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着我张口含住小槐的手指。

    直到小槐笑着拥住我说睡了,我才反应过来,竟然不知不觉中就把那些有点腥的东西都吃下去了,到底是什么味道竟然也不记得了,只是觉得嗓子里涩涩的不舒服:小槐真狡猾!

    在满心的喜悦夹杂一点点懊恼以及十分的疲惫中,日渐西沉的黄昏里,我窝进小槐的胸膛开始午睡。

    “宝贝——”

    我的耳朵被人拧了起来,虽然不很痛,但配合着那凄声惨叫足够让我清醒过来,睁开眼看到的情形让我大吃一惊。

    “尹慎城,你要干什么?”

    尹慎城硬生生的插坐在我和小槐中间,一手拧一个人的耳朵,不过看小槐的俊脸都扭曲了,就知道尹慎城对我非常的手下留情了。

    “宝贝!你竟然和他两个人光着身子抱在一起睡觉!我们东尹的嫩豆腐都给他们麒沈吃光了!”

    “小城,适可而止。”

    皇叔?我的房间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人?

    小槐拍开尹慎城的手,不顾自己也没有穿衣服,忙不迭地用被子把我裹个严实,看着小槐大片结实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我挣扎着从裹得紧紧的被子里伸出手,拉过一件衣服把小槐的肉遮了起来:除了我,谁也不能看小槐的东西!

    我和小槐对彼此的紧张让房间里的空气降到冰点。

    尹慎城黑着脸,在皇叔严厉的目光下下了床上,只是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我和小槐,皇叔无奈。

    “小城,不要逼朕用皇帝的身份压你!”

    尹慎城竟然露出了我从来没见过的委屈的表情——撅嘴!

    “皇兄——”

    只叫了一声,对上皇叔威慑的态度,尹慎城别扭的踱到皇叔身后,把脸埋进皇叔的后背,不肯再露脸。

    我和小槐看傻了眼,皇叔拍拍尹慎城的手臂,笑得无奈,随即面色一变,转向小槐。

    “沈瑜槐,你为了宝贝千里迢迢追来东尹,让朕深为感动,才赐你金牌,许你暗中亲近宝贝,可是你把朕定的规矩统统犯了个遍,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小槐的脸黯淡了下来。

    “我明白了。”

    我和尹慎城同时抬起头,一脸的不解。

    “皇兄,你们定了什么规矩?”

    尹慎城在皇叔耳边问,皇叔什么都没说,只是以眼神阻止了尹慎城的问题。

    我看向小槐,他环抱住我的手臂有微微的颤抖。

    “小槐,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槐不回答,让我心里越发的慌乱,良久,小槐突然开了口。

    “小桂,如果我们不再见面,你会不会忘了我呢?”

    小槐的话让我心里升腾起强烈的不愉快的情绪,思维混乱了。

    “为什么不再见面?我们不要再分开,好不好?上次都是我的错,屁股也打过了,你不要我了吗,小槐?”

    心情紧张得无意识地拉扯着被角,眼眶里打着转的是货真价实的眼泪。

    小槐轻颤的手臂慢慢的平静了,把我更紧地收进怀里。

    我看着小槐脸上由黯然转为坚决的表情,心中的不安神奇的平复了,放心地把头埋进小槐的胸膛,将一切交由小槐处理。

    “看来这一次只能背信了,对不起。”

    小槐对皇叔做着没有诚意的道歉,皇叔不怒反笑。

    “果然是年轻人,热血的让人羡慕。本来打算把宝贝多留几年的...”

    皇叔话没说完,尹慎城就按耐不住地从他身后跳出来。

    “皇兄!你怎么可以把宝贝让给...”

    尹慎城在皇叔的瞪视下息了声。

    “小城,退下。”

    眼看着尹慎城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房间,小槐微笑着亲亲我的额头。

    “没想到时空情景转换,角色调换之后,东尹皇帝竟然可以不计较杀弟之仇,成人之美。”

    皇叔的笑容轻轻顿住,随即再度鲜活。

    “沈九皇子认为朕也会像当年贵国皇帝一般行事?”

    “父皇当年的糊涂已经让他抱憾终生了,一样的事相信皇上一定不会让它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其实当年想要带走云妃的是皇上您吧?”

    娘亲?又关娘亲的事?我惊诧的抬起头看向皇叔。

    皇叔的面色在听到小槐说话的瞬间就沉了下来。

    “人太聪明不长命,朕怎么能放心的把宝贝交给你?”

