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要出名了……”君君老气横秋地,苦大仇深般地说,“你们会不会分手……”

    我沉默不言。

    “老公,你跟出来做什么?”君君像是在跟夏侯骏说,“现在我们女人聊天,你不方便。”

    “哼。”夏侯骏冷笑,“你现在算是女人?我怕你把楠楠刺激地跳楼。”

    “。。”君君不说话了。

    夏侯骏拍上我的肩膀:“老婆,老三这人重情,如果你提出分手,他很有可能放弃音乐,你可要想想好……”

    “但是老三出名,签约,发片,巡回演出,难道让楠楠一直等下去?”君君难得说了正常的人话,“一年两年三年,可以等下去,你看看成龙,刘德华,张学友他们的女人,等了多少年,做了多少年的地下情人,我舍不得让楠楠这样去牺牲。”君君伸手揽住了我的肩膀,温暖的手透出了他对我的丝丝心疼和关心。

    我抚上他揽住我的手,君君说的,我都明白。我也想牺牲,我也可以等,但是……我好怕……

    “我明白。”夏侯骏在一边接了君君的话,“最怕的是妖孽最后变了,痴情是一回事,男人爱你的时候可以很痴,可是说变就变了……”夏侯骏说出了我真正怕的事情,我害怕再受到伤害,害怕再看见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睡在同一张床上。

    “外面诱惑太多,他出名了,见的女人会更多,那些大明星谁没有过两三个女人?私生活一团糟,谢峰和阿紫,****和皇妃离婚后,更多人不相信爱情了……”

    “是啊……”君君在一旁感慨地长叹,“我也是男人,知道男人有多经不住诱惑……只要下面硬了,基本把原配忘了……”

    “那是你!”夏侯骏有些愤怒地隔着我说,“你这个荡货!”夏侯骏似是一肚子的委屈和郁闷,可见君君的招蜂引蝶有多么让人头疼。

    在这点上,我绝对是站在二老公这边的,我立刻转脸严肃地看君君:“君君,你有点节操好不好!”

    君君看我一眼,千年不老的妖男娃娃脸还带出了一丝委屈:“自古没说……男人要忠贞……”

    “你这个混蛋!”夏侯骏咬牙切齿地狠狠说完,转身走人,与准备出来的唐镜擦肩而过,唐镜扭头看夏侯骏,看向我,我叹口气,看君君:“君君,夏侯骏不要你了怎么办?”

    君君一怔,立刻转身追夏侯骏,大喊:“老公——你听我说——”

    登时,客厅里的男人们僵硬了。尤其是还不知道情况的左司朝,完全僵坐在沙发上,珊娜立刻哄他。

    客厅里出现了不大不小的一阵混乱,唐镜关上移门走到我身边,我看着他,他面朝阳台外的黑夜,双手交握放在阳台上:“楚梓樵是不是想让佟夜舞去韩国培训?”

    我看他一眼,低下头,这件事让我一直处于怅然若失的状态:“恩……”

    “除了这个他还跟你说了什么?”他俯下脸,如鹰的眼睛即使在黑夜中,也如天上星辰一般闪亮,锐利的目光牢牢抓住我不放,似是等不到答案不会离开。

    我想起了那晚楚梓樵对我说的话,劝我慢慢放下妖孽……

    “四年……四年了……我没喜欢过任何一个男人……”我在唐镜的目光中转回脸有些怅然地说了起来,他的目光也在我的话音渐渐柔和,我的视野在黑夜中渐渐模糊,“我理想中的男人,是温柔,稳重,有稳定的工作,能准时回家,跟我一起吃晚饭,看电视的时候会抱着我的男人,并不是妖孽那种类型……可是,人就是这样,往往喜欢的,跟理想中的情人截然不同……”

    我不知道为何会对唐镜说这些话,如果是曾经的他,我想我说不出口,可是现在,他却成了比君君更好的倾诉对象。他的安静会让我容易忽略他,可以自然地说出心中积压已久的话。()

