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攻大六七岁,年下,两个人互相扶持成长的故事。

    外表冷漠禁欲实则叛逆受X外表叛逆中二实则老练沉稳攻

    好吧我真的是不会总结cp,总之希望大家能多多收藏支持啦啦啦啦~~~

    新文《叛道》点我~~~~(电脑版)

    用app和的姑娘就只能戳进专栏了orz

    谢谢大家!新年快乐,美少女们,我们明年见啦!

    ☆、第89章 【番外】仙人掌的初恋

    仙人掌也曾是一只英俊潇洒的中华田园小土猫。

    虽然在名字里带了一个“土”字,但是客观地讲,当年韩水从宠物店拎走它的时候,也是因为仙人掌确实在宠物店以超越品种猫咪的美貌独领风骚。

    想想看,那软乎乎的爪子,那奶声奶气的叫声,那毛茸茸的尾巴,还有湿漉漉的眼睛……它刚到余泽家的时候,就那么一丁点儿大,蹲坐在地上,还不到余泽脚踝高,尾巴规规矩矩地绕在身旁,抬头看他。

    那是仙人掌喵生当中第二幸运的一天,也是余泽人生当中第二倒霉的一天。

    余泽最倒霉的那天,与仙人掌一起在喀什遇到了受赵修平派遣而来的梁诚。

    至于仙人掌最幸运的一天嘛……

    那一天,余泽并不在场。

    在遇到赵修平以前,余泽生活虽然提不上多正常,但是还算安稳。他经常性地离开家,但并不是每次都会带仙人掌。

    如果离开超过两天,他一般都会把仙人掌大爷托付给韩水。

    不过两只单身狗而已,这两家哪家都没有大到让仙人掌满意的。

    而仙人掌恰恰是那种地盘意识很强的猫,尤其那时候它年少轻狂,热血澎湃,跑腿圈地对它而言是个十分有益身心的活动,于是每次到韩水家,它都会暗搓搓地等待韩水忘记关门的时刻……

    奈何韩水此人十分细心,很久都没有给过它一次机会,直到某天晚上,韩水一不留神被人灌醉了,有朋友送他回家。

    当时仙人掌正寄养在大臣家,大臣的狐朋狗友并不晓得陛下微服出巡,只跌跌撞撞地把韩水扶到客厅的沙发上,正要回头关门——

    “刚刚是不是有东西出去了?”

    “什么?你别吓我!”

    送韩水回家的俩人都喝过酒,也不太清醒,被这一说陡然酒都醒了,出了一头的冷汗,连忙跑到门外看。

    楼道里的感应灯都亮着,地砖光洁如新,连根头发都没有,别说其他的什么东西了。

    “肯定是你看错了。”

    “肯定是我眼花了。”

    “那我们关门吧。”

    “关门关门。”

    因为刚刚躲那两个酒鬼,仙人掌没有赶上电梯关门,它仰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召唤到一层的电梯,满不情愿地喵了一声,在韩水家门和安全通道之间权衡了一下,一晃尾巴,转身下了楼梯。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因为一时的懒惰而错失了广大的地盘,难道不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吗?

    同样的一句话,如果放在三年后,仙人掌肯定会对当年的自己说图样图森破,但也正是因为当年仙人掌如此地富有追求,它才遇到了它一生难以忘却的邂逅——

    韩水家小区的绿化情况挺不错的,地段也算不错,看来这小子当医生还算是赚了点儿钱,比余泽是强多了。

    仙人掌在晚上的草丛中小跑而过,挑剔地看着周围的情况的,它其实不太喜欢这种小区……它在电视上看到过北京城的四合院,对那种建筑十分喜爱,认为真正英俊潇洒的中华田园土猫正应该大隐隐于市,居住在传统而接地气的四合院当中。

    想想,它可以卧在屋顶,在北京城将醒未醒的晨光中看着城市迎来又一个天明……它可以拥有广大的地盘,在胡同当中一呼百应,犹如无冕之王。

    这个意愿它曾经数次向余泽提起,然而他看上去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愿。

    这让仙人掌一度非常难过,它这一生,注定困囿在这狭小的空间当中,远处天高地广,它却无法企及……

    “什么人?!”小跑着,仙人掌突然来了一个刹车,低伏在地上,耳朵紧紧贴着后脑勺,盯着正前方。

    它的感觉向来敏锐,这次也没有落空,只见过了一小会儿,前方草丛中突然动了几下,露出一个狗头来……不对,这狗怎么长得有点像狼?

