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一点点舔过我的肩膀,再一点一点啜吻而下,吻上我露在衣领外的每一寸肌肤。他啊顿了顿,忽然彻底落下我的衣领,吻上我露出内衣外的雪白。

    他吻落胸口上方,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茫然而昏沉地看向前方黑暗的房间,如果这样……我就真的不能回头了……也就……不会痛了……

    我就……不会痛了……

    我缓缓伸手,抱住了埋在我胸口深深呼吸天铭的头,天铭……把我带出痛苦吧……

    他倏然一下子扯去了我的你内衣,口热的檀口也包裹了我柔软的顶端,火热的口腔让激情瞬间燃烧,我的全身也彻底陷入****的深渊。

    “恩,恩……”房间里是属于男人的沉吟,他深深啃咬我雪白的柔软,火舌不停卷过上面的蓓蕊,虽然动作显得急躁没有章法,似是第一次,但发自本能的吮吸与索求更带起了人最原始的渴求。

    他的疯狂,他的渴求,他的苦闷,和他对我隐忍七年的爱,在我身上彻底地宣泄。他像是拼命在抓捏我的柔软,喉咙里发出渴求地喘息声:“啊……啊……”

    他的舌尖一边舔过我柔软的挺立,一边匆忙的解开衬衫,似是纽扣阻挠了他,他用力一扯,“啪!”一声扯开了衬衫,一颗纽扣蹦飞出去,滚落在我的落地窗边。

    他急急忙忙甩开衣服,我抱紧他的头挺起胸部,把自己的耸立更深地送入他的口中,他抱紧我越发疯狂地吮吻起来。

    “撕拉!撕拉!”他彻底撕开了我薄薄的连衣裙,宛如脱衣服也是浪费了他的时间。在我全身****的那一刹那,他紧紧抱住了我,把他火热的身体贴上了我****的身体,他跪在我的面前,紧紧拥抱着我,发出一声似是等待多年终于得到释放的叹息:“啊……”

    我缓缓抱住了他,抚上他****地后背,他的后劲,发的发间。

    他吻落我的耳垂,我的颈项:“楠楠……让我来安慰你,你可以把我当做狐狸,当做冰山,当做任何人……”

    不……你是天铭……我知道……你是天铭……你不是任何人……

    他的吻再次缓缓而下,啜吻到我的腹部,他趴在了我的身前,像是本能地想要去舔,想要去吻,想要去伸入。

    他的双手勾住了我底裤的边缘,似是屏住呼吸地缓缓落下,提起我的腿慢慢除去,他再次吻上我的腿,顺着我的腿舔入我的内次,我的腿根,我的……密区……

    他在幽穴外徘徊,尝试伸入,当他的软舌进入之时,我本能地收紧身体,夹紧了双腿,喘息连连……

    “嗯……嗯……”

    他抱住我的双腿更加快速地吞吐,舔上我敏感之处,我受不了地抓紧了他的短发,他从我的腿间抬起脸,顺着我的小腹火热地吮吻而上,双手撑上我身后的玻璃窗,火热的铁杵忽然出现在了我小腹之上。()

    第五十六章 跑向新生

    他痴痴看我一会儿,忽然一个挺身,硬物进入之时,他再次抱紧了我的身体,深深埋入我的颈项一下一下挺进起来:“楠楠……我爱你……”他痛苦哽咽的话语让我的心为他而痛,我抱紧了他的身体,抬起双腿,让他更加顺利地进入我的身体。

    耳边是他粗重的喘息,身后的玻璃因为我后背的汗水而变得湿滑,他吃力地挺进,我知道这个姿势他做起来不易,他倏然抬起我的腿架在他的腰上,一把把我抱了起来压在玻璃窗上。

    他一直抱住我用力挺进,我挂在他的身上摩擦着玻璃窗。他获得了更大的空间,用力地撞击我的深处,用他惊人的体力展现出常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他的抽动开始加速,耳边的喘息也越来越剧烈:“呼呼呼呼。”

