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镜走到我身边揽住了我的肩膀,护住我的身体,身上是森然的寒意。

    陈林像是受到什么刺激愤怒地,恨恨地瞪视我:“梦楠楠,你是在向我炫耀吗?!你已经有唐镜这样优秀的男人为什么还要抢走我的梓樵——”她歇斯底里地朝我大吼,“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要让你永远活在我的阴影中——”她忽然举起水果刀刺向了自己。

    “陈林!”我想也没想跑上前,用足全身的力气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她的太阳穴上,大喊一声,“对不住了——”

    “楠楠!”身后传来异口同声的惊呼。

    陈林被我扇地晕眩,跌坐下去,刀从手中跌落,我忍不住抖了一下,赶紧把这可怕的东西踢开,并且踢得远远的。

    她呆滞地坐在地上,我缓缓蹲下,难过地看她,抬手抚上她的脸,轻轻整理她脸边的乱发:“陈林,你这是何苦呢?从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羡慕你,你漂亮,你自信,另外,你身材好,你不知道我多羡慕你那c罩杯的胸,可是,你却因为一个男人变成了一个疯子,在当初你冷笑地看别的女人因为失去楚梓樵而发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

    她慢慢捂住了脸,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楚梓樵确实无情,直接报了警。他不会姑息任何一个背叛他的人,他要来关心我的时候,我沉脸跟唐镜走了。

    坐在唐镜的车上,我的手因为用力过度,扇肿了,而且手腕也痛得要命,可能闪了经。

    唐镜心疼地看我手:“还是要去医院。”

    我疑惑地摇头,至今无法相信陈林怎么就崩溃了:“陈林怎么就变态了呢……”

    “因为她从没输过。”唐镜道出了真相,他扶了扶眼镜,镜片上滑过精明的锐光,“陈林没经受过任何挫折,她一直在赢,所以承受挫折能力太差,而这次,恰恰是在你的手上摔地最惨的一次,所以奔溃了……”

    “原来如此……”

    车边走来了楚梓樵,保安先进入他的别墅控制了陈林。

    楚梓樵担心地朝我们走来,忽的,唐镜一下子走出轿车“怦!”一声重重甩上了车门,那摔门的声音让人惊心,我感觉到了他全身的寒气和杀气。

    他大步走向楚梓樵,二话没说直接一拳上去,我惊呆在轿车里,一时忘记去阻止。

    唐镜一把揪住了楚梓樵的衣领,深沉而语:“以后如果你女人的事再把楠楠牵扯进去,我不会放过你!”

    我恍然回神,立刻打开车门走出去,楚梓樵在唐镜手中抹了抹唇角,依然风轻云淡地一笑:“你放心,我会让楠楠终结这一切的。”

    我急急到唐镜身边,听到了他的一声低语:“你休想!”

    楚梓樵朝我看来,目光灼灼:“未必。”

    我转开目光拉住了唐镜:“送我去医院。”

    唐镜缓缓放开了楚梓樵,我看向楚梓樵:“梓樵,你会怎么处理陈林?”

    楚梓樵淡淡一笑:“会以泄露商业机密罪起诉她。”

    我心寒地看他一眼:“真无情。”

    “我没得选择!”楚梓樵忽然着了急,朝我大声道,“只有走司法程序,我们才能以不正当竞标行为逼明觉阳退出,那么标地会顺延给我们!”

    我在他的话中变得沉默,唐镜揽住我的肩膀转身,我回头看楚梓樵:“我知道你很为难,可是我只想让你在这件事上能不能更有一点人情味?就算你气陈林的背叛,也能不能念一点旧情?至少,她陪你上了不少床。”

