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扯:“偶尔换换男人,才有比较,啵~~”他给了我一个飞吻,我一把把他推开,嫌弃地看他:“你还是快休息,不知道自己口气很重吗?!熏死我了!”

    他一愣,立时紧张起来:“我口气重?”他急急伸手自己哈气嗅闻,立时露出了恶心的神情:“果然很重,我要去漱口,你先走吧。”

    说完,他匆匆跑向了浴室,我摇了摇头,**最紧张自己的形象,早知道这招管用,应该早点用。

    **还是像个孩子,谁也不会把他的话当真,因为他总是想一出,做一出,忽然进娱乐圈,又忽然退出娱乐圈,从不知这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多大的困扰和麻烦。说他不负责任吧,他这次退出算是为家里考虑,从他们家族的角度,他成长了,可怜hts,要因为他的突然退出而忙乱。

    心怀忐忑地前往镜的律师事务所,心里开始祈祷不要出什么事情。这还是我第一次去唐镜办公的地方,不知不觉想起那天他母亲来我们公司,说只想看看唐镜办公的地方,或许……他母亲是爱唐镜的,只是在很多地方表现地更爱钱,而让唐镜反感厌恶至今。

    尤其是那句:我生你是为了进唐家,更是伤透了幼小唐镜的心,从此这根刺扎下,在他的心里随着长大也越来越尖锐粗大起来,在唐镜的心里扎地越来越深,与他的血肉渐渐融合在一起,无法拔出。

    镜的事务所在一整栋漂亮的写字楼里,离银皇不远,没想到这么近我却一直没有踏入。我是否太讲究给彼此空间的原则了呢?会不会让唐镜觉得我并不太在乎他,所以让他在我身边总是有点患得患失。

    我看得出他很不踏实,一有风吹草动总会紧紧抱住我说不想失去我。我……是不是太女汉纸了?

    走进写字楼,唐镜的事务所在二十七层,他包下了整个一层。踏进电梯之时,依然还在犹豫,但此刻已经没了退路。

    庆幸的是写字楼下没有警察,救护车或是电视台围观,说明没人跳楼。

    电梯门在我面前缓缓打开,前台里却没人,放眼看去,很多办公桌里都没人,整个事务所安静地奇怪。

    “就你也好意思缠我们家唐镜?”远处传来女人的带着香港口音的普通话声,我认出了这个声音,是唐镜的母亲。

    哦循声上前,看到了围观的人,原来大家都在这儿,可以说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我根本挤不进去。

    看到两边是半包围式的办公桌,我偷偷爬上一张桌子,因为我也不想让唐镜看见我来了。我跪在办公桌上,偷偷扒着办公桌的隔离带探出了脑袋,看到了人墙中间唐镜的母亲和……那个女孩儿?那个非常喜欢唐镜,叫唐镜哥哥的小白富美。

    原来就是她缠着我家唐镜,这个年纪的女孩儿特别地痴,喜欢上了就死缠到底,唐镜曾因为躲他搬家搬工作室换手机,没想到这小白富美又缠上来了。

    奇怪,唐镜呢?扫了一圈,看到他稳稳坐在自己独立办公室里镇定自若地处理文件,这是坐山观虎斗?还是……借刀杀人?

    镜真聪明,这招太阴了。

    慢着,靠在唐镜办公室门口那美丽俪人又是谁?难道是镜的秘书?可是,她的气质和容貌,还是身上典雅的穿着透出一种香港人的气度,她到底是谁?女人特有的第六感和敏锐嗅觉让我对她尤为地留意起来。

    她是标准的鹅蛋脸,也是略施脂粉,淡淡的妆容让她的五官更显一分精致。漂亮的大眼睛,乌黑的眼珠,俏佳人的红唇,一身修挺的韩式的女性月牙连衣裙,让她的气质镇压全场女性。也包括中间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儿。

    “你什么家世?你什么身份?你配做我们家唐镜的女朋友吗?”唐镜的母亲毫不留情的话让那小姑娘怒目圆睁:“你这个老太婆!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我就爱在这儿?我就喜欢唐镜哥哥,我就喜欢粘着他,怎么着?”

