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地往出口挪动。我正暗自庆幸终于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脑中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声音那么熟悉,那么亲切……然而,却有那么悲凉……

    “每当看着这个世界,我心中对父神、对天使界的一切都感到疲惫……”

    脑中一声回响,我诧异!他……为什么要出来,又为什么说出这么消极的话?

    “呵呵呵,诧异吗?任蜂,你不也是一样吗?只要这个世界表面依旧适合敏居住,你又去管这个世界是堕落还是黑暗呢?”

    “佩尔,站住!”罗兰斯嘶吼,打断我与他的交流,我看着罗兰斯闪过赛菲雷朝我奔来,我抬腿就跑。

    站住?那不就等你杀吗!

    “罗兰斯,现在首要是修补沙漏,佩尔的事情之后再说也不迟!”赛菲雷追在后面气急败坏的阻止罗兰斯。

    “任峰!你要去哪里!?”见赛菲雷拦不住罗兰斯,提娜等人也急匆匆的追赶上来。

    无视身后的嘈杂,我不言语依旧跑,不是逃。看这种情形,六翼天铁定留不住了,好容易正大光明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求之不得,哪有可能回去!?

    正当幻想着与梅特纳尔在灰界的美好日子,胸口一阵刺痛打断我的计划。俯首,腹部直接被罗兰斯刺穿。

    可恶,差点忘了,伊洛西穆给的伤才刚好,又与德克猛拼了几回合,体力大不如以前。我太放松了!咬紧牙,硬将挂满血的剑抽离出来,我回看向一脸狞笑的罗兰斯。

    “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个错误!”

    “每次都说让我死、死的,能不能换一个词!”被审判的人哪有什么武器,我根本手无寸铁的面对他。只能拿身上的首饰勉强躲闪。然而,首饰再硬也抵不过剑的灵活,身上很快寸寸挂彩。

    趁他一个疏漏,给他脸一拳转身跑。看到前面的离台,我展开六翼飞翔天空!

    渐渐与他拉开距离,我对身上的六翼很自信,整个天使界比我的翅膀宽长的,除了梅特纳尔,也没见有几个人。

    体力大不如健康时,罗兰斯的剑伤愈合的太慢,我有些疲惫地躲到连接四翼天的台阶上,回旋的走廊除了气喘吁吁的我,不见任何人。但是,我却感觉似曾相识。云

    雾分分合合环绕的身影似梦似幻飘在其中……

    “敏……?”口中不觉轻唤出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名。

    奇怪?敏不是与布罗尔呆在灰界吗?

    “佩尔,跑得再快,你也逃不出整个天使界!”

    远处罗兰斯的声音打破了眼前的幻象,朦胧中,这个回廊给了我心里一片宁静……望着越来越虚幻的身影,心中突然有种想放弃一切烦恼,不再憎恶这个世界的感觉。

    原来,天使界也有这么寂静到让人流连忘返地地方啊……

    回廊外的众人身影越来越近,其中一个忽闪着翅膀落在我不远处,强风吹得我站不稳脚。跌撞的被人扶了一把,定睛一瞧是约瓦赫!

    约瓦赫不发一语,不知从哪里变出我的中空剑,严肃的说道:“你自己决定吧……”

    我接过剑,一抬眼约瓦赫消失不见了。厉害,神不知鬼不觉啊!

    没过多久,罗兰斯很快冲我飞来。有了武器,我还能对抗一下,还不至于‘含冤’死在他手上。

    任峰体力不支,心一横,力量全开。

    二人的剑压对仅仅用作装饰用的脆弱回廊太过沉重。回廊很快裂缝开始支离破碎,直至地面再也支撑不住二人的体重,我们的战场转移到空中。

    看着回廊残骸断断续续掉落下去,我心中突然感到阵阵刺痛,心中莫名的愤怒和沉痛压过一切。

    罗兰斯趁佩尔被回廊的残骸吸引注意力之际,上前朝他胸口使劲划了一剑,顿时,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

    然而,这不影响男人的战力,他握紧手中的剑,鲜血填满剑中空白。他收敛气息,凛冽的目光刺穿罗兰斯的心智!

    罗兰斯惧怕了。

    他的愤怒又从何而来!?罗兰斯开始逃跑,他漫无目的的飞,男人任凭鲜血直流紧追不放。罗兰斯已经不知道自己带着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飞,还是那个男人赶着他飞。他慌张的逃到了沙漏旁,巨大的沙漏阻断了自己的逃路!

    完了,我要死了!我会死得很难看!!!

