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听我说完下面的话……”她瞪了瞪眼睛,说不出半句话,似乎……现在她只能选择听我说话.。

    “镜看到那些照片后很生气,可是,他却不跟您解释,反而说了那些话,我想这或许是他压抑那么久的一种报复的形式……”当我说到这里时,镜妈妈圆瞪的眼睛缓缓闭起,隐隐的泪光再次闪现在了眼角。

    母亲最大的哀伤莫过于自己孩子对她的恨。

    我抽出餐巾纸擦去了她眼角的泪:“镜心里藏了太多的事情,他活得太压抑。他对您的爱和恨一直折磨着他。我想他离开唐家最大的原因,可能还是不想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是庶子的身份。”

    镜妈妈转开脸,不想让我给她擦眼泪。

    “我最初认识镜的时候,他对我的态度并不好,设计整我,联合我公寓里所有的男人一起逃租……”

    镜妈妈在我的话音中缓缓转回脸,目露一丝惊讶地看我,我继续说着:“对了,我其实是他的房东,或许正因为我是他的房东,所以他不得不和我朝夕相对,后来才知道他喜欢打离婚官司,讨厌女人,是认定女人是虚荣的,她们只爱钱,没有情。”我抬起眼睑看面容变得平静的镜妈妈,“阿姨,镜之所以排斥女人,讨厌女人,还是因为你在他童年时说过的一些话,伤了他的心。我很想为你们做些什么……”

    镜妈妈的眼睛倏然一瞪,似是在说不用你假好心。

    我也老实承认:“我希望你们和好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镜。”

    镜妈妈一怔。

    我回头看看镜,拧起了眉:“这个心结不打开,他始终无法完全开朗起来。不过,这次他心脏病发我倒是放心了……”我转回脸看镜妈妈疑惑不解的脸,微微而笑,“这说明镜还是爱您的,我知道您留在唐家可能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有是为镜……”镜妈妈的双目满溢着委屈和辛酸,泪水再次凝聚,我拿起餐巾纸为她轻轻擦拭,她这一次……没有躲……

    我心有感触地说:“我也是女人,自然知道女人想要什么。女人只想要一个家,一个可以养自己,不愁吃喝的家,还可以让自己的儿子不受苦,可以上名牌大学,可以进入上流社会的家……阿姨,是吗?”

    镜妈妈哭泣地眨眨眼睛,我的心里也带起了深深的感叹,女人物质的心理其实很复杂,在遭受社会白眼的同时,她们也承受着各种屈辱的对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镜妈妈最初或许是虚荣,是物质,但之后的心境,是否会因唐镜的出生而有所改变?

    我一边给镜妈妈擦眼泪一边轻叹:“可是男人可以没有吃的,没有穿的,没有钱,但他们不能没有尊严,更何况是镜这种自尊心那么强,还有点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他在唐家是庶子的身份,你让他如何开怀?”

    镜妈妈眨眨眼,目光黯淡下去。

    “很多事他不会跟您说,因为他心里只有对您不知自爱的愤怒和气愤,他也同样在生自己的气,气自己无法改变现状,因为他依旧认为您留在唐家是为了唐家富裕的生活……”

    镜妈妈的眸光在我的话语中颤动,泪水再次而下。

    我换了一张餐巾纸:“阿姨,不哭,今天之后,我有预感,你能和镜和好。镜现在在大陆是响当当的大律师,他比唐家其他几个儿子做地更好!即使唐家其他儿子来大陆和镜打官司,绝对不能赢他!他是唐家最棒的!”

    镜妈妈定定地看着我,我微笑而自豪地看她:“所以,请您支持您的儿子!”