    小槐避开了皇叔犀利的问题,反而说起了另外的事情。

    “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你们知道,我说的都是猜测而已。相较过去的恩怨,我更关心小桂背后特别的金黄胎记,父皇看了之后就认定小桂是他亲生,可是到了这边竟然也是通过这块胎记让你们承认了他的身份,皇上您是怎么解释这件事呢?”

    “这块胎记是东尹皇室男子特有的,不是每个成员都会有,父亲有,儿子才会有,朕的儿子都有这块胎记。但如果有这种胎记的父亲生出的第一个儿子没有,那他所有的儿子都不会这种胎记。女子虽然没有,但是可以生出有这种胎记的儿子。现在麒沈皇帝的母亲就是当年东尹的公主,所以他有这块特别的胎记。但是沈九皇子,你或者你其他的兄弟有这块胎记吗?”

    小槐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我,捧起我的脸亲亲我的面颊。

    “这下子父皇最担心的乱伦问题就没有了,不过看来我们也回不去了。”

    小槐的话没头没尾,我困惑的看着他,皇叔却一脸的了然。

    “嗯,的确是回不去了,可是也不能再留下来了。”

    “多谢皇上成全。”

    小槐的声音里有着隐忍的喜悦,虽然听不太懂他们的话,但我也知道我不用和小槐分开了。

    “小槐——”

    我开心地对小槐撒娇,微微嘟起嘴唇。

    小槐笑得有些无奈,不敢看皇叔,赶紧在我嘴唇上落下一个浅吻就满脸通红的转开头。

    皇叔没说什么,只是上前几步走到床边坐下,张开手臂就着被子把我搂进怀里,出乎意料的,小槐没有反对,反而松开手臂任由皇叔抱着我又亲额头又亲脸蛋,狠命的抱着我,要把握揉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我被抱得过紧,不舒服的闷哼起来,手臂挥舞着向小槐求助。

    “小...”

    “宝贝!”

    皇叔一手扳过我的脸,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似有千言万语却又无法可诉。

    我和皇叔对看着,越来越尴尬,最后小槐出来说话。

    “皇上想说就说吧,以后想说就没机会了。其实根本没必要瞒着小桂,就算告诉他,他可能也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小槐讨厌!竟然暗示我是笨蛋!恶狠狠的瞪了小槐一眼,继续和皇叔对眼。

    小槐的话给了皇叔很大的鼓励,皇叔抱着我的手劲放松了不少,扳着我下巴的手也轻柔的抚摸起我的额头。

    “宝贝,叫我一声,好吗?”

    “皇叔。”

    皇叔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嘴角不自然的抿了起来,强行把将要出口的话给咽了回去。

    小槐夸张的叹了口气,把衣服穿穿好,下了床,走出房间带上门,然后又极其夸张的叹了口气,蹬蹬地走开了。

    “皇叔,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已经没有别人了。”

    皇叔轻轻叹气,亲亲我的脸蛋。

    “宝贝真聪明!那宝贝能猜到皇叔想要说什么吗?”

    “皇叔其实不是我的叔叔,是吗?”

    皇叔眉头轻挑,本来有些苦闷的表情飞扬起来。

    “宝贝还知道什么?”

    摇摇头,巴巴的看着皇叔,反正皇叔会自动解答,不需要我绞尽脑汁去想。

    皇叔轻笑了起来,捏着我的鼻子,在我的额头上盖章。

    “看来我的宝贝是个地道的懒虫,多一点脑筋都不肯动,不过这么看来应该会长寿。”

    “皇叔...”

    我撅起嘴,撒着娇催促皇叔不要转移话题,快说实际问题,皇叔对我的催促视而不见,只是微笑着反复呢喃着。

    “宝贝...我的宝贝...”

    看得出皇叔一时半会没有切入主题的意思,索性闭了眼睛,把头一歪靠在皇叔扶着我额头的手掌上,身子放松的倒进皇叔怀里。

    皇叔在我头顶轻轻叹了口气,就这么拥着我不再说什么了。

    过了不知多少时间,有人在房间里走动,虽然声音很轻,但我还是马上就感觉到,困难地睁开眼,一抬起头就打了个呵欠。

    原来不知不觉中竟然在皇叔的怀里睡着了,天色都暗了下来。

    突然想到:小槐呢?不会是我在做梦吧!

    “皇叔!你有没有看到...”

    突然想到小槐不可能在这里,心情黯淡了下去,连话也问到一半就打住了。

    “在门口等你呢,小傻瓜!”