    望着狂怒的男人,罗兰斯深知逃不掉,他慌张地扔掉剑,一个抱头鞠躬求饶道:“我不想死,求求你,放过我!”

    等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还活着,罗兰斯抬头一看,冰冷的剑刃略过了自己。男人冷酷

    的表情盯着罗兰斯的背后。

    罗兰斯楞了一下,顺着剑锋的方向侧脸一看,剑刃直接插入沙漏!

    一惊的罗兰斯还没回神,佩尔大喝一声,手中剑放出闪烁光芒,被刺穿的墙壁以剑为中心开裂,随着噼啪的惊心脆响,新的裂痕一直延伸到之前的旧痕。

    很快,细沙随着裂痕飞散出……越来越多……

    完了,天使界完了!罗兰斯见状差点晕了过去!这……已不是仅以闯祸来衡量的!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毁灭吧!毁灭吧!一切……都毁灭吧!”佩尔拔出剑,犀利的目光刺得罗兰斯不敢呼吸。追赶过来的众人顿时傻掉,望着裂痕越来越大,细沙越来越多,提娜差点晕了过去,古坎德赶忙扶住她。

    见佩尔朝他们飞过来,古坎德将摇摇欲坠的提娜交给雷瑟,古坎德上前一把抓住他,吼道:“任峰!你疯了吗,知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

    佩尔无情的甩开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慢慢说道:“我只是完成父神离开前未做的事情。”

    古坎德愣住了。

    完了!任蜂心中的那个灵魂蹦出来了!

    ☆、第十五卷 终结 第十三章  崩溃

    矗立万年的沙漏轰然倒塌,细腻的沙子随着风飘散到空中,然后化作星辉消散,以沙漏为支撑的六翼天以及以下的几重天如蛋糕塔一样,从上往下残片掉落。房屋在颤抖崩溃,地面在摇晃碎裂,想活命的人极尽全力躲避天上掉下的残垣断壁飞到空中,没有翅膀的亡灵只得靠最近的守护天使或者咏唱天使,尽早离开这看似消亡的世界,投入到轮回的业火……

    生死、乐哀……无所谓,全都……无所谓了,任蜂,听见了吗,天使界崩溃的声音,你一直渴求着一切的破坏与消亡……

    闭嘴!你说的不对!我心中不停呐喊着,阻止脑海中回荡的声音。

    不要反抗,任蜂……那是你所期望的,我把一切的力量都交付与你,任你随心所欲的解放吧,张开大翼,屠戮一切,直至目之所及皆化为灰烬!

    闭嘴!你错了!

    任蜂,我错了吗?想想吧……来到这个世界后有哪一个对你是公平的,有哪种规则是救赎你和敏的,直到最后你心中的绿洲……也被这腐朽的世界玷污!

    我有说错吗!

    ……不是的,我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一个不该存在的生者,死在这个世界又是个只会伤害人的异端,从我开始接触这个世界,沾满鲜血杀戮的双手已经触不到任何地方……你说的……我都知道的啊!!!我曾经想求救,想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去拯救自己犯下的错误,但是……

    ……我……好累……累了……

    是这个世界逼我的,没有人希望我活在天使界,光是活着就不断伤害别人,不断被别人憎恨,而且不断又被人视做可憎的怪物……哼哈哈哈,我已经对这个天使界绝望了啊……悲哀的神之使者们,都毁灭吧,都消亡吧,终结这里荒诞的一切,一切制度全部消失掉,我就不用这么累了……

    佩尔手持圣剑踱步走上台阶,走到神座前,他高举着剑用力的一挥,笼罩神座的细纱霎间化作丝丝布条散漫空中,金光耀眼的神座释放最后的一道光芒后裂开,如同天使界曾经的辉煌也梗着消失殆尽。佩尔仰面狂笑,巨大的白翼从羽尾开始被黑色侵蚀,茶色的发丝也染成暗夜,在圣光下闪烁着点点夺目星光。站在台阶下的人们等他笑够了,佩尔一转身,不变的绝美在黑发下映衬的异常妖艳,所有人倒抽一口气,并非他的堕落而是在他散发的威严下,无人感觉到任何不协调,好像所有人都默同了一个事实……天使界,在他的复仇

    下已彻底不复存在!

    “父神啊……您永远一只孤独的灵魂,哼哈哈啊哈!”