    唐镜的妈冷冷一笑:“哟~~~你还敢问我是谁?我告诉你,你不配知道!你这种暴发户的女儿根本配不上我家唐镜,不知有多少女孩儿想跟我们唐镜结婚,我都没看上,还轮得到你?一看就知道你是那种参加海天盛筵的****,一万人骑还好意思来找我们家唐镜!”

    小白富美的脸腾一下红了,气得跺脚:“你,你说什么?你说我是!你这个老巫婆!”小白富美扬手就要朝唐镜妈妈打去,我惊呆了,这样唐镜都坐得稳如泰山,我算是服了。()

    第十六章 跳楼

    “啪!”小白富美还没打到唐镜的妈,唐镜的妈已经先发制人地给她一巴掌了,彻底打蒙了小白富美,唐镜麻麻打了人之后依然傲然挺立,嚣张跋扈。

    我彻底惊呆了,这就是唐镜的妈,那个唐家的妾!

    我今天终于见识到了唐麻麻的厉害,唐镜之前对我的所有隐瞒,果然是为了保护我。这种开口就骂,动手就打的女人,我内心不得不承认,我是没辙的。因为我们家的教育,一直是:以和为贵,以德服人。

    “小三八居然敢打我?!”唐镜妈妈这一巴掌震慑到了所有人,也包括靠在唐镜办公室门口的美人,她站直了身体,神情里多了一分忧虑,她回头看看唐镜,见镜依然纹丝不动,不由笑了笑,转回脸继续安静地观看。

    她这份沉稳内敛的气度足以证明她身份的不俗,她大家闺秀一般的气质,让在场所有的女人黯然失色。

    忽然觉得,路涛让我来,可能是让我看她。这一次是路涛使坏,但是我心里,却还是要偷偷地感谢他一下。

    虽然现在还感觉不出她跟唐镜之间有任何联系,可是,她的身上有让我隐隐不安的因素,我可以提前预防。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居然就敢打我?!”唐镜麻麻傲然挺立,“我就是你唐镜欧巴的妈!”

    小白富美登时傻眼了。

    唐妈妈戳上小白富美的胸膛:“我可是香港唐爵士的妻子!我们可是香港的贵族!爵士!你懂吗?!就相当于王爷,唐镜的大哥是香港最高法院法官,唐镜的二哥是现在全香港最好的律师,只给皇族做私人律师,你算什么东西?!别说你的家世,就你这种粗俗的长相!”唐妈妈捏上了小白富美的脸,痛地她哇哇叫,“看看,看看!你卸妆了放家里就是镇宅的料,我们家看不上人造出来的,全都要货真价实的!”唐妈妈说着又捏上小白富美的胸部,小白富美在她的面前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尊严。

    “啊!啊!”小白富美痛地直叫,眼泪汪汪,“别打我了,别打我了……”

    “小****!让你缠我们唐镜,你这个大陆的暴发户,又俗又难看,还又****,你们内地的女人就喜欢勾搭我们香港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我愣住了,这事情从发展到现在,已经从借刀杀人变成一场闹剧了,太难看了,唐镜不觉得丢人吗?

    我看办公室里,发现他依然不管不顾。我明白了,他正因为觉得丢人才彻底放弃了,连管都不想管了。

    可是,我现在越看越来气,尤其她对我们大陆人的评价实在不堪入耳,看看周围的丫头们,也是一脸的怒色,但碍于是老板的妈咪,无人敢有怒言。

    气死我了,我们就算再土豪,再俗,也比你这个妾强吧!我忍不住了,反正嫁给唐镜迟早要面对这女人,干脆现在就干一场。

    我跳下桌子,用力推开面前的人群,大喊:“够了!”整件事发展到现在,让人非常的火大。

    面前的人立时闪开,惊诧地看我,唐镜妈妈还在打小白富美:“小贱人,小散货,小****,你这种就是绿茶婊……”

    “我说够了!”我上前拉开了小白富美,她哭哭啼啼地看我,然后,惊呆在了原地:“是你。”

    我看向停手的唐镜妈妈:“伯母,您不觉得在您儿子的办公室这样闹很难看吗?!”