    皇叔笑着在我的鼻头上亲了一口,把我身上的被子拿开,拎过一件衣服给我套上。

    皇叔的声音有些忧伤,但我的心情非常好,原来都是真的,不是梦,小槐就在门口等我。

    衣服一穿好,我就迫不及待的跳下床,打开房门,直扑到站在门口的小槐身上,小槐也开心地笑着抱紧我,迎接我送上的嘴唇。

    “小桂,今天晚上,我们回家。”

    “回家?”

    “对!”

    小槐肯定的点头。

    “回我们自己的家。”

    这时候,皇叔已经整理好自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见我和小槐紧紧地抱在一起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笑着先走开了,走出一段距离才回过头来。

    “要走也吃完饭再走,我的宝贝可不能饿着肚子离开!”

    我和小槐相视而笑,再度嘴唇相贴品尝彼此的甘美。

    直到我和小槐都肚子咕咕叫,我们才放开彼此,手牵手去找皇叔开饭。

    直到开席,也只有皇叔我和小槐三个人,祖母和尹慎城都没有来。

    “皇叔,皇祖母今天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皇叔摇摇头,笑得很勉强,手指在我脸上来回轻轻的摩挲,嘴张张却没发出声音,就这样过了好长时间,最后幽幽地叹了口气。

    “开饭吧!”

    伺候的宫女马上捧上洗手盆,席间无话。

    吃完饭,我和小槐回到我的房间,简单收拾几件衣服打了个小小的包袱。

    “我的人在宫外,出了宫,就直接回家。”

    小槐把我的包袱背在肩上,亲亲我的面颊,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走出房间,皇叔已经在房间的门外等着我们了。

    “这就要走了吗?”

    小槐点点头,皇叔神色戚戚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我紧紧地抱住,抱了一会儿,最后依依不舍的放开手臂。

    “走吧,朕送你们出宫。”

    皇叔一直把我们送到宫门,看着我们换了马车,才回去。

    马车一路疾驰,天不亮就出了城,到城郊时有一队侍卫接应我们,他们就是小槐带来的人,要护送我们回家。

    走了几天,百无聊赖的坐在马车里,透过帘幕看着外面的侍卫骑着高头大马,心里痒痒的,钻进小槐手臂里撒娇。

    “小槐,我也想骑马,坐在车里好无聊哦!”

    “不行!”

    小槐享受着我主动的投怀送抱,坚决不松口。

    “哼!”

    我推开小槐,爬进马车里的棉被堆不理小槐,过了一会儿小槐也爬了过来,手臂撑在我两侧,整个人压在我身上。

    “乖?小桂?宝贝?”

    小槐连叫数声,我索性把头埋进被子里,坚决把冷战进行到底。

    “宝贝——”

    小槐惨叫一声,我还是不理他,终于坚持不住,手臂垮了全身的重量都压到我身上,嘴巴不停的在我的脖子上呵气,手也不老实的滑进我的衣襟里乱摸。

    “啊——”

    突然倒吸一口冷气,不自禁的大叫起来,赶紧拉住小槐在我衣襟下肆虐的手。

    “小槐你摸哪里?把人家都摸硬...唔——”

    话还没说完,小槐就忙不迭地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再说下去,在我耳边声音沙沙的低声道。

    “宝贝,你想给所有人都知道屁股被打的事情吗?”

    我瞪大了眼睛。

    “唔唔唔——”

    赶紧猛摇头,那么丢脸的事情坚决不能给外人知道!

    “那就乖乖的不要叫哦!”

    满怀委屈的眨眨眼,表示接受威胁,小槐得意地放开我的嘴巴,奖励似的亲亲。

    “乖乖的,就让你舒服,好不好?”

    说着小槐撩开我的衣襟手也钻进我的裤子,握住人家刚刚已经被他摸硬了的鸡鸡拨弄了起来。

    好奇怪的感觉,也好舒服,虽然小槐说不要叫,可是就是忍不住会发出奇奇怪怪的呻吟,身体的内部也被小槐引燃,熊熊的烧起来了,只能紧紧攀住小槐,不停的磨蹭小槐的身体来勉强缓解身体里的热度。

    小槐很受用的张开大腿把我夹住,后腰立刻感受到小槐两腿之间坚挺的炙热,马上红了脸,却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握住,虽然隔着衣料,但还是被小槐滚烫的热度吓了一跳,忍不住摸摸自己的:热度一点都不输小槐!放下心,继续摸着小槐,一边享受着小槐揉搓着我的鸡鸡一边学小槐的样子揉搓小槐的裤裆。

    “嗯——桂...”