    赶回来的众人沉默的看着一切,压倒性的力量带起狂风无情吹落所有人。

    “唉~~终于暴走了,真是难为他压抑了这么久。”剧烈的震动让身经百战的赛菲雷也半趴在地上,“看到没,这就是太理性的压制自己,结果生出来一个定时炸弹似的怪物,成为炽天使长后,一瞬间变成魔域之王了啊。费奥多一直做梦现都想看到的事情就在就呈现在眼前,要说我们是幸运,还是悲哀……。如果……他再有点耐心等下去就好了……”

    被震出老远的雷瑟根本无法靠近长官,他困难的扶着大殿支柱说道,“赛菲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等他发泄完再说吧。如果他还能保留些理智,不要消灭一切就好,纸终究保不住火,被这么一闹,整个六翼天里的人大天使都在这里了,父神不在的事实从传言变为现实,除了稳定天使界的情绪外,你说还能怎么办?”赛菲雷语气轻松的回答。

    “什嘛!,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带上来的,是你和手下的兵,亏你说得如此轻松,我要你对这件事负责!”罗兰斯连滚带爬的到赛菲雷跟前,像泼妇丝的狂叫。

    “还不是你逼的,哼,你还真不死心,眼看天使界崩溃了,你还再做什么梦呢!”雷瑟也半滚半爬的挪到二人中间。

    本来赛菲雷还想趁这个混乱事件,将罗兰斯拉下到哪个废墟柱子下彻底压死算了,却被雷瑟这个大马哈中间插一脚,赛菲雷顿时全没了兴趣,他干脆平躺在地上,无视如下雨般不停往下掉的废墟粉尘。思考事情。

    “雷瑟,通知古坎德与提娜,赶快去保护梅特纳尔,他……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赛菲雷下达着命令,雷瑟本不情愿,结果被长官一瞪,跑到大殿一角,拉起木讷的二人飞出崩溃中的朝圣殿。

    没想到一场审判竟然变成天使界的末日,可笑啊,到底这场审判到底制裁了谁呢……?天使界没了……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赛菲雷……你不是想要天使界的和平吗……”

    赛菲雷抬眼看到前方拖地的衣服下摆,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如脚上钉钉子,稳稳的站直这个正在毁掉天使界的男人。

    “支撑天使界的沙漏一崩溃,这个世界马上就要没了,我还能寄托什么希望……”赛菲雷勉强在

    摇晃的大殿上寻找平衡,音色哽咽地回答。

    “哼哼,哈哈哈哈!我累了,我的一切已经永远沉眠在轮回中……永远的……”男人瞪着眼,站在塞菲雷面前狂笑着,突然他努力平息住扭曲的脸,稳着情绪,把手中的中空剑递给塞菲雷,努力说道:“这里面储存有我的力量……赛菲雷……天使界将来会如何,之后就交给你了。”男人难得露出完美的笑容。

    倘若……不是这种情形,他这一笑,天使界绝对臣服于他,就像现在,心甘情愿得替他收拾这个不可能完成的烂摊子任务。

    “你……一丝留恋也没有吗?”

    “没有……”

    赛菲雷双手捧着剑,平静地目送冷酷的男人走出大殿,飞向云海……

    ***********************

    剧烈摇晃的地面让出来看情况的梅特纳尔不知所措。从任蜂去追德克的时间算起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为什么这个世界变成这个样子!

    当他一眼看到正在崩溃的沙漏时,顿时跌坐在地上。

    任蜂……!!

    他回神之后冲出寝殿,却被突然冒出的古坎德以及提娜拦下。提娜哭的如同泪人一般,古坎德痛苦的摇摇头。

    “去也来不及了,梅特纳尔大人,那个人带着任蜂一起轮回去了。”雷瑟累得也坐在地上,与梅特纳尔平视。

    震惊的银白天使说不出一句话,雷瑟看着外面,继续说:“现在,最主要的是天使界……现在该如何是好啊!”

    雷瑟话音刚落,就见自己的长官以秒的速度从小黑点变大黑点,最后站在自己身后。

    只见赛菲雷拉起瘫坐在地上的银发男人,说道:“虽然清楚你身体抱恙,但是,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帮我支撑起这个天使界!”

    “支撑……?”除了梅特纳尔,其他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现在天使界马上就要崩塌,谁有这个能力支撑啊!?

