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

    “晴儿,晴儿,你说何医生他们有没有想我们啊。”

    “我记得在书店门口埋了两颗栀子花种子的,不知道有没有发芽。”

    “晴儿……晴儿,我们多久能到啊?”

    “晴儿,晴儿……”

    r>  “郁可,你有完没完!”最后还是曲嫣实在听不下去了,这家伙是高兴疯了吧,这么叽叽喳喳的。

    “哦,我其实蛮想阿璃的,她比你温柔多了。”

    “……”果然柴璃是曲嫣的致命伤,一提她曲嫣就蔫了。毕竟自己瞒了她这么多,这时她还真希望柴璃能和郁可那个半傻的偏心鬼一样。

    “好啦,我会帮忙的啦。”郁可一副我搞定的样子,让曲嫣火大,随手就是一个爆栗。

    “你又打我,晴儿,你去教训她。”

    “别闹。”单初晴这一路也够无奈了。

    “……我没有闹。”

    “嗯,说说,什么时候埋的种子。”

    “嘿嘿,我那次去市里看到的,就买了。”

    “栀子花么?”

    “嗯啦。”

    “永恒的爱与约定,一生守侯和喜悦。”曲嫣在一旁撇嘴不屑,其实心里还是觉得郁可这家伙还是很浪漫的。不过,切,我哪里会差。

    “那,是么。”郁可稍稍红了脸,其实她只是觉得很很喜欢而已,没有想那么多的。

    “呵呵,回去看看。”栀子花,很美的花语呢。她家小孩也会瞒着她偷偷做些事了,不过这样的惊喜,她还是很喜欢的。

    “嗯啦。”郁可点头,真的期望能活呢。

    飞机很快到了n市,曲嫣一下飞机便立马走了,虽然面上不表示,其实心里也是归心似箭了。由于单初晴上次坐taxi的各种不舒服,郁可便让曲嫣派了一辆车来接。

    上车的郁可直接对司机说:“去登平路。”

    “小姐,登平路?”

    “对,岩山公墓。”

    “好的。”

    郁可便一直没说话了,她不知道爸妈会不会接受她的选择,但是她作为女儿,却是太对不起他们了。但是,她现在的幸福,爸妈也看得见的吧。

    郁可放松了些心情,对着单初晴说:“我们去看看他们吧。”

    “嗯。”

    车停在岩山公墓的山脚,郁可牵着单初晴上车,慢慢的爬上去。

    “到了。”

    “嗯。”

    “爸,妈。”郁可看着眼前两张熟悉的面孔,有些颤抖的说。其实若不是单初晴陪同,她不知道多久才能鼓起勇气来这,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慢慢看开那些往事。

    “嘭……”单初晴却是直接跪了下去。

    “晴儿……”郁可的眼泪就这么下来了,也随着单初晴跪在一旁。

    “爸,妈。”两个人一起叫了出来,郁可抽泣的很厉害,单初晴便抱着郁可慢慢的在后背轻

    抚。

    “我爱小可。”单初晴的话一出,郁可立马惊讶的停住了抽泣,她以为单初晴会一直别扭下去,没想到会是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所以,请你们放心。”

    “会的。”郁可抱住单初晴,嚎啕大哭,把她的心里的自责和感动,满满的都发泄出来。是的,她没有单初晴这样的勇气,但是却是对单初晴这样的行为无比的感动。她庆幸,在一场不甚期待的落跑之下,能够遇到这个让她爱,让她疼,却也时时刻刻护着她的女子。

    郁可她不知道在暗堂的教育下,单初晴的膝下从来没有跪过任何人,所谓下跪在他们那个世界里便是弱者的表现,而单初晴自小是为暗堂的接班人,宁可死也不能跪。

    但是这次却是无愧的跪在郁可父母的墓前,郁可心里的难受和自责,她要一起陪她抗,因为,她爱她。

    早在她答应郁可而说出好的时候,她就准备了 ,无论什么事,她都希望能够一起陪着郁可。

    因为郁可说,我们一起吧。

    一起吧,无论心里的伤还是未来的路,我都希望,我们能站在一起。所以,八,妈,请你们放心,我单初晴以暗堂之主的名义起誓,这辈子,对郁可,不离不弃。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还剩最后一章,我今天应该能写完.

