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唔,我就吃了一个鸡爪……哎呀……嗯~嗯~不敢了~~嗯~真的不敢了……唔……”

    我远远听到沙发在震动的声音,可怜的妖孽,一定被扑克脸堵住嘴巴往死里打了……

    杀猴给猫看~

    这件事过后,我憔悴了不少,就是工作再忙,也不敢忘了吃饭时间,绝对不敢再偷东西吃了。

    我曾经无数次梦想回归我的垃圾堆,可是当我站在阳台上了望远方,风萧萧兮易水寒……我终于绝望了——九楼啊!!

    那个妖孽在我背后,估计是被我英武豪迈的背影感染了,他问:“霆霆,它怎么了?”

    扑克脸回答:“想不开吧。”

    妖孽:“它要跳下去吗?”

    扑克脸:“或许吧。”

    妖孽:“那岂不是会摔得粉身碎骨?”

    扑克脸:“猫有九条命,死不了。”

    “哦?”妖孽把我拎起来,“我试试。”

    喵噶——我死抱着发财树,鼻涕眼泪一齐狂飙:喵噶嘎嘎——

    扑克脸和蔼地笑笑,“傻瓜,别真从这丢下去啊。”

    我松了口气:扑克脸也不是这么没有常识的嘛~

    扑克脸继续说:“你带它到黄久久家去,从十六楼丢下去试试~”

    喵噶——喵噶——我吓得失禁了……

    **********

    我叫黄小黑,我不知道我几岁了,我是一只很聪明的鸟,和其他禽兽不一样。我会说话,不像楼下那只傻猫,只会说“喵噶”。

    我的第一个主人是位温文尔雅的美男子,他是我的初恋情人。他把我从野味店的案板上救下来,带回家用湿毛巾把我檫干净,还喂我吃的,我原本打算与他厮守终身,可是他的每一个情人都觊觎我。

    我到他家的第二天晚上,来了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从门口就开始脱衣服,抱着我的主人乱琢,一定很疼,奇怪的是,我的主人也不反抗,任由那个野兽把他按在墙壁上又按在地板上又按在沙发上又按在茶几上又按到床上……

    人类真奇怪……

    野兽和我的主人赤身裸体地在床上纠缠来纠缠去,我很佩服野兽的体力,居然能做这么久剧烈运动!他们厮打了很久很久才停下来了,我都困了,正想闭上眼睛打打瞌睡,就听野兽问:“咦,那只是什么?”

    我的主人说:“不知道,朋友给的,说不定是只孔雀。”

    噶?我的嘴巴都抽筋了!孔雀??

    野兽嘿嘿笑起来:“傻瓜,你被人骗了,你看它丑的,怎么可能是孔雀!我看像麻雀!”

    胡说!我明明是天鹅!

    主人很失望地“啊?”了一声:“麻雀啊?怎么会,你看它还没有长毛,等毛长齐了就可以看出是什么鸟了。”

    野兽说:“呵呵,还等它长毛干嘛?现在烤一烤吃掉算了,毛都不用拔。”

    噶的!我缩到笼子角落,声嘶力竭地吼:“噶——”

    主人“嗤”地一笑:“麦老板,你就这么饿吗?”

    野兽淫笑:“你再把我喂饱一点!”翻身把主人压牢……又开始咬来咬去……

    主人的情人常常换,但没有一个人认出我的身份,他们有的说我是山鸡,有的说我是野鸭,有的说我是传说中的鸭嘴兽……

    终于有一天,主人和一个很斯文很帅气的男人回来,他对那个男人说:“黄医生,你看看它是什么鸟?”

    叫黄医生的男人扶扶眼镜,打量了我半天,说:“好像是八哥。”

    太伤人自尊了!我怎么会是那种乌漆抹黑的鸟?!!

    黄医生把我从笼子里掏出来,温和地摸摸我的脑袋,他说:“八哥很通人性的,你不用把它一直关在笼子里。”

    这句我爱听。

    黄医生又说:“等它长大点你可以带它去修修舌头,它会说话的。”

    我的主人在旁边笑岔了气,“说话?呵呵,呵呵……黄医生你真可爱,这样吧,送你好了,你教它说话。”

    于是,我的主人就变成了这个白痴医生!