    唐镜妈妈愣了愣,看看周围,眨眨眼睛开始梳理自己有些凌乱的时尚的长发,站在唐镜门口的女人微露一抹吃惊,朝我认真地看来。

    “伯母,如果现在唐镜的客户来,会怎么想?!”我正说着,倏然寒气从办公室里涌出,唐镜大步走了出来,阴沉地站在我的身旁:“你怎么来了?!”

    唐镜的出现,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惊,唐镜妈妈,和那办公室的女人也都吃惊地看向唐镜,她们看过唐镜后,又看向了我,一时间,整个办公室安静下来,我们四人站在一处,彼此相看,我和那办公室门口的女人对视在了一起,她好奇地打量我,我微微拧眉,看来这个女人多半也是从香港来的。

    “啊!”忽然有人惊叫起来,打破了我们彼此之间的对视,大家纷纷看向惊叫的人,她指向某处:“要跳楼了!”

    我们朝她指的方向看去,小白富美爬窗了,还真要跳楼啊!

    大家纷纷打起110,急急报警。

    有人上前劝:“别想不开啊,快下来,危险。”

    小白富美一脸的哀伤,痛哭不止,头发也被唐镜妈妈抓乱,看上去非常狼狈。

    “哼,让她跳,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也敢拿出来丢人?”唐镜妈妈一摇三摆走上前,小白富美在她的话音中哭地更加泣不成声,“跳啊,怎么不跳啊,我看你也不敢跳,这种电视剧里也多了,不就为了吸引我们家唐镜注意,想逼我同意,哼,你想都别想!”唐妈妈一下子又拉高了分贝,我完全看傻,她轻蔑地白小白富美:“你跳,你敢跳我就敢陪!你的命才几个钱?像你这种人不死也是浪费社会粮食,败坏社会风气,穿地那么清纯,装地那么无辜u,骨子里就是一狐狸精!”

    “哇——”小白富美哭地喉咙都变得沙哑。

    我立刻上前:“伯母,够了!”

    唐妈妈斜睨我:“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多管闲事的?”她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切,穿地全是大陆货……”

    “您别忘了您自己也是大陆人!”我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口,她瞬间在我的话中愣住了神情,变得僵硬。我们要尊敬老人,可是,不尊重别人的老坏人,甚至是老恶人,就不能再手软了,那只会纵容她再去欺负别人。

    唐镜微微一惊,但并没阻止我。他身边的香港女人细细观察他的神情,再次看向我若有所思。

    周围的人再次吃惊地鸦雀无声,紧张地看着我和唐镜的母亲。()

    第十七章 妹纸,回头是岸

    趁唐镜老妈消停下来,我转身看那小白富美:“你真是脑子进水了,这种男人你也爱?”

    小白富美在我的话音中继续哭,我继续说:“你看看他,在你被欺负的时候,他出来过吗?你现在都爬到窗口了,他还是不管你的死活,你到底了不了解你唐镜欧巴?他就是那么冷血,那么无情!我告诉你,我跟他算是很好的朋友了,但找他帮忙他还要跟我按时收费!”唐镜在我的话中脸色越来越便秘,他在员工的目光中不自在地扶了扶眼镜,再用他浑身的寒气震慑全场,孩纸们纷纷恐惧地收回目光。

    小白富美哭花了脸抽泣地看我,我生气地看她:“我也不跟你说那些什么感情不能勉强的话了,看你这痴样也回不了头了。那你就看看他妈,好好看看,就算让你今天得逞了,你敢嫁进他们家吗?你敢面对那样的婆婆吗?!我保证你到他家不到一天宁可今天从这里跳下去摔死!”

    小白富美浑身颤抖起来,完全不敢看唐镜妈妈。

    我叹口气:“小丫头,说真话,男人多得是,哪里没好

章节目录

猛男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凤烯(张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烯(张廉)并收藏猛男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