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挺直的鼻梁慢慢的吻上嘴唇,蜻蜓点水一样的亲吻之后立马被赵协剥夺了主动权……

    再次回到了那个夜晚……

    站在马车外面的几个侍卫面面相觑,里面的声音太大也太明显,现在怎么办?马车已经从皇宫门口到了大殿门口,但是里面的人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开口叫?你开口啊?但是就那么晾在这里?你不要命了?

    本来躲起来的暗卫此刻也实在是藏不住了,面无表情的看着马车的车厢,里面的人明显的是坚持不住了,但是现在怎样?

    老天有眼,李公公听到声音之后打着个灯笼从侧门里面出来,看看众位侍卫的脸色再听听里面的声音也就知道了。

    当下立在一旁,对着车门,气沉丹田,嘹亮的一声:“荣华殿到……”

    下一秒里面的声音一顿,只剩下激烈的喘息声,他们皇上的声音终于从里面传出来,“所有人,都退下!”

    在下一秒,影卫已经消失不见,李公公带着下面的小太监也晃着离开。

    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车帘大开,半裸的赵协带着几乎□的樊幼烨从里面飞出来,非一般直接进了荣华殿奔去,赵协几乎就是用的轻功……

    荣华殿内,一夜春宵。

    第二天赵协正常上朝,本来的死人脸此时张扬的像是二月春风温暖过的湖面,笑容从脸上一圈圈的荡漾开,慢慢的扩散出去。

    今早之后所有的官员都开始打探昨夜他们的这位老天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遇到了什么人。

    半天之内樊幼烨在朱城的名声大噪,樊家商行的生意好的是空前绝后,任谁都知道这樊家商行的大老板和当今皇帝一夜密谈,解决了皇帝不为人知的心头苦事。皇帝早朝的时候高兴异常,有官员犯错也都是从宽处理。

    但是樊幼烨现在还是住在皇宫里面,而且因为和皇帝议事导致一夜没睡,日上三竿的时候还在补眠,不管是朝堂之上还是市井之下,所有人都吓垫着脚尖,想要一睹这个大老板的风华。

    樊幼烨确实是一夜没睡,在他隐约听到第一声鸡叫的时候正泡在大大的浴桶里面,等到第二遍鸡叫的时候已经睡的不省人事了。

    赵协早朝回来之后看到的就是在阳光照耀下的樊幼烨的睡颜,想起昨晚的一切一切他先是甜蜜的,继而是忧伤,最后开始恐惧。

    这样的早上,这样的时刻,是多么的熟悉,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今天早上就把他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然后独自去上早朝!

    赵协的心里一阵狂跳,还好还好!他现在还在……

    赵协俯□将棉被和里面裹着的人一起抱在怀里,慢慢等待着心跳恢复过来。

    这是李公公站在外间,看着里面的情况,小声道,“皇上,现在已经中午了,要不要叫公子起身吃些膳食?”

    赵协看看他,又看看怀里的人,“你看着他现在适合吃什么,去准备吧。”

    李公公领命退下,赵协重新站起身子,将身上的龙袍脱掉换上一身比较简便的衣衫。

    等到他这边都收拾好的时候一转脸才发现樊幼烨正睁着眼看自己。

    赵协笑笑走过去,“起来吧,过会该吃饭了。”

    樊幼烨嘟囔一声,声音很小,赵协没听见,不过看他的脸色大概也能猜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樊幼烨犯翻个身背对着赵协,“让李公公去给我找件衣服过来,我衣服没了。”

    赵协在他身后看着微红的耳根想着他的衣服是怎么‘没了’的,又是一阵心神荡漾,但还是竭力压制住,凡是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他一定要忍!

    “要不然先穿我的吧,你从阳城过来的时候没带衣服。”

    “把衣服留下,你出去。”樊幼烨仍然是背对着他道。

    赵协没叫人进来,虽然他平时穿的衣服都是底下的人给他准备好,不过他平时也留着几件可以随时更换的,现在要找也不是很难。将衣服放到床上,赵协看着樊幼烨的后背,“我能相信你么?”

