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好精贵的,可猎户自己却还是穿着粗旧的布袄,丝毫没有给自己打算的意思。

    小人鱼心里复杂,一串糖葫芦咬完后,他俯下身子扯了扯猎户的衣服,说道:“我想去衣铺看看。”

    周以为对方想要买些新衣服,立刻掉了个头,往衣铺的反向走去。

    铺里的伙计还记得周,看到前几天的客人过来,想着这人买了好些精贵的衣服,嘴巴扬得老高,笑道:“爷今日又来挑选衣服吗?这两日店里弄了批新的样式,要不要看看?”

    周看向乔,乔指着周,对那伙计道:“我想给周挑几身新衣物。”

    周略微意外的挑眉,乔对他笑道:“你总是只想着为我好,自己却顾不上。”

    “你说新年要穿新衣裳,可你只给我买了。”

    那伙计在两人间看了看,瞬间猜测出两人的关系。好在人是机灵的,在生意面前,客人做什么他们无权干涉过问,伙计很快找出几身适合周的衣服,乔拿在手上看了看,又在他身上比划。

    伙计笑道:“若是怕不合适,可以试着穿。”

    乔便把手上的衣服都递给周,说道:“你去穿。”

    于是周只能进里屋试穿,乔在外面等着。

    一阵寒风袭来,乔伸手遮住眼睛,下一秒,手腕被人扣紧。

    他惊得抬头,只见罗戈出现在他面前,面色憔悴,眼神带着恳求。

    昔日高贵的人鱼王子此刻竟然如此狼狈,乔微微错愕,险些认不出来。

    “是你。”

    “乔,跟我回去吧。”罗戈哑声道。

    “我——”

    “算我求你,求你跟我回去好不好?不要再待在这里了,回到大海不好吗?”

    伙计看着突然出现的贵公子,再听两人的对话,以为那贵公子要把客人强制带走。

    他立即往里屋走去,准备把给这情况告诉周。

    乔朝里屋望了一眼,随即回头对罗戈认真道:“我永远都不会回大海,罗戈,你走吧,别来找我了。”

    “别忘记你是尊贵的人鱼王子,你这么做,有辱你的身份。”

    “我不要什么尊贵的身份,乔,是我错了,我醒悟得晚,我一直喜欢你。”

    “乔!”

    周已经出来,他没来得及把穿的新衣服换下,听到伙计的话后立即跑出来,生怕罗戈伤害到小人鱼。

    “没事吧?”

    乔被猎户护在身后,罗戈看都不看猎户一眼,眼神哀伤的望着乔,重复道:“和我回去吧。”

    “乔不会回去。”周沉声道。

    他把乔的手牵在掌心,十指相扣。

    “乔......”罗戈喃喃。

    乔微微一笑,目光坚定。

    “我不会和周分开。”

    ☆、小人鱼的宝宝

    美好的时光一点一点流逝,春天降临,沉睡了一个冬季的万物渐渐复苏。

    天气转暖,乔却开始不舒服起来。

    首先是夜里睡得不安稳,接着吃东西时会犯恶心,呕吐。

    乔恹恹的趴在桌上,额头一热,周的掌心探了上去。对上猎户担心地目光,乔轻轻笑了笑,说道:“我没事——”

    说完,又俯下身子想要吐。

    周急得嘴巴都冒起了泡,把小人鱼在床上安置好后,很快出去请大夫。

    大夫几乎是被猎户扛着过来的,进了屋,就见小人鱼已经坐起了身子,望着一处地方,视线怔楞,似乎在发呆。

    “乔!”

    乔回神,他看着猎户和身后的大夫,眼眸微微弯起,露出浅浅的笑意。

    “是不是很难受?大夫我请来了,让他给你看看好不好?”

    对上周小心翼翼地眼神,乔点点头,伸出手让大夫把脉。

    半晌后,大夫摸了摸下巴的胡须,笑道:“恭喜夫人,这是喜脉啊。”

    乔面容精致,比许多女子都要生得好看。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散落着,大夫一时半会儿也没认出乔是男的。

    周微微一怔,随即狂喜。

    他扭头再三问道:“真的是喜脉吗?!”

    “千真万确,喜脉无误。”

    粗犷的眉目爬满了笑意,周笑着抚上乔的脸颊,说道:“我们有孩子了......”

    “我们有孩子了,乔!”

    乔噗嗤笑出声,手落在自己的小腹上,欣喜的同时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有孩子了。

    他和周,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大夫给乔开了一些滋补的药方,并告诉周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把大夫送出门后,乔身体一紧,他被周抱在怀里,额头抵着对方的下巴,整个人嵌入了男人怀中。

    “乔,我很开心,我们有孩子了。”

    乔垂睫一笑,脸颊突然被捧起,只见周黑黝黝的眼眸凝视着他,小心问道:“乔,你是不是不高兴?”

    乔摇头,说道:“我是太开心了,因为族里从没出现过雄性人鱼怀过孩子。”

    他眨了眨眼,又道:“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周珍视的在乔唇上落下一吻,湿热的舌头舔了舔,随即退开,认真道:“别担心,我会照顾你。”

    “不管是你还是肚子里的孩子,你们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周的手掌覆上乔的小腹,沉声道:“要是他不乖惹你难受,等他出来了我就好好教训他。”

    乔轻声失笑,将脑袋窝在猎户肩膀,唇角微勾。

    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月,这几个月周把乔护得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摔了,时时刻刻恨不得守在对方身边哪里都不去。

    只是,这禁欲太久,周能忍住,乔却难耐的抱着对方轻轻低吟,说难受。

    大夫虽然说过能行房事,不过周担心自己鲁莽弄疼了乔,于是忍了一次又一次,差点将自己憋出内伤。

    此刻,粗糙的手掌一点一点抚摸着这具稍微丰润,白皙得像在发光身体。

    猎户的手指微微用力,乔急急低喘,眼角泛红,俨然一副被情/欲磨得难耐的模样。

    周被乔这副样子折磨的两眼发红,手指不由加快了速度。

    乔尖声一叫,漆黑的瞳孔骤然一缩,随即渐渐涣散。

    小人鱼额头出了汗,周没把手抽出来,他感受着那叫人销魂的抽/动,喉咙发出重喘,低下头来,用舌头将乔的汗水一点一定舔舐干净。

    “乔,舒服吗?”周哑声问。

    乔低低呜咽一声,他仰头咬了一口猎户的喉结,轻声喃喃:“舒服......”

    周沉沉一笑,颇为无奈道:“你舒服了我就难受了。”

    乔轻哼出声,又撒娇似得用脑袋蹭着周。

    “你在这里躺一会儿,我去打些水给你清理干净。”

    “嗯......”

    嗓音慵懒轻柔,听得猎户心头一荡。

    周在小人鱼额上落下一吻:“我爱你。”

    乔甜腻一笑,回道:“我也爱你。”

    周知道他这辈子都离不开小人鱼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篇小短甜文完结~\(≧▽≦)/~啦啦啦么么哒。

章节目录

丑人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无边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边客并收藏丑人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