    第二十二章 决定嫁给君君

    “唐镜,我很爱他,但是……我知道,我会成为他前进的阻碍。楚梓樵说佟夜舞在感情上太过依赖我,我不能把他绑在身边……”

    “楚梓樵是不是让你跟妖孽分手?”唐镜直接道出了楚梓樵的目的,我身体微微发紧,这是迟早的事情,可是,现在,我还想继续跟妖孽相恋。

    “楠楠。”唐镜顿了一会儿,似是也有点欲言又止,他转身正对我,手肘靠在阳台上,我感觉到了他认真的目光。

    “佟夜舞成名,我也不想看见你成为他的地下情人,这个圈子里太多女人牺牲到最后,一无所有。我也不建议你为佟夜舞傻等下去。可是……我想提醒你小心楚梓樵。”

    我怔了怔,转脸看向他,他镜片下的双眸异常深沉炫黑:“让你跟佟夜舞分手,他这边也开始冷落陈林丽娜,你觉得是巧合吗?”

    “唐镜,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地看唐镜。

    他眨眨眼:“乐乐是不是很喜欢你?”

    “我,是,可是跟楚梓樵又有什么关系?”我不解地看他。他微微拧眉,侧了侧脸:“我一直奇怪梓樵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儿子。虽然我们大学毕业后,我来内地发展,他在香港,可是时间上很难吻合起来,最近我查了查,乐乐果然不是梓樵的孩子。”

    “乐乐不是楚总的孩子!”这个消息如果放在八卦版区,绝对是爆炸性的。

    “但是,梓樵依然很爱乐乐,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所以他在找女人时,也会首先顾及乐乐的感情。你认为梓樵缺女人吗?”唐镜目光冷静地问我,我自然摇摇头。

    唐镜抿唇点点头:“所以,他不会沉迷于某个女人,也就是他不会轻易爱上一个女人。从他和欧伦美分手后,他选女人的目的只有一个:能有助于他事业的,现在,又多一个,可以替他照顾乐乐……”

    “你你你说什么!欧伦美和他!”我的大脑又是一阵爆炸,楚梓樵跟欧伦美有过去!

    唐镜淡淡笑了笑:“不过那已经是高中的事了,小美是他的初恋,后来小美往影视方向发展,而他也要继承家族事业,所以两人分开,现在是很好的朋友。”

    都说初恋最让男人无法忘怀,楚梓樵这是跟欧伦美分手后,不会再爱了!

    我说没爱过的男人一般不会真的不会再爱女人,除非他是gay,爱男人,那么唐镜是他真爱。

    而现在,可见他当初很爱欧伦美,不对,欧伦美只是艺名,听唐镜叫她小美那么亲切,说明他们当年是认识的,有可能还是世交。

    最终,小美为了自己的事业,放弃了爱情,就像现在楚梓樵劝我为了佟夜舞的未来,放弃我们之间的爱情。

    难怪楚梓樵能说的那么轻巧,原来……他也经历过……

    “楠楠,如果梓樵让你照顾乐乐,你可以去做,乐乐很喜欢你,可是,如果你发现他有别的企图,一定要小心,必要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感激地看唐镜,从他正常后,他一直在守护我和妖孽的爱情,他是我们最信赖,最可靠的朋友。

    唐镜依然有些忧虑地看我,抬起手伸到我的脸边,眸光闪烁了一下,手也随之顿在空气中,然后,他把手放落我的肩膀,眼睑微微垂落:“虽然梓樵能给你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他是不会给你爱的……”

    我愣了愣,有点哭笑不得:“唐镜,你说得太远了,楚总不会有这样的想法的,你都说他找女人为事业,我的家世怎么能进豪门?而且……我……已经有了决定。”

    他在我的话中抬起脸,我笑看他:“我决定妖孽离开后跟君君结婚……”

    “你不可以!”唐镜大惊地脱口而出,双手一起重重按住我的肩膀,“梦楠楠!你不能想不开啊!”