    仙人掌鼻子嗅了嗅,但是闻到的确实是狗的气味,一时之间有些迷惑。

    这个时候,对面的那只动物已经走近了,它的一只爪子足足有仙人掌三只爪子大,身体更是比它高了三倍不止。它的影子被路灯投射到地面上,看上去高耸得吓人……仙人掌目光下移,看到它身上的项圈,松了一口气:确实是只狗,只不过是只和狼长得比较像的狗而已。

    仙人掌不再犹豫,当即立起身来:“傻狗,你在我的地盘上干什么?”

    哈士奇:WHAT?

    仙人掌有些不耐烦了:“我是在问你,你在我的地盘上干什么?没事做的话就滚远点儿,小心我不客气!”

    哈士奇:汪?

    仙人掌:吐舌头几个意思?丑死了!再吐我削你!

    “它一直就是这样,不吐舌头会疯的,是不是阿飞?”有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声音又尖又细,音调很高,带着点儿高高在上的意思。

    名叫阿飞的哈士奇:汪汪汪!

    仙人掌猛地转过头:“你又是什么猫?”

    只见在它的背后,有一只和它差不多大的白猫,短毛,蓝眼,尾巴翘起。它没有因为仙人掌的话而停下,而是轻轻巧巧地与它擦肩而过:“没见过英短吗?没见识的小土猫。”

    说着,它走上前去与阿飞蹭了蹭鼻子,哈士奇立刻因为这样的待遇而呼哧呼哧地笑了起来,原地蹦了两下。

    白猫转过身,高傲地扬着下巴,这才认真地打量仙人掌:“你是新来的?”

    仙人掌:“你才是新来的,这是我的地盘。”

    “哦嚯!”白猫似笑非笑地打量它,“果然是没见识的小土猫,这片地是开发商的,物业负责管理,你是哪根葱?”

    仙人掌:“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它一下子有点懵,但是对面的白猫之后就再没解释了,而是用一种很不屑地语气说:“你的主人真应该学着点儿,像你这样的蠢猫,虽然是土猫,但是也不能养得太糙,看看你身上,到处都是土,要是在白天肯定会被当做野猫抓起来。”

    仙人掌想要反击说你身上也到处都是土,但是它定睛一看,对面的英短身上除了鼻头带点儿蓝,身上别说土了,连根杂毛都没有,整只猫通体洁白,皮毛像是缎子一样柔滑,在黑暗中尤为闪耀,仙人掌只能恨恨地把话咽了回去。

    白猫仿佛看出了它的意图,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仿佛在说:看到了吗?我可比你干净多了,没见识的小土猫。

    仙人掌以为它要用这一点对自己进行攻击,却没想到对面的白猫脸色突然一变,眨着蓝色的眼睛,笑着冲自己说:“好了好了,开你一点儿小玩笑,不要在意。”

    说着,为了表示友好,白猫还上前一步,侧头舔了舔仙人掌颈侧的毛。

    这还是仙人掌自离开宠物店以来第一次和别的猫亲密接触,那轻轻软软的感受,让它整只猫犹如过电一般瑟缩了一下,瞪大了眼睛。

    “这么害羞?”白猫抬头用蓝色的眼睛看它,两只猫对视了半响,期间仙人掌一直一动不动。

    最后还是白猫率先移开了目光,它一只爪子拍了拍旁边呼噜呼噜喘气的哈士奇阿飞,语调轻快:“我要和阿飞出去散步,你要来吗?”

    阿飞:汪汪汪!

    仙人掌:“散步?”

    白猫一转身,背影优美,回头的样子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出去认识一些朋友,丰富一下生活。”

    说着,它便与阿飞一起消失在了小区的草丛中,而仙人掌要好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疾步赶上去:“等等我!”

    -

    关于这场离家,韩水或者是余泽都并不知情。

    送韩水回家的那两个酒鬼晚上在他家地上睡着了,清晨出门的时候,才感到有东西擦着脚边进了屋子,吓得以为自己把老鼠放了进去,咣唧就把门关上了。

    而余泽也只记得自己一四年十一月二日上午,他将仙人掌从韩水家带回去的时候,仙人掌闹腾地格外厉害,回家之后的几天洗澡倒是很顺利,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了。

    三年后的冬天,在远离北京城的某地,控制中心生活区,大雪封路,寸步难行。

    仙人掌卧在屋顶上,看着雪花纷扬,将大地铺满,世界的尽头一片白色,它又一次地想起了那年在北京城的初遇。

    相逢即是离别,我是多希望眼前的白雪中,有你的目光,进入我的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完

    再见了,亲爱的们~

章节目录

过目不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半截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截香并收藏过目不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