    哎......有点舍不得结文的说。

    ☆、归宿

    下山的路上,郁可牵着单初晴,鼻子还是一抽一抽的。偶尔上山扫墓的人,看着郁可这凄惨的样子,也不禁红了眼眶。只能挂她太能当初哭的太痛快了,头发都乱乱的粘在脸上,衣服也有些乱,眼睛红肿,泪痕明显,一看便是哭惨了。

    但是这次能哭出来,于郁可还是好的,心里的疙瘩算是渐渐的散了。

    “小姐,那个…….”司机看着郁可这个样子,也有些黯然,毕竟谁家不是有几个故去的亲戚朋友,只是郁可这造型实在是不敢恭维。故而微微示意了她下。

    “啊……”郁可看着后视镜里面的自己,立马囧了。幸好晴儿看不见,这样子还真没脸见人。

    “怎么?”

    “没事,没事。”郁可立马摸了把脸,就怕单初晴碰到。

    “嗯。”

    “哦对了,晴儿,咱们怎么回去?”

    “火车。”

    “嗯,那去火车站吧。”

    “好的。”

    …….

    郁可下了车子,便跑去了洗手间洗脸,顺便还理了理衣服。臭美的照了照,除了眼睛有些肿之外,其他还好。

    “怎么这么久?”

    “额,呵呵,没事哈,我们去买票吧。”郁可小心翼翼的护着单初晴,明明知道单初晴的能力,一只手就能简简单单的把自己的废了,但是一直养成的习惯,总是改不掉。那么在乎的,哪里又肯放心放手呢。

    郁可把单初晴圈在怀里,心里那个得意高兴劲,嘿嘿,真好。

    “晴儿做过火车没”

    “没。”

    “呐,没事,有我呢。”

    “嗯。”

    郁可买了两张票,然后带着单初晴在候车区,幸好去清流镇的火车比较多,郁可牵着单初晴的手,找到了位置便做了下来。

    还是那趟车,这是第二次踏上路途,郁可不再是一个人,以后也不再是一个人。想着那时来路的迷茫,郁可不禁开心起来了,是啊,人生的路真的难以控制。

    “在想什么?”单初晴靠在郁可的身上,听着火车地下呼呼的铁轨摩擦声,陌生的觉得新奇。

    “想你。”

    “我在这。”

    “嗯,想之前,那个时候,也是这趟车上,我刚从医院跑出来,无处可去。”

    “嗯,现在呢?”

    “现在有你啊,纵然无处可去,有你的地方,便是家了。”

    “小可。”

    “嗯。”

    “我也是。”

    “恩啦,所以很开心。”

    两个人都是容貌出众,气质极佳的人,盛开的笑容美得让人不得不去注目。两个人也不管,只是沉浸在彼此的世界里。

    “是你啊?”突兀的声音打破了两个人的温馨。郁可抬头看过去,竟然是那个来时的女乘务员。

    “嗯,真巧。”

    “呵呵,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女乘务员开始便注意了郁可,几个月不见,郁可倒是少

    了些惆怅孤独,整个人都阳光了许多。只是那份淡淡的书卷气,还是那么明显,所以才冒昧打扰。

    “嗯,上次谢谢你。”

    “呵呵,你玩的还好么,这次去哪里?”女乘务员看了眼郁可身边的女人,长发翩然,美如泓月,清清淡淡的和郁可在一起倒是极为的相配。

    “还是清流镇。”郁可看了眼单初晴,笑着说:“我家在那里。”

    “呵呵,快到了呢,我去检票了呢。”女乘务员一脸深知的和她眨了眨眼睛,便走了。

    “上次还是她推荐的,说是清流镇很有意思的,我就去了。”

    “嗯?”

