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正月,秦小宝迫不及待地拉着裴子安赶着驴二就去了青州城。.pbtxt.

    刚刚过完年,青州城里依旧是很热闹的景象,秦小宝和裴子安首先去了祥叔那里,给他带了些家里自种的新鲜蔬菜。

    “小宝,你们怎么过来啦?”祥叔看着秦小宝和裴子安说道。

    “祥叔,上次不是跟您提过想请莲婶带我们去布庄的,我们带了样品过来,不知道今天莲婶方不方便呢?”秦小宝问道。

    “没问题,我上次回去就跟你莲婶说过了,她答应的,正好现在时间还早,醉香楼还没开张,我先带你去布庄吧,你祥嫂已经去布庄上工了。”祥叔很爽快地答应道。

    “哇,这家布庄好大的规模。”云锦布庄几个大字印入眼帘,秦小宝不禁发出一声赞叹。

    “对啊,云锦布庄是青州城四大布庄之一,老板姓云,家里世代传下来的生意,到了这一代的云老板更是将这布庄经营得红红火火。”祥叔介绍道。

    “怪不得,老板会做生意就是不一样。”秦小宝说道。

    “三位请进,进来我们云锦布庄看看,什么布都有,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祥叔他们三人刚走到门口,迎客的伙计就赶紧迎了上来介绍道。

    秦小宝暗自点头,这服务不错,只要客人进去看了,就有可能会买东西。

    “这位小哥,我们是来找人的。”祥叔客气地说道。

    “哦?请问三位是找的哪一位啊?”迎客伙计听说他们不是顾客,依然热情地问道。

    “找一位叫的莲婶的中年妇人。”祥叔说道。

    “哦,莲婶啊,我知道的,你们这边请。”伙计引着他们走进了偏门,带到一个小院子里面,说道:“你们在这边稍等一下,我去找莲婶过来。”

    “多谢小哥。”祥叔抱拳说道。

    伙计笑着摇摇手,就离开了。

    秦小宝打量着这个院子,这应该是布庄工人休息的地方,院子不小,有六间房,可见这布庄的工人也是蛮多的。

    “孩他爹,你怎么来啦,出啥事了?”莲婶匆匆地走进了院子,问道。

    “没出啥事,这是小宝,他们今天来找我了,就是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事。”祥叔赶紧摆手说道。.pbTxt.

    “哦,我记得的,就是那位帮你解决草鱼问题的小宝,对吗?”莲婶好奇地看向秦小宝,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居然还挺能干的。

    “莲婶好。”秦小宝笑嘻嘻地给莲婶屈膝行礼,这莲婶面相看起来很和善,应该是个好脾气的女人。

    “小宝,快起来,不必这么客气。”莲婶赶紧扶了秦小宝一把说道。

    “莲婶,这次还要麻烦您了,我们织了一些布,想请您牵线让我们见见掌柜的,跟他谈谈卖布的事情。”秦小宝说道。

    “这麻烦啥,云锦布庄这么大,虽然有固定的织布坊供货,但我们老板心善,也会收一些农妇自己织的布,不过对于布的质量却是要求很高的,所以我带你们见掌柜,至于掌柜能不能看上,就看你们的布织的咋样了。”莲婶解释道。

    “那是自然,东西不好我们也不敢拿出来卖。”秦小宝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这么大的一个织布坊,不会收不好的布,砸了自己的招牌。

    “你们样布有没有带来,我先看看可以吗?”莲婶想先把把关,如果质量实在不行,那也不用带去掌柜那里了。

    裴子安赶忙递上了抱着的一匹样布,为了防止弄脏,特意用麻布包了一层。

    莲婶接过布,打开麻布,惊呼了一声:“哎呀,这可是棉布?”

    “是啊,这是我们自己种的棉花,自己织出来的棉布,只是没有染色,所以都是白色的,怕弄脏了就包了一层麻布在外头。”秦小宝已经预料到莲婶的表情,解释道。

    “哎呀,真不错,你们居然自己能做出棉布来,这棉布目前只有从西域进货,可是精贵的很,也就是在去年,我们老板才让掌柜的从西域引进棉布,掌柜见了,肯定会收你们的布的。”莲婶放心地说道。

    “谢谢莲婶,那我们现在去见掌柜吧?”秦小宝谢道。

    “好,好,这边走。”莲婶带着他们几个就去见了掌柜。

    云锦布庄的掌柜姓杨,是一个精明能干的中年人,他在看到秦小宝递过去的棉布时,也不禁愣了愣,但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还是能沉得住气。

    “这棉布当真是你们自己做出来的?”杨掌柜仔细地看着布匹,这棉布洁白柔软,能看出来棉布的原料以及织布的手法都很不错。

    “是的,杨掌柜,我们托京都的商队从西域带回来棉花种子,自己尝试着种植和织布,虽然是第一次尝试,但总算结果还不错,做出来的东西跟西域进来的棉布相比,也不相上下。”秦小宝把自家的棉布夸了夸,做生意不都是要自夸的吗,千万不能谦虚。

