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儿,来!”冉子晚沉思之间,花期已然起身。

    冉子晚抬眸之间,只见身前的花期已然起身多时。长身玉立之姿,掩藏在紫色锦袍的光芒之中。花期一手束在身后,一手等着冉子晚将自己的手搭上来。

    “……”冉子晚凝眉望着花期素手上的掌纹,修长的手掌之间,沟壑深深……这是冉子晚见过的最杂乱的掌纹。

    “晚儿……”见冉子晚并未起身,花期重申地唤了一声,身子向着冉子晚的方向伏了伏,将手掌再次向冉子晚靠近了一些。

    花期嘴角笑意淡淡,冉子晚凝眉之间尽是迷蒙。气氛暧昧而柔和,冉子晚容颜上淡淡的晶莹之色越发的刺痛眼眸,玄歌只觉得胸口郁结,无法喘息。

    冉子晚缓缓抬起衣袖,将袖口中的竹笛收好。抬眸之间,便想着自行起身……只是在冉子晚抬袖出手的一瞬间,玄歌豁然起身拂袖掀起一片清寒的冷意,率先离开了先前的座次。

    “……”冉子晚先是一怔,随即微微一叹,最后还是缓慢的抬起玉手,将手搭在了花期的掌心,只是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手臂之间重似千斤。

    众人按照次序绕着佛殿上的众佛参拜。冉子晚也被花期拉着,依次随着叩拜。心底却犹如万千蝼蚁溃堤之感,酸楚与苦痛一点一点渗进五脏六腑,难以言表。

    转眼已过了晌午,众人参佛礼佛之礼已毕。许多帝都之外的世家名门家主均带着自家小辈,到禅喻法师身前问礼。他们大都是慕名而来,此时礼仪已经完结,自然要问询占卜之事。.pbtxt.有些人问卜之后,喜色溢于言表。有些则是落寞掩面而去。而帝都名门的显贵,包括玄天御,玄歌等人在内,却显得有些不急不缓。必定是王侯贵胄,想来天龙寺定是另有安排。

    “各位施主……斋饭已然准备妥帖,还请各位随弟子前往!”还是先前的灰衣僧人出面引导,众人也都打了个佛偈跟着到了后堂。

    天龙寺的后院设有后堂,从东到西整齐规制。一进入后堂,便看到许多先行到来的平头百姓已然落座整齐。看着进来的王侯贵胄,百姓中不免有人发出唏嘘之音,只是因为佛堂重地,尽管惊愕却也是中规中矩,十分懂礼。斋饭的座次摆放看似整齐却是十分随意,并未分出三六九等,也未曾如寻常宴会那般分出散座贵席,如此做派倒是契合了佛家的众生平等之意。

    佛寺的斋饭皆是素食,清淡清香,别有一番情致。冉子晚在小酌了几口汤饭,便放下了碗筷,餐盘中呈上来的吃食几乎分毫未动!

    “是吃不下了么?”花期拿起锦帕小心擦拭着冉子晚嘴角的汤渍,温和的问道。

    “嗯!”冉子晚微微闪躲,却还是没能躲过花期递过来擦拭的大手。随即任由花期修长的手指划过她柔软的唇瓣:“晨起吃得晚……现在并不十分想吃!”

    “佛家清修地,难道连礼佛吃斋的习俗……子晚郡主都不清楚么?”花期予温婉地起身走向冉子晚,看上去依旧是笑得从容的闺秀模样,冉子晚却瞧见了花期予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怼。

    “期予?”花玲珑显然有些意外,意外花期予的沉不住气。之前的谋划还差一个人的参与,如何这般关键的时候,花期予却这般明目张胆的针对冉子晚?

    说话间,禅喻法师及天龙寺的一干僧众也都看了过来。还有许多百姓也纷纷看向高声轻笑的花期予,直到众人将眸色落入冉子晚桌案上放置的斋饭,众人才在恍然大悟。

    “期予姑娘所言不虚,佛家乃是清修福地,斋饭用度上也是有说法的!”许久不曾露面的崔千秋走上前,声音更加高过花期予的声调。

    冉子晚并未说话,水一般羸弱的眼眸淡淡的看向催千秋。相较于花宴武试,崔千秋憔悴了许多,面容看上去有些蜡黄。尽管言语之间依旧高亢,心底苍白无力之色依旧明显。

    “莫不是……子晚郡主不知道么?”催千秋走上前,语气有些怨怼。心底泛起无数的恼恨,前些时日便听贞央儿说起,表哥贞枭是死在了冉子晚的手里。想起贞枭与自己无数个日夜的欢好,催千秋只觉得想将冉子晚撕碎,以报仇雪恨!

    “千秋!子晚郡主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她素来……不通诗书,酷爱拳脚,这些个事情她一知半解也属正常!”贞央儿语气轻柔,一如既往的帝女星姿态。言语之间似乎十分宽容,却是字字诛心。

    冉子晚自然知道佛家礼数,寺院吃斋讲究平和恭谨,饭菜不可言剩,不可倒弃。就算是实在有些不合胃口的吃食,最不济也是要带回去,不可奢费一米一食。

    “就是!子晚姐姐病女之身,脾性自然与寻常千金不同。既然子晚姐姐素来如此!我们大可不必大惊小怪!”海媚儿讪笑着望向人群,一句话便将冉子晚病女声名不堪重新拉拽到人前。

    随着贞央儿几人的挑唆,有些人已经按捺不住心底之于神佛的敬畏之心,开始低声数落冉子晚。

    “坊间传言果然不虚,佛家重地……她竟然也这般任性胡闹!”

    “就是!就她端郡王府精贵?斋饭虽说是粗茶淡饭,却也是佛家的恩典……她以为她是谁啊?”

    “哎……话也不能这么说!子晚郡主据说先天便不堪尘世五谷,矫情娇气些儿也是正常的!可能……并无藐视佛祖之心!”

    “老人们常说……沐浴吃斋可除去戾气,于自己福禄也是有所进益的!她不吃……不过是福寿浅薄罢了!”

    冉子晚静静地听着不曾妄语,心底沉溺并无半丝波澜。她终究还是无法将桌案上的吃食全部吃完,何况她此时并无甚胃口。尽管被几人挑唆蓄意引来指摘,她也没有忍着吃完的念头。

    “佛祖……在上!”众人先前的低声议论,忽然变得声势陡然。一通议论下来,冉子晚已经有些烦闷。她甚至想好将桌上的吃食全部灌进眼前几个女子的肠肺了事。

    远处玄歌悠然地品着香茗,漫不经心地掠过众人,侧目看着这边的情形。

章节目录

名门宗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醋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醋果并收藏名门宗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