    “好吧,当时我逃票了,不好意思继续坐下去,就在清流镇下车了。”

    “呵呵。”单初晴了然的笑笑,她家小孩会那么乖乖的听别人的话,她可不信的。

    “哎呀,不管怎样,见到你就最好啦。”

    “嗯。”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尊敬的给位乘客,前方到站—清流县,请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行李下车,祝您旅途愉快。”

    前方,就是你我的归宿呢,晴儿。

    正文(完)

    嗯,还有番外吧,明天写。完结了,唉,心里还真是有些空落落的.......

    在这写下写篇文的,额,算是广告吧。(其实是凑字数的啦.....)

    Ps:一个万年坑,现在打算填完去,绝对不坑!

    逐情之战

    段一尘:“我管你负尽天下还是颠倒江湖,我只要你,你的人,你的心。”

    关清澜:“呵呵,既然这天下皆玩弄于我手,更何况与你!”

    无视一切的逍遥浪子遇上盛名天下的传奇女侠,谁说无情者无心,谁叹无心者无情。

    一掊已入黄土的旧事,剖开的怎样的前仇旧恨,恩怨纷争……

    涿鹿天下还是逐情于你,此战,谁定?

    走向:爱情与阴谋的争夺战。

    批注:此文无圣母无英雄,齐聚各路酱油炮灰党,主角就是一女流氓遇上一伪君子。本人偶尔脱线间歇抽风,嗯!(麻烦无视……)

    作者有话要说:重点,明天去更吧,那篇文还锁着,今天有那么点小忧伤,喵......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嗯,当然,催文什么的时而还是要的,我懒.....

    ☆、番外 秋枫

    天气就那么渐渐的凉了下去,小镇里的日子悠闲而惬意,偶尔曲嫣装个小可怜的过来让郁可帮忙,两个人谈不对盘就鸡飞狗跳的样子,也频频让柴璃和单初晴哭笑不得。

    渐渐入秋,来古镇的人渐渐少了,秋色渐起,黄叶沙沙,大抵是有些萧瑟的景象总是有些让人提不起太多的兴致。只是郁可坐在门边抱着单初晴,倒有些颇为高兴的样子。

    “晴儿,曲嫣怎么还没来啊。”

    “耽搁了吧。”

    “哦,那再等等。”

    “我们先过去?”

    “啊,好的那。”郁可立马点头答应,看着单初晴了然的笑容后脸上一红,呐呐的说,“好啦,不是,那个…….”

    “走吧。”单初晴起身,看着郁可那点小心思被戳破的囧样子,觉得还是那么孩子气的说。

    “哈,好的好的。”郁可忙屁颠屁颠的跟上单初晴的步子,曲嫣什么的还是一边去的说。

    “好快呢,就是秋天了。”郁可踩着路上的落叶,沙沙的声音伴着一路的脚步,像个小孩子似的玩的不亦乐乎。

    “嗯。”

    “嘿嘿,真好的说。”郁可笑得傻气。

    “一直在想?”

    “呐,是肯定的咯,虽然那个时候都不知道后来会怎么走的说,但是答应陪你来看枫叶的一定会的啦。”

    “嗯。”

    “哈,晴儿居然不感动的。”郁可语气怨念,居然就那么简单的嗯,真是的。

    …….单初晴扶额,你这一天天的念叨,原本俩个人的事都让曲嫣知道了,还要怎么说。虽然知道了她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放在心上觉得很好,但是单初晴绝对是不会说出来的。

    “晴儿,晴儿,我看到松鼠了。”

    “嗯。什么样子?”

    “灰褐色的,一蹦一蹦的,跳起来尾巴都和身子一起了,感觉好有线条感。”

    “线条感?”

    “就是身上的褐色条纹和尾巴上的连一起了,啊,跳起来成弧形的样子,好可爱。”

    “它在干嘛 ?”

    “好像是在爬树什么的。”

    “额,爬树?”

    “应该是吧,额,难不成是打洞?”

    “松鼠会么?”

