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起床吃完中饭拿起车钥匙就打算出门,出门前小奶酪跟在他**后恋恋不舍的唠叨着什么……

    闻人凉淡淡的一笑,亲了亲他的面颊说:“你乖乖的,忙完了这一阵,以后我就有多的时间来陪你了。”

    小奶酪翻了个白眼,不满意的问:“到底还要多久?小宝宝都快出生了,你要快点啊!”

    闻人凉应着他:“快了,要不了多久。”

    晚上,闻人凉很晚才回来,小奶酪已经睡了一觉,被他吵醒了,等着闻人凉洗完澡上床,然后一翻身抱住了闻人凉,惬意的唔了一下,才又睡了过去。

    不一会儿,闻人凉被小奶酪吵醒了,他睡眠一向很浅,只要身边的人有一点点的动静,他必会瞌睡全无。

    闻人凉开了壁灯去看小奶酪,以为他是身体不舒服,低头却看到,小家伙掀开了被子,睡裤褪到了半腿间,看到闻人凉开了壁灯,蝦^洣^轮^τāй现在的小奶酪一点也不害羞的指着他半翘起的小宝贝对着闻人凉说:“不行,我睡不着,以前本来可以很快就不肿的,但是这次想着凉,还是肿的……”

    说完,看看他那挺立得直直,吐着透明液体的小宝贝,再看看闻人凉,希望他能帮自己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小奶酪说的很自然且诚实,好看的脸庞上布满了深深的委屈。

    他本来不想麻烦闻人凉的,虽然他们又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亲热,但是……但是……

    闻人凉看着他委委屈屈的脸,想了想问:“在想我?以前宝贝都是想着我解决的?”

    “嗯。”小奶酪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下头,点得干脆又直接。

    “要不……宝贝换个人想象?”闻人凉微微挑起了眼角,戏谑的问。

    “不要……”小奶酪快哭了:“不想别人的,只想着凉……”

    “多久了?”闻人凉抱着他腰,亲了亲问。

    “好久了……”小奶酪十分诚实的回答,他在闻人凉的亲吻落下来的时候,重重地**了一声,带着哭音,那声音居然听得闻人凉心都漏跳了一拍。

    “喜欢吗?”闻人凉摩挲着他细瘦的腰,发出的声音性感又沙哑。

    “喜欢,喜欢……”小奶酪一直都在大力地喘息着,毫不掩饰的欢愉能让人听得面红耳赤。

    他半趴在闻人凉的怀里,性器也激动地在闻人凉的手里跳动着,他浑身好像都置身在天堂。

    “嗯……啊啊……恩……啊啊啊……”大叫过后,就是身体的不断抽搐,小奶酪紧紧地抱着眼前的人,然后满是汗水的小脑袋倒在了闻人凉怀里,鼻子里是满足到不行的微弱声音。

    闻人凉抱着他一会儿,哑着声音问:“还要么?”

    “凉……凉……”床上,小奶酪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

    “嗯?”闻人凉的声音又暗哑了一些,压住小奶酪的身体在此刻却纹丝不动。

    “凉……”小奶酪可怜兮兮地叫了声他,把脸往他脸上不断地蹭着,无声地要求闻人凉满足他。

    他的**还是显得过于单薄,只不过几下,在闻人凉那巨大压在穴口要动不动时,空虚就弥漫了全身,逼得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求他满足他。

    闻人凉没理会他的要求,只是吻了吻他额角的汗,又亲了亲他的嘴唇,压低着带着**的声音低沉地问:“要什么?”

    “要凉。”小奶酪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羞红地滴血了。

    “要凉怎样?”闻人凉轻柔地说着,不断地吻着他的耳朵蛊惑着他。

    “要凉进来。”小奶酪都快哭出来了。

    “然后呢?”那无时无刻好像都保持着冷静的恶魔男人还是在逼迫着他。

    小奶酪眨了眨眼,汗水伴着泪水不断地往枕头上流去,他保持着双腿压在肩膀两侧的姿势,犹如不谙世事的幼豹一样不知所措地看着头上眷恋的饲主,“然后……什么?”

    可是,饲主还是不为所动,身体里的骚动却逼得他难耐的往前移动着身体,想把那根贪恋的东西吸进里面。

    只是,他再动,那根燃烧着的铁柱还是若有若无地停在穴口前面,不往前移动一分一毫。

    “凉……”小奶酪觉得不能满足的身体快让他发脾气了,他把抱着男人头的手松了松,大力地抓了下对方的脊背。

    可是,闻人凉还是不为所动着。

    小奶酪真的哭了出来,委屈地看着不满足他的男人:“爸……”

    “凉,你要我说什么?”