    “任蜂手上的那把剑……那个男人交给了我,我想借那把剑作为中轴重新支撑天使界。梅特纳尔,你也不想任蜂几次轮回之后,没有回来安身的地方吧。”赛菲雷无视提娜等人的疑问,直视着梅特纳尔面无表情的面容。

    “虽然我无法赶超他,但是我有自信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他的背后可以

    交付给我。不过,现在能让任蜂暂时卸下一切,袒露真情的是您,让他忘却痛苦的也是您,你和他不光是保护,也是被保护的存在。梅特纳尔,有时候我既羡慕您又嫉妒您,因为你拥有他的全部……”

    震动的地面无法看清赛菲雷的表情,梅特纳尔几乎涣散的目光顿时聚焦一点,他表情一敛,平稳呼吸,缓缓看向赛菲雷背后正在崩溃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    憋了N年,我终于把天使界写崩溃了!

    这个结果从开始写文就想好了,犹如我在文章简介里写的, 从来没有完美的世界,那些都是人们的想象,这个才是此文重点!

    再美好的世界也经不起时间的磨砺,制约人心的标准也会跟着消弭。一切美全是表象,取而代之是影子带来的黑暗。

    我在写任蜂来到天使界的时候,就已经把天使界构想成一副完美的空壳子,华而不实。任蜂也只是捅破了这层华丽的金纸,让费奥多有机可趁,搅乱了一切。也让一直蒙在鼓里的人们看到一个真实的、丑陋的世界!

    所以写这一章的时候,我一气呵成,心里那叫一个爽哇!

    ☆、第十五卷 终结 第十五章 结局

    似雾飘渺的云朵在碧蓝的天空中如散步般摇荡,新鲜的空气轻盈地抚摸着每个角落,轻轻呼吸一口,全身好似感到如少女般醇净的清新。

    二位刚升级上来的天使深深的呼吸着这里浓厚的神力。

    “果然还是十二重天的空气更好啊!”其中一位感慨道。

    “是吗,我感觉差不多!”另一个有点小失落。

    “怎么可能,你再闻闻!”那个人抱着另一个人的头,使劲让他呼吸。

    “够了!”另一个不耐烦的甩掉那个人的手,皱起了眉,“十一重天与十二重天不过一个栈桥的落差,哪有什么差别啊!”

    “也不知道创世天使怎么设计的天使界,以一重天为起点,所有重天盘旋着往上升到十二重天,中间只有栈道相连,栈道只派二个大天使守着而已,能力强的甚至直接就可以飞上去!”其中一个天使很无力的耸耸肩。

    “听说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另一个悄悄的嘀咕,“小道消息说是为了迎接创世天使长——炽天使长的回归才这么设计,整个天使界的支柱就是他曾经使用的剑做的!听说啊,地狱的恶鬼上不来,就是因为剑尖的神力,注入黑森林,净化了地狱第一层,底下的恶魔怕被净化,才不敢上来的!”

    “哇~~传说中创世的大天使长……大人!!给我签个名吧!”

    一阵骚乱打断八卦对话,二人同时看去,只见一道绝美如不食人间烟火的白色身影擦身而过,没等看清楚,就被随即而来的追星一族压扁在云朵上。

    “咱们真幸运,一上来就见到只闻其名不闻其人的创世大天使——梅特纳尔大人……”其中之一说完晕了过去。

    ————创世天使宫殿————

    “梅特纳尔大人,您刚回来,这又想去哪里?”提娜死拽着梅特纳尔的衣袖,被他拖了老远。

    “我要去人界,找他!”

    “您去几次都是无功而返,我问你,他去了哪一道轮回你知道吗?弹指间结束的人类的生命,你这一次没找到,他就跳到另一个轮回里去了,这么盲目的找下去,你就算用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也不一定能遇到他!我劝你还是乖乖留在天使界等他回来吧。”塞菲雷稳步走过来。

    “别再妄想,破坏掉天使界一切的人会愿意回来吗?我不会停止寻找的,就算一直找到人界轮回的尽头,

    天使界的消亡,我也要去!”

    “我……我也要去!!”一旁的提娜放开梅特纳尔的衣袖,擦擦眼泪,绿幽幽的大眼恳求着塞菲雷和梅特纳尔的首肯。

    “……提娜,我已经把咏唱天使长的职位让给你,我听说管理的不过……就是脾气再改改吧,有不少人投诉你的踢腿功力伤人不浅。”梅特纳尔笑着摸上提娜蓬松柔软的头顶,溺爱道,“现在看着,还好像预院的时候呢,一点都变。”

    “我不要!梅特纳尔大人……我一样了解任蜂,也能帮上忙……”