    “不知道耶,那个,应该会的吧。”郁可满脑子问号的说,这个还真的不知道的说。

    “过去看看?”

    “嗯嗯嗯。”郁可看着单初晴这么好奇,连忙点头,便是打算直接过去。单初晴忙拉住她:“呆子,别那么大声,小心把她惊了。”

    “哦,是是是。”郁可

    便牵着单初晴,猫着腰轻轻的挪过去。郁可本就比单初晴高点,单初晴就无奈的也猫着腰了,怎么感觉这么像是做贼一样,单初晴黑线。

    “嘿嘿,她跑不掉了。”郁可这刚得意,就被林间的小石子给拌了一下,小脑不发达的郁可就很不幸的躺在了地上,单初晴则是长时间觉得猫着腰这活实在是累,就松了手,故而幸免于难。

    “啊,小松鼠……”郁可躺地上就这么嚎了一句,让单初晴有种把她埋了的冲动。这还嫌自己摔的不够大声呢,外加得嚎上一句才能把松鼠给惊走是吧。

    松鼠君也不是聋子,反倒精明的很。郁可那么丢脸的跌倒后就立马蹿上了高处,警惕着看着郁可和单初晴。

    “哎,下来,下来。”郁可朝着小松鼠各种招呼,可是人家看了半天,直接转身忙自己去了,只拿着高高地尾巴对着她。

    “晴儿……她不理我……”

    “很正常。”

    “……”

    “有个人拿着鸟语对着你喊你喜欢,还重样的。”单初晴不凉不热的说的无比正经。

    “…….”我不是复读机的说。

    “好啦,让她在这吧。”

    “额,可是你不是想看嘛,我可以把它逗下来嘛。”

    “那你还要不要去枫林。”单初晴看这样子也觉得以郁可的水平,还是难,反正以后的日子多的是。

    “那个…….”郁可纠结了。

    单初晴不理她,直接迈步离开。郁可连忙跟上,这林间的路不好走,她可是舍不得让她家晴儿摔了。

    单初晴握着手里的手,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其实无论什么事,只要她一动,她就知道郁可这小孩肯定得跟上来的,呵呵……

    “晴儿,你说曲嫣她们是不是丢下我们早到了啊?”

    “因为你也丢下她们了么?”单初晴反问道。

    “哪里叫丢下嘛。”郁可狡辩,虽然,额,大概或许maybe可以算是啊,但是可不可以直接说出来…….这样觉得很见色忘友啊,额,貌似一直的见色忘友来着,郁可摇摇头,不管。

    “那叫什么?”

    “啊,那叫审时度势,知道么?”

    “额,说说看。”

    “那个。”郁可清清嗓子,脸色微红的得说,“你看她们肯定希望两个人的世界啊,咱们过去不就是当灯泡么。”

    “嗯,有理。”

    “是嘛是嘛,所以说我们在那干等肯定是浪费时间,还不如自己过来。”

    “哎哟喂,这话说得,还真是出师了嘛。”郁可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后面

    追上来,郁可脸色立马红成了猪肝色。

    真真是倒霉到家了…….

    “嗯,继续啊,刚才说的很精彩。”曲嫣走近剜了郁可一眼,哼了一句拉着柴璃往前走。

    “嗯,继续。”单初晴也来了这么一句。郁可看着单初晴那笑开的嘴角就知道她肯定是知道曲嫣就在她们后面的。

    晴儿……太坏了!郁可气哼哼的牵着单初晴走在后面,最后还是气不过,抱着单初晴便吻了上去,叫你欺负我…….

    柴璃本事有些担心的往后看看,便见着两个人站在那吻得难解难分,单初晴被郁可圈在怀里的娇媚样看的她立马脸色通红的转过头来。额,晴儿果然是在下面的那位啊……

    “阿璃,怎么了?”

    “没,没事。”柴璃拉着曲嫣走得越发快了,这,还是别在这当电灯泡吧。

    “额?”曲嫣这一头雾水的,不过还是不敢反抗的说,自从坦白自己的身份之后,柴璃可是大有约法三章来着,哎,这日子过得……听老婆的话,才是王道!