    “呜呜……爸,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快点进来……”

    “凉,爸……呜呜,闻人凉……爸,老公……”小奶酪边哭着边叫着,一连串的称呼,得不到满足的身体快把他逼疯了。

    “刚叫了什么,嗯?”闻人凉这时却突然完全挺了进去,填住了那叫嚣着要被填满,要被疯狂占有的后方。

    “爸……凉,老公……”突然福至心灵,小奶酪抓住了闻人凉想听的话,连忙吻上男人的脸,央求着,“爸,快动,快动……”

    闻人凉无声的笑了起来,一下比一下更猛烈的撞击着,小奶酪呻吟不止,手与脚齐齐缠上了闻人凉的腰,舌头更是贪婪地缠住了闻人凉的舌头。

    在一个连电光都开出了花的刹间,小奶酪全身失了所有力气,只有下半身那里疯狂地吐出液体,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意识间,他低低的嘶哑的叫着:“我爱你,凉,我爱你……”

    而覆在他身上此时停了动作的闻人凉听了眼睛更是深沉,嘴角微微翘起,在下一刻,用比前面更加大力的行动动了起来,引得小奶酪的眩晕更加严重,只能任由身上的男人为所欲为。

    巨星的小神厨  第三卷:小幸福  212 我也爱你,宝贝!

    小奶酪和闻人凉的孩子一前一后出生了,他们也回到了西西里岛,可是小奶酪还来不及看他那刚出生的代孕出来的宝贝女儿一眼,便就被小奶酪那冷酷无情的母上大人带去虚空界了。

    为此,小奶酪仰望着已经慢慢闭合上的时空隧道缝隙,无语的泪流满面。

    而闻人凉的儿子,还在婴儿观察室里嗷嗷待哺,他过去看的时候,医院的护士也跟在身边,隔着玻璃小奶酪看到了无菌室里婴儿床上的小婴儿,“他怎么像只猴子?”

    金发碧眼的女护士:“……”

    “刚出生的婴儿,都这样。”

    小奶酪眨巴眨巴大眼睛,失望的说:“好丑。”

    女护士深深吸气,不做回答。

    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轻易对维特家的小婴儿说什么不好的话。

    闻人凉同普利斯一起慰问了辛苦为他们代孕的孕妇后,便走过来看小婴儿。

    他看到无菌室婴儿床上的小婴儿后,也同样说:“好丑,像只没长开的猴子。”

    普利斯:“先生,刚出生的婴儿都这样。”

    留在现世保护小奶酪的白凤的眼角猛地抽搐了几下,不做评价。

    诚然,就算闻人凉和小奶酪对小婴儿的评价不是很好,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在无菌室里呆着的这个小婴儿,是泡在蜜罐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他这一出生便拥有着上好的家世,拥有着维特家族下一任继承人的名头,还拥有着数不清的财富和来自全世界平凡人们的艳羡。

    对于孩子的到来,对小奶酪来说,他还是十分欣喜的,而对闻人凉来说——他实在搞不清那么一个小小的一丁点的意外都会让他大哭大闹的小东西有什么值得让人喜欢的。

    于是,他挺镇定地在小奶酪身边观察了他几天帮助育婴的佣人和小奶酪一起给小孩子塞牛奶换尿布之后,更是没培养出一分喜悦出来,只是希望小宝宝哭闹的时候声音不要再那么响亮。

    而他实在也受不了,小宝宝身上那浓郁的奶香。

    那是不同于曾经的乖巧纯洁的小奶酪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香味,小宝宝身上的奶香太浓郁了,让他避之不及。

    闻人凉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把他全部的爱,全部的好脾气都给了小奶酪,所以就算眼前的这个是他唯一的骨血,他还是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来。

    倒是小奶酪,原本言之凿凿说要把全部的爱都给闻人凉的他,现在却把他的爱只分给了闻人凉一小份,其余的全部都给了躺在婴儿床里嗷嗷待哺的小宝宝。

    对此,闻人凉真心的无语问苍天。

    闻人凉不太喜欢爱哭闹的孩子,小奶酪一时之间也没法去跟闻人凉交流太多有关于孩子的事,他忙着带孩子,他们家就请了一个育婴保姆,加上闻人凉实在太狡猾,一要跟他谈,他就拿公事搪塞,于是就让他常常糊弄了过去,弄得孩子真是让小奶酪带着吃喝拉撒,比亲生父亲还亲生父亲。