    他不断地,快速地律动把我和他一起带至顶峰,倏然热铁胀大,热液从腿间滑落之时,他抱住我靠在窗上缓缓喘息:“喝……喝……”

    和他相贴之处无不汗水淋漓,他抱住我慢慢走向了浴室,和我一起倒落浴缸,在黑暗中静静放起热水。我躺在他胸膛前,他在水中细细触摸我的身体,每一处,每一寸,他握住了我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啜吻,带着他的爱和不舍。

    我朦朦胧胧睡去,想起当初佟夜舞打蛋炒饭,因为他在我熟睡时偷偷吻我,触摸我的身体……

    隐隐约约地,感觉火热的手正在揉捏我的胸部,我缓缓醒来,热杵正抵在我的****,我躺在房间的凉席上,天铭在我的身上来回地吮吻,他的喘息依然火热,还带着浓浓的酒气。他进入我的身体,再次驰骋起来。

    我在他身下晃动,随他的律动发出了呻吟,他跪在凉席上疯狂地继续对我索求,他明天的离开,让这个激情放纵的夜晚染上了一丝痛苦和悲伤……

    我在清晨的光芒中醒来,头依然带着宿酒的痛,耳边听到了沉沉的呼吸声,我看见了睡在我身边的天铭。他的双手依然紧紧圈抱住我,似是怕我偷偷离开。

    既然怕我离开,又为何要离开我?

    我轻轻拉开他的双臂,忍着头疼坐起,带起了盖在我们身上的薄毯,也露出了他****的,健硕的身体。

    从没想到天铭君子般的容颜下会隐藏了这样一具强有力的身体,薄毯只遮住了他重要部位,露出了他同样****精壮的大腿,然后……我看到了他磨破皮的膝盖……

    在席子上做太久膝盖不仅会疼,也会磨破。

    我轻轻离开,下床时感觉到了双腿间的酸痛,我拧拧眉,站起身,穿上运动衣,从药柜里取出了创可贴,返回床边给他轻轻贴上。摸了摸他沉睡的容颜,从他的口中轻轻吐出了一个名字:“楠楠……”

    心里一阵抽痛,我决然离开。

    客厅里是被他撕破的连衣裙和内衣,我一一捡起,一抹光亮划过眼角,玻璃窗下的衣扣在晨光下闪耀,捡起时看到了玻璃窗上的一条淡淡的痕迹,立时脸红心跳,那时激情的痕迹。

    我侧开目光擦去,收好那颗纽扣静静地为天铭做第一顿,也是最后一顿早餐。

    “天铭,我知道昨晚是你,我很清醒,没有把你当做任何人来找安慰,你也不必对昨晚的事抱有任何愧疚,到美国好好工作,证明我是对的。”写下字条放在餐盘边,静静看了片刻,昨晚复杂的心情在一夜过后,彻底消失,心像洗空了一般一无所有。

    曾经对天铭七年深爱感情的愧疚和亏欠,对夜和镜的愤怒,也在这一夜消失。我还了天铭的情,也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恨镜和夜他们,因为,我已经跟别的男人一夜放纵了。

    天铭,我从你这里终于获得了彻底的解脱,谢谢。

    给他的手机设上七点的闹钟,以免他误了班机。

    我轻轻地离开,塞上耳机,耳机里是重重的摇滚。在电梯门打开时,我跑了出去,在清晨的空气中,我跑向大海,跑向新的一天,跑向新的梦楠楠。

    我一口气跑上了大海边的礁石,朝着大海大喊:“啊————”海风淹没了我的喊声也带走了我全身的烦忧,彻底轻松的我坐在了礁石上,平静地看着升起的红日。

    轻轻的,有人给我盖上了衣服,熟悉的,梓樵的味道弥漫在了空气之中。

    有人同样一身运动衣地坐在我的身边,取下了我的耳机:“听那么大声对耳膜不好。”

    我转脸看他,他微笑地取下我别再手臂上的mp4,给我关了机。

    他微笑地看向我,温柔的目光足以让人融化,他抬手抚上我的额头,轻轻擦去我额上的汗,我立刻转开脸,拧眉说道:“你是不是管地有点多了?”