    “质地虽然不错,可惜没有染色。”杨掌柜不愧是生意人,既给了一些肯定,又挑了一些刺。

    “嗯,确实我们这棉布没有染过色,所有杨掌柜只要给我没染色棉布的价格就可以啦。”秦小宝明白杨掌柜的意思,索性就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她也不指望能拿到染色棉布的价格。

    “好,你这小姑娘够爽快!”杨掌柜见秦小宝如此直接,夸赞道。西域进货毕竟慢又少,布庄经常出现棉布售罄的情况,现在秦小宝送上来一批棉布,岂有不收的道理。

    “杨掌柜,我听说云锦布庄的老板也是个善人,愿意收村里农妇织的布,有这样的老板,相信您这位掌柜也是个善心人,所以您就开个价吧,我们这棉布您能以多少价格收。”秦小宝拍几句马屁,也把杨掌柜顶到杠头上,让他不好意思压价。

    杨掌柜听秦小宝说的这番话,哪里不知道她的用意,不禁摇头叹气道:“唉,你这小姑娘真是厉害啊,那好,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们从西域进货的染色棉布是四两银子一匹,没染色的棉布是三两银子一匹,你这个棉布质量虽然比西域的差一点,但确实也是不错的,所以我们还是以三两银子一匹来收,怎么样?”

    秦小宝上次来青州城卖鱼的时候,跑过几个布庄,打听的价格基本上染色棉布是五两银子一匹,没染色的棉布是四两银子一匹,现在杨掌柜以三两银子收没染色的棉布也能说得过去,毕竟布庄也是要赚钱的。

    “好,杨掌柜好爽快!这个价格我们接受。”秦小宝的心里价位到了,便当即拍板。

    “你们有多少棉布可以卖给我们呢?”杨掌柜问道。

    秦小宝看了裴子安一眼,她和裴子安在来之前已经商量好,打算拿出十匹布交给万隆商号,当初跟万景龙也是谈好的,最少将三分之一的棉布给万隆商号代理,价格按照当时进货价格的八折结算。

    裴子安回给她一个一切你做主的眼色。

    “杨掌柜,我们有二十匹棉布,你们都能收下吗?”秦小宝开口问道,如果杨掌柜收不了那么多的货,那剩下的就都交给万隆商号,应该也少收不了多少钱。

    “当然,你们有多少我们收多少,青州城有钱人多,也懂得享受,像这种没染色的棉布,他们会做成贴身的衣裳,穿着很舒服的。”杨掌柜说道。

    “啧啧,有钱真是好,杨掌柜,那明天我们就把二十匹棉布送过来。”秦小宝说道。

    “行,那明天我在布庄等你们,收了货就给你们银子。”杨掌柜一口应道。

    秦小宝等人辞了杨掌柜和莲婶,祥叔看天色已接近中午,便带着秦小宝和裴子安去了醉香楼吃午饭。

    吃过午饭,秦小宝和裴子安赶着驴二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子安,小宝,你们可算回来了。”两人一进屋,文氏就迎了上来。

    秦小宝看文氏两只眼睛红红的,心里一揪,赶紧问道:“娘,您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您了吗?”

    裴子安也赶忙扶着文氏坐下来,安慰道:“娘,您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你俩今天早上走了以后,镇上管税赋的吏人到咱们家,说让我们交去年和前年的税赋。”文氏急急地说道。

    “什么?交税赋?以前不是从来都没交过的吗?”秦小宝问道。

    “那是因为你爹原来是秀才,所以免掉了税赋,但是你爹三年前去世了,所以前年和去年的税赋要交了。”文氏抹着眼泪说道。

    “那前年的税赋不是应该去年来收的吗,怎么今年才来啊。”秦小宝不解地问道。

    “户籍两年登记一次 ,所以去年年底村里的户籍报上去以后,今年就来收税了,那个吏人还说我们没有主动上报户籍情况,除了补交以外,还要惩罚。”文氏伤心地说道。

    “娘啊,这事您咋没跟我说呢?”秦小宝问道。

    “这两年这么多事情,吃饭都吃不饱了,我哪里还想得起来这事。”文氏叹气。

    “算了,小宝,既然该我们交,那我们就去补交吧。”裴子安劝道。

    “可是,这税赋可不少啊。”文氏闷声说道。

    “等等,刚刚娘说因为爹是秀才,所以以前才免了税赋?”秦小宝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文氏和裴子安都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啊。

    秦小宝的眼睛眯了眯,看着裴子安嘿嘿地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穿越之农门童养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雪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橘并收藏穿越之农门童养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