    如此,孩子满月,要办满月酒,维特家有了继承人这事,虽然不需要大肆宣传就会人尽皆知,但宴请酒席还是要办的。

    孩子这时已经起名,闻人凉本来想让他跟小奶酪姓凌,但小奶酪却说不能剥夺了小宝宝是维特家继承人的事实,决定让小宝宝还是认祖归宗姓维特,小奶酪想了想,反正意大利人是不讲究子女的名字跟父母重复的,相反的为表达父母和长辈对小婴儿寄托的美好期望,小婴儿也是可以用父母的名字命名的,所以……小奶酪就坚决的敲定了小婴儿的名字,跟闻人凉的意大利名字如出一辙,小兰诺·维特。

    闻人凉只是微微皱眉表达了他些许的不满,但是也没再说什么,他希望他这个孩子长大后能像模像样的接管家业最好,不过,不能也没关系,他还打算再让小奶酪有个孩子,到时候谁喜欢谁能要,他的家业就给谁。

    反正,家业是留给后人的,只要是自家的人,给谁都一样。

    闻人凉从来都是不拘一格的人,身边的人自然知晓,小奶酪也对他连反驳的话都懒得说,他被闻人凉教育了这些年,多少也沾染了些闻人凉身边的某种特质。

    孩子的满月酒席只让闻人凉在西西里岛古堡一样的家里简单的操办了一番,但来的人,个个都是西西里岛有头有脸的人物,就闻人凉的身份来说,能跟他见上一面的人,随便拉一个出来,认识其的人都能至少骇地心脏漏跳一拍。

    宝宝满月的那天宴请的就是这些人,那天被闻人凉提拔正管理现在维特家族家业的安德烈·维特也来了。

    还带着他刚满九岁的儿子费因斯,安德烈恭敬的同闻人凉报告了一番近期公司的事情以外,就一脸微笑的去看佣人怀里抱着的未来的维特家的继承人。

    小奶酪在一旁,看着安德烈那忠厚的又闪着精光的眼,礼貌的笑了笑:“你好。”

    “你好,小先生。”安德烈很谦虚的朝小奶酪微笑,然后招呼着他才九岁的儿子过来看跟他同出一族的未来的维特家的祖宗。

    费因斯好奇的垫高了脚尖看着佣人怀里眨着紫色大眼睛的白嫩小婴儿:“她是女孩儿么?真漂亮。”

    小奶酪接口耸耸肩:“恐怕你要失望了,他是个男孩,货真价实的,要检验一番么?”

    有着一双地中海般湛蓝眼睛的费因斯失望的啊了一下,摇头礼貌道:“算了。”

    “爸爸,你跟妈咪也再生一个小宝宝吧,给我玩。”

    忠厚的安德烈的眉头剧烈的抖动了两下,“好。”

    于是,方才还失落的费因斯就高兴了起来,他看着佣人把小宝宝放在婴儿床上,趴在一边看着,小心翼翼的捏了把小宝宝的脸,但却一不小心就把宝宝给捏哭了。

    再于是,他悲剧了,育婴的佣人也悲剧了。

    小奶酪忙不迭的指挥着佣人把小宝宝抱着,以免闻人凉对小宝宝的哭声不耐烦而发怒。

    费因斯无语的看着哭闹个不停的小奶娃,由衷的觉得这个小孩实在太娇贵,太爱哭了。

    好不容易等到宴会散场,费因斯还很抱歉的向小奶酪再三道歉,“实在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小奶酪看着费因斯那佯装老成的优雅小公子的脸,摆摆手说:“没关系。”

    安德烈在书房向闻人凉交谈了一些公司的事情后,便携子离开。

    这时,闻人凉从书房出来,到卧室里看到婴儿床在卧室摆着后,便冷着脸命令莉莉娅和育婴的佣人把婴儿床给弄走。

    小奶酪在房内抗议:“你是个冷血的父亲!”