    “哈哈,到了啊。”郁可看着满眼的枫树笑得开心,“晴儿晴儿,枫叶呢,好美。”

    “嗯。”

    “嘿嘿…..”

    “聒噪。”曲嫣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只是也是牵着柴璃的手,慢慢的欣赏着。

    停车□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漫天一色的红枫带着自自然间养成的热烈和张扬,如此刺目的红,却又是那么自然而然的盛开着。自由自在的展现着自己的美丽和热情,无论是于树上还是飘落下来,那么轻盈灵动,是最美的舞蹈,也是最后的礼赞。

    看着那徐徐落下的枫叶,郁可伸出手掌接住一片,立马献宝似的拿给单初晴:“晴儿,晴儿,我接住的呢。”

    “嗯。”

    “有传说哟,在枫叶落下之前就接住枫叶的人会得到幸运的呢。”

    “是么?”

    “是的啦,是的啦。”

    “嗯。”单初晴拿着手里的那片红叶,细细的触摸着,嗯,一片叶子,是三裂的,基部呈心形,正面滑滑的,软软的,反面微微有些粗糙的感觉。单初晴顺着叶子的纹路一直散开,叶边有些卷起来,用手铺平后又会卷起来,单初晴好笑自己何时这般的孩子气,笑了笑还是把枫叶放入口袋里,回去再说。

    曲嫣和柴璃走在前面,听到郁可说传说,也卖弄起来了:“说道传说,还有哟,话说如果能与心爱的人一起看到枫叶飘落,两人就可以不分开的。”

    “油嘴滑舌。”

    “璃儿……”曲嫣柔弱无骨的靠在柴璃身上,笑的颠倒众生。其实是在愤慨的表示自己难得这么浪漫了一把,居然还被嘲笑了 ,不行!

    “嗯?”柴璃抖了一下,立马回神,自己要是被这个妖精给迷惑了,今天准保得丢人。

    “嗯?你说呢?”曲嫣抛了个电波过去,把柴璃电的半天没回神。

    “阿璃,看住你家曲嫣了,她这会又不正常了!”郁可掏了掏耳朵,很无奈的说了一句,立马把柴璃从迷魂阵给解救出来了。曲嫣刚才那风情万种的脸立马成了包公阎罗,狠狠的瞪了郁可一眼,拖着柴璃走远了,哼,郁可那种小人,眼不见为净!哼,活该被压一辈子!

    “清静了?”

    “嘿嘿,知我者晴儿也。”

    “不呆嘛。”

    “嘿嘿,看枫叶看枫叶。”郁可讪笑到:“晴儿,过来,你站在这。”

    “嗯。”

    郁可便跑到不远处,单初晴站的那是个风口,风不算大,但是却足以吹落一树的枫叶,沙沙沙的,便落了单初晴的满身。。单初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落下的枫叶和着飘舞在空中的青丝,真是像极了从山间走出的精灵,美得让人沉醉。

    郁可站在不远处,举起相机,留下了这么美丽的一幕。

    “在拍照?”

    “很美。”

    “呆子。”

    “呵呵,哪有嘛。”

    “脸上写着。”

    “晴儿你最近变坏了。”

    “嗯?”

    “就是……”

    “然后?”

    “啊,然后,我还是很爱很爱。”

    “呆子…….”

    ☆、番外 花开

    转眼间,一去四五年。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郁可看着门前那两颗含着花苞的栀子花树,天天念叨着栀子花开,门前花苞吐露的幽香,已是让郁可垂涎许久了。

    “晴儿,栀子花怎么还没开啊?”郁可的头发已经是和单初晴差不多长了,和单初晴待久了,也沾染上那份淡淡的墨香来。两个人的关系,古镇的人不明说也都暗许了,倒是来的游客时常认为她们是姐妹,两个人也不是在乎别人的人,也就随他们怎么想了。

    生活,只要自己过得舒服,就好。

    “等着。”单初晴平淡的回答。

    “唉,还要多久啊?”

