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让我想起最初小萌物搬进来的时候说可以做平民真好.

    这个世界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龙门镖局》里也有说到富人羡慕穷人生活的简单,而穷人羡慕富人生活的富裕。

    我不由看向跟我们一起围观,一起无聊的总裁大人楚梓樵:“你也是那么想的吗?”

    他对我微笑点头:“至少,像现在这样无聊地围观,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梦楠楠,我可是把很多第一次都给你了哦。”

    我眨了眨眼睛,这句话真奇怪。身边同样听到这句话的妖孽,把我往他身边揽了揽,与此同时,冰山帝走入我和楚梓樵之间。

    “你们这是做什么?”楚梓樵笑了起来,笑看身边的唐镜,“镜,你是在吃谁的醋?”

    唐镜撇眸看他一眼,淡淡看落前方:“是不是该告诉陈林丽娜你住哪儿。”他淡然的,甚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恶作剧意味话语,让楚梓樵的目光不再温柔,带出一抹锐利出来,在苍白的月色中尤为地明显。

    “阿嚏!”虽然现在全球变暖,十一月在阳台上吹风还是有点凉,我打喷嚏时,佟夜舞已经把我挪到他的身前,站在我的背后完全把我裹住,非常地温暖。

    “给。”右边递来了十四的围巾,他清澈地笑了笑,佟夜舞笑着接过,围在了我的脖子上,是不是因为十四是小gay,所以他的好意被佟夜舞接受了呢?

    十四看佟夜舞帮我一圈圈围上,笑了笑,转回脸继续看楼下。那从大大圆领露出来的锁骨曝露在月光和夜风之中,男人比我们女人不怕冷呐。

    就像佟夜舞,当我穿上羊毛衣的时候,他依然只穿线衫,然而,源源不断的热意依然从他身上而来,像是一个大大的暖炉,给我不断地提供温暖,抵御寒冷。

    从他站在我身后,十四再给我一条围巾后,我不再寒冷。

    “喂喂喂,我也是女人呐,怎么不见有人照顾我啊~~~~”左边传来珊娜故作吃醋的,玩笑的声音。

    大家笑看她,她身边是君君和庄庄。她随手抓过大庄:“庄大妞,借我用用,我最近缺男人。”

    平日和珊娜有接触,了解珊娜脾性的庄庄娇羞地笑了笑,珊娜往他身边靠了靠,再不客气地把君君拉过来挨紧。

    君君软绵绵地也没有拒绝,君君很少会这么快接纳异性,看来珊娜性格的通透让他也觉得很舒服,或是很值得结交。

    珊娜像是两边拉上两只人形热水袋,满意地笑了,然后正经地看庄庄:“我说真的,我以前男朋友来了,你这阵子帮我顶一下,我包你三年。”

    “包?”十四不解地惊呼。

    我笑看他:“庄庄做健身的也有提成的,珊娜的意思是透过他买三年卡。”

    十四明白地点了点头。

    庄庄立刻义不容辞:“除了陪睡,什么都ok。”

    我笑了,坏坏说:“珊娜,叫君君帮你啊,他说不定能把你拿下那家伙哦~~~”

    立时,从夏侯骏那里射来阴冷的目光。

    君君面无表情,摸着下巴:“我很挑的。”

    “诶~~不是好货色,我怎么会介绍给你?”我开始像拉皮条一样地说,“对方可是和大*oss一样的身份哦~~~”

    君君的目光落在了楚梓樵的身上,让人意外的是,楚梓樵非但没露出别扭,反而温和地看向了君君,扬起的嘴角带出了一抹邪恶:“楠楠说得不错,而且我那位朋友很强势,不准任何人忤逆他,也很大男子主意。据我所知……他好像还真是不挑男女,是吗?珊娜?”