    “提娜,不许胡闹,重建后的天使界没有咏唱天使长怎么行!”赛菲雷皱眉。

    “我不啦!我不要啦!我一定要去!”提娜耍赖地死拽着梅特纳尔的衣袖不松手。

    “古坎德,你与提娜最熟,也劝劝她。”梅特纳尔扶额,无奈可怜着自己的衣服。

    “梅特纳尔大人,有您在,提娜这个咏唱天使关我军人何事。再说,任蜂也算我一份,我会以我自己的方式去找他。”古坎德稳稳的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古坎德!你也想抛下南军吗?哼,我不同意!”赛菲雷喝止道。

    “吼也没用,你左右不了我……们的!”提娜不屑的一个仰头。赛菲雷气的额角青筋暴起,却不能对柔弱女子挥拳头。

    提娜的任性再严重点就是任蜂抓狂翻版,还好同宿舍的任蜂经常不在寝室,还没达到那个家伙事不关己、不负责任的冷漠个性,真是的,当初是谁把他们二人分到一个宿舍的!!

    赛菲雷现在只想把那个分配宿舍的家伙找出来,好好揍一顿。

    “提娜,你……逾越了。”梅特纳尔笑呵呵的将衣袖从提娜小手中抽离。

    提娜吐吐小舌头。

    *******************************

    涌嚷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和其他逛街的人一样,我和敏在购物街疯狂的购物中,不算宽的溜街道路把我们善良二人组硬挤到马路边上。

    “哇啊啊,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咱们去对面吧,虽然商店不多,但是不会人挤人吧!”

    “好!”看着任蜂即将失去耐性,快到抓狂的地步了,敏摇摇头,带着暴躁的人站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待到红灯已灭,或许后面的人等不及,还不等前

    面的人走动就往前推,我们打头阵的只得仓促的被动向前走。

    “天哪,今天逛街的人出奇的多!”我努力的能跟敏走在一起,无奈比劲的人流左推右拐的,还是把我们冲散了。

    迷糊的我最怕走散,找人我最不在行,就算有手机我也能左边走成右边!我努力追着敏的身影,好容易抓住她,结果就听人群中一阵尖叫,我转头一看,一辆劳斯莱斯冲着我们就开过来。

    “敏!小心!”来不及骂司机,我慌忙把敏推向安全地带。

    太好了,至少敏得救了……望着广阔湛蓝的天空,我昏迷前最后想的事情……

    *****************

    “真是一群熟悉的脸啊~~~~”雪白的窗帘,雪白的床被,雪白的……病房,我好似做了很长很长的梦,清晰到至于身临其境,直到我轻松的坐起身,看着一群熟悉的众人,把仅几坪的单间挤得超员。

    我整理一下思绪,略过其他人,对在我面前的梅特纳愧疚道:“难为你了,竟真找到这个轮回。”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一直找下去,有你在的世界就是我的幸福。”梅特纳尔握住我的手,微笑着摇摇头。

    “还有我们!”雷瑟打开嗓门,无视封闭空间,声音回荡,把周围人的耳膜震的够呛。

    “哎呀,本来我们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嘛,梅特纳尔大人尝试了几次时间段才找到这里,”提娜踹一脚雷瑟,抱怨道,“真幸运,正好是你车祸第二天。”

    “你的命保住了,身体也完好无损,看你这衰样,是不是把佩尔大人的力量全用完了!”塞菲雷眼神一沉,眉一竖

    “敏呢?”我眼神漂移,躲过赛菲雷的质问。

    “敏很好……”

    “我很义气的躲过她,就把你压了过去哦,谢谢我吧!!哈哈哈哈!”雷瑟‘自豪’的笑道。

    我倒,你就直接说开车技术很烂嘛……我真想揍他!!!

    “你就不会急刹车吗!!!”要不是全身疼到不行,我肯定跳上去给他一拳。

    “哎呀,我也是刚考出来驾照嘛,没出人命你就感恩戴德吧!”

    “谁……谁让他考的驾照开车!”我怒视一圈人,除了梅特纳尔。

    “我!”赛菲雷一个字顿时灭了我的

    火气。

    忍了,认了,大长官的命令,当小兵的只得把苦水往肚子里咽,呜呜呜,不公平啦~~~!!!我抗议……从心里!!

    “任蜂,……你好点了吗?”病房的门被小心的打开,敏从外面探进头来。

    “别在外面站着,快进去!”

    我刚想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就见布罗尔拎起敏,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敏……敏是小猫吗……!

