是坐在桌边,直咽口水。

    “吃吧。”

    宋青小收回看向初容等人的目光时,便见到品罗一脸渴望的样子,不由微笑道:

    “没事。”

    粥里没有灵力的异样波动,倒是因为这里位置的缘故,水中有少量阴气,但这点儿阴气对于品罗这样的成年人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

    品罗听她这样一说,那颗心顿时一松,当即端起了碗来,来不及用筷子,‘咕噜’便喝了一大口,烫得呲牙咧嘴,却仍往喉中咽去,显然饿得很急。

    他几口将一碗粥喝完,吃得急了还被呛住,咳了几声,半晌之后,搁下了碗看着宋青小道:

    “宋小姐,你也吃吧,真的没事。”

    宋青小摇了摇头,她修为达到化婴境中阶之后,维持身体力量的来源更多依靠灵力,而非食物的摄取。

    更何况这样的东西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益处,最多饱口舌之欲,偏偏这粥又不算什么好东西,自然更没吃的必要。

    这里物资并不丰茂,初容送来的粥也并不多,品罗劝了几次,看她真的不吃,还以为她是心地极好,要留给自己。

    当下含着眼泪,一脸感动的看了宋青小许久,欲言又止,最终才将剩余的早粥全部都扫进了自己的肚子。

    年轻人吃饱了饭,想起自己之前还想要找她要钱,不免感到羞愧无比。

    发誓自己要洗心革面,从此寸步不离,一定要好好跟在她身边,以免受玉仑虚境中的这些人算计。

    宋青小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不过她这一天也没什么事。

    初容虽说交待了他们可以四处走动,但这里地方不大,能走的也有限,自然也没什么地方可去。

    龙王祭就在明日,她一心等着时间过去,到了明日便能看出一些端倪,所以倒十分沉得住气。

    反倒品罗有些坐不住,饭后不久,便频频想撺掇她出去。

    那昨晚便守在这里的老头儿双手揣在宽大的袖子里,像是眯着眼睛在养神,但那双昏黄的老眼里,却不时掠过一丝冷光,看着坐不住的品罗,眼中闪过一丝戾色。

    “我们出去坐会船,转一转吧。”

    这里没什么好玩的,既没山也没什么乐趣,人也阴沉沉的,诡异可怖。

    倒唯有一湖水,勉强可以看看风景。

    “借相叔昨天进来时的船,去湖上游一游,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品罗不住向她使眼色,看来还没死了想要逃走的心。

    宋青小还没说话,湘四人还未至,清脆的声音便先传进了屋内:

    “什么?出去玩?我也要去!”

    说话的功夫间,‘叮铃铃’的银铃碰撞声响了起来,门口的老头儿听到动静,本能转头去看,一会儿功夫,湘四的身影便出现在众人眼帘之内。

    品罗下意识的抬头看她,却见她笑靥如花,昨夜发生那么大事,她也像是全没受到影响一样,年轻人心中不由暗自腹议,觉得她与宋青小简直镇定得都不像一般人。

    但令他感到欣喜的,是湘四说了要出去之后,宋青小也没有其他异议,这无疑正中他下怀。

    他正要出声,那守在阁楼之外,眯着眼睛的老头儿也睁开了双眼:

    “大家都去,不如也带一个我吧。”

    品罗脸上笑意一滞,接着露出一丝嫌恶之色:

    “我们都是年轻人,你年纪这么大了,凑什么热闹呢?”

    他与这老头儿昨晚对瞪了半天,两看两相厌,此时与他说话毫不客气。

    那老头儿冷笑了一声,双手揣在袖口之中,只是看了品罗一眼,大有他们不答应带他出门,便不让路的架势。

    品罗虽说不满,但看他这模样,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形势比人强,众人此时还在玉仑虚境之中,他打定主意,先答应老头儿的话,回头上了船,反正这老头儿孤身一人,到时若是找到逃走机会,想个方法把他弄下船就行。

    因此他嘀咕了两句,还是默认了这一行加入了这老头儿在内。

    几人要想找相叔借船,还得先去找相叔等人。

    与宋青小及品罗被安置在这片宅子‘内部’不同,相叔与其他两个年轻人则是临时居住在离庄子外约摸两三百米远,临时搭建出来的棚舍之中。

    这里的环境自然没有办法与宋青小等人所住的庄园相比,但对相叔来说,却仿佛能在玉仑虚境之中住上一晚,便已经甘之如饴。

    棚舍之中有一张床铺,地面则以布巾、纸皮等临时搭出床位,供两个随相叔而来的同行青年休息。

    宋青小等人过来时,三人都已经清醒了,品罗在看到昨日在九泉之中受伤的青年时,眼睛一亮,大步上前与他打招呼:

    “阿新,你好些了吗?”

    他说话的同时,目光落到了青年被捆得十分严实的手上。

    那青年曾碰到过九泉的手,此时已经被截去,此时断腕处被层层黑布裹住,被他平举在胸前。

    受了这样严重的伤,昨日剧痛之下,魔气攻心,他都几乎要死了过去的架势,可这才一晚功夫,他像是伤痛全部都不翼而飞。

    除了脸色略微有些泛黑,及手腕处还缠着黑布之外,几乎看不出来他受过伤的样子。

    宋青小与湘四却在看到青年的一刹那,便相互对视了一眼。

    这青年面色泛黑,身上有种隐藏不住的阴煞之气,反倒是活人气儿少了许多,与半死不活的相叔气息十分类似。

    玉仑虚境的人不知以什么样的方法救了他,驱散了他身上的魔气,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章节目录

前方高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莞尔w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莞尔wr并收藏前方高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