    “楠楠,我不想继续昨晚的话题。”

    “那你想做什么?”我转回脸看他,他已经面露担忧,“用你的温柔来安慰我寂寞的心?我告诉你,我不用,我很好,你离我远点我会更好?”

    他深邃的目光直直落在我的脸上:“梦楠楠,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好笑地看他:“楚总,是我们看不透你的心吧,你到底在想什么?”

    他眯了眯眸,转脸看向大海的远方,双手放在膝盖上握紧,他对着阳光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转回脸看我:“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好意?”

    我无语地笑了笑:“你并未欠我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好?”

    “就当是一种补偿。”他说,“镜在离开前托付我……”

    “照顾我?”我打断了他的话,他拧了拧眉,低下脸:“是。”

    “哼。”我冷笑,转脸看向大海,“夜走的时候托付镜照顾我,然后镜成了我的男人,现在,镜走的时候又托付你照顾我,怎么,你也想变成我的男人?”我转脸好笑看他,他抬起脸深深看我:“不可以吗?”

    我在他深邃的眸光中心里一丝撕痛:“不可以,当然不可以!你楚总要的女人是能为你分忧,照顾公司又能照顾乐乐,是一个可以让你放在家里安心的女人。现在,这些事我都帮你做了,你何必再多此一举地跟我结婚?结婚后你的一切最起码会有一半是我的,无论如何这也不像是你楚总的风格,你有了我已经赚到了,你完全可以去找一个更合适,或是在事业上对你更有帮助的女人!”

    他的眸光在海风中渐渐收紧,深邃的黑眸之中卷起了丝丝的愤怒。()

    第五十七章 楚梓樵放的骨牌

    我继续说道:“而我,你不要以为我在失恋无数次后对爱情失去了信心,随随便便就找个男人结婚。你也不要以为你这种对任何女人都温柔的行为会打动我的心,让我陷入你的温柔乡,如果按照你以前的要求,我已经是你半个女人了,除了不能陪你上床,几乎你想让理想中女人做的事我都帮你做了,甚至除掉了陈林丽娜!”我的情绪渐渐失控,失声大喊出来,他在我的大喊中怔住了神情,眸中的愤怒慢慢被失神和懊悔替代。

    我抱住了自己的头,叹息到揪心:“我已经做到了……你可以停手了……我真的不想去想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企图,如果是想培养我成为你理想中的女人,我九成已经做到了,上床结婚你可以去找别的女人,我求你……别来烦我了……”我无力地说完坐在礁石上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摸到了他盖在我身上的衣服,我扯下扔在他的身边。

    礁石上一下子陷入寂静,只有海浪拍打礁石的“哗哗”声。我做了几个大大的深呼吸,吸入冰冷的海风,让自己再次振作站起来,转身准备离去。在爱情的道路,我永不言弃,从这个男人身上跌倒,再从另一个男人身上站起来。

    “所以你直到现在也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呼呼的海风之中,传来他有些苦涩的话音。

    我顿住了脚步,无法不摇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是银皇的总裁!怎么会看上我?”

    “梦楠楠,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有企图。”他走到了我的身后,礁石上把他的影子和我的溶在了一起,“我为了得到你不择手段,我不在乎时间,不在乎这之前有多少个男人,我只在乎结果!”沉沉的话音落在我的身后,让海风也因他的深沉而不敢在喧闹。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欣赏你,在知道你是父亲常提的梦楠楠时,我开始留意你,在发现你的能力后,我开始培养你,那时我并不想让你做的女人,只是像父亲期待的,让你成为银皇骨干,现在想找一个值得信任的人非常不易,而你也没有让我失望,直到乐乐喜欢你,我才动

章节目录

猛男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凤烯(张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烯(张廉)并收藏猛男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