    珊娜的脸瞬即阴沉下去,冷冷一笑:“说得是哪……我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情人不断,他不缺女人,也偶尔会尝尝鲜,玩玩男人,所以说我瞎眼呐。虽然是一个很成功的男人……”

    “恩……”君君在我们的话音中露出了一抹兴趣,“他那里大不大?”

    我身后的佟夜舞身体僵了僵,身边的唐镜拧拧眉:“梓樵,你真是恶趣!”

    “呵。”楚梓樵低脸笑了,那明明温和的笑容,却莫名地让人心寒起来,想到跟他算是挚友的唐镜,也要被他耍弄,更何况是那轮太阳。

    想到这里,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有了感应,我和佟夜舞同时迈开脚步,再次往右边挪动。

    “君钧!”夏侯骏已经抓狂了。

    珊娜做出一脸失望的模样:“其他都大,就那里不大,哎……”也不知是真的,还是珊娜有意诋毁,明觉阳算是毁了。尤其还被楚梓樵知道这样的大“秘密”,天知道会不会被他握住,来取笑明觉阳。

    “对了,珊娜,boss想让你留在他身边。”我说出这话时,楚梓樵微微一愣,朝我看来,似是没想到这样的话在这样随意的状态下说出。

    我对他笑笑:“不如你自己跟珊娜说啊。”

    珊娜也看向楚梓樵:“你怕我回明觉阳身边?”

    楚梓樵面对我微垂目光,他眨了眨眼,细细长长的睫毛在明亮的月光中如同银色的蝶翅轻轻扑扇。他释然起来,露出微笑转脸看向珊娜,传来了他真诚的话语:“是,我希望你留在银皇,不要回hts。”

    珊娜静静看他一会,扬起唇角笑了,转脸看向面前的夜空:“我离开hts是因为我累了,我本可以不再工作,可是,我发现我这人挺贱的,不做事浑身不舒服,而我对这个圈子也是又爱又恨,所以,我来了银皇,我原以为没人会认出我,现在想想,其实第一天面试时,老总裁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可是,他没有怀疑我的目的,依然让我进入了银皇,我很感激他,而且,在银皇真的很舒服,还有楠楠这么好的朋友,以及……这么多养眼的美男子……”她看向两旁,“所以,楚梓樵。”她再次看楚梓樵,“我现在留下,是因为楠楠,是因为这些美男,如果你,或是你的女人让楠楠不快活,到时……不仅我去hts,我还把楠楠一起拉去哦~~”珊娜对楚梓樵眨眨眼睛。

    第21章 证明实力

    我虽然看不到楚梓樵的表情,但是从看他们说话的人的目光中,看到了一抹暧昧,他们纷纷朝我看来,我沉脸看他们,他们又在胡思乱想什么?那么暧昧地看我。是楚梓樵爱才,他爱珊娜也爱我。这是爱才的爱。

    这帮渣男。楚梓樵总裁的身份,在这栋楼里已经彻底不再是什么秘密。

    环抱我的双手把我圈地更紧,佟夜舞埋下脸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直接挡住了我的目光,也挡住了他们看我的目光,我的眼前是他微露一丝寒意的侧脸。

    “你不会也在乱想吧。”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他微微转脸时,俊美的侧脸已经因为过近的距离擦过了我的唇,他略带一丝抱怨地看我,埋脸到我耳边轻声呢喃:“宝贝儿~~~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搬出去?”

    “诶?”我立刻趴到他耳边,“他们全走了我房租怎么办?!”