    在我背后的小槐突然呻吟了一声,随即疯狂的退去我所有的衣物,在我的颈后脊背上落力地啃咬,我痛得想要叫出来,又怕给外面的人听到,只能把脸埋进被子里发出们们的呻吟哼叫。

    小槐的亲吻越来越向下,最后落到我的屁股上,把人家的屁股啃咬的湿漉漉一片,舌头也直奔孔穴钻去。

    “啊...痒...不要,小槐...”

    实在太刺激了,我忍不住大力的摇晃屁股想要摆脱小槐毛毛虫一样不停钻洞的舌头。

    小槐舔了一会儿,舔得非常不顺畅就放弃了,向上伏在我耳边,含着我的耳垂用牙齿舌尖厮磨,让我身子一阵颤抖。

    “宝贝,不喜欢,不舒服吗?”

    “啊——”

    小槐的手指就着刚刚被他舔得极其湿润的褶皱捅了进去,快速的蚤刮着我的内壁,引得我身子又是一阵颤抖,肠道不住的痉挛。

    “还想要吗,宝贝?”

    “嗯...”

    迷蒙地看向小槐,虽然不知道小槐要给我什么,还是顺着小槐的话语点头。

    “真可爱,怎么这么可爱?让人恨不得马上吃了你!唉——还得再忍一天,真要憋死了。”

    小槐欲求不满的慨叹着放了手,替我把衣服一件件套回身上。

    “马上就出东尹的国境了,我们马上就到家了。等到家之后,我亲自教你骑马。”

    “真的?小槐——”

    不顾自己还披头散发衣襟大敞,我兴奋得扑倒小槐,搂紧小槐的脖子就是一通猛亲,觉得自己刚刚被欺负的很值。

    小槐神情颇为痛苦,强行将我拉开,瞳眸黝黑深不可测。

    “等会儿我们再亲个够,现在有正事要做哦!”

    正事?还没等我问,正事就来了——疾驰的马车骤然停下,我和小槐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冲去,直直的冲出了车厢,如果不是小槐及时拉住车厢门的把手,我们怕是要从车上滚落到地上了。

    狼狈的抬起头,马车被一群蒙面的黑衣人给团团围住,小槐马上把我推回车厢里同时叮嘱我穿好衣服不要出来。

    我乖乖坐在车厢里把衣服穿好,听见外面一阵喧闹就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忍不住偷偷撩起窗帘的一角向外看。

    哇!小槐正挥舞着一把不知什么时候弄来的长剑和一个黑衣人打在一处,其他人也乱哄哄的打成一团。

    刚开始还挺过瘾的,看一会儿之后忍不住打起呵欠:什么嘛!打来打去的花了将近一个时辰,也太枯燥了吧!

    不耐烦地爬出车厢对小槐大叫。

    “小槐,还要打到什么时候啊?天快黑了,人家饿了,要吃饭!”

    打斗中的小槐身形似乎没站稳晃了晃,随即被黑衣人占了上风,我们一行人迅速被黑衣人制住。

    没一会儿时间我就和小槐被黑衣人带到了一个山寨,侍卫们都消失了,小槐说他们没用了所有就消失了。

    奇怪的是黑衣人们刚刚还态度恶劣,对我们推搡谩骂,一进了山寨马上就都恭恭敬敬,还立刻备饭。

    吃完饭,我们被带去见寨主,小槐似乎和那个虽然年轻却很英武的寨主很熟,两个人称兄道弟有说有笑,小槐竟然还拿出了四哥送我的玉蝉给了寨主。

    “这是四哥的贴身玉蝉,就算是对二哥成全收留我和十三大恩的答礼。”

    寨主微微红了脸,接了过去,紧紧地握在手里,竟然出现了片刻的失神,小槐拉着我悄悄地走掉没去打扰。

    “小槐,你为什么没把玉蝉退回去?”

    窝在小槐手臂里看着山上的风景,我还想着小槐刚刚拿出的玉蝉,小槐义愤填膺的恨恨道。

    “当然去退了,沈瑜榛那个混蛋坚持你亲口说不要才肯收回去,你的发带还是我硬抢回来的呢!”

    “哦,这样啊!那我的发带呢?”

    小槐假装没听到我的说话,自顾自抬起脸看天。

    “星星真亮!小桂快看,有流星!”

    狡猾!偷匿人家的发带还装傻,咦?

    “这是什么?小槐!”

    抓着小槐的发髻细看,非常之确定,上头系的就是我的发带!

    “宝贝,这里风景这么好,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好不好?”

    “小槐——”

    刚想发火,只叫了一声,就被小槐堵住嘴巴亲到腿软,直接抱回了房。

    回房干吗?

    当然是打屁股了!

    小槐真坏!恼羞成怒就打人!

章节目录

白痴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杨柳西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柳西风并收藏白痴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