    楚梓樵怔然站立,黑眸之中却是涌出了深深的懊悔,抬手插入发根,懊恼地拧紧了双眉。

    我不知道他在后悔什么,懊恼什么,可是,我还是希望他是我最初见到的那个楚梓樵,那个心里全是乐乐的好爸爸。而不是现在因为利益可以无情抛弃跟他上过床的女人的男人。

    唐镜说,虽然他很愤怒楚梓樵让我陷入了危险,但从一开始他没有阻止也有责任,他没想到陈林会奔溃发疯。而在最初,他的心思其实是和梓樵一样的,他们觉得有必要让我跟陈林来一场正面的交锋,让我一雪前耻。

    可是,我无法理解他们的苦心,因为,我看到的是一个女人因为一个男人而奔溃,我看到的只是楚梓樵无情的一面。

    我也是个女人,有时更喜欢假象,我喜欢那个给人温暖,在阳光里微笑的楚梓樵,喜欢那个把乐乐抱在怀中,百般宠爱的楚梓樵,那个即使乐乐不是自己亲生孩子,依然给他最大限度父爱的,无私的楚梓樵。

    而不是……这个……()

    第一百零二章 车子动一动

    忽然明白为何陈林丽娜即使知道楚梓樵不爱他也这么坚持地留在他的身边是为了什么,在她的心里,她也在幻想楚梓樵是真心爱她的,只要楚梓樵不说明,她就一天这么相信着……

    谎言对女人是一种伤害,可是……有时女人需要靠谎言而活下去……

    从医院出来,唐镜带我去散心,右手被包了起来,果然伤到了筋。打人是一个技术活,没练过就会这样伤到自己。

    我们的车停在了海滩边,迷人的月亮映在大海的海面上,不远处也有辆车和我们一样停在海边欣赏这美丽的夜景。

    再烦的烦恼只要到了海边便会彻底地消散。

    唐镜打开了天窗,我站出天窗趴在上方看远处的大海,海风吹在我的脸上已经带出了夏的凉意。

    真快啊,不知不觉春季快要过去,而这怪异的天气让夏的感觉已经提前到来。

    “镜,你和楚梓樵刚才怎么不去阻止?这不是你们男人应该做的事?”我看落身下,他正看着我站在他身旁的腿,双眸半眯:“陈林又不是我的女人,她的死活与我无关。”

    果然冰山大帝够冷血。

    “那梓樵为什么也不阻止?”

    “还用说吗?”他拿下了眼镜随意地放在前方,“那种冷血的男人自然是冷眼旁观。”

    “恩?你这可是明显地在说楚梓樵坏话哦~~~”我坏坏地说,他的手忽的抚上了我的腿侧:“我说地绝对比他说我的少。”热热的手抚上了我站立的大腿,我全身僵硬起来,心脏在他慢慢往上的抚摸中开始膨胀,血液涌到了脸上,脸在海风中开始热烫。

    我心虚地看看四周,寂静无人,远处的车也熄了灯,黑乎乎幽静地躲入黑夜。

    唐镜像是猥琐地变态上上下下抚摸我的腿,手掌顺着我的腿摸上了我的腿根,我全身一紧:“镜,你是来带我散心的……”我无力地说。

    他的手摸上了我的裤腰:“你可以继续散心,我做些别的事。”他热烫的手摸上了我的屁股,我立刻全身僵硬,什么叫……我继续散心,他做些别的事情?

    他的手开始往前,放在我的小腹上,来来回回地用他的热掌熨烫那里,我感觉身体的血液又开始下行,集中他触摸的小腹上,开始发热,带出了我不想承认的****。

    他朝我探身过来,双手一手握住我一条腿,然后凑到我的小腹前,竟是用他的牙齿缓缓咬开了我裤子的纽扣,咬住我褲前的拉链缓缓拉下,瞬间,海风仿佛从我耳边彻底抽空,我的耳中只有那敏感的拉链声。

    “别!”我急得想下来,他却用手用力托住我的腿不让我下来。

    “唐镜!你这个变态!”我急了,他却是有条不紊地吻入我裤子打开之处,传来他淡定的冷笑:“哼……你才知道……”