    如今,我已经是一只万众瞩目的能说话的天鹅,白痴医生还养了一匹大型豺狼,说来,这匹大型豺狼我总觉得在哪见过他,就是想不起来。

    主人喜新厌旧,自从大豺狼来了后我就失宠了。这也就罢了,后来,又来了一匹小豺狼,主人几乎没空陪我说话了,一到吃饭时间两匹豺狼就张着狼嘴巴嗷嗷嗷嗷,等着主人喂饱它们。

    主人总是把鱼肉剥下来放进小豺狼碗里,然后把鱼骨头往大豺狼碗里一丢,说:“去啃。”或者把咸蛋蛋黄挖出来给小豺狼吃,然后把蛋白连壳丢进大豺狼碗里,说:“吃干净。”或者把最好的精肉挑出来喂小豺狼,肥肉骨头一律扫给大豺狼……

    大豺狼眼巴巴地盯着小豺狼的碗,主人一个不留意它就迅速伸出狼爪子把小豺狼碗里的食物抢来塞嘴里嚼个不停……

    主人很无语地看着它……小豺狼呜呜哭了,其实眼泪一滴都没有掉……

    主人给大豺狼一记勺子,“还给他!”

    大豺狼把嚼得烂糟糟的食物吐到桌面上,一脸凶相地对小豺狼说:“还给你!”

    真是……做宠物一点自觉性都没有,这样争风吃醋叫主人多为难?大豺狼和小豺狼都很粘人,我可怜的主人每天都应接不暇,白天要防备小豺狼,晚上要应对大豺狼。

    小豺狼每天早上眼一睁开就动手动脚闹上闹下,不过晚上吃完饭开始做作业,它就成了瞌睡虫,趴哪都能睡着。

    大豺狼正好相反,白天很温顺,主人指东它不敢往西,主人要星星它不敢给月亮,可是一到晚上就发狂,只要小豺狼睡着了,大豺狼就毫无预兆地嗷唔一声咬住主人。

    主人惊慌地低喊:“等一下等一下……”

    大豺狼的爪子刺溜一下滑进主人的裤裆里,主人瞬间软了,喘了半天,说:“人渣……嗯……别在这儿……”

    大豺狼箍着主人,甩着大尾巴飙进卧室,哐地锁上门。

    真不好玩,没戏看了~

    前几天小豺狼拎着我去玩,在楼下超市里看到我的前主人,多年不见,他依然貌美如花,我那个激动啊,一连串喊着和他打招呼:“帅哥——帅哥——噶——”

    前主人笑得东倒西歪,摸摸小豺狼的脑袋,问:“小朋友,这是你养的鸟吗?”

    小豺狼乖巧地说:“是。”

    前主人蹲下来冲我笑:“你还会说什么?”

    我赶紧把我最熟练的话全说出来:“口交——死吧——鸟人——宝贝儿——人渣——”

    前主人愣了两秒,忍笑,忍笑。

    小豺狼献殷勤地拉着前主人:“大哥哥,我的鸟还会说很多话~”

    前主人点头,“我,我,我看出来了……”

    小豺狼问:“大哥哥,你不住这里吧,以前没有见过你。”

    前主人疑道:“这一片的人你都认识?”

    小豺狼得意地:“不认识,不过像你这么帅的人我见过一次怎么会忘呢?”

    前主人继续忍笑,忍笑。

    小豺狼正要做亲密状粘上去吃我前主人的豆腐,从超市门口出来一个男的,大光头,一脸流氓相,开口就问:“干嘛呢?”

    前主人说:“遇到一个很可爱的小孩子。”

    啥?怎么不提我?!!

    小豺狼见光头不是善茬,很知趣地收起放在前主人肩上的魔爪,幽怨地眨巴着貌似无知纯真的狼眼睛。

    我冷笑:“哼哼哼……安全套~噶——”

    光头愕然地看着我和小豺狼,问前主人:“它说什么?”

    前主人没回答,拉着小豺狼的小爪子,蹲在一边笑个不停。

    真是……帅哥怎么一点自觉性都没有,笑成这样,还是蹲着,没形象!

    光头笑笑,目光很柔和,他揉揉前主人的脑袋,“瞧你笑成这样,呵,喜欢小孩子?以后我们也养一只?”

    我抬头认真打量打量光头,心想:小豺狼不是那么好养的,你们适合养一只小豪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耽美小说下载,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章节目录

祸害成患妖成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恩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恩顾并收藏祸害成患妖成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