    她泪光颤动地看我,我站起身,她的目光随我而动,我把她的床和仪器往镜的方向靠拢,在相近时,我拿起她的手,她愣愣看我,我对她微微而笑,然后放在了镜的手上,她惊讶地看我,我轻柔说道:“抓紧他,我想他现在最需要是您的爱。”

    她眼中的泪水滑落眼角,我把他们两张床靠紧,镜妈妈紧紧握住镜的手,目光落在镜安睡的脸上不再移开。

    我默默地退出房间时,从镜妈妈那里传来含糊的话音:“在……一……起……”

    我一怔,抬眸看镜妈妈床的方向时,她的目光正看在我的脸上,带着感谢的目光让我心头一阵激动,她是同意我跟唐镜在一起了吗?

    她眨了眨眼睛,再次只看着唐镜。温柔的目光里是满满的歉意和对自己孩子的疼惜。

    我心情激动地轻轻关上了门,真不敢相信,镜妈妈居然同意我跟镜在一起了。鼻子一阵发酸,面对病房的门泪水润湿了眼眶。

    “镜和伯母怎么样?”身后传来梓樵的话音,我背对他匆匆擦去眼泪,转身看他时,看到他身边的一个护工。

    梓樵对她点点头,她开门进了病房。

    梓樵握住我的手臂关切地说:“你休息吧,这里有护工,他们更加专业。”

    我点了点头:“镜还没醒,跟以前一样,他睡一觉明天俺就会没事了,镜妈妈情况还不太好……”

    梓樵拧眉点点头。

    我看看客厅,发现安妮宣和君君他们已经走了。

    “安妮宣走了?”

    梓樵点点头:“恩,我让她回香港。”

    我有些担心地看他:“你……不会强迫人家走吧。”

    梓樵的脸阴沉下去:“不,我是很客气地请她离开。”

    “.。”还是强迫。()

    第四十三章 前世之死

    “楠楠,你对情敌是不是太仁慈了?之前的白安琪,现在的安妮宣。”梓樵一一提起。

    我无语了一会儿,抬脸看他:“那你想让我怎样?跟容嬷嬷借根钢针扎扎扎?”虽然我心里也曾恶毒地诅咒过别人,可是真给你一瓶硫酸你泼地上去?这就是大多数人的善良指数,不是五颗星,但也不是负值,我们都本本分分地老老实实地过着日子。心里偶尔邪恶一下,但绝对不会做恶事。我们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梓樵怔住了神情,温润的脸上难得出现了语塞的神情。

    我拍拍他的手臂:“其实大多数女孩儿都很善良的,只是因为你们的身份,地位,把一些居心叵测的女孩儿给吸引来了。电视剧里演的也只是为了增加冲突感才把女人写那么坏。现实里很多女孩儿心地很善良,甚至善良到被小三打扮,而我至少赢了,能赢就不错了,不要非要弄得狗血收场……”我说罢走向门外,梓樵跟了上来,走在我的身侧,疑惑看我:“不在这里睡?”

    我略顿脚步,摇了摇头:“如果我在,镜会因为我,和阿姨继续不合。我想他们之间的伤痕需要在安静和单独相处中慢慢愈合。如果镜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阿姨而不是我,结果会不同吧……”

    梓樵在我身边若有所思地微微托腮,然后,他点点头:“对,会不同。楠楠,谢谢你。”

    我疑惑看他,他的脸上再次恢复温柔的微笑:“是替镜说的。”他笑了笑,按下了电梯门。

    希望明天一早镜醒来,看到自己的母亲陪伴在他的身边,可以化解他们这么多年来彼此的误会和伤害。

    梓樵和我一起走上银皇公寓的电梯,一直无言,经过天铭的楼层时,我想起了早上他离开的背影。

    梓樵伸手轻抚我的肩膀:“别担心,镜不会有事。”他似是看我心事重重。

    我感谢地看他:“谢谢安慰,刚才镜妈妈好像不怎么讨厌我了。”

    “真的?”梓樵露出为我高兴的神情,电梯停在了我的楼层,我看着梓樵:“天铭要去美国,不再回来了,我和他的结局似乎真的没有意外。”