    又是这句话,他已经无耻到承认自己是变态,让我没辙了。

    他拉下了我的裤子,吻上了我的小腹,火热的舌在那里来回游移,我的力气开始抽空,只有用双手趴在车顶上方,羞臊地咬碎一口白牙。

    他的舌蜿蜒而上,舔上了我的肚脐,我身体里的血液彻底沸腾,****让我难抑地躁动起来,想躲避他的软舌,却被他扣住腰身让我无力逃离。

    他火热的唇再次吮吻而下,咬住了我内裤的边缘,忽然往下拉扯,我的下身也感觉到了彻底****的冰凉。

    “唐镜……别……”我无力地趴在车顶上,他的手微微分开你我的大腿火舌就挤入我的腿间,先是在大腿内侧游走,留下那蜜液的清凉,在顶上我禁区的入口,我咬紧下唇,双腿已经在这骚人的抚弄中战栗,忽然,他闯入了我的禁区,我的呻吟也随之而出:“嗯……“为了不让他得意,我咬牙忍住,在他火舌进出之时,喘息不已。

    “哼……“他轻笑一声,火舌进出之时,他的手开始上移,抚上了我的后背,解开了我的内衣,内衣松脱之时,****获得释放,他忽然一把握住,开始捻动前方的敏感,瞬间,我在这强烈的刺激下,呻吟脱口而出:“啊……你……你这个……变态……恩……”

    他时而揉搓我的粉嫩,时而大力揉捏,他的喘息也开始激烈,他忽然紧紧抱住我更加深埋我的身体,我终于从上方脱落,瘫软在他的身上,他一下子把我抱坐在他的身上,一把扯高了我的衣服就含住了我的胸部,我也感觉到了他下身的硬挺。被他爱抚过的身体已经火热,在他扯掉我衣服的同时,我也去拉扯他的衣服,我们开始在车内上演激情的燃烧。

    “呵呵,呵呵……”

    车里是我和他的喘息,我扯开了他的衬衫,拉开了他的裤子,他的硬挺立时从底裤中弹跳出来,他毫不犹豫地抱住我的腰放上了他的硬挺,热杵瞬间贯穿我的身体,我紧紧抱住了他的身体,他深深埋入我的胸部,也深深埋入我的身体。

    座椅微微调节,好让我们获得更大的空间,他的软舌在我的胸部之间左右游移,拖住我的****同时含入口中,热舌同时吮吸两边的樱粒让我的大脑彻底被情潮淹没。

    他拖住我的臀开始上下律动,更深更紧密的贴合响起了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我双手撑在他的椅背上,更好地迎合他,他扣住我的后脑用力吻入我的唇。

    “恩……恩……”我们在车厢内结合,也在车厢内释放热量。

    他的律动恢复了有条不紊,这不疾不徐的速度可以让我们更加持久,也可以获得更多的幸福。火热的液体在我们腿间粘连,我的胸脯在他****的胸膛上上下地摩擦,我抚上了他胸部上的凸起,让他更加兴奋激昂,他亢奋地昂起了脸,我吻上了他的脖颈,声声男人的呻吟从他的口中而出,让他的下身更加健壮,甚至,我快要感觉我小小的身体无法承受他的巨大。()

    第一百零三章 辞职

    “是不是……不比……23差……”他喘息地说,我也喘息地看他:“我又……没试过……怎么知道……要不……我试一下……写份……报告给你……”

    “你敢?!”他忽然猛地挺进,我瞬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眸光迷蒙地笑看他:“君君是个女人……你可以把我们当拉拉……”

    他冰寒的双眸眯了起来,忽然把我往上一托瞬间抽离了我的身体,他用力掰过我的身体,把我摁在了方向盘上:“看来要给你一些深刻的教训!”话音刚落,他就猛地从后面挺进,更窄细的空间被他最大的状态时进入擦痛了我的幽壁,因为他的大力,使得我压下了方向盘,立时,喇叭忽然响起:“哔————”

    我匆匆闪开,而他的律动也更加猛烈起来,我抓紧

章节目录

猛男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凤烯(张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烯(张廉)并收藏猛男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