    “我还以为你准备去另一个轮回了,为了省去找你麻烦,我还打算趁你还活着,直接把灵魂拽出来拉去地狱,从恶鬼转恶魔还比较迅速安全!”布罗尔黑色的双眸泛起点点红色,极度不屑的俯视着我。

    这边让我出车祸,那边要我变恶鬼,没有谁比我……我的生活更凄惨啦,呜呜呜!!

    嗯?不对,敏……布罗尔说的这么直白……

    “我被车撞晕了过去,醒来就想起一切了,要不是醒来布罗尔在一旁陪着,我还以为只是做了一场梦。”

    “雷~~~瑟~~~!!你不是说把敏躲过去了吗!!!”我冲着躲到赛菲雷背后的大男人狂吼道。

    “我已经极力避免了嘛,谁叫你突然推了她一把,以我娴熟的车技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我哑然,难道……我的车祸全是他们的错!这……这是现世报吗!

    “敏当时没有死,不过……晕过去的敏还是跟着你去了天使界,可能是那位守护天使自己的保护本能吧。”

    “但是……但是敏跟着费奥多走了啊!”

    “经历数不清的轮回,如何强大的守护天使,力量不可能永远如一,和你一样,敏她已经是独立的灵魂,……只不过那位惩罚天使,实力不一般,轮到你的时候力量还没有完全消逝,才让你借用了他的力量啊。但是,谁又会知道结果,你把他带回了天使界,却把天使界灭了……”提娜平淡的说着。

    “天使界没了!?”

    提娜看了看惊呼的敏,无视任蜂的埋怨视线,继续说:“安啦,天使界哪有这么容易消失的,人界这么多灵魂都去挤地狱,还不把伊洛西穆气炸了,整天嚷嚷‘我当撒旦不是为了干这个的’,还帮忙撑了几天天界,为了众魂的安危以及好日子,我们做天使的当然要极力当大善人嘛~~”

    眼前自称

    大善人的 ,怎么听着这么不情愿呢~~~~

    “那么,现在天使界如何?”

    “被你那把剑支撑了起来,现在整个天界形状如同沙漏,上七层是天使界,下八层是魔域,中间一层灰界变成神魔共住的区域,由二界交替管辖。”提娜很尽责的描述着。

    “那……代表炽天使长权威的是什么?”

    “你啊!咱们天使永生,炽天使长没得换了。”

    汗!还真草率啊~~~!

    “说起来,你们都很闲嘛,重建天使界应该很忙啊。”

    “谁说我们轻闲哪,要不是找你,我们才不会坐在这里呢,告诉你哦,古坎德代替消失的德克军长,担任南军军长哦,莱列顶替威茨亚托担任守护大天使长了。炽天使长由赛菲雷担当,而我……呵呵呵,马上当上了咏唱天使长以及神之左座,哈哈哈,如何,任蜂,羡慕吧!!”提娜奸笑的盯着我,还不忘保持淑女姿态,还真是苦了她呢。

    “你成了神之左座!?赛菲雷是神之右座!?天使界不会有事吧~~~!”他们二个活宝,完了,天使界完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虽然这个位子是梅特纳尔大人让给我,但是至今还没人有异议呢!”

    哼,就提娜你这么‘霸道’的个性,谁敢提哪!我无语的看着提娜洋洋得意的冲我猛笑。

    “呵呵呵,任蜂,干脆现在我就引渡你的灵魂去你最讨厌的天使界吧!!”提娜额角爆青筋,上前提起我,一双翡翠般的双眼亮起贼光,我满脸流汗的看着她幻化成绿眼狮子……哇哇,让我想起当初被她踹下通道学习飞翔的恐怖记忆了~~~~

    “提娜大人,我不敢了,饶命啊~~~~”谁来……谁来救救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呐!!”

    对了!

    我好奇的看向笑得温柔的梅特纳尔:“你在这个世界做什么?”

    “你所上学的大学教授。”梅特纳尔笑的犹如天使降临。

    呃!?我惊落一地眼珠,感觉自己的意识消失天际了!

    “哼哼!任蜂,拿命啦!!”提娜惊醒石化的任蜂。

    “哇啊——!不带这样的啊!!!”我的大学生活啊!!

    医院中正在上演恐怖的摄魂大法,实施者……

    一位美丽的碧眼天使……

    ——————END——————

    作者有话要说:我终于写完了!再次感谢大家滴支持!

    偶最近迷上了仙侠滴,正在草稿中,哈!

    期待吧!

    最后还有一篇任蜂前世佩尔·狄考亚斯的故事,之后会上传!

章节目录

穿越-天使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长风日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风日尧并收藏穿越-天使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