    “不知道。”

    “哦。”郁可撇嘴,二十六的女子,却还是一脸的孩子气,岁月于她似乎是那么的宽容,。

    “慢慢等吧,说不定今晚就开了呢。”单初晴还是那么习惯的宠着郁可,似乎无论郁可多少岁,还是她从门口抱起来的孩子。

    “听晴儿的。”郁可在单初晴的嘴上落下一吻,便笑嘻嘻的进厨房去了。

    栀子花,还是郁可四年前和文沐菲离开时埋下的种子,她们那次回来时倒真的发芽了,郁可和单初晴惊喜异常的悉心种植,还总是和镇上的那些老人们取经,等着它长大……今年算是第一开长出了花苞,郁可发现时,惊喜连连的抱着单初晴转了好几圈,这不,天天是盼星星盼月亮的就等着她开花了。

    晚上,郁可洗完澡还在擦着头发呢,便从窗口飘来很是熟悉的花香。

    “什么花,这么熟悉……”郁可慢慢擦着水珠,单初晴拿着衣服走近浴室后,飘过来一句:“不是栀子花么?”

    “啊!!!”郁可连忙把毛巾一扔,直接跑下楼去“花开了,栀子花开了。”

    单初晴好笑的摇头,真是,长不大。

    “晴儿……晴儿。”郁可捧着一朵栀子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推开浴室的们,“花开了,花开了……”郁可高兴的手舞足蹈,直接把花塞到单初晴的手上。

    …….你没看到我在洗澡……..单初晴脸色羞红的想把郁可给踹出去,不过这淡雅清新的花香,倒是也让单初晴有些小激动,毕竟是自己和小可一起种出来的,轻轻柔柔的,感觉像是一用力就得碎了一样。

    “嗯,很舒服的味道。”

    “嗯,和你一样,郁可喃喃的说,直接吻上了那个笑的动人的女子,她的晴儿。

    “……花”

    “呵呵,她会喜欢你的。”郁可把花瓣一片片放进浴缸里,细心的帮单初晴洗澡,手轻柔的在单初晴的皮肤上游走。

    “小可……不用。”单初晴有些别扭的说,郁可那双手,实在是太会作怪了。

    “嗯…….别…..”单初晴轻哼,身上已经染上了一层绯色,虽然已经在一起四年多,但无疑单初晴对于浴室这个场合还是很别扭。

    “遵命。”郁可自然清楚她家晴儿的别扭样,便真的认真了,她可不敢挑战晴儿的别扭劲,不然就等着自己明天下不来床了。

    “好了,嘿嘿。”擦干后郁可抱着单初晴出来,只是嘿嘿的笑容真的有些猥琐味道。单初晴脸色红红的靠着郁可,倒是把郁可看的直咽口水。单初晴很不客气的直接扭了上了郁可腰上的肉肉,郁可忍着痛,直接压了上去,哼,不行,别想一痛就想让她求饶。

    很快,单初晴便在郁可缠绵炽热的吻中,慢慢的松了手,改为抱着郁可回应。郁可喜欢亲吻着单初晴的耳垂,软软温温的都想直接吞下去,时不时坏心的拿牙齿轻咬,她喜欢看着单初晴在情动时候的摸样,脸上红晕灼灼,眼睛轻眯着,弯着的弧度有种夺人心神的媚态,没了平时冷清淡然的摸样,和自己靠的是那么近那么近。

    夜还很长很长……

    一夜的缠绵,让郁可神清气爽的起来了,只是刚下来,便看着那只被自己捞回来的松鼠含着花瓣跑的欢快。

    “啊,我的栀子花!!!”

    作者有话要说:

    ......我实在是不善那什么戏,嗯,然后是真的完结了

    .........~~~~(>_<)~~~~ 好舍不得晴儿的说,哎哎哎,真的完结了啊,,,,,,

    .....................................................................喵,爬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耽美小说下载,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章节目录

终点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破月千秋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破月千秋影并收藏终点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