    樊幼烨身体一僵,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微微点头。

    赵协转身走开。

    樊幼烨看着赵协给他准备好的衣服,里衣、外衣都有,慢悠悠的穿好里衣,直接把外衣披在身上就从床上下来,赤脚站在地上,左右看了一圈,大声叫道:“赵协!”

    赵协本就有些心情低落,就站在门侧也没走远,听到樊幼烨的声音,只三秒钟的时间就出现,看着樊幼烨披着外衣站在地上的样子有些不解,“怎么了?”

    樊幼烨看着他,又看看自己还裸着的双脚,面无表情,“我没鞋子。”

    赵协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会突然收起笑脸,“正好!”

    “什么意思?”

    “你没鞋,正好。”

    “我没鞋怎么走路!”说完之后才发觉什么,怔怔的看着赵协。

    赵协也不躲避他的眼光,“你以后都不会有鞋穿了,以后想去哪里我带你去。”

    樊幼烨忍住上去踹他一脚的冲动,“你还真是大方啊!其实我连衣服都用不着。”说着就将披在身上的衣服扯下来扔到地上,这边又要解里衣,他的动作很慢,一边解一边定定的看着赵协,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像是一个木偶一样,赵协皱着眉头看他的动作,里衣的衣带已经解开,樊幼烨看着他,“我是不是还要继续?”

    赵协的拳头握的死紧几乎就能捏碎自己的骨头,“你就是那么看我的?”

    “现在,这就是我要走的理由。”说着也不顾自己身上半解的衣衫,毅然的穿过赵协往荣华殿的门口走去。

    赵协心猛地一跳,紧接着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樊幼烨身后一把抱住他,“你对谁都很好,为什么非要对我这么狠心?”

    樊幼烨不动,“你以为我樊幼烨是什么人?有些错误可以犯下一次,但是绝对不能犯下两次,但是你让我觉得我是个蠢货。”

    “什么意思?”赵协不解。

    樊幼烨的眼泪不知怎么就开始往外流,他不是一个受不起委屈的人,也不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但是现在他就是想哭,“我给你的心,在你看来就那么一文不值,非要用你自以为牢固的锁链把我困住,你才觉得开心,是吗?”樊幼烨抬起头,让眼泪重新溜回去。

    赵协身体一颤,不敢相信,再张口时竟然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樊幼烨抖动的肩膀,他想安慰但就是说不出话……

    赵协抬起胳膊慢慢伸向樊幼烨的方向,艳丽的光线铺洒出一个华丽的背影,“可是……我是真的害怕……”

    赵协歪着头看他,血红色的地毯衬着樊幼烨雪白的脚踝,阳光从他背后照过来,整个人都显得如此虚幻。

    樊幼烨嘴角上挑,心酸至极的弧度,伸出的手掌缓缓收回,覆盖住半张脸,“我是真的害怕啊……。”

    “害怕你上一秒对我笑,下一秒消失不见,前一晚还可以抱在怀里,下一秒连呼吸都闻不见,幼烨,我是害怕啊……”但是这些你都不懂。

    赵协说着说着整个人慢慢跪下,明黄的龙袍屈就于一身简单的白衣,随着手掌的滑落,一地眼泪挂在下巴上,随着阳光的引导,摇曳生辉。

    樊幼烨看着跪在阳光里的男人,脑子一片空白,像是受到了最终的指引一般,抬脚慢慢的走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一口凌霄血喷在显示屏上,扶桌宣布:本文已完结!!!!

    或许有番外,之后补上。

    大概会在七月下旬开新坑,请大家到专栏把俺收藏了吧~~~~~

    专栏:【专栏请点击】

    正在更新的另一篇文文:《大管家》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小鱼爱你们~3~

    谢谢!!!

    撒花拍砖都不大意的来吧!!

章节目录

皇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张家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家小鱼并收藏皇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