    他撅起嘴,撒娇一般地看我。

    “结束了。”静静的夜风中,传来了唐镜淡淡的话音。我们再次看去,果然呐男生站在天铭的面前,天铭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朴佑熙从一旁走出,矮矮小小的他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他站在天铭身边,双手环胸遥看那男生消失的方向。

    不知道天铭是否成功,但是那男生让天铭给十四带一句对不起。

    十四是一个嫌麻烦的男生,很多男生会跟他一样嫌麻烦,所以为了共处一屋里的尴尬,十四依然住在这里。

    大家围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继续讨论房子怎么住的问题。我身边左边是看爱派的唐镜,右边是佟夜舞,唐镜的左边是和他一起看爱派的楚梓樵,佟夜舞右边是庄庄。珊娜双手环胸侧坐在庄庄旁边的沙发的扶手上,朴佑熙跨坐在右边的扶手上,十四站在他身后。

    左边配套的单人沙发其实可以坐两人,现在坐着天铭。

    右边是可以躺的沙发式卧榻,上面现在坐着君君和夏侯骏这对夫夫。

    “我有决定了。”君君又一副老大的样子说,我对他真是又爱又恨,他说了起来,“现在小三八不合,让他们两个住一起培养感情,小九住楠楠这里。”

    什么叫小三八?!小九又是怎么回事?是说小十四吗!

    君君一本正经点头,他的提议让佟夜舞脸色绷紧,天铭直接说不出话。

    “小三,小八,你们什么时候和好了再回来。”

    “别乱开玩笑了!”我真的生气了,完全打开我的女王气场,“天铭,你别来凑热闹,老三,不对,佟夜舞搬我隔壁,十四住402,房租每个月是三千,水电费,宽带费,维修费自理,就这样,散会。”

    大家不说话了,珊娜好玩的笑着。

    “楠楠,佟夜舞是个夜吧舞男!”在片刻的沉默后,天铭终于忍不住说出这憋闷了一天的话题。

    我看向他:“所以呢?”

    大家的目光开始安静地向天铭集中。

    天铭拧紧眉,双手交握在膝盖上,他咬了咬牙,露出豁出去的模样看我:“他是给不了你稳定的生活的!他晚上都不能陪你!”

    我刚想说话,佟夜舞扣住了我的肩膀,上身微微前倾,单手支在膝盖上妩媚地看天铭:“天铭是觉得我的工作不体面吗?”

    天铭不说话了。

    佟夜舞继续勾唇笑看他:“我已经不在夜吧工作了~~~”

    “那你现在就是无业游民了,你想让楠楠养你吗?”天铭毫不客气地质问佟夜舞。佟夜舞笑眯眯看他:“如果我真想靠人养,当初就不会跳海了。”

    “妖孽好样的!”朴佑熙对佟夜舞跳海的事,一直很佩服。

    虽然佟夜舞从未透露他为何被逼到跳海,但是,可见他绝不会向金钱屈服。

    还不知道跳海事件的天铭莫名起来,朴佑熙向佟夜舞伸出手,佟夜舞舔舔唇拍上了他的手。

    “天铭,夜准备去参加那个比赛……”

    “哼。”在我还没说完之时,天铭已经冷哼出声,“这么多选秀节目,你看到有几个人出名了?我们不过是为了赚收视率!”他愤然地说完,察觉到了什么,看向楚梓樵,楚梓樵正半眯眼眸地看他。

    他脸红了红,露出一抹失态地尴尬,低下脸:“对不起,总裁,我……”

    “没关系,这也是一部分事实。”楚梓樵温温和和开了口,“不过,也想寻找新的,有潜力的偶像,佟夜舞从外型上看已经具备偶像的气质,这之后还要看他自己的努力。”

    “如果不成功,他还是一个无业游民,怎么养楠楠?”天铭阴沉着脸,低沉的话语是对我未来的深深忧虑。

    “那就证明一下。”珊娜忽然说,佟夜舞看向她,她对他抛了一个飞眼,“妖孽,证明给大家看呐,告诉大家你是一个可持久的音乐人,因为你不止会跳,你还会唱,还会自己作词编曲,正好楚梓樵也在,证明一下,来,现在就给我们大家唱支歌。”

    佟夜舞笑了起来,丝毫没露出犯难或是害臊的神色。他是夜

章节目录

猛男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1314只为原作者凤烯(张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烯(张廉)并收藏猛男公寓最新章节