    梓樵在我的话中微微拧眉,转开了目光。

    我垂下眼睑离开电梯,电梯门在我面前缓缓关闭,也将梓樵没有笑容的脸慢慢遮蔽。

    独自躺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希望明天醒来一切顺利,镜妈妈恢复健康,镜陪在镜妈妈身边,我坐在一旁为他们削苹果。

    阳光灿烂地洒在我们身上,我们相视而笑。

    我怀着这份美好的憧憬入睡,黑暗之中,我看到许多模糊的人影从我身边穿梭而过,他们像是慢镜头里的剪影,一点一点飞过我的身边,然后慢慢清晰。

    他们飞向我的前方,一点光亮在黑暗中冲出,瞬间吞没了他们,也吞没了我。

    耀眼的光芒让我无法睁开眼睛,耳边传来镜的声音:“我错了……是我错了……”

    镜……

    我适应光亮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倒在血泊中的红衣女孩儿和紧紧拥住她痛苦的北冰神君。

    “对不起……对不起……”声声哽咽从北冰神君的口中而出,他的眼泪在落地时化作了一朵朵白色的雪花,飘飞在我的面前,让这个世界为止心寒。

    “我负了你……是我的愚蠢负了你……求你……求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我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雪花落在我的脸上,丝丝冰凉,面前是北冰神君失声恸哭,雪花渐渐覆盖了红衣女孩儿满地的鲜血和她红色的衣裙。

    一只黑狐从我身边而过,转瞬间化作了黑袍的男子,是黑狐紫魅吗?那与佟夜舞相似的神情,却带着冰寒的杀气:“不错!就是你害死了她!是你!她爱你!她为你愿做一切,而你为她做过什么?!你不懂情,不懂爱!你不配抱着她!把她还给我!”

    紫魅大步上前,忽然又一个金色的身影从我身边掠过,是一只巨大的金丝猫,在落地时倏然化作一金发男子,那面容与左司辰又及其地相似。

    我想起来了,在《妖狐紫魅》的漫画里,花神有一只金丝猫的宠物,难道就是他?

    金发男子上前抱住了紫魅,紫魅的脚还朝北冰神君踢去。

    “紫魅!主人的死与他无关,主人不会愿意看到你们这样!”

    “怎么与他无关?!”紫魅愤怒地大吼,“如果在天帝赐婚时,他愿意出来为主人说句话,主人也不会悔婚,受五雷轰顶之罪!是他害死了主人!主人的心碎了,主人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紫魅一下子痛哭起来,抱住金发男子痛苦地无法站立。

    金发男子抱住他,眼泪也默默流下。

    北冰神君在紫魅的哭泣声中变得安静,他泪干地把红衣女儿缓缓放落地面,跪在了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楠儿,是我没有察觉自己对你的爱,是我放弃了对你的情,害你心伤心碎,现在,我就把心给你……”他缓缓抬手,看了看,毫不犹豫地朝心口挖去!

    我登时惊呼出口:“不——”

    一颗跳动的心脏在神君的手心里搏动,紫魅和金发男子吃惊地看他,他缓缓把自己的心放入了红衣女孩儿的心口,心脏没入女孩儿的胸口,消失不见。

    他缓缓拾起女孩儿的手,面无表情地注视她:“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上路,不会让你寂寞,我陪你!”

    “神君!”金发男子惊诧地朝北冰神君而去,忽然,冰蓝的光芒绽放北冰神君的全身,极寒的寒气让金发男子无法靠近。

    倏然,光芒在北冰神君身上炸开,化作无数冰晶飘飞在风雪之中,我和紫魅还有金发男子一起呆立,面前没有了红衣女孩儿,也没有了北冰神君,只剩下这漫天的飘雪,和那冰蓝的冰晶。

    <br

章节目录

猛男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凤烯(张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烯(张廉)并收藏猛男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