    “恩?”闻人凉冷冷的挑挑眉,道:“我有你就行。”

    小奶酪脸微红,小声说:“不能太偏心啦,小心他长大不孝顺你。”

    闻人凉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他根本不需要。

    又过了两天,小奶酪还有闻人凉在世界各地的朋友们收到了,闻人凉儿子满月的消息,所以他们就不约而同的都跑到西西里岛来恭喜闻人凉来了。

    除了香港那边的安卓风和秦楚没来,就连刚飞到纽约才不到一个月的展羽都又飞来了欧洲,还有在德国法兰克福的唐非和华子阳,还有……远在多伦多的莫言和白少睿。

    他们都拖家带口的来看望新生的宝宝,莫言还很有心的用金子给小宝宝打了一副长寿锁,曾经是知名设计师的唐非则是拖着一个装着宝宝从满月能穿到三四岁的衣服箱子过来了,件件都是他知晓闻人凉找人代孕了孩子后亲手赶制出来的。

    见着孩子,唐非羡慕地说:“怎么长这么漂亮。”

    满月后的婴儿已经逐渐长开,早已褪去了初生婴儿皱巴巴的姿态,而闻人凉的基因又特别好,再加上小宝宝的优良的混血基因,还有那双遗传了闻人凉的紫色大眼睛,就算只有一个月,就漂亮得让人目不转睛了……

    一群人都围着宝宝,莫言和白少睿的一双儿女都已经四岁,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简直就像是莫言和白少睿的复制品,特别是四岁的小男孩,眉宇间跟他的父亲简直如出一辙,分毫不差。

    而且其破坏能力,也果断是继承了他父亲的真传,犹如混世魔王转世。

    才不过半天的时间,就把严谨的如同王子的宫殿的古堡搞了个天翻地覆。

    展羽悻悻地站在一旁说:“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没把蓝瑟家的小子还有雪儿带来,要不然,这里就成一个幼儿园了。”

    小奶酪则是看着正在果树下玩沙堆的莫言的一双儿女说:“这样房子才不会空,有人气啊!”

    莫言哈哈大笑,抱着小宝宝,噼噼啪啪的把吻落在宝宝白里透红的嫩嫩脸蛋上。

    白少睿则是很不拘小节的甩了皮鞋只穿着袜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里跟唐非互相嘲讽,而华子阳则是同闻人凉去厨房处理午餐的食材。

    莫言感慨的叹了口气,看着西西里岛的明媚的天空说:“这样,真好。”

    小奶酪和展羽互看了一眼,点头,“是不错。”

    等到来看望宝宝的闻人凉和小奶酪的朋友们都离开,两人也收拾东西,回到了香港。

    闻人凉已经逐渐退居幕后,做起了电影的投资人,而小奶酪则是继展羽之后,成为了名符其实的小奶爸。

    孩子越大,闻人凉就越表现出对儿子的不耐烦来,他太黏小奶酪,以至于他们相处的时间都被儿子占去了大半,对此闻人凉很是怨怼。

    小奶酪也愈觉得闻人凉已经走上了冷酷的老男人的不归路,他疼宝宝,更见不得宝宝受一点苦,所以对闻人凉就冷淡了些,闻人凉事事都纵容着他,宠溺的有些过了头,就连秦楚和安卓风都看不下去,偶尔来蹭饭的时候想对现在眼里只有宝宝的小奶酪说教一番,但再看到闻人凉那冷酷阴狠的眼神后,只好暗自腹诽,他喵的他们是没事了,才会关心人家那些家务事么?

    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管他们鸟事儿啊!

    这边,闻人凉一点也不觉得他骄纵着小奶酪有什么不妥,反正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相处,以后……将来……也会一直这样下去,他对此坚定不移。

    小奶酪哄睡了小宝宝,绕过餐桌,挤到闻人凉的腿上坐下,肆虐般的揉了揉闻人凉冷硬的脸说:“大宝宝也累了,要吃饭。”

    秦楚和安卓风已经被小奶酪对闻人凉此刻的动作,说话时撒娇的语气见怪不怪,但眼睁睁看着还是让他们闪瞎了狗眼,接着两人狼吞虎咽似的填饱了肚子向这一对,喜欢以腻死人的不正常方式的夫夫说了再见。

    小奶酪张口吃了闻人凉喂到他嘴里的烧茄子,嚼了爵咽下,很严肃的看着闻人凉说:“你不要吃醋,我最爱你了,只分给宝宝了一点点……”

    “嗯。”闻人凉端了碗汤,往他嘴里喂着:“我也爱你,宝贝。”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巨星的小神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知我罪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我罪我并收藏巨星的小神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