    “。”嫁给君君。。算想不开?

    我立刻解释:“不是啦,只是想换换心情……”正说着,边上的移门拉开,一下子吸引了唐镜的目光,他的双眸在看到来人时瞬间眯起,我在他镜片的反光中,看到了楚梓樵淡淡的人影。

    我转脸看楚梓樵,他依然面带三分微笑地看我们:“在聊什么?能让镜那么激动?”他的手里,是我的一件外套。

    唐镜不再说话,收回手看他。他微笑到我身边,拿出外套给我:“外面冷,别感冒,我们后面会更忙。”

    我愣愣接过外套穿在了身上,大*oss温柔体贴,确实很讨女人欢心。

    “觉得刚才的组合怎样?”楚梓樵站在我另一边,原来君君的位置。也是手肘靠在阳台上,微笑看我,目光里并无异样,只是普通地上司看下属。

    说到佟夜舞和他这支小组,我真心地喜欢:“很好,不错,比妖孽一个人更有卖点。”现在组合更容易吸人眼球,一排的花样美男和一个花美男给人带来的视觉上的冲击力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韩国多为组合。

    “只是还缺一个……”我想了想,“对了,我记得这次比赛里还有一个小男孩,还是韩国的混血儿,他长得很可爱,如果可以用他来补充这个小组,就基本完美了。”

    楚梓樵看着我微笑点头,目光略微越过我,看向我的另一边,应该是看唐镜,看他的目光中笑意更浓。

    我想回头看唐镜时,楚梓樵又问我:“不过那孩子唱功差了一点。”

    “这没关系,他很有潜力。”我笑着说,“他只是缺少培训,而且,我看他也很努力,他可以的,可以让妖孽和白沙为主唱,其他人为辅,团队里也不是所有人是主唱的,而且那孩子性格好,很适合团队。”团队里最怕的是自以为是的,或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如果团队里只有这样的一个人,那么让他做主唱不会影响整个团队,可是如果每个人是这样,那么这个团队迟早面临解散。

    团队重在团结,才能在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引领鳌头。()

    第二十三章 渐渐冷淡

    楚梓樵微笑点头:“可以,我有一个打算,他们几个人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也打算一起送他们去韩国培训……”

    “梓樵,这应该算是行业机密吧。”身边传来了唐镜淡淡的话语,“你不该跟总裁秘书商量?还是……你打算让楠楠也做你的秘书?”

    我愣了愣,是啊,这样的计划虽然看似随口说说,可是对于整个比赛来说,算是一种“内定”,也算是潜规则了。

    “我相信楠楠不会说出去。”楚梓樵微笑看我,“是不是?楠楠?”

    我自然是点头,他依然温和看我:“而且楠楠我父亲也很看中,让我有事可以跟她商量,说起来……我赚了。”他的笑意在夜空下变得更深,双眸眯起时,会让人有种被精明算计的感觉,“楠楠拿的是派递员的工资,却做着总裁秘书的事情,镜,你说,是不是我赚了?”他笑眯眯地看向我的另一边。

    我在他们中间,感觉……有点多余。

    唐镜会不会多虑了?至少我觉得他刚才的忧虑有点杞人忧天,从我的角度看,还有点天方夜谭。

    楚梓樵疏远陈林丽娜是为让我替代,怎么可能?

    楚梓樵依然穿过我望唐镜,我彻底感觉到我如果还在这里,就是不识相了。缩脖子想退出他们之间时,楚梓樵再次说了起来:“虽然我让佟夜舞作为团队去韩国培训,但是等他回国后,我还是会单独操作他,所以,王子团队还需要找个主唱。”他像是在跟我说

章节目录

猛男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凤烯(张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烯(张廉)并收藏猛男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